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32D搜子的白色奶罩^我被室外暴露羞辱调教经历

2022-06-13 08:22:3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你们果真是受了副宗主欺骗?”琉璃若光问“此事千真万确。”“副宗主骗我们说,宗主您闭关之后,走火入魔,已经没资格当宗主了。”“我们都

“你们果真是受了副宗主欺骗?”琉璃若光问

“此事千真万确。”“副宗主骗我们说,宗主您闭关之后,走火入魔,已经没资格当宗主了。”“我们都是上了副宗主的当。”“......”

意识到宗主似乎有松口的意思,大家顿时你一言我一语,将所有责任都推给了副宗主,三位长老同样也把罪名都推到了副宗主头上,内幕一个接一个地被爆料。

“好,既是如此,那这一次,我就只惩罚副宗主一人。”琉璃若光十分爽快应了下来,又道“五长老,接下来,惩罚的事就交给你来办吧!”

见宗主如此轻易就饶了其他人,位于他身后的五长老、八长老同时皱了皱眉。

这事怎么可能只是副宗主一人的责任,要担责的人还有不少,就比如二长老,这只老狐狸绝对是坏事做尽。

“宗主,关于这些事......”五长老正想提点建议,却被宗主打断道“五长老,先按我说的办。”

“是,宗主!”五长老无奈答应

此刻,一旁的君北望却是露出了几分赞许之意,他刚才提的意见,这位宗主基本都听进去了。他的原话是,这个时候,宗门元气大伤,不适合大动干戈。

“你们三人,觉得若光宗主这个处置怎么样?”君北望得意之余,特意朝苏生、千离、南江月问了一句

“要是搁在我手里,叛逆肯定要全部杀光。”南江月道

“父亲或许有他的打算吧。”千离则道

“大执事,我之前看到你在悄悄递话。”苏生则给了君北望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

“不说别的,你觉得这个处置如何?”君北望又问

“考虑到那些阴魂不散的家伙,我倒是觉得,副宗主或许也可以抢救一下。”苏生道,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琉璃鸿源的实力不弱,若是能拉拢过来对付山火氏最好了

以山火氏那帮人的尿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杀回来了。

不过,有些想法终归是苏生个人的想法,琉璃若光还是铁了心要办副宗主,直接让五长老当着所有人的面,先废了他的修为,然后是四肢、然后是双眼,再然后是双耳,场面可谓十分血腥。

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杀鸡儆猴,拿琉璃鸿源的下场,震慑一下其他人。

“这就是叛宗之人的下场。”琉璃若光指着血淋漓的琉璃鸿源厉声警告道

前不多时,此人还是堂堂五大宗门的副宗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一转眼,就变成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废人。

这一幕,对于所有人,包括地上跪着的三位长老,无疑都是极大的震撼。

过了好一会,琉璃若光转而又道“主犯已经领罪,其余人,若是愿意继续效忠我,我也会给你们每人戴罪立功的机会。”

“多谢宗主!多谢宗主!多谢宗主!我等一定誓死效忠!”所有跪着的人都带着劫后余生般的喜悦齐声高喊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琉璃若光这才让他们起身

接着,他又道“五长老、八长老,你们现在带人去将护宗禁制重新加固一番,以防那些人再来侵犯。”

之所以只处罚了副宗主一人,也是无奈之举,如今的琉璃宗已经是元气大伤,要是将所有叛逆都杀光了,瞬间就能沦落到二流,甚至三流势力那一类了。搞不好,被五大宗门除名都有可能。

“皇图执事,你再带人将所有离宗的弟子安顿下去。张执事,所有受损的地方,都需要尽快修复......”

将宗内的事安排得差不多之后,琉璃若光这才带着苏生这些宗外之人来到了琉璃大殿。

他的本意是想将这些外人安置在琉璃大殿休养,这里是宗门最好的地方,也算是他对苏生等人的一种敬意。

但是,一进来,就发现这里依然被幽暗本源覆盖着,压根不适合长待。

“这些东西就交给我吧。”面对无处不在的幽暗本源,苏生再次站了出来,又将幽护法那部鼎也取了出来。鼎内,正是对方留下的本源核心。

接下来,等苏生运转大鼎,周围的黑雾也源源不断地被吸入了大鼎。这些东西本就是从大鼎之内流出来的,只要逆转本源核心,就能将这些东西再吸回去。

很快,这第一层的黑雾就被完全吸收了,苏生又迫不及待地道“我再去将下面几层的也吸收掉。”

“六师兄,你之前不是说,我父亲体内的毒还没有完全清除吗?接下来是不是......”千离始终担心父亲体内的伤势

“没关系,宗主应该还能压制住。”苏生看了眼琉璃若光

不再动手之后,宗主脸上的黑气,似乎消退了一些,应该是被他用什么办法压制了下去。既然如此,苏生反而不担心这事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幽暗本源给回收了要紧。

下面几层,每一层都有大量的幽暗本源在肆虐,留着那些东西肆虐,才更让人不安心。另外,那些东西还事关自己的修为提升,苏生自然更加上心了。

“我暂时没事,既然小兄弟有办法处理此物,就劳烦你多费点心了。”琉璃若光巴不得苏生早点将下面那些黑水给清理掉,这里是整个琉璃宗的核心地带,任由这东西不断侵蚀,后果他比苏生更加担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32D搜子的白色奶罩^我被室外暴露羞辱调教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