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为公主行破瓜之礼小说^第一次见面男的叫我去他家

2022-06-24 08:17:1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铁炉堡。苏烈离开了堡垒,前行一段,然后藏身在一块块冰冷的岩石后面。没过多久,堡垒大门又出来两辆磁能车。苏烈目光锐利,视线穿透了车窗,看到里面坐着几个实验室人员。昨天他在堡

铁炉堡。

苏烈离开了堡垒,前行一段,然后藏身在一块块冰冷的岩石后面。

没过多久,堡垒大门又出来两辆磁能车。

苏烈目光锐利,视线穿透了车窗,看到里面坐着几个实验室人员。

昨天他在堡垒里跟踪了这群人一整天。

发现他们购买了大量的物品,这里面除了一部分生活物资外,还有一些苏烈所不认识的药物。

因为东西太多,他们干脆雇佣了一支佣兵小队,护送着他们离去。

苏烈对他们没有兴趣。

但对他们所说的‘袁数’兴趣极大。

虽然他不排除这世上有同名同姓之人,而且他亲眼看到袁数死在眼前。

但这些都不妨碍苏烈跟上他们去看个究竟。

为了追查真相,他甚至连虚魔都可以放下。

两辆磁能车始终出现在苏烈的视野中,这两辆车子明显有改造的痕迹。

它们动力强劲,底盘很高,能够在荒原上大部分环境里行驶。

它们各配套着一挺星素高射机炮,说明这支佣兵小队肯在装备上花钱,从另一个侧面来看,这支队伍实力不错。

事实也是如此。

在前面那辆磁能车上,那个炮手显然是富有经验的‘狩猎者’。

他不断扫视着荒野,寻找着一切可疑的痕迹。

视线的落点,都是那些易于藏身的地方,又或者可能狙击的地点。

当然。

这个‘狩猎者’还没有资格发现苏烈。

有好几次,他的目光从苏烈藏身的地方掠过,但什么也没有察觉到。

在‘坟墓’多年,苏烈在隐匿方面,也下过一番苦功,否则如何在那种地方活下来。

就这样。

苏烈始终吊在他们后面。

期间,两辆磁能车偶有加速,这是为了甩掉可能的追踪者,又或者逼追踪者现身。

不得不说。

这支佣兵小队确实经验充足。

可惜他们的对手是苏烈。

苏烈一路跟踪,在中午时分,来到一座位于海边的小镇。

这座镇子已经废弃多年,现在还能看得到的,也就一些公共建筑,以及寥寥十几栋房屋。

其它的早就变成了废墟,成为不起眼的土堆。

进入小镇后,那名狩猎者就跳了下来,端着一把狙击枪,爬上了一处制高点。

非常敬业地趴在那里。

这个位置。

既可以将镇子外的场景尽收眼底,也可以监视镇子内。

这是为了防止那几个实验人员,也就是他们的雇主没有遵守协议。

如果是那样的话。

这个狩猎者就会掉转枪口。

但这个狩猎者做梦都没有想到,此刻,便在小镇的高空上,苏烈正悬浮半空,俯视着小镇。

苏烈的背后是一双由黑暗粒子凝聚形成的深黑羽翼,它轻松地让苏烈高悬于半空,站在狩猎者目力难及的高度。

在这个位置,苏烈清楚地看见,两辆磁能车最终停在了一个类似教堂的建筑外面。

车门打开,里面的人陆续下来。

几名佣兵迅速散开,占据了各个有利的地点。

一名应该是队长的雇佣兵打了个手势,便有几个男人将后面那辆车上的物资卸下。

这时教堂里陆续有人走出来。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这

是你们的尾款,请收下。”

一名高瘦的实验人员,把一个盒子交给队长。

队长打开,里面是一块星质结晶,大概小孩子的巴掌大。

他呼吸略沉了些,然后合起盖子道:“尾款清了,暂时我们没有任务,你们需要护卫吗?”

“我们可以保护你们一段时间,你也知道,现在荒野很不太平。”

“另外,你们要小心点,像星质结晶这样的贵重物,至少得装在密码箱里。”

那名实验人员还没有回答,就听到一把声音道。

“你们失职了。”

“你们引来了外人。”

那名队长脸色一变,有种受到侮辱的感觉。但他没有发作,而是拿起对讲机叫道。

“老刑,你那里有没有发现?”

不等对讲机回复,那个男人面无表情地朝天上指了指:“在上面。”

“上面?”

队长愣了下,抬头看去。

天上阳光灿烂,蓝天白云,什么也没有。

但这时却听到身后呼一声响,跟着自己的队员惊呼了起来。

队长连忙转身,才发现一个男人正半蹲在地上,扛着把暗红色的大剑,缓缓起身。

即便四周枪口所对,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眼皮也没有跳一下,只盯着仍指着天空的男人看。

“果然是你。”

“虽然你变年轻了。”

“但我不会忘记你这张脸的。”

“袁数!”

此时。

苏烈头发根根竖起。

眼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当日,虽说在逆界里,他亲手给了已经变成异神的袁数一剑。

也目睹了袁数死去。

可在苏烈心中,总有那么一丝遗憾。

因为那不是他所要的结局。

因为那一剑,仿佛是袁数‘施舍’的。

这让他心中那酝酿了十七年的怨恨无处宣泄。

而现在,他重新见到了袁数。

顿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原来当时,自己再一次被袁数欺骗了!

此时此刻。

苏烈几乎就要释放出‘十万亿焦土’。

如果不是旁边还有那些佣兵,有那些实验人员的话。

纵使义愤填膺,仅存的理智还是让苏烈保持着克制。

铮!

巨阙扬起,指着袁数。

苏烈沉声道:“除了他,其它人,立刻给我滚!”

这一刻。

袁数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我想起来了,你是苏烈。”

他又皱起了眉头:“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时间啊。”

“会吗?”苏烈怒极反笑,“对我来说,却是时间刚刚好。”

“我甚至要感谢老天。”

“给了我一个报仇的机会。”

袁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地说:“你难道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吗?”

他说着,并暗中打出手势,让那些实验人员带着建筑里头几样‘重要物品’先走。

“我不关心。”

说完,苏烈扫向那些佣兵:“你们已经拿到钱了,还愣在这里干什么?”

就在这时,苏烈突然扬起巨阙。

当!

巨阙上面跳起火星,一颗变形的狙击弹头掉了下来,金属上仍有剧烈碰撞而产生的红光。

苏烈叹了口气。

那队长大吼

起来:“不要动手!”

但这时苏烈已经扬起巨阙,一道暗红剑光破空而去,划过小镇,消失在镇外的荒野上。

在这条剑光的轨迹上,那个位于高处,刚向苏烈开枪的‘狩猎者’一脸茫然。

接着身体左右分开。

队长全身一震,见队员们纷纷举枪,他再次暴喝:“我说了,不要动手!”

队员们这才停了下来。

队长看了看苏烈,沉声道:“我们走。”

“今天的事,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了。”

他看了眼队员,又大吼起来:“走啊,你们是不是聋了!”

那些队员才连忙钻进了车里,磁能车发动起来,连同伴的尸体也没有回收,比来时更快地离开了小镇。

袁数这时才道:“他们应该感谢你。”

“如果不是你,他们根本走不出这个小镇。”

苏烈冷冷地看着他。

建筑后面,两辆磁能车发动起来,那些实验人员全都上了车。

其中一辆货车上,还用防水布不知道遮盖着什么。

这两辆磁能车从另外一个方向开出小镇。

当车辆离开小镇时。

袁数突然抬脚,然后笔直地冲向苏烈。

苏烈高举巨阙,用力地斩了下去。

轰!

小镇猛地腾起一根又一根的火柱,这些虚幻的火柱却带来真实的高温。

让整个小镇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

海上。

天空上浓浓的云层里,逐渐有光芒透射出来,将这片灰暗的世界照亮。

上午十点,近乎黑色的海水,在狂风的助推下掀起汹涌的波涛。

它们不断撞击着一处笔直的峭壁。

有时候,会溅起十几米高的浪峰,发出惊人的啸声。

这时,天空上有一抹银白迅速而来。

等它靠近时,就会发现,那是一艘飞空舰。

它有着流畅的线条,速度很快,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便从远天降落到峭壁上的崖巅平台。

等飞空舰稳稳落到地面后,舱门打了开来。

有人从里面行出,踏着甲板,走向地面。

阳光上,那人银苍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舞动不休,如同一团摇晃不定的苍焰。

天阳踩在了崖巅的地面上,放眼看去,前方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远处则是连绵起伏的山脉。

这时他心中一动,低头看去,就见山下林子边缘处,有人走了出来。

身材高大,脸挂微笑,正朝自己挥手。

那是黄金议庭的议员之一,号称‘最强之拳’的彼德.戴斯蒙克。

天阳身后的飞空舰开始离去,等这些议员有需要,它会接来迎接。

天阳几个纵跃,便落到了山脚,对彼德道:“希望我没有迟到。”

彼德哈哈一笑,招了招手:“跟我来。”

两人走进树林里,踩着树叶,来到一条小河边。

这里草木茂密,天阳一眼就看到了高行虎。

这个老人正摆弄着一套全息设备,像是在推演着什么。

旁边不远处的岩石上,号称‘最强之盾’的图歌正双手环抱在胸,闭目养神。

河边,林剑屏捧起水洗了把脸,听到脚步声站了起来,回头一笑道:“大家都到齐了。”

 

 

跟随在周大山的背后,李治背着手向南宫世家内走去,只是他的感知力一直留意在老东西的身上,他的一举一动全部在他的感知内。

丁老神色阴晴不定,因为他不知道府中的事情到底处理的怎么样,万一再被这个王八蛋查出什么东西来,对于自己的影响,绝对是巨大的。

当下,偷偷向远处阴暗的角落望了过去,只见里面一道人影轻轻对他点头,丁老这才有些安心,迈步跟了上去。

“尸体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

南宫世家这巨大的庄园,想要找到真正的案发现场十分的困难,所以周大山直接开口询问道。

“城主大人,他是死在养心阁中。”

这些东西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目的就是造成畏罪自杀的假象,去那个地方查,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线索。

“你说他是死在我的房间中?”

听到这个地方,南宫烈的脸色大变,赶忙质问道。

“家主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丁老冷笑起来,没有早点将你弄死,是他最后悔的一步棋,若是早些下杀手,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堂堂南宫世家家主,居住的地方竟然不如一个柴房,就是不知道身为一个管家,居住的地方,是否也如此的寒酸呢?”

来到木屋面前,李治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同时,打量周围是否有什么遗留下来的痕迹。

“城主大人有所不知,家主向来喜欢清静之地,整个府中唯有这里最适合他,并且也不会有闲杂人等过来叨扰家主。”

丁老的心中再次怒火中烧,让你丫的过来是勘察现场的,不是让你过来挤兑自己的。

碧瑶很想上前说几句公道话,不过被南宫烈给拉住了,并且对着她轻轻摇头,在这个时候争抢那口舌之利没有任何的作用。

“城主大人,那个家伙的尸体,就是在这里发现的。”

房梁上的绳子还挂在上面,房间中很是整洁,根本就没有丝毫打斗过的痕迹,唯有倒在一旁的椅子成为唯一的线索。

“左冷禅,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这就是他自杀的证据!”

丁老看到凳子上的脚印,心中大喜,赶忙指着上面说道。

“傻逼!”

对于这样的话语,李治给了老家伙一个十分中肯的评价。

“小崽子,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丁老都要气疯了,这个王八蛋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一刻不再针对自己。

“自缢之人,就算站在凳子上辅助高度,也不会留下工整的脚印,最终最清晰的地方也应该是脚尖位置,而不是现在这样。”

“其次,暗中死去之人的身高,他真的需要凳子在这里自缢吗?老家伙,莫不是你府中之人,都是这种大傻子?”

解释完凳子上的脚印后,再看看绳子垂下的高度,要是东子还活着的话,恐怕在这里走路都会刮脸,现在弄出这样一个假象,简直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哎呀我去,老家伙,你的人不光智力有问题,就连下毒都这么邪性,本公子听南宫烈说,你让人送来的是醒酒茶,本公子冒昧的问一句,你的人是不是带着勺子一起过来的?”

望着床下那一小堆的污秽之物,还有那两三只的死老鼠,李治的嘴角一阵抽搐着,这是怕药量不够吗?还是说南宫烈是个瞎子,什么茶是这个德行,恐怕喝急了,都能噎到自己。

“放屁,老夫什么时候派人给家主送茶了,你小子不要在这胡言乱语!”

丁老的脸色黑如锅底,他自然也看到床下的东西了,心中不知道骂了东子多少遍,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留着他有个屁用,趁早死了的好。

几名官差听到左公子的话语,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憋的很是难受,他们都没有想到,公子居然还会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为公主行破瓜之礼小说^第一次见面男的叫我去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