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师尊太满了轻些H&乖乖张嘴把它吃下去

2022-05-20 08:19:2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薛公子就是被楚棠一起打包带着逃路的夫婿。楚棠一笑:“这还是因为我能慧眼识人。”说罢收起闲谈,“你这是要怎么样?夺下平阳府吗?”说到这里向外看了眼。那

薛公子就是被楚棠一起打包带着逃路的夫婿。

楚棠一笑:“这还是因为我能慧眼识人。”说罢收起闲谈,“你这是要怎么样?夺下平阳府吗?”

说到这里向外看了眼。

那位知府家三小姐已经坐上车离开了,车前车后仆从涌涌。

“我虽然是这家店的主人,但从不出面,跟这位小姐也没来往。”

“不过,我可以借着送书卷去找这位小姐,进入知府府,小兔可以假扮杂役,到时候我们制住知府——”

就像当初对付萧珣那样,楚棠眼睛闪闪,伸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楚昭哈哈笑了,摇头。

“不用不用,抓了知府,占据平阳城,到时候难免一场大战,对我们的形势并不利。”

“我这次来,不是要说服劝降官府,是要借路。”

借路?楚棠看着她。

“我要去京城。”楚昭说。

楚棠明白了,所有人都以为皇后还在云中郡,突然出现在京城,打他们个措手不及,说不定直接把刀架在谢燕芳的脖子上——

但——

“你一个人?”楚棠又冷静地问。

她也知道,当初自己能把刀架在萧珣的脖子上,看起来简单,实则是天时地利人和多方面原因。

谢燕芳可是比萧珣更厉害的人。

楚昭一个人,或者带几个人,是绝对不可能靠近谢燕芳的。

楚昭道:“我带三万兵马。”

三万,那还可以,楚棠松口气,但下一刻气又提起来。

“三万!”她眼瞪圆,“你要怎么借路?”

一个人,十个人,哪怕几十个人,悄无声息,潜行而过,是没有问题。

三万人!还要携带兵器,怎么都不可能悄无声息!

楚昭一笑:“所以这不是来找你想办法嘛。”

楚棠用扇子挡住脸:“要我说,咱们还是投降吧。”

楚昭道:“等想不出办法的时候,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投降了,我被押送进京,官兵注意力被吸引,其他人就能趁机潜行。”

阿乐这次没跟着点头,苦笑道:“小姐,不要说笑了。”

“别,让她说笑。”楚棠放下扇子,“还能说笑就说明真有办法。”

楚昭笑道:“之前我和邓弈商议了很久,找出一条最快的路。”她伸手沾水在桌桉上画出一道弯弯曲曲。

楚棠哦了声,一面看她的动作,一面觉得哪里不对。

邓弈?这个名字好熟。

也是个山贼吗?

念头闪过,楚昭已经继续说话了。

“水路,船帮。”

楚棠神情恍然:“我知道了,你是要向平阳府的谭氏借路。”

......

......

府城内到处核查,府城大路上也不断有兵马疾驰,城门更是兵卫森森,对进出城门的人严查,以至于四个城门外挤满了人。

一辆马车在十几个家仆的簇拥下疾驰而来。

“城里果然也严查了。”为首的仆从说。

显然已经知道如今的形势,不过他们速度没有放慢,而看到他们,原本拥挤的人群竟然让开了一条路。

“是谭家。”

“谭家的人。”

伴着嘈杂窃语,这一行人很快到了城门前,正将人的车马包括箩筐都里外翻查的兵卫们看到了,都停下手。

“谭七爷回来了。”在一旁懒懒而立的城守官忙上前打招呼,“这一趟出去有七八天了吧?”

车帘掀起,内里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对城守官颔首算是回答他的话,问:“咱们这边也被波及了吗?”

城守官恭敬道:“咱们这里还好,没有发现异常。”

谭七爷便放下了车帘,穿过城门向内而去。

“七爷。”车外的仆从问,“去店里看看,还是直接回家?”

车里传出声音:“先去见大哥,让旗主们来家里见我。”

仆从应声是,一行人扬鞭催马在街上疾驰而过。

楚棠站在窗边轻摇扇子俯看:“我们进平阳府的时候,就遇到了谭家的船在运货,足足有十八条,霸占了整条水面,后来下了渡口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只是谭家一旗的数量,小兔当时都惊讶地嚯了声,他怎么说的?”

阿乐在旁补充:“说这是水匪啊。”

“谭家祖上是船工出身,传下造船秘技,百年来繁衍,成为一方霸主,周旋在货商,官府,甚至沿途匪盗之中。”楚昭道,显然对谭家也了解过了。

楚棠道:“如今当家是谭家大爷,造船的秘技也在他手里,不过可惜的是,他只有一个女儿,当地传言,谭家是坏了河中风水,再加上行船难免有人溺水,与河神水鬼结怨,遭到了诅咒,妻妾成群,前后足足夭折了五个孩子,最终谭妻舍身出家,才换来一个女儿。”

“如此珍宝的女儿——”楚昭道:“你有把握引来她吗?”

楚棠伸手摇晃着一张帖子,笑盈盈说:“我怎么这么有先见之明呢?早早地在这里经营,惜墨轩文会的名声刚好略有起色,不久前,谭小姐的婢女也来买了一卷文集,虽然人没有上门,但我想她对接下来的文会,会感兴趣吧。”

楚昭笑了,道:“所以我说过了啊,阿棠你做事,我放心。”

楚棠毫不客气收了恭维,又见楚昭伸手摸自己的脸。

“可惜啊。”她轻叹一声。

“可惜什么?”楚棠不解。

楚昭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道:“可惜我没有谢燕芳长得好看。”

楚棠愕然,这时候怎么想到谢燕芳了?还比美?

她端详楚昭,嗯了声:“你是不如他美。”再撑不住失笑,“但你比他美又如何?”

楚昭也笑了,是啊,就是比他美,她也引诱不了人家的女孩儿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师尊太满了轻些H&乖乖张嘴把它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