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他忘情地吸着她的双乳&日本很早以前的萝莉女优

2022-05-30 08:31:2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顾知南捏了捏她的脸,有些笑意:“这算是回礼,房东大人的舞很好看,我很喜欢。”夏安歌脸颊越发匀红,只是轻轻掂起脚尖,闭上了眼睛,红唇微抿,睫毛轻动,一切近在眼前。她在用自

顾知南捏了捏她的脸,有些笑意:“这算是回礼,房东大人的舞很好看,我很喜欢。”

夏安歌脸颊越发匀红,只是轻轻掂起脚尖,闭上了眼睛,红唇微抿,睫毛轻动,一切近在眼前。

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回应这一份爱意,虽然笨拙,可那就是她的真心。

夜晚安静,地面倒影,空气清香,江水沉默,月亮温柔。

护城河边,顾知南轻轻抱着她,晚风吹过,带走了所有的沉默,只剩下热吻一片。

且以喜乐,且以永日。

原本就热闹无比的夜市街在这一个闹腾之后直接乱成了一锅粥。

夜市街入口,顾知南和夏安歌进入夜市街光顾的第一家摊贩。

一个小女孩手里抓着一个粉色心型气球,另一只手还提着两份有些洒落的糖水,她睁着萌态的眼睛看着远处一边跑一边单手脱外套的大哥哥,他拉着一个眼睛很好看的大姐姐,逐渐消失在人海里面。

不久后,小女孩便听见和看见街道里面熙熙攘攘跑出来一堆人,从几十到上百,渐渐铺满整个夜市街,他们表情兴奋不已,试图在这里的人群里面抓到一个叫直男的男人,也试图捕获他们心目中的灵儿,人群四散而追。

也有一部分的人陆续看到了小女孩手上的气球,随着风飘摇,这是直男手腕上绑着的那一个!

“小妹妹,你手上的气球那里来的呀?”一个女孩子和蔼可亲的上前问了。

“一个大哥哥给我的。”

“他去哪了?能不能告诉我们啊?”得到了准确的回答,他们更兴奋了!

坐在凳子上晃着腿的小女孩歪着头,身边就是她忙碌的父母,他们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会这么兴奋。

小女孩伸手指了指相反的一个方向:“那里哦,带着大姐姐跑掉了。”

“真棒!”

“兄弟们冲!还来得及!”

“对!有些人追错方向了,还好我们眼睛好!生擒活捉!”

询问的一波人直接朝小女孩指的方向跑了过去,一个个气势汹汹!

小女孩拽了拽粉色气球,看向自己的父母:“这不算说谎哦,大哥哥说这是帮忙。”

小女孩的父母笑了笑,抬头看了看顾知南和夏安歌真正离去的方向,那边也有不少人追赶了过去,希望这两个脾气好的明星别被抓到吧。

朝阳河畔,护城河边,不远处便是这座绿城有名的朝阳大桥,大桥散着霓虹色的光,与城市里面的灯光相互辉映。

夏安歌摘下口罩,有些微微喘气,也不管四周再有没有人了,她抓着护城河的栏杆,眺望着这一条贯穿整个城市的朝阳大江,额头的一些细汗很快就被风吹散,她望着这一条月华洒落的大江,嘴角有些笑意。

开衫针织在刚才已经脱了下来,挂在小臂上,她在等一个刚才“走散”了的男人,他们约定在这里见面,而这也是夏安歌唯一知道的地方,因为陈茹带她来过。

夏安歌是第一次觉得明星确实有些麻烦,又或者是因为顾蛮子的身份太多了,而最让粉丝们又爱又恨的就是他的作者身份了……

过年期间仙剑几次断更,夏安歌甚至怀疑他要在最好看的地方断上半个月!

这下好了,被发现了,夏安歌想到刚才顾蛮子又拉气球又脱衣服,到最后甚至让她装作不认识他!

夏安歌最后看见的是他被一大堆人追赶,本身就他自己一个人,很多人都会知道夏安歌不在,可顾知南回头就是一句,行不行啊?就这?

千军万马,抱头鼠窜,这是夏安歌最后的印象。

等了五分钟,十分钟,夏安歌周围空无一人,只剩护城河栏杆琥珀色的路灯闪着光。

她不禁有些担心,害怕顾知南真的被抓到,然后刀掉。

那明天的围博一定很热闹。

网文界终于再无拖更狗,而著名鸽子精仙剑作者顾知南为此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因为他被读者逮到了……

沉浸在自己小世界里面的夏兔子越想越觉得可怕,不禁暗暗捏紧了手指替那个蛮子担心,他手里还有自己的铁板鱿鱼呢!

“房东大人蹲在地上,在想什么?担心我?”

声音从背后不远处传来,夏安歌一个激灵,连忙站起来转过头。

顾知南已经来到护城河栏杆边上,同样拿掉了口罩,还有眼镜,身上的卫衣外套却不见了,那是送给狂热粉丝的纪念礼……

他微微喘气,脸上却泛着灿烂的笑容,他来到发呆的小房东面前,两只手递过去。

“这位美丽的女士,来自一位极度绅士的蛮子的爱意需要你接受一下。”

一大束满天星的玫瑰花和简简单单的两纸袋铁板鱿鱼,鱿鱼或许已经凉了,可它跟着顾知南那么久,却依然被他保护的好好的。

夏安歌红着脸蛋,伸手抱过玫瑰花,桃花眸宛若璀璨星光:“为什么,为什么送我花呀?今天又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刚才被追的时候看见的,觉得开的很好就回头买了,送花还需要特殊日子?”顾知南有些惊讶。

夏安歌却是很认真的回答:“你很少会送我花,还有你喝醉酒后第二天买的,还有,还有你想,你想占我便宜的时候,表白的时候!”

“我这么帅,还需要追房东大人?不是白给吗?”顾知南挑眉,夏安歌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要走却被按住了脑袋。

她瞪着眸子,顾知南偷笑,放下手划了一下她的鼻尖。

“没有什么特殊含义的日子才能送花啊,你想要的话我都会送,今天明天天天,也不需要在某个节点才能表露心意,比如如果现在房东大人想听,那么,我爱你。”

晚风轻轻吹,心脏微微颤。

“我,我,我想吃,铁板鱿鱼!”夏安歌抱着玫瑰花遮挡了半张霞艳,像个紧张的小结巴。

无论几次,她都会害羞。

顾知南轻笑一下,拉起她来到江边的椅子上,两个人坐下,吹着江边的晚风,他呼出了一口气。

“跑死我啦!衣服都被扯掉了!”

夏安歌小心的放好那一束玫瑰花,捧着纸袋子,眼眉弯弯:“累死啦累死啦。”

“谢谢你的敷衍。”顾知南无奈道,为了掩护小房东,他留下来断后,结果就是衣服没了……

“不客气。”

“……”

江上大船缓缓路过,彩灯闪烁,试图融入这一座城市,顾知南撑着下巴,身边是摆着小腿左右摇晃的小房东,挺好的。

“给。”

“谢谢赏赐啊。”

“不客气哦。”

“哈哈哈。”

因为一段话揭开了好心情的小房东异常的活跃,一举一动都勾动着顾知南的心。

江边小路,护城边上,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一如既往的小碎步兔子,抱着发亮的玫瑰花显得轻松惬意。

顾知南看着她的背影,好像要深深的印入脑海里,他的心里很复杂,也很害怕,他害怕不是自己,害怕的是小房东。

顾知南知道,愿意陪自己白水煮面的小房东只会比杨老板更为极端,他丝毫不怀疑她会毫不犹豫的陪自己去死,可他不想。

“房东大人。”

“嗯?”夏安歌回过头,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顾知南也笑了,只是还是说出了口:“电视里面的情侣啊,动不动就要为了彼此去死,其实那样太简单了,所以我想问房东大人一个问题。”

他深呼吸一口气,笑意灿烂:“所以假如我们要经历这种狗血剧情,你愿意为了我活下去吗,带着我们的希望,永永远远。”

夏安歌停下脚步,笑容消失,她盯着顾知南,眸子带着不解,委屈还有迷茫,她咬着嘴唇小声且倔强:“我不愿意,你要去哪里,不能带上我吗?”

“……”

回答其实并没有出乎顾知南的意料,他耸耸肩膀,一样带着灿烂的笑容。

“哪也不去,就在这里,做你爱吃的菜,逛你爱逛的街,做我们都爱做的事,活在当下,计划婚书完成后的未来!”

“我愿意,你就在?”

一句话把顾知南拉回了前面的日子,他愣了一下,曾经的誓言浮现,可他却动摇了,他轻笑点头:“是的,房东大人愿意,我就永远都在。”

好像是犹豫了很久,夏安歌捧着玫瑰花回头,眼神恢复闪亮却又藏着羞涩。

“顾知南,你想不想看我跳舞?”

其实她学跳舞真的很久很久了,却没有在外面真正的跳过。

如果有谁是她希望跳舞给他看的,除了眼前的男人,她想不到是谁了。

“好啊。”

顾知南没有犹豫,带着灿烂笑意点头。

似是笑容感染了夏安歌,她自己退到护城河的栏杆边,顾知南自己坐在旁边的长椅上,有些温柔。

“我应该是第一个看房东大人正式跳舞的人吧?”

夏安歌笑着点头,抱着玫瑰花的她微微掂起脚尖,昏黄灯光和满天星的映照,让她泛着柔和的光彩。

“你只能是第一个,这些舞蹈也只能为你而跳。”

一句话落下,她捧着满天星的玫瑰花,踏着自己的小舞步,轻挪身子,月华下,马尾飘逸,长裙摆动,小白鞋好像有了灵魂,无一丝遮掩的笑容倾覆了整座城。

月下玫瑰永不枯萎。

她来到顾知南面前,桃花眸泛着柔和的光彩,却又透着丝丝摄人心魄的妩媚,如果要勾一个人的心,那个人只能是顾知南,小手划过顾知南的脸,一阵香风拂过,佳人早已退回几步之外,而他怀里却多了一束满天星玫瑰花。

顾知南在那一刻好像看见了三个月亮,而近在眼前的月亮是为了他掉落人间的极致温柔。

她永远都不会是他新鲜感下的落败者,她会是他生命中最耀眼温柔的月亮。

月下惊鸿影,疑是画中仙。

顾知南有些痴迷了,小房东在一天天不经意袒露的天性都让他陷入无限的迷恋,他天真烂漫,无暇活泼,带着傲娇属性,而她现在就算在外面也逐渐恢复自己活跃的天性。

高冷的保护壳好像在她身上逐渐褪去了。

小房东轻移莲步,轻轻背着手,风吹拂,裙摆和发丝微扬,好像与头顶上的月亮融为一体,月华洒落,她的笑意纯净无暇,明明是一张妩媚的脸庞,此刻却勾勒出完美的温柔。

顾知南承认他破防了,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走出这个温柔乡。

手放下玫瑰花,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练习乐器的模拟乐器软件拿着,有些笑意,他平时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用这个软件模拟一切记忆里面的乐曲,也会预设好存着方便下次练习。

夏安歌正疑惑呢,就看见他的手指轻拍,好像有过预设一样,一阵慵懒的鼓声带着拉丁风格的气息缓缓在他手指轻拍屏幕传来,一下子就好像揭开了夜幕的薄纱。

“你的嘴角,微微上翘。

性感的无可救药。

想象不到,如此心跳。”

顾知南带着一抹慵懒的声音伴着夜风缓缓开口,夏安歌愣在原地,听着这一曲有些简单的异域拉丁伴奏,听着他慵懒的嗓音。

“你的一切都想要,软性的饮料,上升的气泡。

我将对你的喜好,一瓶装,全喝掉。

这里最不缺就是热闹,你煽情给拥抱!”

有些调情的歌词在顾知南那里带着慵懒轻佻的调子出现,让夏安歌不自觉的有些红了脸,刚才是她在挑逗他,可现在她被挑逗了。

“烛火在燃烧,有某种情调。

眼神失焦了几秒,关于你的舞蹈。

你慵懒的扭动着腰,受不了!”

夏安歌有些失神的看着认真演唱的顾蛮子,他起身,放下手机,事先预设过的模拟软件依然沿着轨迹在播放鼓声和拉丁拍子。

顾知南来到自己的房东大人面前,心里依然跟着鼓声和拍子的节奏,等待下一个卡点,他拉起房东大人的手,看着她微红的面颊和温柔的笑意。

拍子和微风来的刚好,一切都好像是天作之合,顾知南轻轻开口,带着慵懒语气的温柔,满眼皆是刚才随风飘扬的小房东。

“你随风飘扬的笑,有迷迭香的味道。

语带薄荷味的撒娇,对我发出恋爱的讯号。

你优雅的像一只猫,动作轻盈的围绕。

爱的甜味蔓延发酵,暧昧,来的刚好。”

好像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夏安歌双手握在胸前,脸颊红红,没有说话但宛若星空的眼睛已经表明了一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他忘情地吸着她的双乳&日本很早以前的萝莉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