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胯下第一美女破瓜*敏感珠串滚动调教

2022-06-01 08:32:0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碧波浩淼,白云变幻。杨小玄在海空中低掠飞行,低头朝下望去。阳光灿烂,满海金光。鲸群喷水,鸟群横掠长空,与流露共舞,好一派东海的大好风光。杨小玄的心情十分畅快。心情一好,淤堵的

碧波浩淼,白云变幻。杨小玄在海空中低掠飞行,低头朝下望去。阳光灿烂,满海金光。鲸群喷水,鸟群横掠长空,与流露共舞,好一派东海的大好风光。

杨小玄的心情十分畅快。心情一好,淤堵的仙道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精力充沛,便运用真气,用密语传音的方式与骨朵联络。

给她传音多次,但都不见她有所回应。心下微微有些忧急,皱眉忖想:“难道他们正与妖邪搏杀吗?”

正自为他们担忧之际,忽听骨朵传来了密语,只听她说道:“不知是信使传错了话,还是无二牛搞错了地方,大黑山根本就没有妖怪。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去寻找烧香祈祷那个人。

“后来在各方山神、土地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那个烧香求助的老太太。妖怪的老巢可能就在黑水附近.

“黑水往西三百里,有座山,名叫石门山,这妖怪可能在这座山上,我们正朝黑河那边赶奔。小玄你去了哪里?”

杨小玄传音道:“我昨天去了东海流波山,得到了无形草,正赶往舜帝山去见舜帝。”

忽听骨朵道:“我的真力消耗得差不多了,不多说了,你不必……”声音越来越加微弱,后来便没有了声音。

杨小玄一路南飞,多次尝试与骨朵联络,但无一成功。因为密语传音靠的是真力,必须在真力充沛的情况下才能进行。

路途如此遥远,骨朵又是一个女孩子,真力消耗殆尽也很正常。得知他们还没有找到妖巢,因此也就没有更多的牵挂。

杨小玄继续飞行,一路上一直都在皱眉忖想:“石门山位于西荒的正西方,大黑山位于正南方,两地相距足有两千里之遥,天界众仙个个神通广大,怎么会犯这低级错误?莫非是二师兄心不在焉,记错了地方?”

事情恰好与杨小玄想象的相反,这个差错还真不是出在无二牛的身上,而是玉帝的信使大力鬼神一心想报当年被打之仇。

他故意把黑水西部的石门山说成大黑山。这样一来,就得浪费他们一天的时间;了解完情况后,还得去寻找妖穴,这样一折腾,就得花费两天时间。

眼下的妖怪狡猾而又强大,一天的时间如何降伏妖怪?一旦按期不能降妖,那就是违抗圣旨,轻者丟官罢职,重者杀头。

大力鬼神早已打好了盘算,即便是查到他的身上,那也没什么。他就来个一推两净手,就说是千里眼传错了消息。

因为“黑水之西,有座山,名叫石门山……”这里有“黑”字,又有“山”字。即使查明是他的错,一句“听岔了”也就蒙混过关,大不了害不成他们罢了。

就这样,大力鬼神把三个人诓到了大黑山。

无二牛等人降妖伏魔不下几十次,经验颇丰,到了大黑山之后,先请出当地的山神土地,向他们了解情况。

山神、土地不但很惊讶,还一口咬定:“大黑山一百年来,出来就没出现过妖怪。”

几个人一起皱眉凝想,想

了半天,也没想出哪里还有“大黑山”。

骨朵埋怨道:“一定是无二牛听三不听四,把地点给弄错了。”

无二牛一脸的冤枉,举手发誓道:“如果是我无二牛传错了消息,与你们俩无关,无二牛愿遭天罚!”

冯子夷道:“眼下不是谁的责任问题,而是我们如何找到这个妖怪。可惜我们还没有得到天朝正式录用,恐怕连南天门都进不去。”

骨朵道:“不是无二牛听错了,就是大力鬼神搞的鬼。因为有时间限制,他一定是想借玉帝的手,将我们治罪。”

把头一转,对山神、土地道:“二位仙公,你们地界仙人信息相通,帮我们查找一下,看看这炷香火是从哪座庙里传到天上去的。如果没有你们这些地界仙人相助,信香无法通往天庭。”

土地道:“这位圣使说的很对。人间流传这样的一句话:祥云缭绕,腾空而上,可去庙宇供养云府高真;中界岳渎威灵;下界水府仙官。香自心起,烟从信中来,心城通仙界,自有神仙来。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烧香的人一定得到过仙人的帮助。我们地界小仙信息相通,很快就能找到这炷香是从那座庙里烧的,在顺藤摸瓜,找到那个烧香之人。”

山神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马上联系各地的山神、土地。”

两位地界小仙在原地转了一个圈,青烟一缕,便不见了踪影。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山神、土地这才冲出地面,与三位圣使相见。

无二牛道:“都快把我们急死了!”

土地叹道:“你着急我们比你更着急啊!真的不容易,通过多方寻问,这才查清:这炷香是从黑水北岸一座土地庙里烧的。据那方的土地说:烧香的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家就住在黑水北岸林家甸子。村子的北面有座山,名叫石门山,一定是你们记错了地方。”

无二牛保证道:“我一百个没听错,大力鬼神就让我们去大黑山降妖,限期三天。他的话嘎嘣楞登脆,十分强硬,保证没有一点差!”

冯子夷道:“事情总会有水落石出那一天,眼下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土地公,您继续讲。”

土地公继续讲道:“受害者姓林,他家共有三个儿子。一个月前,他家突然来了一个漂亮的儿媳妇。说带他们去挖矿挣钱,就把他们带走了。

“后来那媳妇又回来招了一次工,带走周边十多个汉子。前几天林家的大儿子突然逃了回来,这才知道那女子是个妖精,天天行房事,顿顿喝人血。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几个被害者的家人就一同到庙里上香。当地的土地公见事情严重,就把这件事情禀报给天庭。

“具体是哪路的妖精干的,这些村民被带到了哪里,小神也不清楚。你们还得到那一带去查一查。”

三个人听完,纷纷给山神、土地行礼致谢。这才御风飞行,朝黑水那边奔去。

大黑山距离黑水足有两千里,等他们到达那座土地庙时,已是

傍晚时分。三个人远远就按住风头,径直朝那座土地庙里奔去。

土地公得知几位圣使即将到来,早早就在庙前迎接,并与他们一起去了姓林的那户人家。

林家住在最西头的一个隐僻的角落里,四邻无靠,东西两院,各有茅房三间,石墙掩映,大门的前面有个菜园,绕以竹篱,环境十分幽静。

土地公站在门前喊道:“林老太太,三位圣使来帮助你们来了!”

房门“吱呀”的一响,打屋里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紧行几步,便跪倒在地上,朝上作揖道:“苍天有眼,神仙显灵,林家谢谢你们啦!”

骨朵把老太太搀扶了起来,温和地道:“老人家,赶快请起。救人要紧,你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跟我说说。”

老人家把众人引到房中,为几个人倒了一杯白开水,然后坐下。

无二牛问道:“你不是逃回来一个儿子吗?赶紧把他召唤出来,我要向他了解一下详情。”

老人家叹道:“把他叫出来也没用!这孩子自打回来之后已经发傻了,一天比一天严重,眼下连话都说不好了,只知道傻笑。刚回来的时候还好一些,跟我讲了一大堆山里的情况,还是我跟你们学学吧。”

骨朵道:“老人家,你慢慢地讲。最好讲得详细一点。”

老人家先喝了一口水,然后慢慢地讲了起来:“我丈夫叫林树山,膝下共有三个儿子,老大林长金、老二叫林长银、老三叫林长宝。寻思着都起个富贵的名字,盼个富贵,日后也好走出这片河滩。

“我们这里地处偏远而又荒凉,村子里的姑娘都愿意往外走,哪个愿意嫁到这里来。我大儿子、二儿子都是扔下三十快奔四十的人了,至今还没有个家室,全家人为此甚为烦恼。

“老大、老二见自己年龄都过岗了,也就自认天命,就动了打一辈子光棍的心。但林家不能绝后啊。决定全家齐努力,多积攒一点钱财,管她是瞎子还是瘸子,怎么的也得给老三说上一个。

“于是,我就四下托媒人。你还别说,这世上还真有喜从天降的时候,有一天,我在路边地里挖野菜,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婆子打此路过。

“她说是西边什么沟的人,自称她姓黄,是从城里儿子家回来,走累了,坐下来歇息一会儿。

“当时我也没有什么事,就跟这黄婆子聊了起来。说着说着,就谈起儿子的婚事上来了。那黄婆子得知我家的情况后,主动要为我家儿子说亲。

“这只是闲话闲舌随便说说而已。没成想,第四天头上,这个黄婆子还真的领着一个姑娘找上门来了。

“当天我们盛情款待了她们,那姑娘与我家三儿子一见面,立刻都相中了。当天就过了一些少量的彩礼,两个人晚上就圆了房。

“人家姑娘长的又漂亮,干起活来更是雷厉风行,这生米也做成熟饭了,有什么可说的,那就好好过日子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胯下第一美女破瓜*敏感珠串滚动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