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多人群p小黄文双性 荡女异物扩张自虐小说

2022-05-20 08:21:2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对于这事,只等老公安排的师玉璇倒是没有多问,而是关心接下来的四个小时要去哪里。为了和老公一起守夜到农历新年,师玉璇下午特地多贪睡了一个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对于这事,只等老公安排的师玉璇倒是没有多问,而是关心接下来的四个小时要去哪里。

为了和老公一起守夜到农历新年,师玉璇下午特地多贪睡了一个小时,就是为了有更好的精神去坚持到凌晨。

现在才8点钟,离12点还有整整四个小时,略微有些漫长了。

“雪下大了,咱们回家看春晚?!”

抬头看了看已经下了一整天的雪,许仁山可不好随便带老婆去哪里熘达。

一不小心滑倒了,他可是得后悔一辈子。

至于这大年夜最好的安排,自然是窝在家里看春晚了,这是十几亿国人最一致的选择,也是今晚最合适的选择。

“好啊。”

听了老公的安排,师玉璇笑着握紧了对方的手。

只要和老公在一起,哪里都是最好的安排。

随着网络的兴起,智能机的高歌勐进,国民的娱乐活动越来越多,导致春晚节目的观赏性大大降低。

不是节目不够精彩了,导演组每年都花不少心思去筛选节目,要符合上面的要求,也要估计观众的感受,只不过是现在大家的眼界被提高了。

更多的年轻人,选择了网络游戏和手机游戏。

节目有什么好看的,就是美女明星也不能阻扰他们玩游戏的速度。

就像许仁山小的时候,家里的电视只能收到丽州台和央视台,每年过春节,春晚重播都能津津有味地看个五六次,哪里有机会挑剔。

人,都是惯出来的。

“今年春晚的明星还挺多啊。”

吃了一口老公递到嘴边的水果,师玉璇看着刚结束的第二个歌唱节目,感慨地说了一句。

“年轻观众最喜欢看明星,导演组总想拉拢这批新生代的收视率。”

对此,许仁山的感触别有不同。

谁能想到,如今活跃在舞台上的明星,不少人在以后几年里,都会折戟沉沙,消失在人海里。

唯一不变的,或许这春晚的播出时段。

时间,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以后等宝宝出生了,我们一起带她看春晚。”

靠在老公怀里,师玉璇笑着憧憬道。

“行,要是她敢在这个时候玩手机,我就用家法揍她。”

“什么家法啊?”

“老婆说是什么家法,就什么家法。”

“那我买一根刻着三字经的戒尺,让你顺手一点。”

“也可以。”

......

客厅里,两人在沙发上旁若无人地聊着,胡轻雪早就自觉地回到房间做瑜加保持身材。

不在小两口旁边看电视,是对自己的负责,她至少还想多活几年。

“哈......”

晚上十点半,往日这个时间点都已经入眠的师玉璇睡意上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要不,你先眯会,我等下叫你。”

感觉到老婆的疲累,许仁山贴心地说了一句。

“不要。要是我睡着了,你肯定不会叫我。”

脸颊靠在老公的肩膀上,师玉璇摇了摇头:“而且,睡一小会被叫醒,脑子更累。我下午的时候睡了挺久,现在只是生物钟的提醒而已。”

第一次和老公跨越农历新年,如此有纪念意义的事,她怎么能错过。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和老公一起守夜的决心。

“好吧,记得太累的话不要强撑着。”

见老婆大人如此坚持,许仁山自然不会强制要求对方休息,而是把目光投注到电视上。

时间慢慢走到晚上十一点四十九分,按耐不住睡意的师玉璇小眯了一会儿,却是依旧感觉到时间流逝,在这个时候清醒过来。

这个嘛,提前定个闹钟就好。

“老婆,我们去阳台看下风景。”

手机铃声响起,接了个电话的许仁山笑着说了句。

“什么呀?”

跟随老公走到靠河一侧的封闭阳台上,师玉璇听着外面隐约传来的林散鞭炮声,有些奇怪地问道。

不是说要一起放鞭炮跨年吗,怎么来阳台了?

“老婆,现在是认识你的第十个月,我想送你十分钟的风景。”

环抱着老婆稍显丰腴的身子,许仁山柔声说了一句。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时间来到晚上十一点五十分,不远处的天空中骤然有万紫千红升起,把其余杂乱的炮竹声彻底压了过去。

其声势之大,吸引了方圆几个公里的市民。

一些林林散散的烟花声瞬间被淹没,彷若星空中不起眼的闪烁,根本无人关注。

在几乎将半个天空淹没的彩色烟火前,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

密封玻璃的窗户开了点缝,室外的冷风却是在房间空调暖风的影响下没有任何威力,反倒是把璀璨烟火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

“我去,这什么情况?”

“哪个土豪在河边放烟花?”

“这得多少钱啊?”

“什么烟花能放这么高啊?”

“这怎么得上百个烟花一起放吧?”

“有没有搞错,我这小烟花算怎么回事?”

“放啥烟花,这是在撒钱吧?”

“靠,还有心形的图桉??!!!”

“这不会是哪个土豪在表白吧?”

......

不少市民看到那漫天的烟花,都忍不住在猜测是哪个土豪在为妹子撒钱。

小孩子们拍手叫好,欢呼雀跃;

年轻男女早就拿出手机,用像素一般的手机记录下这夸张的景象;

年龄稍大的人却是安静地欣赏着别人用钱堆出来的美好风景。

作为当事人的师玉璇,则是满眼的柔情四溢,主动送上了自己的温柔。

她想把这一刻深深地刻在脑海里,永远都不忘掉。

“放了多久了,怎么还不停?”

“这么放,让我们怎么办?”

“这是要放到跨年吗?”

“上百个烟花一直没停,有钱也不能这么撒吧。”

“五分钟都不止了,一分钟几千块,这几万块就没了?”

“一分钟怎么也要上万块了,土豪真是不把钱当钱啊。”

“运气真不错,今年还能看到免费的烟花秀。”

......

一时之间,丽州本地的微微朋友圈里都是这烟花秀的图片,不少人还特地驱车赶过来观看。

刚过零点,无数烟花依旧在空中绽放,许仁山凑到老婆耳边,柔声说了一句:“老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老公。”

靠在老公怀里,稍微喘着粗气的师玉璇轻声回了一声,脸上洋溢着明晃晃的幸福。

这样的惊喜,她很喜欢!!!

从十一点五十分开始,姹紫嫣红的景色一直持续到凌晨0点0分30多秒,才渐渐停歇。

直到这时,整个世界才恢复了此起彼伏的炮竹声,各个地方的烟花争相辉映,渲染着新年的气象。

只是,看过十分钟烟花秀的市民们,却有些难以平静。

“哎......”

再看看自己面前的十几个烟花,瞬间感觉不香了。

欣赏着免费烟花秀的市民们不会知道,这十分钟的背后,动用了多少人工和金钱。

西红市的市民都知道王多鱼有多爱夏竹,却不知道王多鱼的每一份爱,蕴含了多少钱。

“你手机响了。”

抱着老公的脖子温纯,不知过了几分钟,回过神来的师玉璇主动放开了手,轻声说道。

“我去看看。”

扶着老婆走回沙发坐下,许仁山拿出手机看了下,发现有几十条的未读短信和十几条微微信息,另外还有老姐的两个电话。

先给老姐去了个电话,许仁山就听到了轩轩的声音。

“舅舅,刚刚有好多好多烟花呀......”

“我和你们舅妈也看到了。”

原来是乐乐和轩轩看到先前的烟花秀,不忘给亲爱的舅舅打电话。

笑着聊了几句,给老姐她们说了‘新年好’,许仁山才挂断电话,放下了手机。

没有第一时间回复别人发来祝福信息,披上外套许仁山先陪着老婆出门,他可是说过要陪老婆一起放烟花,闻声从次卧出来的胡轻雪也跟着下楼。

小区里禁放烟花,小区外就没事了。

凌晨时分,小区门外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了车辆,不少小区居民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在小区门口的空地上点燃烟花。

积雪虽然阻碍了人们走路的速度,却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烟花放在雪地里,不用担心突然歪到一旁。

而小区物业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旁边欣赏烟花的璀璨,避免发生伤人事件。

龙域天城的年轻人不少,小区靠近马路一侧的空地上摆了许多烟花,炮竹声络绎不绝。

加上旁边几个小区的居民,四周都彷佛被炮竹声所淹没,年味十足。

当许仁山几人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宋微早就占了一小块空地,把准备好的烟花摆放整齐。

“老婆,第一个烟花,你来点。”

把点燃的长香递了过去,许仁山肯定要把这个机会留给期待许久的老婆大人。

“嗯。”

接过长香,师玉璇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个占地半个平米的大烟花,长香染着的头部缓缓靠近烟花,在两秒之后点燃了引信。

“呲呲呲呲......”

点燃引信之后,下意识捂住耳朵的师玉璇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在老公的保护中退到屋檐之下。

而许仁山也是及时接过了老婆手里的长香,免得把衣服烫出什么洞来,大过年的可不好。

“ju......”

引信燃尽,一声稍显尖锐的呼啸声响起。

“pa......”

两秒之后,天空中绽放出一个布满繁星点点的巨大圆环,声音盖过了周围的大小烟花,范围之大也是将不少小烟花淹没其中。

在价值四位数大烟花面前,那些普普通通的小烟花根本翻不起什么风浪。

其他放着烟花炮竹的年轻人,都忍不住抬头看向那占尽风头的烟火。

这年头,有钱人真多啊!!!

“真美。”

看着自己亲手点燃的烟花,师玉璇靠在老公的肩膀上,喃喃自语。

“以后的每一年,我都陪你放烟花。”

凑到老婆的耳边,许仁山说着自己的承诺。

“嗯。”

点了点头,师玉璇与老公深情对视一眼,继而把注意力放到天空之上。

原本准备的10个大烟花和30个小烟花,许仁山几人花了将近20分钟才放完,之后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家里。

等到老婆去洗漱,许仁山才有空看自己的手机。

作为他的私人号码,能发过来短信的都算是亲朋好友,许仁山不厌其烦地一一回复了那些祝福信息。

而微微上就简单了,许仁山来了个群发信息,给所有人都发了一条新年祝福。

其中两条微微的信息回复,许仁山将其中一些新增信息删除,单纯保留了来回祝福的两条信息。

炮竹声渐渐微弱,入眠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呼。”

早晨六点,被生物钟叫醒的许仁山轻柔地起床,没有吵醒身旁的老婆。

简单洗漱过后,换上居家服的许仁山来到厨房,开始了农历新年的第一次做饭。

作为一位有担当的丈夫,许仁山自然要为老婆做一份充满爱心的新年早餐,若不然每个月50万的零花钱拿得有些愧疚。

再者,今天大年初一,外面的店铺基本上没有开门的,包括早餐店也不营业,除非是那些常年无休的大酒店。

按照丽州的习俗,大年初一第一顿早餐,都是吃面条的,也叫做长寿面,寓意健康长寿,风调雨顺。

烧烤手艺可以,许仁山做菜的技术当然也过得去,只是重生以来都有阿姨代劳,他不好砸了人家饭碗。

仅是烧个面条而已,许仁山表示完全没有压力,根本不用去老姐家蹭吃。

从冰箱、橱柜里拿出一系列食材,很快就准备就绪。

用少许油热了下锅,加入昨天从老姐家偷偷拿来的木耳、青菜、胡萝卜丝、瘦肉、响铃、火腿肠、新鲜虾仁......

五分钟后,许仁山把一小盆香气四溢的左料盛出来放好,做好保温,这就是丽州地界俗称的‘面条馅头’。

接着,便是简简单单地煮面条了。

不过,这事不能急。

面条煮久了容易湖,即烧即吃是最恰当的吃法。

看了下水煮蛋的锅已经烧开了,许仁山关掉煤气,收拾了一下灶台。

见到老婆和雪姨都还没醒,许仁山也没喊她们,而是换了身保暖的运动服,出门晨跑。

即便是大年初一,勤勤恳恳的环卫工们依旧早早地起床工作,将主干道上的积雪清除。

踩着小道上的积雪,许仁山小跑着来到河边,发现积雪并不多。

看着一位身穿工作服的阿姨在清理河边游步道的积雪,许仁山笑着感谢一句:“阿姨,新年好,您辛苦了。”

“新年好,不辛苦。”

难得看到这么有精神气的小伙子,环卫工阿姨笑着回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跑步回到小区的许仁山,在上楼之际给名下三家公司的负责人发去了一条信息,布置了新年的第一件工作。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多人群p小黄文双性 荡女异物扩张自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