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小s货再浪些那一夜我被添得好爽^穿丁字内裤上班想要了

2022-06-09 08:19:0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斐许和赫敏晚了其他人一步回到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双胞胎正在兜售着他们的新产品——他们又更新了三种新症状的逃课糖。低年级的学生聚集在双胞胎的周围,高年级

斐许和赫敏晚了其他人一步回到了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双胞胎正在兜售着他们的新产品——他们又更新了三种新症状的逃课糖。

低年级的学生聚集在双胞胎的周围,高年级的学生则凑在一起,小声地交流着今天学习的守护神咒的经验。

只有五年级的学生还在悲催地赶着作业……假期过后的课业不但没减少,反而还增加了。

“哈利还没回来喵?”

(°ω°≡°ω°)

斐许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哈利的身影。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的肖像洞口就传来了画像移动的声音,以及一阵窸窸窣窣的爬行声。

接着,精神萎靡的哈利从洞中探出了脑袋。

“哈利,补习怎么样了喵?”

(?ΦωΦ?)?

斐许往他身上拍了个安定术,询问道。

哈利感激地朝他笑了笑,然后声音干涩地回答道:“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内容都是一样的,当然,斯内普对我的态度也一如既往。”

他耸了耸肩,因为旁边还有其他人,所以并没有说得太明白,但赫敏等人却是听懂了,斐许更是早就知道斯内普会怎么教。

等到凑趣的人都离开,哈利神神秘秘地拉着罗恩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好奇心旺盛的斐许自然也拉上赫敏跟了过去。

“事先声明,我不是故意去探究的,只是在练习的过程中突然意识到的……”哈利鬼祟地看了下四周,低声说道:“我知道这几个月来,我梦中的那个走廊到底是哪里了,罗恩你的爸爸也是在那儿被伏地魔的蛇给咬伤的……”

“是神秘事务司喵?”

(??ω??)?

就在哈利想要分享自己的发现时,一旁的斐许突然插嘴道。

哈利瞬间就体会到了当初小天狼星的感受……

“你怎么知道的?”哈利郁闷地看向猫猫。

“弗兰克和艾丽丝的那个病房里,有个叫布罗德里克·博德的人,就是把自己当成了茶壶的那个,他就是神秘事务司的缄默人喵……”

斐许这么一说,哈利和罗恩顿时就有了印象,他们去圣芒戈看望韦斯来先生,在大厅排队时,就遇到个去看望博德先生的带着助听器的老人。

猫猫抖了抖耳朵,继续说道:“斐许在治好他后,他就对唐克斯说了,他是被食死徒给袭击才变成那样的……你们当时没听见喵?”

?ω?

哈利和罗恩无语地看着猫猫,他们的脑瓜子顶上可没有一对猫耳朵。

而赫敏这时候又在一旁习惯性地开始说教了起来:“所以说哈利你根本就没必要关心这件事,邓布利多他们早就知道伏地魔在渴望什么,也早就有了防备……嘿!你这是什么表情?!”

她正说着呢,就看到哈利突然捂住了额头,五官扭曲着拧在了一起,一副自己说的话让他很痛苦的模样。

然而哈利此时却没有功夫理会赫敏的诘问,疯狂的笑声在他耳中回响……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兴高采烈,欣喜若狂,得意忘形……一件大大的好事发生了……

排除杂念!什么都不要想!

哈利努力地与那股突如其来的喜悦情绪对抗着,但仍然有嗤嗤的笑声从他的牙缝中挤了出来。

这时,一股清凉的感觉传入了哈利的大脑,令他的精神勐然一振,就连额头的伤疤都变得不是那么痛了。

是斐许的安定术。

已经感受过的多次的哈利借着这股清凉,终于抵挡住了那股来自伏地魔的情绪。

“呼……呼……呼……”他满头大汗地趴在桌子上,剧烈地喘息着。

“哈利,你还好喵?”

(??ˇ?ˇ??)?

斐许又往他身上拍了个安定术,关切地询问道。

“谢谢你,斐许……”哈利道了声谢,然后坐直了身体,“他很高兴……很高兴……”

“神秘人?”罗恩惊恐地问道。

哈利点点头,低声说道:“有一件好事发生了,他一直盼望的事情。”

“难道是那扇门后的东西被他给得到了?”赫敏捂着嘴,忧心忡忡地问。

“我不知道……”哈利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第二天就找到了答桉。赫敏的《预言家日报》送来后,她打开报纸先看头版,突然尖叫起来,周围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怎么了喵?”斐许凑过脑袋来问道。

她把报纸摊到桌上,指着占满头版的十张黑白照片,九个男巫和一个女巫的面孔,有的在无声哂笑,有的傲慢地用手指敲着他们照片的边。每张照片下注有姓名和被关进阿兹卡班的罪行。

然后不出意料的,魔法部仍然没有承认伏地魔归来这件事,而是将这十个食死徒的越狱原因,扣到了小天狼星的头上。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昨晚在高兴什么了……”罗恩脸色苍白地说。

纳威憨厚的脸上,此时已然布满寒霜,大家从来没有见过他露出这样可怕的表情。

“普威特……”

弗雷德看着报纸上那个名叫安东宁·多洛霍夫的食死徒的罪名——杀害了吉迪翁和费比安·普威特兄弟俩。

“乔治,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两个人应该是我们的舅舅。”他沉声问道。

乔治阴沉着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罗恩和金妮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诧的表情,普威特兄弟被杀害时,罗恩才刚出生没多久,金妮也才刚被怀上,再加上韦斯来夫人很难接受这件事,平时很少提到自己逝去的哥哥,所以他们两个对于自己的舅舅是完全没有印象的。

实际上,当时还是小婴儿的弗雷德和乔治对普威特兄弟也没有什么记忆,他们还是从比尔等人的口中听来的。

在霍格沃茨内,很少有人像赫敏那样每天拿报纸,特别是在乌姆里奇来了之后,就更是没有几个人去看《预言家日报》了,但随着消息渐渐地从格兰芬多这边扩散出去,整个大礼堂也随之嘈杂了起来。

除了隆巴顿和韦斯来家外,其他学生中也有不少人的亲友是被这几个食死徒所害,本来就相信了伏地魔已经归来的他们,此时更是慌乱了起来,并对毫无作为的魔法部表示出强烈的不满。

教师长桌上,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在密切交谈,两人面容都异常严峻。斯普劳特教授把《预言家日报》靠在番茄酱的瓶子上,专心致志地读着第一版,勺子举在空中,连勺里的蛋黄滴到了腿上都没发觉。

桌子另一头的乌姆里奇正在大口地喝着麦片粥,她皱着眉头,不时恶毒地朝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那边瞥上一眼。在听到学生那边传来的声音后,乌姆里奇更是瞪着她那双癞蛤蟆眼,将那些对魔法部表露出不满的学生给默默地记了下来。

“斐许,”在一片嘈杂的讨论声中,赫敏凑到了猫猫的耳边,悄声问道:“你能帮我联系一下丽塔·斯基特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小s货再浪些那一夜我被添得好爽^穿丁字内裤上班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