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和哺乳期同事出差-喜欢被QJ的强壮军人H

2022-06-15 08:29:5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没什么意思啊;我老板心里还把人家当着领导;我们这些老板的下属在别人眼中不就是下属的下属了……”“你还真是半点亏都不吃!”杨东望也是无

“没什么意思啊;我老板心里还把人家当着领导;我们这些老板的下属在别人眼中不就是下属的下属了……”

“你还真是半点亏都不吃!”杨东望也是无语,你薛文竹怎么这么小心眼儿!

“是老板您啊,要摆正位置。客气可以。但不能真诚,您啦!不是当官的料!”

“看来是我平时对你们太好了……嗯……”

“呃……那老板你气消了没?”

“就知道你打什么主意……不过,虽罪不至死,但也要小惩大诫!”

“……那您想怎么办?毕竟……您也不能一手遮天啊!”

“你不说,我不说,谁又能知道呢?关键是你愿意帮我保守秘密吗?”

“什么秘密?”

“你马上就会知道。”

“老板,您别做傻事啊!”

“……是你傻还是我傻?我会做得那么明显?都说了是小惩大诫!出口气而已!”

说完这句,杨东望就闭上了眼睛……

此时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了那个孩子进门时偷看他的眼神,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既然杨东望起了疑心,此时再专门回看,那自然是逃不过的……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我不会给儿子留下隐患的!不然,就对不起这身本事!真以为我好说话、好欺负?!”

然后,他聚齐几缕神识,猛然向前一送;只见外面正走在李院长旁边的那个男孩,身子突然一颤,然后就恢复了正常。

“这就是您的手段?有什么用么?”虽然外界的变化很小,但由于杨东望都事先说了,薛文竹就一直在紧张的关注着,所以这一点不正常立马就被她看见了!

“终究是一条命!我也没有自认为的那么杀伐果断!只是略施薄惩,在他经脉上做了点手脚;最多以后先天无望罢了!”

“呼……”薛文竹一听,只是这样,顿时放下心来!

“谢谢你,刚才。没想到,你还挺聪明!……话说你不会就因此觉得我残忍、冷酷吧!”杨东望此时也觉得他刚才的状态有点不正常。

按说,他都已经宗师了,元神凝聚,怎么还会出现控制不住杀意这种事?甚至当时真的有要激情杀人的冲动!

这不太正常!幸好,薛文竹反应还不错,知道自己最在乎什么;才将自己从那种状态中拉了出来!

“没有!您也是为家人考虑!”这倒是句真话!

“是啊!再说,本来世人能成就先天的比例就是万里挑一;他不一定就是那个一;我也只不过是将一个不确定的事,变得准确了,仅此而已……”杨东望终究是第一次这么……恃强凌弱,也有点担心身边人的感受,还是出言解释了下。

倒是没想到,薛文竹的接受能力比他想的高多了!其实这也是他的问题,想人家薛姑娘,出身帝都官宦世家。

身边的叔叔伯伯那个没做些以权谋私、仗势欺人的小事?人家早就百毒不侵了!

人家开始劝,只是怕他一时收不住,搞出人命了,再一个,在老板干坏事前,不劝一劝,不是显得她自己也很坏么?哈哈……所以,杨东望是纯属多想!

“怎么说都是您有理!……不过,您确信别人发现不了,治不好么?”果然,人家薛文竹根本不需要解释……人家关注的点都跟他不一样!

“当然可以,不过得先找个宗师帮他,不是么?”杨东望也后知后觉了这一点,放下心来的同时,免不得自得了一把!

“……话说,老板,您告诉我这么多,不会,想杀人灭口吧?”自己能接受是一回事,老板亲自解释是另一回事,薛文竹见杨东望似乎情绪恢复了过来,也跟着开起了玩笑。

“这么个大美女,直接杀了多可惜,怎么着也得先什么后什么吧……”杨东望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啊啊啊啊”薛文竹受不了杨东望的虎狼之词,惊叫着跑出去了。

“哈哈哈!”

但还没笑几声,杨东望就见着刚跑的薛文竹居然和肖起又一起回来了!

“怎么,找帮手来了?”杨东望差点就说成,找男朋友了,但想着肖起是个闷骚、葫芦!

还是算了吧!

肖起刚准备开口,结果就听着杨东望说什么帮手,自然一头雾水,不过他也没多问,就说道,他刚在楼下感到一股惊天杀意,所以才上来看看的。

“你能感觉到杀意?那它是个什么东西?”杨东望真惊奇了,这东西不就是个感觉么,离得近了好说,离那么远也行?然后他转头问薛文竹道:“你呢?也行?”

“我哪有那本事,当时只是感觉到很冷;不过后来离的近了,脸上会有刺针刺的疼痛感,但肖起不说,我都不知道是杀意!”

“她是文职,不知道很正常;但我是上过战场的,这玩意儿见得多了。杀意这东西说不清具体是什么,以前说是接受者的第六感、是释放者的势。

而真气出现后,又有人说是外放的真气引起了环境中灵气的变化,但后来被大家否定了……

最新的研究说是,剧烈的情绪扰动了周围的磁场……虽然是什么还没定论,但我们还是能分的清是不是杀意的……

冒昧问下,杨院长,您刚才怎么了?按说您这种武道宗师,不应该出现控制不了自己的杀意、情绪啊。”

“嗯?你是说宗师可以控制得住杀意?”杨东望也明白肖起的来意了。

“是的。您想啊,能跟宗师交手的都是什么级别?这控制不了杀意、情绪,这不是很容易暴露么?

而且,我们武者,尤其是先天之后的武者,相比于热武器,优势就在于能锁死自身,从而让热武器失去追踪目标。

据我所知,军方现在已经在研究的,新的武器定位技术里,利用灵气、磁场的改变,发现并追踪敌人就是其中一个!”

“这不是明显的针对武者么,难道特事部就没有意见?”

“我们不研究,别的国家也会啊!我们研究了,至少还能知己知彼!而且朝廷的政策是科、武协同发展,大家相互竞争、相互促进,不会偏袒哪一方的!”

“这倒是!”杨东望想了一下,肖起不算外人,是通过了自己考验的,就让薛文竹把刚才的事给他说了一遍……而在他听的过程中,杨东望也是一直留心他的微表情。

倒是没想到,比薛文竹还淡定!

“院长,这些都是小事。我都见怪不怪了。再说,您那算什么小惩,我都可以让您来一下!”由于杨东望又不是偷偷摸摸,肖起自然知道杨东望在观察他,他听完倒是很淡定的先给事情定了个基调。

肖起还没说完,薛文竹就笑了起来,“你本来就练不到先天,老板何必浪费精力!”

“就是这个意思,在院长心里,觉得只要不到先天,就是很大的惩罚了;其实在我们眼中,这算什么!

不就跟说我,只许你活到九十岁,超过了我就干掉你!

伤害性不大!要我说,直接点破气海穴,一辈子只能在前期转圈圈才是惩罚!”

“呃……过了过了!”杨东望虽然知道肖起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有罪恶感……但……

“还是院长您仁慈!”肖起赶紧恭维道;而薛文竹表示,老实人说起话术来,那还有她这种秘书立足的地儿。

“好了……其实吧,当时我是真的有点上头,可能也跟以前的性格有关。以前就是很容易冲动,遇到事情时,有时候一激动,脑子都是空白的!

本来以为那是灵魂力分散的原因;但没想到现在都是元神了,还会出现这种;说实话,我也很意外!”

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杨东望以前的性格就是这样,一激动就冲动;很多时候事后能想的明明白白,但临场就是不行,容易被情绪所左右!

他清楚(自己的问题),但是改不了!

却是没想到,现在居然还会对武道造成影响!所以他也想说出来让他俩帮忙参考参考!

“据我知道的,当然了,现在宗师毕竟不多,也就那么几个……但不说宗师,就说先天境的。

但凡达到先天的那些人,都很少出现这种可能,情绪什么的,外人很难感受到!

我在想,会不会是杨院长您晋级速度太快,有些驾驭不了。”肖起听完杨东望的描述后,仔细斟酌了下说道。

“他们都是从政、从军几十年的老政治家,我当然比不了……那些人城府多深!”

“或许是一方面;但我觉得关键还是您走的太快了。您现在就相当于是三个月前的一个普通人,突然得到了一身实力。

而从您平时的言行看,您的性格基本上还是延续以前的,但那个性格只适用于普通人……不太好说。”

“是不是想说德不配位?”杨东望瞟了他一眼!

“……嘿嘿,这可不是我说的,但应该是类似的意思……但我比较疑惑的是,要是性格这么重要,元神又是什么?性格和元神居然是分开的?”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体会了!”肖起这无意的一句,倒是令杨东望眼睛一亮。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和哺乳期同事出差-喜欢被QJ的强壮军人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