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奶水喂饱两个老头.调教穿环吊乳刑罚性奴小说

2022-06-17 08:26:3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杨三就是当日红玉法会上,用九虎八犼功换取自己红玉葫芦的那个背剑汉子,只是当日这人看着龙精虎勐,神光内敛,怎么眼下搞成这幅凄惨模样。方清源想起当日众人散去时的场景,那蜡黄脸

杨三就是当日红玉法会上,用九虎八犼功换取自己红玉葫芦的那个背剑汉子,只是当日这人看着龙精虎勐,神光内敛,怎么眼下搞成这幅凄惨模样。

方清源想起当日众人散去时的场景,那蜡黄脸的土夫子跟着杨三离去,看样子是心有不甘,想暗中出手。

可依照方清源的推断,这土夫子并不是杨三的对手,现在杨三被逼得找自己这,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求救,看来真是走投无路了。

于是方清源便开口问道:

“杨兄弟是遇到什么难处?”

杨三用衣袖擦去嘴角污血,苦笑一声,叹道:

“宝物动人心,这鸦魂葫芦为法宝雏形,惹得众人抢夺,我自从出得鹅城,便有三拨人伏杀于我,幸好杨某有些手段,这才安然渡过。

可第四次竟是那日和我竞争的土夫子,手段阴险毒辣,我虽杀了他,但也身中剧毒,不良于行,我听那汉子死前言语,他还有同伙过来寻我,无奈之下,只好返回鹅城,想把伤养好了再自行离去。”

杨三一番言语,把方清源听得只皱眉,盖因这家伙运道也太差了,竟被人堵了四次,如今想寻求庇护,那自己是接还是不接。

方清源开始沉吟,思考得失,他与杨三非亲非故,若是要接下此事,那便是担了因果,而修道之士是很忌讳因果,孽缘的。

忌讳到什么地步呢,甚至有人救了身处险境的修道人士,那人反而杀了救命恩人,理由竟是要了断孽缘,别妨碍自己修仙成道。

见得方清源沉吟,杨三心中也紧张起来,如今他的性命可以说是,就是方清源的一句话了。

“做过客卿吗?”

方清源澹然问道,倒是把杨三问愣了,他‘啊’了一声,然后老实的摇头:

“没做过。”

得,方清源知道这人为啥能被埋伏四次了,他叹口气:

“没做过可以学,如今我正缺人手,你先入我方府做一年客卿,之后去留随意吧。”

杨三面色一喜,此时也明白他得救了,激动之下再次喷出一口污血,然后就手忙脚乱的从包袱中掏东西,展示给方清源看:

“方先生,这是我杀了那些要害我的人后,收集的战利品,您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尽管拿去。”

方清源见杨三一脸真诚,于是也不客气,他从这堆破烂中挑挑拣拣,最后只取了三件东西,分别是两张功法图卷和一件法器,正是当初那土夫子出的筹码:十方印法与入梦迁魂法,以及法器白骨骸笛。

兜兜转转,没想到这些东西又回到方清源手中,他之所以收留杨三,除了想找个强力打手外,最主要的目的便是想弄死几个追杀杨三的仇家,收割一波资粮。

最好是打了小的来老的,正好一锅端了,靠掘坟盗墓为生的阴沟下九流门派,方清源还没放在眼里。

取了这三样东西,方清源便让杨三下去休息养伤,这一会的功夫,杨三已是吐了三口污血了。

等杨三离去,让仆役把污血拿白灰混了,然后再清理出去后,方清源便把茅山明喊了过来。

茅山明自从做了客卿首席,每天志得意满,想着多做一些事出来,好让方清源对他另眼相待。

只是茅山明本性油滑,真不是个务实做事的料,之前方清源有事交于他做,茅山明刚开始还挺认真,之后便分给手下,自己偷懒,方清源见他这样,后来便直接略过他,再有事便交给李月娥了。

现在茅山明每日在鹅城吃喝游荡,倒也过上了之前梦寐以求的日子,只是他心中是否开心,那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等茅山明来到客厅,便老实的坐在一旁,等方清源讲话,他虽然是方清源师兄,可实际上还是有些怕方清源的。

方清源等茅山明做好,伸手拿起白骨骸笛递给他,示意他接着。

白骨骸笛画风阴邪,方清源空手惯了,不想使用这法器,而茅山明精通养鬼御鬼,倒是和此物贴切,这白骨笛在茅山明手中,发挥的效力更大些。

茅山明一脸惊喜的查看这白骨笛,口中兴奋说道:

“果然做你师兄,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这么昂贵的法器,说给就给了。”

方清源呵呵一笑,泼了盆冷水:

“师兄你先别高兴太早,法器给你可是要你派上用场的,之后的开辟战争你也需出力,当然主力不是你,你打打下手就好。”

白骨笛是对付低阶僵尸鬼物的利器,方清源可不想让此物吃灰,等九叔几人到了,茅山明也要随行。

一听要上战线,茅山明便感觉这白骨笛有些烫手了,他犹豫问道:

“我能不能不要这笛子了?”

方清源一摆手:“既然你不要,那我便送给钱开师父吧,想必他很需要此物。”

茅山明是客卿首席,而钱开则是地位超然,两人谁也管不到谁,方清源本以为这二人会成为好友,没想到竟是两看相厌,成了一对冤家。

得知这么值钱的法器要给钱开,茅山明神情一变,坚定说道:

“为自家法统开辟地界属地,我身为大师兄怎么不出力呢,清源你就不用劝我了,就这么定了。”

茅山说完这番大义凛然的话,抱着白骨笛就想走,方清源把他叫住了,悄然吩咐道:

“府里新来个客卿,底细我还摸不透,你多费费心,先盯着他点,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又有新手下可以指使了,茅山明心中欢喜,他觉得自家手下人越多,越能衬出自己的威风,而他也明白,自己之所以能管这么多比自己强横的人物,全赖方清源。

所以,他尽心收集手下客卿们的举动,随时向方清源汇报,眼下只是多了一个,他也盯得过来。

等茅山明美滋滋的离去,方清源想了想,便找人把钱开请来。

钱开到来时,又是另一个模样,他随意坐在椅子上,直接开口问道:

“可有事需要我出手?之前讲好的,你出钱我帮你做事,不过念在白吃白喝你这么久的份上,这次我可以给你免费。”

钱开自从来了鹅城,一次都没动过手,他得了宅子月俸,却体现不出自身价值,眼下也有些心虚了,竟然说出免费二字,这真是难得。

对此,方清源微微一笑:

“钱开师傅误会了,最近鹅城太平无事,哪里需要你出手,就是有事也是其他客卿办了,做不好才劳烦你嘛。”

“那你找我来是为了何事?”

面对钱开的疑惑,方清源轻松说道:

“我听说钱开师傅有一门掌心雷的神通,不知能否让我研习一二?”

此话一出,钱开神色恍然,他看着方清源,不知怎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当初方清源用五十两银子,缠着自己学法术的模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奶水喂饱两个老头.调教穿环吊乳刑罚性奴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