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被窝下的公-被窝里和麻麻弄了

2022-05-27 08:28:3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 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 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 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 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 哪怕经历这么多, 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 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 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那蜷缩在地上的女子正是舍姬,也多亏了她意识的顽强,对真情有太强的留恋,以至于在业火中被近乎焚毁的元灵都能被计缘重塑而没有费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也意味着她在业火灼烧中承受的痛苦也远超寻常。

业火并非瞬间将人化为飞灰之火,业障产生带来漫长的后果,也承受漫长的痛苦,不过显然眼前的女子宁愿承受这份痛苦也不愿意离去,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在痛苦的背后代表的也是一种美好。

计缘几乎在接触业火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哪怕经历这么多,他还是乐见到这种真正纯真美好的事情,也让本来心情不太好的他露出笑容。

胡云那边飘过来一件衣衫,将舍姬的身躯罩住,而孙一丘也激动地跑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样?”

孙一丘冲到舍姬面前,想要触碰又不太敢,下意识看向边上的计缘,即便是他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一位肯定来头不小。

“她没事了。”

计缘这么说了一句,孙一丘心中顿时舒出一口气,俯下身轻轻晃动舍姬。

“若若!”

而舍姬竟然在这几息之间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身边的孙一丘和不远处的胡云,明明此前的痛苦更甚炼狱灼烤,此时的景象恍如隔世,可那份感觉依然强烈无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被窝下的公-被窝里和麻麻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