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怎样自己扣自己的有感-131章双美品箫

2022-05-25 08:27:4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然而在第三天的早上,事情终于有了一个转机,这天永历皇帝要入缅王的王宫,但朱北国却抛下一切只在码头上忙碌,因为徐志马上要率领船队返航仰光了。就在开船前一刻,徐志突然回到码头

然而在第三天的早上,事情终于有了一个转机,这天永历皇帝要入缅王的王宫,但朱北国却抛下一切只在码头上忙碌,因为徐志马上要率领船队返航仰光了。

就在开船前一刻,徐志突然回到码头上,把正在忙碌的朱北国拉倒一个角落里,然后,一边揉着黑眼眶,一边打着哈欠对朱哥说,尼玛自己昨晚一宿没睡好,终于想到了一个让汉民们心甘情愿跟咱们走的方案。

于是徐志就轻描淡写地把这个方案说了一遍,然后就把仍然站在原地发呆的朱北国丢下,挥了挥手走了。

走了老远,徐志又忽然转过头来,对着还站在原地愣神的朱北国喊了一句:

“朱哥!这个行动计划得有个名字才好装@逼呢,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华丽旅行》吧,拜!”……

此时的朱北国,刚刚听完徐志讲的方案后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心想真是三人行必有吾师啊,自己愣了一会后,赶紧跑去找到魏宏和方临佑和谢沐阳他们哥几个,把徐志的方案给兄弟们复述了一遍,大家一时沉默无语,老半天只听到魏鸿语气闷闷地回应道:

“徐哥的这个方案,可以用四个字评价:真他妈毒……”。

好吧,徐志的这个被誉为“真他妈毒”的方案,以一言以蔽之就是——“制造种族仇恨”。

其实,这个计划只要说穿了就很容易明白,无非是人为地在阿瓦城里搞身份歧视,用“拉一拨,踩一拨”的方法,给其中一方拉仇恨。

首先呢,是用权力,让被我们拉拢的那一方得到高人一等的利益,显然,这群人说的就是阿瓦城里汉民了。

当然了,羊毛是出在羊身上的,付出利益的一方,自然是被我们踩的那一方----缅人,而且无论贵贱。

其结果是,当获得利益的一方与失去利益的一方矛盾激化不可调和的地步时,获得利益的群体为了保卫既得利益,就只能与我们共进退了……

对此方临佑只默默地想了想,就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

“我靠!这个计策真的有点恶毒哈,在这东吁王国里,汉民和缅人历来就有身份区别,咱们来了,给颠倒一下,搞一套双重标准,先用特权拉拢住汉民,再顺手给汉民拉一波仇恨,最后,缅人与汉人的矛盾必然会激化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然后呢,当永历皇帝宣布要离开时,汉人们别说是动脑子思考了,哪怕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他们的唯一出路就是跟着大明天子一起走,因为,我们一走,汉人们的靠山就没了,最终,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缅人将不可避免地重新控制阿瓦城,重新掌握政权。

于是乎,这些早先是“翻身咸鱼”汉民们如果还待在阿瓦城里,如果还待在缅北,必将再次翻身变成“咸鱼”,从而遭到缅人们的反攻倒算……

只有小谢哥嘀咕了一句:

“好吧,计策的确是个好计策,但我总觉得有点良心不安,忒不绅士……”

然而其余哥几个的讨论却越发地热烈起来:

“得了吧,还是把良心揣回去吧,告诉你,这天下就没有免费的午餐!对于上位者而言,凭什么白给老百姓好处?他们又不是你老婆你儿子……”

“是啊,咱们都是从旧世界过来的人,玩这种套路的,都知道结果是什么……”

“对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干脆发动一个揭发运动,放开手脚让汉民们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汉人手里有了缅人的血债,还不得紧紧地抱着咱们的大粗腿……”

“嗯……要不然咱们再搞个批斗大会什么的,找几个汉民积极分子上台控诉一番,多年来缅人本来就歧视汉民,被人欺负的事情肯定不少,控诉得夸张过激一点也不怕,然后再来一个忆苦思甜什么的,把汉民的情绪扇忽起来,方哥说的对,最好再让汉民们手上有缅人的血债,到时候不怕汉民们不上咱们的船……”

“嗯,不管怎么说……这个套路……似曾相识啊……”

“不管是什么套路,好用就行……”

哥几个讨论到这里,朱北国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望着江面远去的船队说:

“那么,这个行动计划就叫《华丽旅行》吧……”。

《华丽的旅行》行动计划的开端,就是在永历皇帝入缅宫的第二天的那天中午时分,当时,全城大搜查开始了,与大搜查同时展开的工作是人口调查。

在带队的突击队员的率领下,澳洲士兵们端着上了刺刀的五九式步枪,挨家挨户搜查“非法拐卖人口”、顺带进行“户口统计”。

在穿越者眼里,这个阿瓦城并不算太大,但人口却出奇地多,经过一番“调查”后,在这座东西宽约一点五公里,南北长约一公里的长方形城池里,人口密集且集中。

经过简单分工,魏鸿负责城墙防御,方临佑则带队负责城里的调查和搜查,每日轮流共计五个步兵连参与,连队分别以班为单位同时展开工作。

因此这次“人口调查”的效率还是蛮高的。

在其后三天的时间里,朱北国逐渐汇集到了一个让他感到振奋的数据:阿瓦城里男女丁口共计十七万八千四百一十九人,其中汉人男女丁口共三万一千三百四十一人!差不多占整个阿瓦城常住人口的六分之一!

而且其中绝大多数是商贩和手艺人,生意大一点的还有开饭铺旅馆的,另外还有几个经营着专跑云南至阿瓦的小马帮。

魏鸿方临佑他们哥几个在得知这个数据后,也非常兴奋,在随后的那个晚上,哥几个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各种“一拉一踩”的具体方略……

必须说明的是,在整个调查和搜查的过程中,城里的汉人群体不仅没有受到打扰,还被给予各种有形无形的宽容和优待。

首先,这个行动需要各种搜查和调查的辅助人员,而在招聘用工时,澳洲人只要汉民,澳洲人称之为“志愿者”,只不过“志愿者”的招聘是有身份限制的,完全把缅人排除在外了。

而且,甚至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容忍这些招聘来的汉人“志愿者”们,趁火打劫缅人权贵的府邸——只要别太过分,但所谓的过分与否,则完全取决于澳洲人所获得的利益份额。

显然,这一切还只是一个开始,随着阿瓦城被占领时间的向后推移,不断地有以永历天子的名义,出台了更多的偏袒汉民的政策。

因此街面上不断出现越来越多的汉文告示,这些告示的内容基本上千篇一律——无非是号召汉人市民到位于王宫对面的“城防司令部”,举报任何关于缅人的违反乱纪行为,包括且不限于当前和过去的行为,其内容包括且不限于诸如“非法拐卖人口”、“各种治安案件以及犯罪事实”、“扰乱市场秩序”、“寻衅滋事”“聚众赌博滋事”甚至还有“非法聚会”等“各种犯罪事实”。

显然这些所谓的罪名都是一些口袋罪,无论什么事情,只要看你不爽,你的任何行为都可以联系上,然后就入罪。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怎样自己扣自己的有感-131章双美品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