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把珠子一个一个放出去-乳戏臀虐凄惨教师的哀嚎小说

2022-05-17 08:22:1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第二天早上,宗谷早早醒来。下楼前,他先去隔壁房间叫醒桐野茜。“唔……”被子踢到了一旁,睡衣掀起,露出平坦的小腹。她闭着眼,与睡意搏斗几秒,又翻了个身。

第二天早上,宗谷早早醒来。

下楼前,他先去隔壁房间叫醒桐野茜。

“唔……”

被子踢到了一旁,睡衣掀起,露出平坦的小腹。她闭着眼,与睡意搏斗几秒,又翻了个身。

“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那我和铃先跟红子去乡下了。”宗谷没进去,在门口站着,“等桐野睡够了,再坐巴士过来吧。”

“……”

桐野茜立即清醒了许多,睁眼道:“不行。”

她扭头看向门口,“我马上起来。”

“嗯。”

宗谷下楼准备早餐。

朝雾铃过来露了一面,表示自己已经起床。片刻后,桐野茜站到了他的身后。

“还是好困……”她打着呵欠说道。

在煮锅里加入切碎的食材,宗谷将火调大一些,“过去得要一两个小时,路上可以睡一会儿。”

“好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她张着嘴,长发睡得有些凌乱。

“先去洗漱。”

“给我梳头。”

“我没空。”

抱怨被呵欠打断,桐野茜掩着嘴,扭身离开了厨房。等到吃早餐时,翘起的头发已经服帖许多,她也更精神了些。

“昨晚睡得很迟么。”

“还好吧。我睡觉的时候,月子那边还有声音呢。”

“……你跟谁比较呢。”

她提到月读,宗谷也想起要跟他交待几句,吃过早餐后就上了楼。

“又要出门?”

月读眼睛都没睁开,“你的暑假可真够忙的。”

“我也想安稳几天。”

“是吗。”他睁开一丝缝,“我感觉你好像挺乐在其中的。”

“……”

宗谷抿了下唇,没有接着说下去,转而掏出几张钞票,拍在电脑桌上。

“还是跟之前一样,这几天,月读大人自己解决吃饭的问题吧。”

月读忽然坐起身,眯着眼睛看了看桌上钞票的数量,然后才躺下去。

“路上小心。”

提上旅行包,三人一起出门了。

来到吉川家,红子一家刚用过早餐,吉川夫妇正往车子的后备箱里装着东西。

“宗谷君过来了啊。”

宗谷微微低头,“这几天要打扰了。”

“不,哪里的话。”吉川太太看着他,神色如常,“行李放在这里吧。”

打过招呼,桐野茜将行李交给他,去楼上找红子,宗谷和朝雾铃将旅行包放进后备箱里,码放整齐。

朝雾铃难得过来一趟,吉川太太虽然很在意宗谷,还是有几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我真的见过你,可实在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吉川太太冥思苦想,只在近几年的记忆里搜索着,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她是自己二十多年前的救命恩人。

朝雾铃也不说话,任由她观察回忆、越来越纠结。

片刻后,桐野茜和红子从楼上下来,到了出发的时候。

吉川夫妇坐在最前面,桐野茜和红子坐在中间,宗谷和朝雾铃坐到了最后一排。

系上安全带,宗谷一抬眼,发现红子正回头看着自己。而在前面的副驾驶座上,吉川太太也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

“过去要多久?”

“诶……两个小时左右吧。”

“真够远的。”

“嗯……”

“我准备睡一会儿,你们俩聊天的时候声音小些。”

红子还没说什么,旁边的桐野茜也回过了头,“我也要睡觉。”

“这样最好。”宗谷挥挥手,她又转了过去。

红子也跟着转身,靠在座椅上。

吉川太太回头,“安全带都系上了吗?”

“系上了。”

“嗯嗯,没问题了。”

检查过朝雾铃身上的安全带,宗谷随即也表示没有问题。

“那就出发吧。”

从吉川家出发,车子驶出小巷,开上国道,一路向着东北方向驶去。

起初,远行的兴奋劲还没过去,桐野茜拉着红子聊个不停,时不时地还会回头观察宗谷有没有睡着;

差不多十几分钟后,她自己先开始犯困了,话明显变少了许多。

歪着脑袋靠了一会儿,她再抬头,已经是睡着半小时后的短暂惊醒了。

“唔……到了吗?”

“还早呢。”红子说道。

她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下去。

红子又看了一眼她身后的宗谷,两眼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啪嗒,她忽然解开安全带,起身坐到了后排朝雾铃的另一边。

吉川夫妇同时往后瞥了一眼,“红子,很危险哦。”

“没事了……”

红子坐下,重新系上安全带,又对望着自己的宗谷和朝雾铃笑了笑。

“我睡不着。”

“正常作息的都睡不着。”宗谷望了望前面的桐野茜,脑袋向一边歪倒着,看上去就很辛苦,偏偏她睡得安稳。

“茜昨晚睡得很迟吗?”

“谁知道呢,回房间倒是挺早的。”

“这样啊……”

红子点了下头,暂时没什么别的话可说,宗谷也没抛出新的话题,又望向窗外。

她往后一靠,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注意到朝雾铃在盯着自己。

“铃……”

察觉的一瞬间,她想要掩饰,很快又觉得没有必要。

铃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了,红子心想。

想起之前的事,她更加笃定,不太明白的是她对这件事的态度。

自从彼此认识以来,大部分时间,朝雾铃都像是个旁观者,置身事外,对宗谷以外的人和事大多漠不关心;

而在她与宗谷暧昧不清时,却又主动提醒她作出决断。

这似乎是她唯一一次表露出干预的态度,在此之后,她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缄默。

所以那个时候,铃只是看不下去,想让她和宗谷的关系早点恢复正常吗?

说到底,青梅竹马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朝雾铃显露在外的态度与她的表情一样稀少,红子想不明白她对自己这份感情的态度,转而又开始思考起她与宗谷的关系。

毫无疑问,她得到了宗谷偏心到极点的疼爱。只是这份偏爱的实质,红子还看不清。

而她对宗谷似乎更不加保留。

红子很快又想到,两人是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一起长大的。

“……家人的关系?”她无意识地说出口。

朝雾铃目光一抬,表情不变,用眼神询问她突然的话语是什么意思。

“不,那个……”

宗谷也回头看了看她,又转了过去,红子将话咽进了肚子里。

“没什么。”

她凑到朝雾铃的头发上,嗅闻几口,将话题转移:“铃换了新的洗发水吗,香味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嗯。”

“还挺好闻的。”

宗谷又望过来,“是我选的。”

“诶?”

“上次去超市……”

莫名其妙地展开了新的话题,红子也就顺着聊了下去,将刚才的思虑压在心底。

或许会就此忽视,或许某一天又会突然想起,她暂时不愿分心去想。

两人的闲聊时断时续,朝雾铃总是沉默,而桐野茜一直沉睡。一个多小时后,吉川太太回过头,对三个孩子笑了一下:“要到了哦。”

红子看向窗外,“啊,都已经到这里了。”

宗谷望着另外一边,乡下的乡下田连阡陌,绿野遍地。蓝天白云,底下丘陵连绵起伏,延伸到看不见的远处。路旁溪水潺潺,高大的树木从两边遮盖着天空。

“叫她起来吧。”

红子一愣,随即会意,起身坐回原位。

“茜,我们要到了哦。”

桐野茜被摇醒,看了看外面,又伸直胳膊和双腿,发出长长的呻吟。

“睡得好舒服啊……就是脖子有点疼,不对,又酸又痛的。”

“脑袋要掉下来了。”

她回头笑了一下,“那宗谷要接住哦。”

“好可怕。”

“你先说的。”

沿着溪边一直前行,几分钟后,车子到了山脚附近。两边的绿意变得更加浓郁,遮盖着天空,吉川先生减速转弯,驶入一条小路,又开了半分钟,在一个院子里停了下来。

“我们到了哦。”

车门打开,吉川夫妇先行下车,跟出门迎接的老妇打着招呼,“妈。”

“那就是我的外婆。”

红子看了看三名同伴,“我们也下车吧。”

“嗯嗯。”

桐野茜跳下车,宗谷拉着朝雾铃从另一边下来,然后一起过去打招呼。

“您好。”

吉川太太已经说明了三个孩子的身份,门口的老妇人对三人露出微笑。

“欢迎。”

打过招呼,宗谷去后备箱取下行李,吉川夫妇往下搬着带给老人的东西,又让红子带他们去房间。

“楼下也有房间,不过楼上的房间视野更好一些,我们住上面吧。”

“好呀。”

楼梯的木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几人依次上楼,红子拉开一扇门,“这里。”

桐野茜最先走进房间里,放下行李,左右打量了一圈。

“果然是乡下的房子……就和我家一样。”

“这栋房子应该也差不多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了呢。”

“啊,那更像了!”

她又走到窗边,探出身子望着周围。宗谷在红子望来时开口:“我的房间呢。”

“你是哪家的大少爷吗?没有单人间,你也住在这里。”

他没理会,手上的行李也没放下来,转身回到走廊上。

“隔壁这间吗?”

红子跟着出去,低声道:“不能跟我住一个房间吗?”

宗谷看了她一眼,“我是大少爷,不习惯跟别人住一个房间。”

红子笑了一下,又扭了扭身子,走到他前面。

“这间。”

她打开门,宗谷跟着进去,房间的大小与隔壁相差无几,里面的布置也差不多。

他放下行李,走到窗边看了看,旁边的桐野茜探着脑袋对他一笑。

“去附近看看吧,我好像看到一个不错的地方。”

“好。”

回到楼下,时间尚早,吉川夫妇在喝着茶,似乎要到午后才会离开。

“妈妈,我们去附近转转。”红子说道。

“不要去水边哦。”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总之要小心。”吉川太太看向宗谷,“女孩子们就拜托宗谷君了。”

他点点头,“好的。”

“——你是红子的男朋友吗?”外婆突然问了一句。

几人都愣了一下,红子脸上微红,宗谷最先回过神:“不是。”

“啊呀。”

外婆捧着杯子微微一笑,没有多说。

红子拉着桐野茜,又与宗谷对望一眼,“我们走吧。”

走出屋子,落在最后面的宗谷,隐约能听见吉川太太的话。

“妈,你也太突然了……”

来到外面,初来乍到的桐野茜走在最前面,按照自己在楼上观察到的路线,往目的地走去。

“你要去哪。”

“过去就知道了。”

而她要去的地方距离也不远,就是他们过来时经过的小溪。

溪水清浅,没不过稍大一些的石块,大概也淹不到膝盖,看起来十分清澈。

站在两三米高的桥上,桐野茜低头望了一会儿,忽然翻过护栏。红子一惊,宗谷则直接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回过头,看起来比他们俩还惊讶些,“我又不会跳下去。”

宗谷望着她脚下狭窄的立足之处,“这并不完全由你自己决定。回来。”

桐野茜也没坚持,胳膊一撑,又翻了回来。动作行云流水,可惜没得到任何人的夸奖。

“我想去那边。”

她指着不远处,河岸边有一段阶梯,可以直接下到水边,底下是个不大不小的平台。

“嗯。”

过了桥,桐野茜脚步轻快,先一步跑了过去。

三人走下台阶时,她已经脱了鞋,走进溪水里。

“水好凉啊。”

平台附近溪水更浅,只到她小腿中间。

宗谷望了望,到河道中间水就变得深了,不过看上去也就一米左右,实际可能更深一点。

河道两边枝叶相连,偏偏在这里露出一个缺口。阳光照射下来,透过潺潺的流水,在水底留下晃动的光斑。

一串水珠落下,水面荡起一阵涟漪。

宗谷抬起视线,桐野茜抬着还在滴水的脚丫,两眼看着他:“你们也下来呀。”

脱鞋下水,从山林间流淌下来的溪水十分清凉,足以将尚未显露威力的暑气尽数浇灭。宗谷站在水里,红子从他旁边走过,向桐野茜靠近。往水里走了几步,他回过头,向朝雾铃伸出手。

哗啦——

她跟着下水,走了两步,停在他身旁。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把珠子一个一个放出去-乳戏臀虐凄惨教师的哀嚎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