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不要在办公室做去休息室.高干病房里发生的事

2022-06-02 08:00:2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房间里寂然无声,过了一会儿,千媚儿才又道:“我听银铃儿说,那日紫玉阳前来生事,你未踏出房门一步,却以十余枚无形针将紫玉阳逼退,你当时所使,可是鬼门十三针?”任平生道:&ldq

房间里寂然无声,过了一会儿,千媚儿才又道:“我听银铃儿说,那日紫玉阳前来生事,你未踏出房门一步,却以十余枚无形针将紫玉阳逼退,你当时所使,可是鬼门十三针?”

任平生道:“不错。”

千媚儿微微点头,接着道:“鬼门十三针,确实玄妙无比,即使修为尽失,亦能将之发出,可我听银铃儿说,当时你发针的力道,似乎隐隐蕴含了一门内功绝学?”

对于任家内功绝学,任平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回答道:“是我家传的内功心法。”

“嗯……便是这里了。”

千媚儿脸上顿时起了疑惑,说道:“之前我还不知道,但这一个月,我替你疗伤续脉时,观察你的经脉,按道理说,在你当时那样的情况下,任何内功绝学,无论是凡世还是神界的内功,都绝无可能运用,为何当时你却能运用你家传的这门绝学?你确定,这只是你家传的内功心法吗?”

“什么意思?”任平生反问道。

千媚儿道:“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说,你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你当时那种情况下,你根本没办法凝聚任何一点内力,为什么,却能强行运用此内功心法?”

这一下,却是把任平生问住了。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此时在他的脑海里,竟慢慢回忆起了当年他刚去七玄宗时,那时他在外宗,为了拿到去内宗的名额,他拼死击败了灵剑门那个凝气境二重的弟子王玄。

但当时,他自己也被对方一剑重创,那一剑伤了他的心脉,令他经脉受损,此后再也难以凝气,也就是说,他无法修炼玄门的功法了。

当时那几个外宗长老,将本该属于他的名额,拿给了卓一凡,而他经脉受损,无法继续修炼,留在外宗,只能做一个打杂的弟子,玄门修炼,与他再也无缘。

但当时,他并不认命,往后那一年里,他无法修炼玄门心法,便拼了命修炼家传的无相神功,一次一次将自己逼到生死边缘,最后他竟将无相神功练到了能够“内力化劲”的地步,从而破例去了内宗。

但在之后,他经脉恢复以后,便一心修炼玄门功法,很少再修炼这门家传的内功心法了,至于后面他前世记忆苏醒后,有了那么多的修炼功法,这无相神功,几乎都快被他遗忘了,再也没有碰一下。

直到这一次,他又是经脉受损,无法修炼玄法,方才尝试运转这门被他遗忘已久的家传内功绝学,而令他自己也有些意外的是,居然还真能运用。

此刻,他又听千媚儿这么说,不免也开始有些疑惑了,一门凡世里的内功心法,在凡世里固然称得上武功绝学,但放在修真界里面,就太过平平无奇了,随随便便任何一本功法,修炼出来也都能将之超越了。

可为什么,就是这样一门平平无奇的功法,却总能在他经脉受损,无法修炼其他任何功法时,而唯独可以修炼这门内功心法?

这一刻,他蓦然间又想到了当初那个使任家灭门的江湖传言,传闻三百多年前,任家祖上得仙人指点,留下一本旷世绝学“紫炁化无尘,缥缈烟雨剑”。

便是这十字秘诀,在整个江湖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也曾一度将任家推到风口浪尖上。

传这秘籍里面,隐含绝世天机,即使只参悟点滴,便足以移山填海,翻天覆地,万种神通,无所不能……但是从来无人知晓,这究竟是一本绝世秘籍,还是一本剑谱,因为从来没有人见到过。

而从小到大,任平生也根本没听父亲提起过这样一本秘籍,也就是说,任家根本没有什么十字秘诀,都是江湖上以讹传讹罢了。

倘若真有那么一门旷世绝学,那任家不得出好几个仙人了?最终又怎会被一个小小的宁王所灭。

但这一切,今日看来,似乎并没有随着任家的结束而结束。

“你在想什么?”

千媚儿看他沉思许久也不说话,忍不住开口问道。

任平生慢慢回过神来,又过了许久才道:“这确实是我家传的内功心法,但为什么可以在我经脉损毁的情况下运用,我也不知道。”

千媚儿打趣笑道:“那看来你们任家在凡世里也不简单呀。”话到此处,见对方神情肃穆,知他不喜有人拿任家说笑,便转开话题道:“没关系,你只要可以修炼这门内功就行了,我已经想到办法让你修为恢复了,说不定,还能绝境突破。”

任平生看着她:“我也想到了。”

千媚儿随即嫣然一笑:“看来我们,这就叫做心心相印……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两人这就出了宫,千媚儿驾起一团云雾,带他往神煞宫后山方向走了,约莫行出百里,只见山脉起伏,四周密林覆盖,隐约有妖兽气息传出,任平生问道:“你带我去哪?”

“到了。”

千媚儿降下云雾,领他到一座的山谷里,此处草木幽深,显然是个常年人迹罕见之地。

千媚儿道:“这里以前叫做潜龙山脉,后来一次天界动荡,不知哪里冒了许多妖兽出来,把这山脉给占领了,越往里的妖兽,越是厉害,至于那最深处,如今已是连我也去不得。”

任平生已经知道她带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千媚儿转过头来,看着他道:“这些妖兽十分凶狠,自三百多年前那场剧变后,更是变得性情暴戾,时常出来伤人吃人,你不必对它们客气……当然,以你目前的情况,也不能去到太里边。”

话到此处,千媚儿停了停,又笑道:“境天帝费了那么大一番功夫,将你镇压,若是让他知道,他下这么大的功夫,竟然让一门凡世里的内功给破了,会不会被气到半死?”

任平生当然知道,她让自己来这里修炼无相神功,绝不是指望以无相神功慢慢回到巅峰,那样修炼的话,就算能,大概也要上万年。

而是要让他利用无相神功,来冲破境天帝的镇压,就如同一棵被石头压住的树苗,只要有一点点裂缝,只要有一点点阳光,那么终有一日,它就能冲破巨石,长成参天大树。

无相神功,便是这裂缝中的阳光。

千媚儿道:“这最外面的妖兽,大多都是一阶妖兽,实力大概就如同一个刚会练气的修者。第一天,你的任务很简单,取十颗一阶妖兽内丹给我,当然,你只能运用无相神功,不能用鬼门十三针。”

在鸿蒙神界,练气境的修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若是对任平生之前而言,练气境的修者确实不值一提,可他现在,只是一个会

点武功的凡人而已。

当然,这妖兽毕竟还是没有人厉害,他这头一天,要对付十只这样的妖兽,说难不难,说简单倒也不是那么轻松。

到傍晚时,任平生已经取来十颗一阶妖兽内丹,他今日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至于身上,只是受了些轻微擦伤,既然是来做绝境突破,那就不可能穿着玄天宝衣在身上。

千媚儿拿着十颗妖兽内丹,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又笑着道:“好了,天快黑了,我得回宫了,至于你嘛……今晚就自己想办法在这里度过咯,不过得小心一点哦,夜里可能会有高阶的妖兽出来觅食。”

任平生知道,在他绝境突破前,大概是不能离开这座妖兽山脉了,这个时间,也许会很长。

“好了,自己小心一点哦,我走了。”千媚儿轻轻一笑,话音甫落,人也跟着消失无影了。

在她走后,只留下任平生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暮色下,又多了几分森然诡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树梢上时不时传来一两声凄厉的乌鸦鸣叫,让人心里发慌,任平生也不再犹豫,今晚他的任务,便是在天亮前活着。

他找了一条溪流,混了些泥沙抹在身上,如此可减轻一些他身上的气息,避免让那些嗅觉敏锐的妖兽闻到。

远处,千媚儿正看着他这一举动,忍不住轻轻一笑:“小家伙,还挺聪明的嘛。”她嘴上说走了,可又怎会真放心大胆地将任平生一个人留在这里?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她便又出现在任平生的面前,看他满身泥污还未洗去,甚至有些狼狈,不禁笑得花枝乱颤:“哎呀呀,你这该不会是,被哪只妖兽追赶着,掉进泥潭里滚了一圈吧?”

任平生没去理她的取笑,只道:“今日的任务是什么。”

千媚儿也随即正色起来,说道:“今天,我要你取二十颗妖兽内丹来。”

到傍晚时,任平生又将二十颗一阶妖兽内丹取来给她了,千媚儿拿着妖兽内丹,然后满意“离开”,就这么日复一日,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任平生又如同当初在七玄宗外宗时那样拼命,所遇见的妖兽,也越来越强,他几乎每天都在与这些妖兽搏斗,每天都会受伤。

而千媚儿其实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一直都在外面,到今日时,任平生已经能对付三阶的妖兽了。三阶的妖兽,等同结丹修者的实力,而他现在不过是一个会武功的凡人,要对付结丹修者,何其吃力。

因此千媚儿让他每天只要取来一颗三阶妖兽的内丹,便算完成任务。

今日傍晚,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从山林里走了出来,千媚儿不禁皱起了眉,前面几天,都不见他受如此的伤,难道是……已经到达极限了吗?可这还远远不够突破境天帝的镇压。

“你……取到内丹了吗?”

千媚儿立即走上前去,看他此时连走路都有些摇晃了,担心他任务可能失败了。

任平生没有说话,这一个月下来,千媚儿从未见过他如此疲惫的神情,不由得更加担心了。

直到片刻后,他将手伸出,掌心上面,放着三颗血淋淋的妖兽内丹。千媚儿这才愣住许久,好片刻才抬起头来:“你不要命了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不要在办公室做去休息室.高干病房里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