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C到哭不然不停.闺蜜在旁边悄悄做不出声

2022-05-28 08:30:4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而朱兴发所在的正北方向十多公里外,则是第十师下属的第三十八加强团四千多人,而他们的行军速度更快!第三十八加强团在今天下半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早饭了,还没等天色大亮,将士

而朱兴发所在的正北方向十多公里外,则是第十师下属的第三十八加强团四千多人,而他们的行军速度更快!

第三十八加强团在今天下半夜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准备早饭了,还没等天色大亮,将士们就已经吃饱饭并开始上路,他们的行军速度极快,属于典型的急行军。

而为了掩护第三十八加强团的迂回,朱兴发中将还特地吩咐麾下三个骑兵旅和第十师:把声势搞起来,越大越好,不要怕被对面的明军侦骑知道。

于是乎楚军三个骑兵旅和第十师的主力部队,声势浩大,丝毫不遮掩的朝着祖大寿所部方向杀了过去。

同时朱兴发下令麾下侦骑扩大封锁拦截的范围、

故作声势的同时,又严令侦骑封锁,这些都是为了迷惑祖大寿麾下的侦骑,进一步掩护第三十八加强团的行动。

哪怕只是能迷惑敌军一个时辰都是好的。

因为这片地方地形平坦,视野开阔,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其实很难瞒得住对方的侦骑,尤其是己方骑兵力量也不占据绝对优势的时候。

朱兴发所做的就是进一步把水搞混乱!

到时候,祖大寿是知道东边来了大批楚军,但是想要得知并分析楚军的详细动向还是有一些难度的。

毕竟楚军里的骑兵也不是吃干饭的,也会对明军侦骑进行驱逐拦截的。

你明军侦骑外围远远看一眼有可能,但是也别指望能随意靠近详细观察。

所以,当楚军的骑兵部队刚出发的时候,虽然就有侦骑迅速向祖大寿禀告,但是详细情况祖大寿却是搞不清楚。

等到了上午大约八点多,前方终于有明军侦骑冒险靠近,然后得知了西进的楚军前锋至少有四千骑。

消息刚传回来呢,麾下就有将领面露慎重:“敌骑前锋不过四千余,并且他们不会不知道我们是关宁铁骑,既然如此还敢贸然逼近,背后必然有所依仗!”

祖大寿他们南下,可是并没有隐瞒旗号之类的,也瞒不住……所以干脆是大大方方的把旗号都打出来了,楚贼的侦骑远远一看就能知道这支明军是辽东边军,还是他祖大寿的直属兵力,有着好几千的关宁铁骑。

这大大方方打出旗号来,也是有威慑敌军,让敌军不敢轻举妄动之意。

免的让楚贼们认为他们是软柿子,然后就跑过来捏了……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些人都打出了辽东边军的旗号,连祖大寿的将旗都大大方方的打出来了,对面竟然没有知难而退,反而是继续逼近。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拦截己方的南下袭击了。

因为昨天开始,祖大寿就已经没有继续南下了,同时楚军的四千骑兵本来就已经拦截到位,真要拦截己方南下的话,那么在十多里外固守阵地就足够了,真要动,也是可以等己方继续绕路后再跟着绕路啊,用不着非要现在就跑过来贴祖大寿所部的脸上。

然而,对面的楚贼就真的这么干了。

一开始,很多辽东的将领搞不懂,甚至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

直到吴襄说了一句话:“莫非,他们是想要把我们直接驱逐出去,免的影响他们的北上?”

祖大寿听罢:“有可能,我们就待在他们的侧翼位置,楚贼方面定然是不会放心的,换成我,我也不会在侧翼有上万敌军的威胁时候,不管不顾继续北上天津,他们既有可能是想要把我们驱逐出这一片区域,以放心北上!”

吴襄道:“那我们怎么办?是在这里留守,还是暂时退出这一片地方?”

祖大寿思索半天后:“不能留在这里,如果留在这里话,一旦被楚贼的前锋骑兵给缠住了,那么等楚贼的步炮上来可就麻烦了,他们后头还跟着一万多步炮呢。”

“传令下去,收拾家当,准备北撤!”

除了这些表面上的理由外,祖大寿还是不想率军和楚贼死磕的,尤其是打这种大规模的会战。

因为不管输赢他都得亏大了!

这种战斗一旦打起来,那么定然是死伤惨重的,哪怕是他手底下的四千关宁铁骑到时候说不准都会折损甚多。

一旦死伤多了,甭管他祖大寿都得亏死。

祖大寿下令准备撤退了,但是没有多久就有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禀告:“大人,不好了,北边……北边发现了大批楚贼!”

北边?楚贼?

祖大寿打了一辈子的仗,一听这两个关键词就知道事情要不妙,当即连声问道:“怎么回事?说仔细了!”

当即,来人继续道:“刚才在东北方向巡视的侦骑飞马快报,在东北十二里外发现了楚贼一部,他们正在朝着我们的正北方向高速行军!”

随着来人的回报,祖大寿如果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那么他就白瞎了这一辈子的作战经验了。

“先前本官还纳闷这些楚贼为什么好端端的就跑过来呢,一开始只是以为这些楚贼是想要驱逐我们走人,免的影响他们大军北上天津。”

“但是现在看来,这些楚贼的胃口大的很啊……”

祖大寿这个时候,那里还不知道这些楚贼根本就不是为了驱逐己方而来,而是想要扑过来狠狠的咬一口。

通过多方面的消息,尤其是东北方向侦骑的回报,祖大寿已经有九成把握猜测道楚贼之前动向。

他们肯定是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提前分兵,并且分兵后的偏师开始急行军进行迂回机动。

而且迂回后的时机也非常巧妙,他们在昨天的时候没有过于靠近,而是至少在二十里外就停下了步伐扎营,因为明军侦骑的外围侦查距离也不可能真跑几十里外,这能把周边二十里左右的方向监控住就很不错了,更远的话,只能是监控一些交通要道,重要方向,比如东南方向,那里有着楚贼的主力骑兵,而且这地方还是官道。

昨天在二十多里外停下后,今天一早这支楚贼迂回兵力肯定是早早就埋锅造饭,天色未亮就开始急速奔袭了。

高速奔袭之下,只要区区一两个时辰就能直接杀到己方侧后十多里外的位置来。

这里头的时间差,对方打的很好。

如果对方昨天的时候就靠近到了十多里范围之内,那么己方的侦骑就会提前得知,这样自己也就有了一整夜的时间进行应变,尤其是可以凌城时分就可以出发跑路。

但是昨天的时候并没有靠近十多里范围内,而是在更远的地方扎营,等到了今天早上的时候才的开始全速奔袭,这样留给自己的反应时间就不多了。

一个时辰?

不,如果算上侦骑来回的时间,顶多只有半个时辰了。

祖大寿也算是见多了大风大浪的人,当即下令:“立即往西撤退!”

现在这种情况,留在原地和等死也没什么区别。

哪怕留在原地能守一时,但是人家楚贼又不傻,后头肯定会抽调更多的步兵和炮兵过来的,到时候等待自己的就是全军覆没。

向北撤退也是不可行的,楚贼的迂回偏师,可就在己方的东北方向,距离不过区区十二三十里,自己现在带兵北撤,就正好一头装上去了。

而一头撞上去后,对方只要稍微阻拦自己那么一两个时辰,那么楚贼的骑兵就会迅速杀到,再拖那么一两个时辰,敌军的大批步兵和炮兵也会杀到。

到时候还是惨败!

至于往东往南,这个就不用想了,往东那就是自投罗网!

至于往南的话,洪承畴估计听了会很高兴,他巴不得祖大寿带兵南下,一路打楚贼各部,袭击后勤线什么的,但是祖大寿却是很清楚,这南下之后固然能逃得了一时,也能给楚贼带来极大的麻烦。

但是南边就等于是沼泽,自己进去容易,但是想要出来可就不容易了,而且会越陷越深。

只要他脑子没烧坏,就不会带着麾下上万大军,直接杀入楚贼掌控的南方腹地。

唯一的逃生通道,只剩下西边!

所以,祖大寿毫不犹豫的下令全军火速朝着西边撤退。

祖大寿下令下的非常干脆,而他麾下的辽东边军也不愧是在辽东能硬抗东掳多年的精锐,对祖大寿的命令执行的也算坚决,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收拾好了家当,而一部分先锋部队更是第一时间就朝着西方出发了。

同时又派出了兵力在后方殿后,预防贼军追击而来。

其逃跑之果断,行动之坚决,让对面的朱兴发中将看了都大为赞叹。

“老子带兵和伪明军交手好几年,打过的伪明军多不胜数,有卫所兵也有青壮,还有新标军。”

“但是能跑的这么快速的,这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想要跑也可以,但是得先把步炮辎给老子留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C到哭不然不停.闺蜜在旁边悄悄做不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