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夹得好紧抽出粗大^娇嫩多汁水大尤物

2022-05-21 08:20:0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张梦得贵为五斗米教的祭酒,有的是女教众主动献身,却不想被司马笙这个女人所惑。露水姻缘一场,大难临头各自飞。司马笙要逃,还想让他张梦得当挡箭牌,这等蠢事如何能干。司马笙被张

张梦得贵为五斗米教的祭酒,有的是女教众主动献身,却不想被司马笙这个女人所惑。

露水姻缘一场,大难临头各自飞。

司马笙要逃,还想让他张梦得当挡箭牌,这等蠢事如何能干。

司马笙被张梦得抱住身子动弹不得,她又怕这时叫唤起来,惊动前面的人,于是狠了狠心,出声道:“那就一起从秘道走,先出城再说。”

“我的道观,我的基业.....。”张梦得不舍的喃喃自语。

张鲁北上关中时已经老弱,五斗米教在长安的发展,主要依靠张梦得来支撑,现在舍了这一片奋斗多年的事业,他心里也是分外难过。

司马笙当机立断,拉着不舍基业的张梦得直奔玄都观的后院,这里有一口深井,井下是一条地道,可以通向长安城外的霸桥桥下。

只要到了那里,一叶小舟就能载着司马笙东下。

玄都观中。

陈恭带着司闻曹诸吏将卒一顿搜捕,在死伤了十余人后,将司马笙带来的数十个死士悉数拿下,只可惜的是,这些人都是被洗脑了的顽固派,连一个活着的都没有。

井口的秘道随后被发现,陈恭顺着道口一路追赶,等追到霸桥时,却见前面人头拥挤,声音噪杂,哪里还能找到司马笙、张梦得的身影。

——

渭水上。

一叶偏舟正沿着南岸夜行。

相比波涛激浪的黄河,渭水相对来说要平缓的多,对于熟悉的楫夫来说,夜航并不是十分困难,当然,要夜航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

不过,司马笙现在顾不得了,她只想离开长安,离开关中,回到洛阳去,在那里,她有父亲兄弟,有丈夫幼儿,有想要拥有的一切。

这一次,虽然没有能实现接近刘封,刺杀这位蜀国秦王的目的,但能够把糜夫人给毒倒,打乱蜀国北伐洛阳的图谋,司马笙已经很满意了。

她只是一个女子,能为司马家族做的,也就是这些。

“司马笙,你还不出来受缚。”

船行至长安不远的固原,前方忽然盏盏的渔火亮起,当头一艘船上,柏灵筠一身蜀汉军中将校甲袍,手按佩剑拦在前面。

陈恭对玄都观的搜捕遭遇抵抗,这个消息送回司闻曹,柏灵筠心里一阵惊喜。

能够在绝境中还不投降的刺客,唯天下只有司马懿训练的死士。

既然死士在玄都观,那就说明司马笙也应当在那里,不过,狡兔三窟,以她对司马家人的了解,司马笙肯定不会这么好抓,所以,她提前在固原这里预伏,等着司马笙自投罗网。

司马笙听到柏灵筠的声音,心中不由大急。

这些年来,父亲司马懿屡屡请人作法,试图把柏灵筠这个曾经的小妾给消灭掉,但结果却不如人意。

熟悉她们家的情况。

对司马懿想什么,做什么又很清楚。

这样的一个女人,怎么就成了刘封的女人,成了司马家的死对头。

司马笙不能理解。

“柏夫人,做人留一线,这次你放我一马,下一次我司马笙答应你,要是在魏国抓到你了,也放过你一回。”

司马笙不得已来到船头,和柏灵筠商量起来。

柏灵筠闻言轻笑起来,拢了一下耳边的发梢,道:“司马笙,你这话,骗鬼去吧。赶紧束手就缚,别让我费功夫,不然的话,我让你生不如死,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司马笙看着顶盔贯甲一副女将军装扮的柏灵筠,恨得牙痒痒,但又没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她这次带来的人,全折在玄都观里了,身边只有一个无用的张梦得。

不对,张梦得还有用处,他是张敏的兄弟。

想到这里,司马笙一咬牙,将身后的张梦得推到前面,从袖口持短剑于手,架于张梦得的颈上。

“柏夫人,你看清楚了,这人是天师道张大天师的兄弟,听说你们秦王和张大天师早有私情,那一定会顾念这道中密友亲卷的性命,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放我过去,要么我先杀了张梦得.....。”

柏灵筠看到司马笙拿情夫作人质来威胁,不由得哑然无语。

这操作真不愧是司马家人,无耻到了极点。

“柏夫人,救命,救.....,还请告诉吾妹琪瑛?”张梦得被吓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之前还是同床共榻,只呼他能干的女人,现在竟然想用他的性命,来换取逃脱的机会。

柏灵筠看着这一对狗男女,眼神渐渐凌厉起来,左手抬起,示意身边的司闻曹郡兵持起诸葛弩瞄准。

刘封早有吩咐,五斗米教不是天师道,张梦得这厮也早就声言和张敏断了关系,现在临到死时又要攀亲,这是当别人蠢,还是自己蠢。

“柏灵筠,你不能.....你这个娼妇。”就在司马筠惊叫之时,柏灵筠的手勐得放了下来。

“嗖嗖.....。”

利失刺破夜空,向着张梦得、司马笙两人射去。

按照正常的惯性,张梦得在前面挡着,司马笙躲在后方,又在船上的篷栏挡着,第一波箭雨能伤到她的机率不大。

但事情总有突然。

张梦得这个受骗上当的五斗米教祭酒,虽然仙家道法没有得了传承,但一些小伎俩还是有的。

在柏灵筠手放下的一瞬,他突然反手将司马笙一把抱住,然后一个转身,反而将司马笙挡在了身前。

“噗!”一支利失扎入司马笙的胸口,沁出一片殷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夹得好紧抽出粗大^娇嫩多汁水大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