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钟成干白洁五次12章^老师好紧好湿硬的不行

2022-06-22 08:16:4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秋璇笑靥收敛,突然俏脸罩霜,冰冷冷地道:“请问我秋璇是你什么人?难道你真的把我当成你府上的丫鬟了吗?我秋璇虽然是个妖女,但从不会做出出卖身体之事!以后星君说话请自重!&rdqu

秋璇笑靥收敛,突然俏脸罩霜,冰冷冷地道:“请问我秋璇是你什么人?难道你真的把我当成你府上的丫鬟了吗?我秋璇虽然是个妖女,但从不会做出出卖身体之事!以后星君说话请自重!”

武德星君见这妖女讲究贞洁,再也不敢放纵了,连忙解释道:“奴才没有把你送人那个意思,只是顺嘴提醒你一句,关键之时,不妨用个美人计。”

秋璇笑道:“我的手段不下千万种,干嘛非用这等下流的手段?还有你,我在警告你一次,如果你胆敢再打我的主意,你死的比宰杀一头牛还要难看!”

武德星君垂手而立,连说不敢。

这当时,房门吱呀一响,有丫鬟前来报信:“启禀老爷,列天候尤陆在客厅里恭候。”

武德星君道:“我们这就去见他。”

二人来到并肩来带客厅前,秋璇刚到门口,便从客厅里走出一个风神玉朗的黄衣男子,笑嘻嘻地朝秋璇做揖道:“姑娘,在下尤陆,也是这次合作的伙伴。”

秋璇见他虽然面貌俊美,但眉宇间有说不出的邪气,没来由地起了厌憎之心,只是象征性地还了一礼,此后便不再理会。

武德星君将地形图铺展在桌子上,三个人细致地研究了一番。计划制定完毕,武德星君便把灵符、地形图折叠在一起,直接递给了秋璇。

不等秋璇伸手去接,尤陆劈手将图纸和灵符抓住,傲气凌云地道:“玉帝让谁做老大还不知道吗?”

武德星君生怕尤陆坏了大事,想要与他争抢,却见秋璇摆了摆手,笑吟吟地道:“同是一个目标,谁做老大无所谓。”

武德星君见秋璇一脸淡然,便放开了手。

秋璇回到云天小院,武德星君也尾随而至。她来到自己的卧室,脱下她身上青衣,换上一身宝甲,娇美之中,又添几分英俊。

武德星君两眼盯着秋璇,心痒难挠,只能站在一旁摇头叹息。

秋璇也不理他,将一把短剑挂好,说了一声“告辞!”迈步朝门外就走。

武德星君急忙将她赶上,指着前面的客厅,悄悄地对嘱咐秋璇,行动之时要对尤陆敬而远之。

原来尤陆是玉帝一个妃子的弟弟。此人好色成性,自诩风流,凡是貌美的女子总要费尽心机勾搭上才肯罢休。而且越是难以弄到手的女子越是让他上心。

也不知他具有什么魔魅之力,总能讨得猎物的欢心。因此十有九次都能得手。他原是天宫中御膳房的主管,因为他经常勾引宫女,被逐出了天宫。

此后游手好闲,一次来到广寒宫,见嫦娥仙子如此美貌,便上前勾引,结果被嫦娥告到玉帝那里,结果废去了仙法,流放到人间。

后来在姐姐的枕头风的吹拂下,很快就回到了天庭,在军部任文书之职,也就是整天抄写文件而已。

尤陆卧薪尝胆,任劳任怨,晃眼在军部待了两年,玉帝见他表现不错,就打算将他提拔降魔护道将军之职。这次他与秋璇一起去降伏石妖,自然是要干出一个名

堂来。

秋璇听完他的讲述,微微一笑道:“我秋璇虽然是个妖女,但决不喜欢一个令人厌恶的垃圾人物。”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客厅,带上几样降妖法宝,便出了北天门,朝大玄山飞去。

二人并肩飞行,每当面对秋璇时,只觉得尘心尽涤,说不出的清明欢悦,仿佛化作春风,逍遥于万里长天,觉得快活难言。

冷风扑面,一股股浓郁的幽香扑鼻而来,令尤陆婬心动荡,试探性地探出了右手,想与她携手飞行。

秋璇声色不动,单等他的手快要挨近自己的手背时,手腕突然一转,长长的指甲整好刺在他的手背上,痛得他抖手大叫。

秋璇咯咯笑道:“我浑身尽是刺,千万可别碰我呀。”

尤陆对秋璇早有耳闻,据说天下有十位美艳绝世的女子,因行事诡异,出手歹毒,或不容于正统,而被称为“天下十大妖女”;秋璇位列第九,传闻她是妖女旱魃转世,极为毒辣,虽然动了占有之心,但不得不敬而远之。

二人飞行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大玄山的上空。月光凄迷,星辰暗淡;向下眺望,草野茫茫,景物朦胧,一切如同隔纱横雾,瞧不真切。

秋璇道:“咱们在山峰上降落,摸清妖洞的具体位置之后,直接杀进洞中。”

尤陆点头道:“正合我意。”

二人飘然而落,在山峰上着落。尤陆掏出地形图,仔细就察看了一番,一笑道:见上面有详细的记载:黑水之畔,有山,名曰大玄之山。

群峰环立,中间有道深谷;谷中有溪流、水潭。潭水的西侧,峭壁如利斧所劈,峭壁下方有洞穴,名曰“玄蛇洞。”

石妖化名石天开,以珠光为食,行动较为缓慢,可用镇妖灵符降之。但防玄鸟、玄蛇、玄豹、玄虎、玄狐等动物伤害。

尤陆生怕秋璇夺得头功,查明位置后便把灵符、图纸全部揣入怀中,也不说话,身子一转,迈步就朝下方走去。

秋璇见他要抢头功,心里极为生气,为了避免他把灵符贴在石妖的头上,便假意地提醒道:

“这是一道镇压下方妖怪的灵符,为此必须得接俗气,你这般冲过去,灵符会失去一半的法力。我建议你立刻关闭仙道,不然我立马就返回九天。”

地形图是人家给的;镇妖灵符也是从人家手里拿到的,究竟她的话是真是假,尤陆也搞不清楚,见她面色凝重,一副认真的样子,也就信以为真,当下关闭了仙道。

秋璇见他仙道已经关闭,拿回灵符也就轻而易举,便与他并肩而行,从山巅上走了下来。

夜色正深,星汉无语,林风簌簌,四周漆黑一片。

秋璇跟着尤陆攀着周侧的林木,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峭壁前。

尤陆缓步靠近山崖的边沿,在距离一尺之处停住,借着朦胧的月光向下一望,顿时魂飞胆散,原来脚下竟是万仞峭壁。

骇然地对秋璇道:“不行啊,峭壁太高,攀爬下去会有危险,我们打开仙道飞下去吧

?”

秋璇竖指禁声,指着对面道:“玄蛇洞就在对面。那石妖看似笨重,但对仙气特别的敏感,我们必须化作凡夫俗子,从这里攀爬下去。”

尤陆苦着脸道:“山崖如此陡峭,一旦失足,就是钢筋铁骨也得一命归西。还有别的路吗?”

秋璇摇头道:“图中标记的明明白白,唯有这里稍矮一些,要不就得绕行二百里,穿峡谷,走水路,这一去一回,最快也得天亮,如果石妖跑了怎么办?”

尤陆无奈,探头向下看了看,见峭壁上树影婆娑,交织如网。一根根藤蔓向下垂吊,如同吊绳一般,但不知结实程度如何。

虽然没有了仙术,但经过多年的修炼,也不同平常。虽然功夫平平,但穿崖越涧,还不成问题。事已到此,只得冒险一试。

于是他脚蹬着石壁,手揽藤蔓,在悬崖峭壁上如猿猴一般,下行到一定程度时,发现藤蔓越来越少,越来越细,再往下已经没有了。

低头向下一望,黑洞洞的,就像悬挂在无底洞的中间。上又不能,下又不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秋璇见时机已到,探手一指,指尖处射出一个指甲大小的光球,正打在那根藤蔓上。只听“咯噔”的一声,藤蔓断折,两手一空,身子朝下沉去。

尤陆知觉天旋地转,自己急速地滚落,身子不断地撞在树干与石头上,剧痛中不住地变向,继续朝下滚落。

衣袂飞舞,冷风呼呼,“扑通”的一声落入水中,原来下面是一个很大的水潭。

秋璇掩口一笑,飞身飘入峡谷,朝尤陆抛去一根绳索。

潭水极深,冰凉刺骨,尤陆双腿猛蹬了几下,把头探出水面,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见绳索在水面上漂浮,一把抓住,被秋璇拉上岸边。

谷底幽冷阴寒,偶尔夜风吹过,便带来凉凉的水滴,冰凉透骨,冻得尤陆牙齿打颤。他抱着肩胛,咝咝哈哈地问道:“你是怎么下来的?”

秋璇道:“我事先备好了绳索,很顺利的呀!”

尤陆一脸懊丧,看了一眼秋璇,示意让她走开,想把这湿漉漉衣服脱下。虽知秋璇不但不走,而且对他是大献殷勤。

秋璇运足了真气,将他衣服撑了起来,十指连动,先将灵符纳入手中,这才运气为他烘烤,热气腾腾,很快就将衣服烘干。

真气鼓舞,暖流在周身环绕。寒意这一消退,尤陆也精神了起来。这才发现,站在自己身旁这个女子是那样的美、那样的细心、那样的温柔体贴……不禁色心陡起,心痒难搔,探手朝她脸颊摸去。

手指还未触到,便听秋璇一声怒骂:“你奶奶的,是不是想要找死!”

双掌齐推,尤陆双脚离地,飞出一丈多远,重重地跌摔在地上。

尤陆恼怒交集,突然然发出一声怪吼,双目凶光怒放,反手摸向刀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钟成干白洁五次12章^老师好紧好湿硬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