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yin荡性奴派对*口述和藏獒做的经历

2022-06-22 08:30:0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上古战场最底层,这里,是魔族最强者的天下。不同于上面的层次,整个最底层,地面入目可见的没有阵法,反而遍布着各种残肢断臂,尸体,丢弃的兵器,铠甲。有人族的,也有魔族的。足以可见曾

​上古战场最底层,这里,是魔族最强者的天下。

不同于上面的层次,整个最底层,地面入目可见的没有阵法,反而遍布着各种残肢断臂,尸体,丢弃的兵器,铠甲。

有人族的,也有魔族的。

足以可见曾经在这里发生过多么激烈的厮杀。

而在最东边,有一座和这里显得格格不入的宫殿伫立。

一个银发魔族,头生尖角,紫瞳耀眼,身材火爆,扭动着腰肢,一点也不顾及身上少的不得了的布料,遮不住自己傲人的身材,在宫殿中攀附着一个高大魔族的背,妖娆妩媚。

她撒着娇:“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反攻人族?”

被她撒娇的王,却并非高大魔族,而在高大魔族的怀里坐着。

那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婴儿,皮肤白皙,身上没有任何魔族的痕迹,放到人类世界里,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怀疑他是人族。

似乎是因为身体孱弱无力,所以这位“王”,还需要魔族抱在怀里,对于早上已经诞生了灵智的王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耻辱呢?

听到妩媚魔族女子的话,他面色一冷。

不用他吩咐,高大的魔族直接伸手抓向了自己的身后。

他抓住在自己肩膀上的银发女魔族的头稍微一用力,尖锐的五指直接扎入了那女魔的头颅。

“啊啊啊啊!!”

女魔发出了刺耳的惨叫。

“王”不喜的皱眉。

“咔嚓!”

一顶头颅被硬生生扯了下来,丢在宫殿的地面上,银发女魔的叫声戛然而止,鲜血喷的老高,绿色的血液溅射了高大魔族满满一身,可他却只顾着佝偻着腰,不让低贱女魔的血液,玷污他的“王”。

而他自己下半身却一动不动。

用各种种族的白骨,搭建而成的王座这把至尊的椅子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高大的魔族,可是,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他的眼神迷茫呆滞,似乎已经变成了傀儡。

上半身可以自由活动,可下半身的血肉却已经和身子底下的王座连接在了一起。

而他怀

里抱着的那个如人类婴儿一样的魔王,只有面部表情才算生动,身体都细细小小的,就像是病秧子一样,又像是得了什么大脖子病,总而言之看起来十分怪异。

在他的小身体上,伸出来了无数的管子,血肉色的红管,在整个宫殿中铺开,一直不知道蔓延到哪里。

连接着他身体的无数管子,有的粗,有的细。

有的已经断裂开来,有的却还在不断的蠕动,一股一股的不知道往他身体里输送的什么东西。

看他表情上享受的滋味,就知道对他有益无害。

而在王座底下的宫殿大殿里,一群形状各异,高矮不同的魔族,看到被丢到他们中间的女魔头颅,那死不瞑目,死死瞪大的双眼还直愣愣的盯着其中一个魔族的脸。

他们也丝毫不敢动弹,甚至没有人敢上前去将这头颅的眼睛合上。

“王,第三层的血池养料被救走了。”

就在这时,宫殿外,忽然走进来了一个男魔。

他生的好似清风明月,除了头上的一根角以外,其他都非常符合人类的审美。

赫赫然就是温柔的爱人,那个魔族。

“废物!”

婴儿大的魔王,喉咙里挤出来一声像鸡叫的怒骂。

却没有人敢嘲笑他的声音,因为冒犯的后果,还在他们的眼前,脚边摆着,又怎么会有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试探现如今的魔王气量有多么小呢?

而魔王在骂完这一句话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虽然他看着像大头娃娃,但在场的所有魔族全部不敢小看魔王。

魔族,不仅崇尚实力,更崇尚血脉。

魔王对于他们的压制,一部分来源于实力,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天生的血脉上的臣服。

纵使心中不甘,也无法抵抗血脉的阶级层次。

“补天石没有拿回来,第三层的血池竟然还失守,我要你们这一群废物有什么用?”

“废物,废物!通通都是废物!”

魔王怒骂着,情绪激动。

“咳咳咳咳!”

然而他勉强骂完两句话以后,就立刻陷入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喘气之中,看起来说话对他而言都是一种负担。

也是,现在的魔王还在幼年期,甚至连幼年期的普通魔族都比不上,所有的一切都靠血脉压制着其他魔族去做,否则现在的魔王,就算是一个人类普通的武者都能捏死。

这是魔族血脉的一个弊端。

越强大的血脉在幼年期也就越脆弱,越容易夭折。

“不过,也并非没有好消息。”

底下站着的那个魔族,也就是温柔口中口口声声的真爱,突然笑了起来。

“虽然现在我无法再返回地面,回到人族的世界,但是在这之前我就已经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并且这段时间根据来上古战场里的人类,搜魂他们的记忆,确定了这个消息。”

他在魔王要杀人的视线下,开口说:“不知道王殿下可否听说过万古圣灵丹?”

“活死人,肉白骨,不论人魔,不论种族全部通用……”

魔王的眼睛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

“你知道那魔族的真名吗?”

“要是能够知道他真正的名字,说不定能够卜算出来一些东西。”

“温柔,你怎么不说话?快回答元师啊!”

“温柔?”

城主府中,林英寻找隔壁第一学院的人未果之后,没过多久的时间,再次被请到了城主府,而且这次,依旧带上了温柔。

而这一次问出来的问题,却让温柔沉默了。

林英焦急的看着沉默不语的温柔。

在长桌面前,额头上插着一根羽毛的男人,不紧不慢。

他是春城的卜算子,又称呼元师,看着眼前的少女,眼里情绪平淡。

“我……”

温柔紧紧的捏着自己的拳头。

力气之大,好像要把指甲都陷入手心里一样。

在身边人的视线胶着之下,还有自己敬爱的老师,一声声催促之下,她终于是没有抵抗的住,颤抖着叫出来了一个名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yin荡性奴派对*口述和藏獒做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