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非常肉的高干文H1v1/纯肉高H爽文粗

2022-05-16 08:09:1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第二天,小当跟田润叶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一样。她们凑在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还不时的发出阵阵笑声,连许大茂都不让听。三个人一起吃完早饭,小当就开始往车上搬东西。一趟趟的比回自

第二天,小当跟田润叶两个人,好的跟一个人一样。

她们凑在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还不时的发出阵阵笑声,连许大茂都不让听。

三个人一起吃完早饭,小当就开始往车上搬东西。

一趟趟的比回自己家还上心,看的许大茂非常无语。

也不知道她们之间达成了什么协议,连自己都不让知道。

看来还是教训的不够,有时间的话,还是要给她们加深一下印象。

许大茂在躺椅上摇摇晃晃的时候,两个人把车已经装好了。

“许叔,我们全都收拾好了。”

“二爸~就等你来开车了。”

这两个不同声音,但是相同意思的喊叫声。

让许大茂心里一阵躁动,随即就给他压了下去。

“知道了,马上就出来。”

这次去双水村要在那边住一晚,所以两条狗也给带上了车。

发动机的轰鸣声,车内空调吞吐这冷气,让整个环境非常的舒服。

两条狗也把舌头缩了回去,安静的享受这一个的舒适环境。

现在地里面已经种上秋苗了,到处可见浇地跟拔草的人们。

想来在过几个月的时间,这一片又会变成五颜六色的风景,可惜自己今年是看不到了。

由于田润叶提前给老爸打了电话,田福堂早早的就在村口小桥上等着。

他蹲在树荫下,不时的拿出一根烟,放在自己的鼻子下嗅一下。

旁边的孙玉亭说:“福堂哥,你想抽就抽吧,这样不是让自己受罪吗?”

田福堂:“我也馋这口呀,但是真的不能再抽了。”

“我这个气管炎虽然吃了许校长的偏方,一直没有反复。”

“但是嗓子这里还是不得劲,好日子才刚刚来,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孙玉亭:“瞧您说的,福堂哥一定长命百岁。”

“润生还等着给你生一大堆娃,让你抱着玩呢。”

哈哈哈......。

等田福堂笑过以后,孙玉亭马上又开始问。

“福堂哥,你一大早就蹲到这里了,是不是有哪位领导干部要来呀?”

田福堂看了孙玉亭一眼说:“是润叶跟许校长,他们要过来看看咱们村的水坝。”

孙玉亭:“润叶现在挺受许校长器重的,年纪轻轻已经是副校长了,真了不起呀。”

“害,机缘巧合罢啦,许校长来咱们原西县,第一个认识的就是润叶。”

“加上他那么大一摊子,润叶学的也相当对口,这不就巧合到一起了吗。”

孙玉亭:“那也是润叶的能耐,这领导可不会因为认识就提拔你,重要的还是能力。”

田福堂心想,这个孙家的破事不少,但是孙玉亭说话还满中听的。

前几天孙少安差一点惹起来大事,这是在他二爸以后,双水村的第二次群体事件。

是的,孙少安结婚好几个月了,前两个月一切都好好的。

夫唱妇随恩爱的不行,就连他们新买的窑洞,都请孙玉厚过去住,

两个月以后一切都变了,起因就是因为一口价值几分钱的醋。

孙少安的老婆候赛蕾,在结婚两个月以后怀孕了,按说他是件高兴的事。

但是候赛蕾孕期反应挺厉害的,吃什么吐什么,下地干活那是别想了。

这一下就让孙少安有些不满了,但是他咬着牙没吭声,一直到某一天的晚上。

候赛蕾:“少安,我难受的不行,咱家有什么酸的东西吗?我想吃一点。”

孙少安没好气的说:“我去哪给你找酸的东西呀,你咋跟个千金小姐一样呀。”

“那你就去给我拿点醋吧,我实在是扛不住了。”

孙少安一听这火就起来了,指着候赛蕾的鼻子就开始骂。

“你说说你,我们家花那么多的钱把你娶了过来。”

“你进门还没干两个月活呢,就这难受哪难受,天天早家躺着不去赚工分。”

“还说什么怀孕,我见过怀孕的人多了,就没有一个你这样的。”

“现在你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在家躺着不动,竟然还想喝醋。”

“你砸不说给你做三盘六碟十几个硬菜,在找两个人伺候你呢?”

“我告诉你候赛蕾,你给我悠着点,要不然别怪我教训你。”

他老婆候赛蕾一听马上就不干了,合着我这不是为了你受罪是吗?

然后就是揭孙少安的各种短,但是人家说的全都是实话,一时间把孙少安给怼懵了。

当他们两个人越吵越凶的时候,孙玉厚听到动静就从旁边的窑洞赶了过来。

“你们两口子有什么不能好好说,这大半夜的是干什么呀?”

孙少安一看老爸来了,也不知道他刚才听到多少这样的话,但是他面子下不去了。

啪、啪。

两个又脆又响的耳光,直接就打到了候赛蕾的脸上。

这一下直接捅了马蜂窝,候赛蕾上去对着孙少安是又抓又挠。

孙少安也不是吃素的,一脚就把候赛蕾送炕上踹下去了。

这一切在孙玉厚没反应过来就完成了,候赛蕾从炕上摔下去以后。

她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惨叫,人已经见红了。

这是要流产的征兆呀,可偏偏孙玉厚是公爹,没办法上手。

孙少安在一旁已经吓呆了,杵着跟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

“还不不快去找人、借车,送你婆姨去医院。”

“赛蕾要是有什么好歹,看我不打死你个混蛋。”

本来窑洞居住的特点就是分散,每家每户都有很远的距离。

个人的安全隐私保证,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好的。

孙少安这一出去找人帮忙,全村人就都知道了。

候赛蕾孕反比较厉害,村里人是知道的。

毕竟突然不去上工了,这根本就瞒不过去。

孙少安把老婆打到了流产,在深挖一点。

原来是因为候赛蕾难受,想喝一口醋就给打成了这样。

孙少安身兼双职,就惹来一大群人的不满意。

虽然说现在不兼任大队长了,但是烧火师傅的待遇也是数一数二的。

村里眼红的人特别多,这件事一出,那可就是说什么的都有了。

候赛蕾的娘家跟双水村并不太远,村里也有与其交好的人家。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过去,把这件事情跟候赛蕾娘家说了。

这一下好了,候赛蕾娘家直接来了好几十号人,一下子几把孙家给围起来了。

孙玉亭提前得到消息,把孙少安给拉出去了,要不然指不定被打成什么样呢。

候赛蕾的妈在屋里抱这女儿哭,她的嫂嫂、婶子们做在孙家门口是又哭又骂。

你一句、我一句的数落孙家的不是,孙玉厚蹲在一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双水村的街坊你们来评评理,当初我们赛蕾是一点彩礼都没要,就嫁了过来。”

“当初说好的新窑洞,到跟前了,他们家给换成旧窑洞,我们赛蕾什么都没说。”

“就这个窑洞当初说好是他们小两口的,你们一家子都要住进来。”

“我们赛蕾举双手赞成,连半点犹豫都不带有的。”

“她到你家一天都没有没闲着,第二天就下地赚工分去了。”

“你们家里有点白面,全给孙少安奶奶吃。”

“我们家赛蕾是个知道孝顺的孩子,说过半个不字吗?”

“现在她怀了你们孙家的孩子,喝口凉水都吐呀,难受的不能动弹。”

“不能给你们家干活赚工分了,你们全家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她吐得昏天黑地,就想喝一口醋压压肚子,孙少安就把她打到流产。”

“大家说还是个人吗?我听说当时孙玉厚你也在场,你们家就是这样对待婆姨的?”

“怪的你婆姨早早的就不在了,不会也是被你打死的吧?”

“孙玉厚我跟你说,我们候家的女子不是好欺负的,让孙少安滚出来。”

“今天要是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我看你孙家能过下去不,窑洞都给你炸了。”

“孙少安你要是个有种的就出来,别让你爸给你做挡箭牌。”

双水村的人都感觉孙家不地道,所以跟着声讨的人数也不少。

一时间孙少安家跟菜市场一样热闹,就是吵的人有点脑壳疼。

孙玉厚等大家都说完了以后,敲了敲手中的烟袋,站起来了。

“这件事情是少安做的不对,我当时听到他们吵架,一进门事情就已经发生了。”

“对不起了亲家,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咱们总要有个解决的办法吧。”

“只要你们开口,我们老孙家保证做到,绝对不打半点磕巴。”

候赛蕾大嫂说:“那你把孙少安先找回来,我家赛蕾刚被他把孩子打掉。”

“一天医院你们家也不让住,这要是有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还有,赛蕾现在还在床上躺着不能动,怎么也算个小月子吧?”

“不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现在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你们老孙家这是打算,就这样让她躺在床上自生自灭?”

“这就是你们双水村的办事方法,这就是你们老孙家为人处事之道?”

现在去把孙少安叫回来,还不被这群娘家人给打个半死呀。

可是不叫回来事情没办法进展,总不能让自己一个公爹去伺候儿媳吧。

老二家的婆姨现在也不知道在哪,这可怎么办呀?

他这个盾牌还不敢离开,要不然候家的这群年轻后生,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当孙玉厚打算找村里人去叫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周围全都是候家人。

只能大声的喊:“村里的谁在外面站着呢,麻烦去帮我喊下村长还有贺凤英。”

可是外面没有一个人回音,这自然又惹得候家的人,对他好一阵嘲笑。

贺凤英就躲在远处看热闹,但是她也不敢上前,要是给这些老娘们挠破脸怎么办?

听到孙玉厚喊后,才想起来可以去找村长帮忙。

田福堂早就知道了,但是这破事没人愿意管。

床头打架床位和的事,他见过太多了。

前两天寻死觅活的两口子,隔天就亲的不行。

管闲事的这个人,就成了里外不是人,还惹下一大堆的埋怨。

但是贺凤英过来找他帮忙,自己又不能不动。

所以把村里的干部还有民兵都叫上了,还派人去找孙少安回来。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孙家来了,拨开人群挤到里面。

连劝带哄的把候家人给安抚了下来,毕竟他们只是想出口气,又不是真的要离婚。

了解到候家人的诉求以后,这才跟孙玉厚商量。

田福堂:“玉厚呀,你看这事咋办?候家那边的意思非常明白。”

“少安当众承认错误,并且做出保证,以后不得在打候赛蕾。”

“这个小月子必须坐,最好有个人前几天在旁边照顾。”

“以后少安在砖厂的工资,还有村里的工分全都由候赛蕾领。”

“以后怎么花也是人家说了算,也就是说彻底分家了。”

“最主要的就是你湖涂呀,你家原先那个窑洞不能住了吗?”

“非要跟人家小两口挤到一起,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当公爹这样方便吗?”

两个人正说着话呢,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孙少安回啦了。”

然后就看到候家的那些后生,直接就把孙少安给围起来了。

那场面真叫一个酸爽,打的只见尘土不见人影。

等田福堂让人把他拉出来的时候,孙少安成了一个带血的泥猴子。

当孙少安听完候家的条件,当场就跳了起来。

“这不可能,她候赛蕾想要干什么?其他的都好说,分家这事我绝不能答应。”

孙玉厚:“酸儿辣女,就因为你婆姨想喝口醋压压肚子。”

“你一脚就把自己儿子给踹没了,这是人做的事吗?”

“我怎么生出来你这个混蛋呢?你是不是想把我给气死呀?”

田福堂:“不同意那你们就只能离婚,人家要是告的话,你孙少安恐怕还要坐牢。”

贺凤英:“少安,给自己婆姨赔礼不丢人。”

“当初你二爸,不一样当着全村人的面给我赔不是了吗?”

孙玉亭、金俊山这些人,全异口同声的在说孙少安的不是。

孙少安......。

在一群人的连饭轰炸下,孙少安彻底的低头了。

当着全村人,还有候家人的面,当场做出了保证。

看到这里田福堂不值一次的庆幸,自己当出做出的决定。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非常肉的高干文H1v1/纯肉高H爽文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