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女生的小兔子长什么样*嗯宝贝我看着你尿h

2022-05-27 08:15:4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不知为何,霍胎仙每次面对芈先生,心中总是升起一股难以言述的不安!体内神话图卷总是不安的想要反击。“芈士究竟是何来历?要知道,我就算是面对佛祖、混沌,都没有这种感觉。&rd

不知为何,霍胎仙每次面对芈先生,心中总是升起一股难以言述的不安!体内神话图卷总是不安的想要反击。

“芈士究竟是何来历?要知道,我就算是面对佛祖、混沌,都没有这种感觉。”霍胎仙心中升起疑惑。

他对芈士升起这种感觉,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就是这芈士修为太高,高了超过造化六重天的佛祖。

霍胎仙却不太相信这个世上有人能超过佛祖。

修为超过佛祖?

开什么玩笑!

佛祖修为已经绝顶!

不是佛祖的才智到了极限,而是这个世界的容纳到了极限。

鬼主之所以能超越佛祖,是因为鬼主开创了鬼界,合到鬼界之后,方才打破世界极限。

世上要是有人能打破极限,不可能没有记载!

第二种就是此人对我有极大恶意!

霍胎仙眼神中露出一抹凶戾,他想到了颠倒蛊。

“大哥!”端王此时自廊坊走来,遥遥的看着霍胎仙,眼神中露出一抹少女的娇羞。

“都说了,以后只需叫我霍先生。”霍胎仙顿时板起脸来。

“可这里有没有人……”端王说到这里,声音慢慢低下去,眼神中充满了委屈。

“千秋大计,不可有丝毫疏忽。端王府中到处都是眼线,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霍胎仙拍了拍端王的肩膀。

“这个芈先生是什么来历?”霍胎仙问了句。

“不知。看似是端王府的人,可实际上却是大内深宫皇后娘娘的人。端王似乎生前对芈先生很是遵从,叫我好生被动。”少女抱怨了一声。

听闻这话,霍胎仙陷入沉默。

“听说大王子那边又开始作妖了,竟然准备重新修炼,跨入修行妙境。你既然动手,怎么不将手脚做干净?还留下这等隐患。”端王有些不满。

“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灵魂去替代谈何容易?”霍胎仙摇头:“人心太过于难以把控。”

“接下来该怎么行事?”端王道。

“想办法将周天子弄死,将你推上去。”

“周天子身边有大内高手守护,想要害死周天子谈何容易。”端王并不看好霍胎仙的计划。

“可周天子要是自己一心求死呢?”霍胎仙问了句。

“嗯?”端王一愣:“周天子又不是傻子。”

“且容我思谋一番。”霍胎仙站在宫阙内沉思。

自然画院内

方胜回到画院,面色阴沉不语。

“他娘的,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被人给耍了。这封神榜似乎有点坑!而且还是大坑!”方胜有些回过味来,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懊恼。

“事到如今,也没那么多选择了。”方胜冷冷道:“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

屋子内空气又一次陷入了死寂。

齐国大地

却见齐桓公缓缓摊开图卷,然后随手一抛,就见那图卷融入大地内,与龙脉之气相合,自动汲取天地间的龙脉之力,自我运转起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整个大周陷入了诡异的安静状态。

胜天画院在消化西南,佛门在消化齐国,天人画院与自然画院两位教祖整日不见人影,整个大周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状态。

露台上

周天子抬头望天

一滴酸酸麻麻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背后的衣衫已经被汗水遢透。

“多少日没有下雨了?”周天子问了句。

“三个月!”姬公旦一边描绘画卷,一边头也不抬的答了句。

周天子看着天空中熊熊烈日,然后转身来到内室屏风前,缓缓摊开一条百米长的画轴,整个九州大地尽数在其上浮现。

却见那画轴上的九州大地,被一股赤红色的气机笼罩。

“九州大地的地脉不太对劲。”周天子道了句。

他修为有限,能驾驭的江山社稷图力量有限。

“大周缺失两千五百年气数,正是多灾多难之时,小劫化大劫,大劫化天灾。有人施展图卷,将大地深处的火毒之力牵引出来,然后因为国运缺失,没有国运之力镇压,不消除这股火毒,大周未来两千五百年都会没有丝毫雨水降落。”姬公旦抬起头:

“有人不安分了,想要搞事情。”

“谁?”周幽王眼神里露出一抹杀机。

“或许是胜天画院,也有可能是自然画院。”姬公旦道:“你引进佛门也就罢了,何苦得罪胜天画院。”

周幽王沉默,半响后才道:“当时的情景你又不是没看到,西南大地沦丧,正是引出佛门的最佳时机。况且佛祖复活,孤王得佛祖相助,足以镇压三大画院。”

“那现在的天灾呢?”姬公旦看向周天子。

“不是有降雨图卷。”周天子道。

“降雨图卷要是有效,就不会天下大旱了。你也知道,雨水是何等偏门,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人去钻研降雨的图卷,自然也就不会有降雨的神话图卷。”姬公旦道:

“想要解决一郡灾厄,非要神话图卷不可。想要解神州灾厄,非造化图卷不可。”

“大家时间有限,谁又会去钻研无用的雨水图卷。”姬公旦无奈。

“难道我大周灾厄就无法化解了不成?大周所有百姓都要被活活的渴死、旱死?”周天子愤怒道。

姬公旦闻言不语。

“若是请龙族出手呢?”许久后周天子又问了句。

“请神容易送神难,到时候五大势力搅合在一起,佛祖能压得住龙族与三教吗?”姬公旦问了句。

“快看!你看着图卷!”就在此时周天子身前的江山社稷图发生变化,只见那江山社稷图上无数火红之色连接在一起,化作了一轮滚滚红日,在图卷上不断游走。

“大日天灾图!”看到江山社稷图上的异象,姬公旦骇然出声,眼神里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

“佛门的大日天灾图!”姬公旦道。

“什么?佛门图卷?佛门怎么会施展这等图卷?他有什么道理这么做?”周天子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

“天灾图卷确实是佛门的,但施展天灾图卷的却未必是佛门。佛祖是一位大修士,慈悲之心可度众生,绝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就在此时虚空扭曲,大周王室老祖走了出来。

此时大周王室老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身前图卷,眼神里露出一抹凝重之色,目光中充满了震撼。

“再者说当年灭佛之战,佛门的大日天灾图已经丢失了。”大周老祖道。

“不是佛门做的,会是谁?”姬公旦看向大周老祖。

“胜天、天人,皆有可能。对方是冲着我大周王室与佛门来的。图卷虽然不是佛门施展的,但却是佛门的大日天灾图不假。而普天下知晓大日天灾图丢失的,也屈指可数。要是有人在此时趁机造谣生事抹黑佛门,你们猜百姓会不会相信佛门的解释?会不会给佛门解释的机会?”大周老祖声音里充满了蛊惑人心的力量。

“那现在怎么办?”周天子坐不住了。

“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陛下肯赐下赏赐,相信有大批神话强者会去钻研雨水图卷的。”大周老祖我:

“我要亲自前往齐国走一遭,面见佛祖,请佛祖指点破境之法。我如今修行至第五步,距离第六重天却毫无头绪,不知佛祖能否助我开悟。”

说完话大周老祖人已经远去无踪。

齐国

街头

无数百姓汇聚

此时齐国百姓坐在茶棚内,擦拭着不断自身上流淌而下的汗水。

“他娘的,今年田地里的庄稼全都白收成了,所有苗木都旱死了。这鬼天气,怎么就忽然大旱三个月?朝中那些画士都做什么吃的,怎么不知道求雨?”一个汉子破口大骂,砸翻了手中的茶壶。

“可别说了,朝中的画士前日说:咱们神州大旱,是有原因的。就算画士大老爷,也求不来雨水。据说此乃天灾,老天示警,我神州大地有邪教迷惑众生,乃是老天赐下的惩罚。”

“邪教?那个邪教?”

“神州哪里有邪教?”

众人议论纷纷。

“你们似乎忘记了,咱们齐国出现了一个佛教。自从佛门出现之后,神州大地就开始干旱,未免也太巧了一点吧?”也不知是谁暗中滴咕了句。

死寂!

场中死一般的寂静。

佛门是邪教?

想到自家前日还去祭拜佛祖,甚至自家婆娘还在屋子里设下长生牌位,茶棚内的众人顿时变了颜色。

佛门是邪教,因为佛法出世获罪于天,使得神州大旱的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席卷整个齐国,并且犹若瘟疫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齐桓公府邸

齐桓公站在高楼上,听着楼下百姓的议论,嘴角慢慢翘起:“佛门?还要试探一番你的成色。这般瘟疫一样的留言,看你有没有化解的办法。你要是没有化解的办法,可怪不得我了,到时候就怪怪的等着覆灭吧。想要在我齐国传道?问过我了没有?”

齐国

某座佛寺内

佛祖眼睛里天地红尘闪烁,天地间的声音汇聚而来,向着其耳中灌注了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女生的小兔子长什么样*嗯宝贝我看着你尿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