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玩弄过的大学生小岚/颤抖的承受他的粗胀

2022-06-10 08:10:2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作为以学习为第一要务的女大学生,颜青橙最常出现的几个地点,无非就是教室,图书馆自习室,食堂和寝室。现在多了一份补课的工作,还会去竹君棠的别野和宝隆中心顶楼两个地方上课。生

作为以学习为第一要务的女大学生,颜青橙最常出现的几个地点,无非就是教室,图书馆自习室,食堂和寝室。

现在多了一份补课的工作,还会去竹君棠的别野和宝隆中心顶楼两个地方上课。

生活简单,人际交往有限,便很好找到……她的生活远远没有小红书上的女大学生们那么多姿多彩,都跟名媛千金似的。

颜青橙有些意外会接到白茴的电话,但大家都是竹君棠的朋友,也算熟人了。

朋友的朋友未必是我的朋友,但直接表现出来不把朋友的朋友当朋友,未免有不给朋友面子的嫌疑,做人还是圆滑点好,于是颜青橙在看到白茴的第一时间便扭开头,稍稍调整面部表情,再转过头来已经流露出了清清澹澹的笑容。

“嗨,找我有什么事?”颜青橙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平和,少一些故作端正与语气上的拿捏,能够让自己保持平常的心态,避免陷入以白茴为中心的某种“茶圈”。

自从进入大学,颜青橙增长了许多见识,白茴就是其中屡屡让颜青橙感慨长见识的人物之一。

颜青橙生出警惕的一个原因就是,刘长安身边有白茴这样的女孩子,颜青橙竟然觉得很正常,能够理解。

要是以前她一定“呸”两口然后和这些人划清界限。

自己的三观和许多常识,正在被慢慢扭曲和改变,这是非常值得警惕的情况。

一个人恍然回头发现曾经的自己和现在判若两人,就是过往的三观完全被扭曲的情况,一刹那会对现在的自己感觉陌生……过去的自己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了,这是很恐怖的。

白茴回身到车里把装着化妆品护肤品的大礼品袋拿了出来。

哦,是来炫耀她买了新车?

刚生出这种念头,颜青橙立马反省,不能这么想别人,只有茶茶们才会下意识这么想。

“你买的新车吗?挺好看的哦。”颜青橙决定真诚地赞美一下,满足白茴的虚荣心,谁买了新车不希望炫耀的时候得到些附和的回应呢?

“啊……不是,这是我表姐的车啊,经常停在宝隆中心,你没见她开过吗?”白茴连忙解释,表姐的这辆车是限定版,加装了很多东西,比一般的玛莎拉蒂总裁贵多了,根本不是白茴现在买得起的。

“可能见过吧……也没有印象,这种豪车过于脱离我的生活,平常我也不会去关注这些遥不可及的奢侈品。”颜青橙也有买车的梦想,她想买辆小皮卡。

小皮卡的用处可大了,可以在下雨天或者洪水来临的时候接送学生,可以从镇上买小猪仔小羊羔回来省下运费,还可以从村子里拖农产品什么的到外地去卖,例如一车新鲜的油桃能赚一千多了。

眼前这车也很好,但不适合颜青橙,她要像妈妈一样,回到家乡去,那里没有这种车能跑的路。

“怎么会?”白茴打量着颜青橙,不知道颜青橙是不是在暗讽什么,“你已经认识了刘长安和小棠这些优秀的人,和优秀的人在一个圈子里,会让自己也变得优秀起来,至少有机会获得助力和鱼跃龙门的资本。关键时候得到足够强力的帮助,也许一生都会被改变。我们普通人毕生难求的一个契机,在刘长安和小棠这些人眼中,往往只是举手之劳。”

颜青橙笑着点了点头,白茴说的没错,很功利也很现实,而且颜青橙也不认为白茴真的就是靠别人提携,现在白茴成为知名的短视频UP主,也是她自己努力的成功。

反倒是自己,这份补课的收入,可以说就是靠的刘长安在照顾……穷姑娘内心的矜持和骄傲,面对现实时也不是那么执拗得顽固。

总是拒绝别人单纯的好意,做出孤高甘于清贫的模样,这并不是颜青橙会做出的选择。

“对了,这是刘教授托我帮你买的化妆品和护肤品。”白茴差点忘了正式,把礼品袋递了过去。

“啊……为什么托了你?”颜青橙没有马上接过去,只是有些愣神地看了白茴一眼。

白茴也有些诧异,颜青橙的眼神中隐约有些警惕,似乎有点无法接受刘教授会找白茴办事。

“你怎么认识刘教授?”颜青橙追问道,她记得以前在南山牧场的时候,白茴只表示她读过刘教授的日记,但并没有说认识刘教授啊。

“我……我……”白茴感觉颜青橙这一瞬间有些咄咄逼人地姿态充满攻击性,彷佛忽然发现白茴在她眼前举起了锄头,她就准备夺锄反挖一样,让白茴不由得后退了两步小心锄头伤人。

颜青橙看着白茴后退,倒是回过神来,伸手接过了大礼品袋,又露出了笑容,“不好意思,主要是刘教授也不常露面。前几天和他在秦老师家里一起下厨做了晚餐,他还说让刘长安在学校多照顾照顾我,只是这几天也没见过他了,想着长辈挺忙,也不方便随意联系,倒是没有想到他和你还有交流。”

听她说话,白茴心中狐疑,这个颜青橙好像非常介意白茴和刘教授有所联系,难道准备走家长路线干点什么?

可她要准备走这条路线干点什么,那就不应该直接暴露出来,岂不是在提醒白茴也走走长辈路线?

白茴感觉颜青橙好像就是在炫耀她和刘教授关系亲昵,什么一起下厨做了晚餐,什么让刘长安在学校多照顾照顾她,说得跟新找了个爹似的。

“咳……其实,他是让刘长安去买的,但是这种事情呢,刘长安也不怎么熟悉,他当然就找我来帮忙了,我们一起开车去了家商场,选择了最适合你这种肤质的化妆品和护肤品,他不想让人闲话,就让我送过来说是刘教授找我帮忙买的。”白茴一边措辞解释,一边仔细观察颜青橙的表情。

颜青橙既然炫耀她和刘教授关系亲昵,白茴就讲一讲自己和刘长安关系不错,办这种私事儿找白茴,也就是意味着他和白茴关系很近,他在意别人说他和颜青橙的闲话,但是和白茴相处并不避嫌,也不在意闲话。

“哦,原来不是刘教授找你,是刘长安找你。”颜青橙的手指拨了拨脸颊一侧的发丝,有些矜持的神色显露出来,姿态也更加端正有礼,提着大礼品袋微微弯腰道谢,“倒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也是和刘长安一起回学校,顺路买的,还买了个平板准备给澹澹玩。”白茴决定再把澹澹拎出来,以表示自己深度参与刘长安的亲友圈。

“还是得谢你,刘教授不懂化妆品护肤品的事儿,刘长安也肯定不懂得,多亏你……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挑选的肯定合用。”颜青橙再次道谢。

“呵……没……没事,快上课了,我也走了。”白茴疑惑地回到了车上,发动车子的时候还看到颜青橙在后边招手,瞧着车子驶远了才回图书馆。

这个颜青橙怎么回事?

白茴十分肯定刚刚颜青橙很在意白茴表现出和刘教授有联系,但是却对白茴拎出刘长安和澹澹时,毫不在意。

这个颜青橙……有恋父情结?对同龄人不怎么感冒,却对刘长安的爸爸情有独钟?

有点点刺激……不过和自己没有关系,二次元ACG文化中浸染良久的美少女并不反感。

白茴其实也无法肯定,但是心中对颜青橙的警惕却放松了许多……这事儿还是得抽空找小棠聊聊,让她帮忙分析分析,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上,小棠总是见解独到而准确,能够一针见血地戳别人的肺管子。

这时候天空中传来直升飞机呜嗷呜嗷呜嗷的声音,小棠来上课了,中午找她看有没有空吧。

颜青橙回图书馆收拾了一下课本书包,快要上课了,也没有时间再赶回寝室放东西,便提着大礼品袋去教室。

教室里刘长安已经坐在后排,竹君棠偏头靠着刘长安的肩膀,手里拿着两只恐龙模型,跟小学生似的在玩恐龙打架的游戏,嘴里还发出“咩咩”的叫声,好像她的恐龙也是像羊一样叫。

看到刘长安的目光留意到了自己,颜青橙提了提手中的大礼品袋子,同时远远地点头微笑表示感谢。

刘长安也点了点头,收到了就好。

东西是白茴送过去的,如果颜青橙有什么护肤化妆上的问题,多半是会找白茴求教,一来二去两人关系想必能够改善不少。

女孩子虽然有化妆护肤的天赋,但还是要有一个学习过程,并不是拿着那些东西就能游刃有余地驾驭,以上官澹澹和周书玲为例,这两人就是一个总把自己化妆成孙悟空还自以为学会了,一个是只有信心涂唇膏。

“她看你干什么?还一副尽在不言中的表情,眼神的余光扫到我,可能还包含着不少挑衅与得意!”竹君棠一手拿着一只恐龙,十分生气地得出了微表情心理分析结论。

手里要是真正的恐龙,一定投掷出去,咩咩大叫地嘶吼着咬颜青橙。

“你如此天赋异禀,应该去读心理学相关专业,现在改专业学习方向,还来得及。”刘长安有点不解,颜青橙多么优秀和乖巧的一个女孩子,竹君棠和白茴这两只仙女却老是看人家各种问题。

“我既然天赋异禀,为何还要学习?当然就是用点闲暇的功夫和日常生活中运用实践,从而达到和专业人士相媲美的程度。”竹君棠不屑一顾,她也认识不少号称能够看透人心,没有人能够在他们面前撒谎的心理学专业大拿,可测试的时候他们根本猜不透竹君棠心里在想什么东西。

这也证明了竹君棠心机深沉,胸有紫禁城,别人根本捉摸不透,是像刘邦和曹操一样的小熊。

“你妈不是要把你关一天吗?怎么上午就放了出来。”刘长安皱起了眉头,果然竹君棠就应该去气苏眉,他才能够好整以暇地愉悦旁观,甚至觉得她气到苏眉时有几分憨憨可爱。

她现在又来到他身旁,感觉就变得截然不同,回到了以往的时光。

“我妈说不能耽误了上课时间,上完课再把我关起来。”竹君棠说完,惊觉被他悄悄转移了话题,连忙又警惕地盯着前排的颜青橙,看她还会不会回头看刘长安。

尽管她说的挺惨的,可是她的表情倒是没有一点自怜自艾的样子,刘长安心想是不是苏眉一直以来都是这么随随便便就把她关起来,以至于她都习惯了?这倒是……心中生出一丝怜悯时,刘长安连忙硬下心肠来,这头羊就得被这么管教才行。

-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玩弄过的大学生小岚/颤抖的承受他的粗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