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伪装学渣谢俞第一次&05后真的偷尝禁果了

2022-05-28 08:23:3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只有槐花说:“放心,马上就过年了,过年肯定有肉吃。”“你说这话有屁用?过年就那么两天,过完年呢?我真怀念以前傻叔打包回来的日子呀,天天都有好吃的,可是现在?半个月

只有槐花说:“放心,马上就过年了,过年肯定有肉吃。”

“你说这话有屁用?过年就那么两天,过完年呢?

我真怀念以前傻叔打包回来的日子呀,天天都有好吃的,可是现在?半个月也没好吃的,这日子太难了。”

小当滴滴咕咕,棒梗将手中的石块使劲的往外一扔,本来是无心之举,发泄一下。

结果扔出去的石块差点扔到许大茂身上,把许大茂吓的,直接就吼出一声:

“棒梗,你这王八羔子,欠揍是不是?故意的吧?”

“没故意,我真没看到你。”

棒梗平常不爱说话,要不是知道这事儿严重,他也不会吭声。

不过他这么吞吞吐吐的,跟没说也差不多。

总之许大茂心里那个气呀,他用手指着棒梗,咬牙切齿了半天,真想一拳打爆这家伙的头。

结果他怎么指指点点,就被从屋里出来的贾张氏看到了。

要说院里最恨的人,贾张氏第一恨的就是许大茂,除了这家伙平时很拽,总跟他家棒梗过不去,还因为嫉妒许大茂家的生活。

许大茂自从和秦京茹在一起,一开始贾张氏,包括秦怀茹都以为能沾上点儿光。

结果他们想多了,秦京茹比许大抠门儿,而且更狠。

一分钱他们家都沾不到,秦怀茹就算去跟秦京茹借钱,秦京茹都会跟他说没有,把秦怀茹气的。

直接就跟妹妹断交了,所以贾张氏居然看见许大茂指着自家孙子在那儿嚷嚷,直接就跳起来,扯着破锣嗓子说:

“许大茂,你干嘛嘞?今天我家棒梗可没惹你,也没偷你家的东西。”

“我没说他偷我的东西,但是他惹我啦,刚才我刚打院子外面进来,回我的后院儿去,他用石块扔我,差点儿就扔到我的额头上。

你想想,这可是石块,幸好没准头,不然我还活不活呀?”

许大茂还有些惊魂未定的说道。

棒梗却直接否认:“我不是故意的,我就生气往外扔,谁知道那么巧,你就从外面回来了?”

这回棒梗说的是真话,惜许大茂不信,他坚持说棒梗是故意的。

就这么跟贾张氏又吵起来了,情怀如在家里听到,很快就出来帮忙。

然后傻柱也听到了,自从那天秦淮茹和傻柱两个人重归于好,傻柱又开始恢复了管贾家闲事的本性。

他出门就嚷嚷:“许大茂,你干啥?真以为那天打赢了,我怕你是吧?”

“我说傻柱,哪儿都有你,跟你说吧,这回还真不是我许大茂多事,是棒梗拿石块扔我。

不然我跟他生啥气呀?我吃多了我。”

许大茂说完看见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出来了,就想找他们平底。

结果一大爷和二大爷理都不理他。

因为在院里,他们两人已经靠边站了,只有三大爷还在执法。

而且自以为已经成了院里的一大爷,所以牛皮哄哄的。

他站出来嚷嚷着说:“你们两家都别吵啦,有啥事跟我说,我来帮你们解决。

这样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三大爷,这事儿你解决得了吗?”贾张氏直接把三大爷的权威给否决了。

眼看大过年的,许大茂敢欺负棒梗,贾张氏心里是最不服气的。

秦怀茹也在旁边说:“三大爷,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许大茂一个大男人,总跟着我们家棒梗过不去。

他还是一个孩子,懂啥呀?所以这件事许大茂必须说清楚。”

“啥?”许大茂站在那儿,好久没反应过来。

真佩服秦怀茹一家,牛掰呀!

明明是自己有理,棒梗无理,结果说来说去,又成自己没理了。

看样子再下去,肯定又得让自己赔精神损失费,上一讹钱讹成功了,吃到了甜头,现在还想吃。

真是岂有此理!

许大茂想到这里哈哈大笑,直接捡起旁边的一小块石头说:“你们看看,棒梗刚才就用这块石头扔我,所以说不算大。

那你们试试,如果扔到头上,将会是什么后果?

而就算这样,他们家还成了有理的了,还讲不讲理呀?”

也幸好许大茂拿出了证据,棒梗当场就没话说了,小当和槐花下的赶紧往屋里跑。

秦怀茹和贾张氏也是无话可说,一时间哑口无言。

这边三大爷满脸的尴尬,很快反应过来,打着哈哈说: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吧,大家都,没啥事,小孩子淘气,也许是故意的,关键没伤着,是吧?

所以我说许大茂,凡事不要那么认真,都在一个院里住着,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眼看着大过年的,所以和为贵,和为贵啊。”

上大爷一番花言巧语,嘻嘻哈哈,就把这件事的马虎眼打过去了。

大家对这件事也是一知半解,所以没有发言权,也没人站出来说话。

傻柱一开始嚷嚷两句,后来发现情况确实不是自己想的,终于老实了,一回站着不说话了。

这件事情最后也自然就不了了之,许大茂想要找他们说理,媳妇儿秦京茹嚷嚷着把他拉回去了。

所以最后大家也就散了?

周小远站在屋里猪蹄汤炖的那个香啊。

突然外面又吵起来了,把睡着的孩子也吵醒了。

媳妇儿刘倩云就抱怨起来:“在院里怎么这样啊?天天都有人吵,也太热闹了吧。”

周小远从厨房出来,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很有深意的说:

“这就是大院的特色,那叫大杂院,就因为曹杂,又因为乱,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伪装学渣谢俞第一次&05后真的偷尝禁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