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好涨好烫受不了了灌满了/小攻把小受弄哭小污文

2022-05-18 08:14:2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转了一圈之后,杨鸿儒带着花木兰又和小强他们在老校区汇合。此时一群老艺术家在学校内指指点点,总体来讲就是他们认为学校太素了。吴道子想要给育才的棚顶画穹顶,吴道子想要在墙

转了一圈之后,杨鸿儒带着花木兰又和小强他们在老校区汇合。

此时一群老艺术家在学校内指指点点,总体来讲就是他们认为学校太素了。

吴道子想要给育才的棚顶画穹顶,吴道子想要在墙上画人物,而两位书法家则想按捺不住题字之魂,想要痛快的在白墙上挥毫泼墨。

两个大夫倒是心态稳健的很,他们只是要了一间房子和一堆医学书籍准备想疾病之王--癌症发起进攻。

医学这条路谁为峰?扁鹊华佗绝对是山尖尖上的人物!

尤其是因为此次的穿越补偿让扁鹊华佗安道全碰上了面,三个神医加在一块的威力不亚于化学反应。

所谓触类旁通,几个医生在一块相互交流往往能碰撞出很多火花来。

华佗是外科圣手,扁鹊是内科宗师,而安道全在治疗伤势上边独步天下。闻道有先后,学术有专攻,这三人碰一块指不定就能整出来啥跨时代的医学发明呢!

而这一波老头只是开始,因为八大天王的乱入地府积压了一批客户没送来。

接下来的几天,杨鸿儒又给育才送来了一大票人--俞伯牙,茶圣陆羽以及其他的各界名宿。

基本上历史上在艺术圈青史留名的大老真的可以在育才开年会了。以前的育才穷文黩武,但是这帮老头一来,艺术气质顿时往上飙升了好些个百分点!

花木兰再度来到现代之后,并没有住在育才的老校区。她直接住进了杨鸿儒家--都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也不用像小姑娘似的害羞。

花木兰到的当天,杨鸿儒做东请小强一家吃饭。包子、嬴政、荆轲、项羽都来了...也不知道金少炎在哪听得风声,也带着神出鬼没的李师师一起吃饭。

杨鸿儒笑着向这帮人介绍了花木兰,秦汉三人组当然不知道花木兰是谁。但是李师师和金少炎则心中有数。

包子憨憨地问道:“嫂子竟然和历史上有名的女将军一个名字!伯父对嫂子一定寄予厚,不爱红装爱武装啊!”

小强瑟瑟发抖--傻媳妇幼~这是真货不是A货啊!

包子好奇地问道:“杨哥,你是怎么和嫂子认识的呀?”

杨鸿儒说道:“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在一个村里...后来她要去当兵,我也跟着去了。”

包子吐槽道:“哎?这剧情怎么这么耳熟呢?《我是特种兵》吧!小庄是不是以你为原型刻画出来的?”

杨鸿儒哈哈大笑:“你这么一说还真挺像的...不过木兰当的不是护士,她是侦察兵来着。”

包子羡慕道:“我从小就想当兵。但是家里不让...不然整不好我也能当将军了!”

小强鄙夷道:“你可拉倒吧!”

“萧强!你是不是欠揍了?”包子怒道:“谁说老娘就不能当兵了?”

小强瑟瑟发抖告饶:“能...能...你最能了...”

众人大笑。

在见到了活的秦始皇和荆轲之后,花木兰显得有些精神恍忽。

杨鸿儒和秦始皇、荆轲以及项羽碰杯,几人也很给面子的干了。

神仙敬酒,一般人能喝到吗?

“小楠,你的电影进度怎么样了?”杨鸿儒问道。

李师师笑道:“素材快拍得差不多了,就剩下剪辑、送审和排片了。”

小强道:“这种艺术片能卖座吗?”

“我就是想纪念一下...”李师师含笑道。

金少炎嘿然:“正经拍电影的要什么票房?咱这部电影是奔着刷奖去的!去和评委谈判的时候就告诉他们--这是一部将历史考究到极致,带观影者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艺术佳品。哪怕金狗熊大奖没了,最佳艺术设计、最佳道具、最佳配乐都得是咱们的!”

杨鸿儒赞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咱们现在就拍自己的玩意,他们还得给咱发奖。”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虽然花木兰满心依然充满了幻灭感,但是能看到活生生的秦始皇、荆轲以及西楚霸王还是很新奇的。

当然,花木兰不会去崇拜谁--她只是单纯的好奇罢了!她连神仙都见到了,皇帝有啥值钱的?

一顿饭吃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完事儿。金少炎自告奋勇地请大家唱歌,他对这些地方门清。

虽然小金同学向来只选贵的不选对的--但是有时候贵的和对的重合率很高。

便宜不一定没好货,但贵的好货率一定极高。

于是,几人到一家名叫“里士满”的歌厅集合。

在座除了杨鸿儒都是人菜瘾大的家伙,唱歌水平一个次。但是唱歌嘛!图的就是一个开心!

鬼哭狼嚎了大半宿之后,大家各找各妈,各回各家。

因为花木兰和杨鸿儒一起住,所以李师师在当铺的位置(和包子一张床)被保住了。

第二天清早,小强接到了一个好久没接的电话--来自老郝。

老郝的声音乐呵呵的:“强子你在呢?”

“呵呵,老大。”小强笑着回答。

“最近忙吗?”

“……还行。”

小强脸红了,老板出这句话来,员工一般最难回答...

小强到是真忙得脚朝天了,但他忙得事情和老郝一点关系都没有。最近当铺的业务量一直为零啊!

“你学校的事我都听说了,办得不错呀!下次校庆记得叫我啊。”老郝态度依然温和。

小强非常感动,这两年老郝一直无怨无悔地养着他一个闲汉--小强给老郝挣的钱基本都被老郝变成工资又发回给他了。

“郝总,我……”小强语塞。

“强子,什么也不用说了,我这个地方就是个耗人的营生,年轻人都干不长我能理解,见你干出自己的事业我也很欣慰,说句肉麻的话,我拿你一直当自己的儿子一样。”老郝动情地说道。

然后他语重心长地道:“不要有顾虑,你什么时候想走我这立马放人...你别多想啊,你要没那意思我也永远欢迎你。”

反正这事迟早得挑明了,当铺这工作他肯定要辞掉的。毕竟育才的活就够他忙够呛的。

小强期期艾艾地说:“干完这个月行么?”

老郝痛快地说:“行。”

小强有点动情地道:“谢谢老大,您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张口!只要我能做的,绝对没二话...我欠你的一定会补报回来的。”

老郝嘿嘿笑了起来,那笑声听得小强起一身鸡皮疙瘩:“现在就有一个机会,就看你敢干不敢干了……”

小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好涨好烫受不了了灌满了/小攻把小受弄哭小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