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掀起老师短裙进入.明星乱婬伦短篇小说全集

2022-05-23 08:21:4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来到几人面前,黄颇热情地和年轻富豪打了声招呼:“许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任职办事处主任多年,他接待过的捐赠者不少,却也没遇到过太大手笔的,成绩什么的也不好说

来到几人面前,黄颇热情地和年轻富豪打了声招呼:“许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任职办事处主任多年,他接待过的捐赠者不少,却也没遇到过太大手笔的,成绩什么的也不好说。

毕竟,方岩山周边景区的一年门票收入也有好几千万,加上一些剧组的选景拍摄费用,几万或者十几万的捐赠并不起眼。

如今遇到这么一位神秘富豪,说不得他的位置可以往上走走了。

“黄主任,麻烦你跑一趟了。”

与对方握了握手,许仁山倒也干脆,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们夫妻以前也都来过方岩,觉得这茶楼荒废太可惜了。我们想捐赠一笔款项,把它重新翻修,包括后续工作人员驻守的补贴费用。”

既然要捐款,许仁山自然不会半途而废。

就这位置的茶楼,很可能一年到头亏损,也不会有商家来竞拍,说不得就要有专门的工作人员驻守。

既然要重修茶楼,他自然要考虑到后面的运营,免得前期的修缮费用白费。

只要老婆开心,即便他们一家每年只来个一次,来这里休息一回,也是值得的。

“感谢许先生的康慨,我们一定会尽快核算出相关费用。”

听到对方的要求,黄颇心里有些许失落,却也是笑着感谢一句。

就对方的捐赠款项,都有了指定的目标,对于他的工作成绩有些许效果,却也不太明显。

一家茶楼的修缮费用,充其量就几十万而已。

当然,也是聊胜于无。

“这样,我们先期捐款500万,后续不够再追加。”

彷佛能知道对方的想法,许仁山直接说出了第一批的捐款数额。

他捐款可不仅仅是让这家茶楼恢复原样,怎么样也要多一些设计,加点书籍报刊、加点咖啡馆、加点小戏台。

有着方岩山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花一些钱把这茶楼打造成网红景点,根本不是什么难事,尤其接下来几年正是网红景点的爆发期。

到那个时候,在热闹的茶楼里,有一个独属于他和老婆的专属位置,方才是件更有意义的事。

“许先生放心,我们一定尽快找人设计,将这座茶楼打造成方岩山新的特色景点。”

听到对方说出的数字,原先兴趣缺缺的黄颇精神一振,信誓旦旦地说道。

没想到,对方一出手就是500个W,不愧是让杨家二代都特地嘱咐过的大富豪。

旁边的几位工作人员,对于这笔突如其来的高额捐赠,也都是有些兴奋。

老大的工作成绩好了,他们的成绩自然也少不了。

而许娇倩几人,对于许仁山夫妇的大手笔,饶是之前受到过几次冲击,依然有些眉毛乱跳。

500万,她们大半辈子的工资都没这么多,却是轻飘飘地一句话捐了出去。

老弟的档次,她都有些看不到了。

“我相信黄主任。”

没有在这里说出自己的想法,许仁山回头让接洽的负责人提出意见就好。

捐款就是捐款,此时说太多的目的,未免有些功利。

说完捐赠事宜,再和其余几位办事处的负责人认识一番,许仁山就陪着老婆她们走了回去。

逛了一大圈之后,众人回到天桥这边的财神庙。

虽说以师玉璇的身家,根本无需财神的增持,但众人还是上了个香,加了1000的香火。

将近十一点半的时候,一行人坐上直升飞机,前往农庄吃饭。

对于乐乐和轩轩两个小孩子而已,游乐设施众多的农庄成了她们的乐园,就连平日里的午睡都被振奋的精神给驱散。

在农庄吃完晚饭,众人才坐着直升飞机回到城里。

大年初一,《夏洛特烦恼》以2980万的票房,力压福尔摩斯的1090万、逆战的880万、大魔术师680万、喜洋洋660万,再次登顶成为当日票房NO.1。

当天总共8650万的票房总量,《夏洛特烦恼》占据了三分之一,大大挤压了其余电影的票房份额。

前期美美网的大量补贴,初步显现了它的威力。

加之口碑发酵了两天,已经不少观众主动宣传电影,就连美美网上剩余的几万张补贴电影票,都在年初一这天争抢一空。

想必,后面几天的票房不会出现腰斩的情况。

“不错,李总辛苦了。等电影下映,我给你放一个星期假。”

在河边跑步的许仁山,听完李总经理的汇报,心情很是不错。

按照这个架势,2亿票房肯定是妥妥的,3亿票房也不会有太大难度,无非是超过多少的问题。

“您这句话我可记着。”

听到大老板的许诺,李琥夙笑着应下。

挂断电话之后,许仁山精神振奋地继续跑了一阵,才漫步回到小区。

“看你心情这么好,有什么好事?”

坐在客厅的师玉璇见到跑步回来的老公,注意到对方脸上的喜色,笑着问了一句。

“昨天《夏洛特烦恼》的票房表现不错,快接近3000万了。”

“确实是个好消息。今天我们要去姑妈家拜年吗?”

简单回答一句,出了身汗的许仁山没有靠近老婆,而是站在几步远的地方说起今天的规划:“嗯......”

按照丽州的习俗,大年初一基本上都是以居家游玩为主,走亲戚都是从大年初二开始。

许仁山姐弟俩幼年失了双亲,除了福利院和社区的相关工作人员外,基本上都是姑妈家帮衬着,和其余的亲戚联系不多。

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堂姑妈,关系不远也不近,这些年却是成为了许家姐弟为数不多的亲戚。

成年之后,许仁山也就跟着姐姐去姑妈家拜过年,别的亲戚也很少走动了。

今年开始,许仁山上门拜年,自然也要带着老婆一起,明年就能带娃上门收红包了。

“我有什么要注意的啊?”

第一次去姑妈家拜年,也是她这个新媳妇第一次上门,师玉璇还是点小紧张的。

即便这两天她向姐姐问了不少丽州本地的习俗,却也是有些七上八下。

“姑妈和姑父性格都很和善,就是姑妈比较热情,你到时候多配合聊聊天就好。”

说起这事,许仁山老调重弹,也没多说什么。

“好吧。”

叹了口气,师玉璇把目光投注到电视上的丽州台,看着本地方言的新闻,了解其中的习俗。

“姑妈(姑婆),新年好。”

“小倩,小山,你们真是太客气了。”

上午时分,等候在家的许秀琴见到侄女侄子两家人,热情地请众人入屋。

许秀琴夫妇都是单位公职人员,早先年都有单位分配的房子,近两年置换了一下,在农贸市场边上的千锦小区买了套幢房,空间倒也宽敞。

“姑妈,这是我妻子师玉璇。”

进门的许仁山率先介绍了一下身怀六甲的老婆,师玉璇也顺着喊了一声:“姑妈新年好!”

“新年好。”

看着眼前这个天仙似的姑娘,许秀琴连连点头称赞:“小山真是运气好,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姑娘。”

“姑妈您太夸奖我了。”

被姑妈夸得不好意思,师玉璇随着对方来到客厅沙发坐下,和许娇倩一起陪着姑妈闲聊起来。

“仁山,你现在在哪里上班?还在学校代课吗?”

几个女人在闲聊的时候,姑父章颌也是陪着许仁山、徐宝国两人喝茶聊天。

“我在杭城那边开了家公司,发展还算可以。”

先前并没有和姑妈两人说起过自己的事业,许仁山简单回答一句。

“开公司不错,你还年轻,出去闯闯也很不错。”

点了点头,人在单位即将退休的章颌表示了肯定,接着和徐宝国聊起了单位上的事,倒也是不愁话题。

没过多久,表姐和表姐夫也回到家里,加上她们的一个孩子,家里顿时热闹起来。

“表姐夫,你平日里和什么公司合作?”

在喝茶聊天的时候,许仁山听到表姐夫提起他那家纸箱厂的事,随口问了一句。

他记得对方这两年开的纸箱厂,生意不错,却是在几年后转型做起了代加工和印刷,业务缩减很大。

按道理来讲,这两年正是丽州中小企业发展的高峰期,纸箱厂更是不愁生意,怎么也不至于越办越差。

“就一些小厂的单子,像群尚那样子的大厂找上门,我也不敢接,三个月垫资就要几百万了。”

听对方问起,吕镇随意回答着,脸上原本的笑容有些许勉强。

“唉,这两年的纸箱厂生意也不好做。你表姐夫前几天刚被人骗了上百万的货款,那人好像在澳城输了钱,人都跑不见了。”

说起自己丈夫的生意,在单位上班的表姐章瑜敏插了一句,还特地提醒表弟:“小山,你在外面做生意,也得注意点风险。”

“这运气也太不好了,表姐夫资金紧张的话,我这还有存款。”

没想到表姐夫竟然遇到这样的事,许仁山皱了皱眉,主动问起了对方的资金问题。

他记得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因为赶着培训部新开张的装修问题,没有跟老姐来拜年,倒是不清楚表姐夫生意上的变故,老姐事后也没跟他提起。

这两年,丽州本地小企业的发展是快,但问题也不少。

尤其是本地独有的三个月结账期,让资金薄弱的小厂子望而生畏。

一不小心,就可能因为被人拖欠货款损失惨重,小厂子承受不起就只能倒闭,此类事件屡见不鲜。

既然知道了,许仁山也不能袖手旁观,即便是看在姑妈小时候照看他们姐弟俩的份上,也得尽全力帮忙。

“没事,我这还周转得过来。”

摆了摆手,知道对方去年还在代课的吕镇,可不会问对方借钱。

何况,现在的资金问题在老丈人的支援下,已经有所缓解,还没到向不太熟悉的亲戚伸手借钱的地步。

“这样,我和群尚、步延的人认识,表姐夫可以接点他们的单子。回款问题,我让他们尽快缩短一下结款期限。”

见对方态度坚决,许仁山也能猜到这位要强的表姐夫想着什么,就说起了自己一点人脉资源。

其实纸箱厂垫资问题,大部分地区都是只需要垫一个月,唯有丽州这个竞争激烈、家庭式作坊遍地小县城,才被那些不计成本伤人的小厂长养成了三个月垫资的恶习。

若只是一个月的回款期限,群尚、步延这类大厂的单子,也是很多人可以接的。

“不用麻烦了,那种大厂的回款期限都是固定了,厂长说了也不算。”

心领了对方的好意,章颌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这个前阵子还在学校代课的小表弟,能认识两个大企业的什么人物,根本不顶用。

即便对方取了个国色天香老婆,家庭条件或许不错,但也是杭城那边的,与丽州本地没啥关联。

“我试着问问看。”

未免这个有些谨慎过头的表姐夫多想,许仁山也不准备在背后偷偷帮忙,而是当着对方的面打了个电话给杨延。

“许哥,新年好啊!”

此时,正陪着老爹在某位领导家里拜年的杨延接到许大富豪的电话,连忙走到一旁接了起来。

“杨总,新年好。”

客套了一句之后,许仁山也是直接开口说起了正事:“杨总,你们防盗门厂里的包装纸箱业务还有没有空的?我刚和表姐夫聊起,他也正好开了家纸箱厂。”

“有空,当然有空。我们厂的纸箱外包了几家纸箱厂,过了正月刚好要重新签合同,不知道许哥表姐夫的厂子大不大?”

听到这位年轻富豪问起,杨延连忙顺着回答起来。

即便是外包合同没到期,也可以临时到期,匀一些业务出来根本不是个事。

“大概1000来平,那个回款期限怎么说?”

并不意外对方的回答,许仁山说起了最重要的一环。

“回款这事,我还真不好插手。按照我们公司的规矩,基本上是月底最后一天结清当月的款项,不知道许哥觉得怎么样?”

既然都答应了,杨延也是临时改变了公司的‘规矩’。

虽然只是个副总,但是杨延在这点问题上,改变一下公司的办事章程,还是有权力的。

包装纸箱的款项并不多,当月结款对于他们公司的压力可有可无。

“那真是谢谢杨总了,到时候我让表哥跟你联系下。”

见这位杨二代如此给面子,心领神会的许仁山笑着感谢一句。

“许哥太客气了,一点小事而已,到时候让表哥联系我就行。”

对于这位年轻富豪的感谢,杨延很是受用,随口聊了小半分钟后,约了下次喝茶,才挂断了电话。

“表姐夫,我跟步延集团副总杨延谈好了,月底结当月的款。”

放下手机,许仁山笑着跟旁边的表姐夫说道。

“月底结款?”

眼睛瞪大了一点,大致听说过步延集团老总名头的章颌不确定地问道:“你说的那个杨延,是步延集团老总杨步高的儿子?”

“嗯,我和他也算熟,基本上没啥问题。”

笑了笑,许仁山不好说得太详细,只是做了简单的保证。

“小山,真是谢谢了。”

咽了咽口水,没想到这位小表弟还有这层关系的章颌差点被惊喜砸晕,连连感谢道。

就连旁边不远处坐着的表姐章瑜敏,也是跟着道谢不已,脸上笑意十足。

她们是没想到,名不见经传的小表弟竟然会认识步延集团老总的儿子,这关系网也太厉害了点。

“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客气的。”

“......”

在姑妈家里待了一个多小时,婉拒了姑妈几次三番的挽留,许仁山夫妇和老姐一家还是没有在对方家里吃午饭。

因为姐夫家那方面的亲戚不少,需要拜年的地方比较多,许仁山也没多聊,带着老婆回家休息。

午饭的问题,因为家里没有什么菜储备着,许仁山亲自去丽州宾馆打包了六菜一汤回家,倒也是简单方便。

......

“刚刚什么事?”

走出领导的家门,回到车里的杨步高问了儿子一句。

“那位玉茗集团的许总打电话给我,他表哥家里做纸箱厂的。我跟他说厂里还有点业务,月底结清当月款项。”

听到父亲问起,杨延简洁明了地回答道。

“那个许总?!嗯,以后你多走动走动。”

先前听儿子提起过这位神秘富豪,也知道对方帮了集团前段时间的大忙,杨步高很是肯定了儿子的做法。

和那种人结交,这么一点小事情根本不算什么,就怕对方不找儿子帮忙。

对于儿子的能力,杨步高还是很放心的。

别家的孩子毕业后都在纸醉金迷,他家的儿子却已经开始为他们家族企业分忧,还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杨步高表示有点骄傲。

......

因为天气太冷,丽州本地也没什么风景,还是杭城的别墅活动空间大一点,许仁山决定早些回去。

年初三,和老姐一家吃了个早餐,许仁山就带着老婆回了杭城。

简单休息了一天之后,许仁山独自坐上了湾流G650,前往京城给上官老爷子拜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掀起老师短裙进入.明星乱婬伦短篇小说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