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别这样会怀上 *龙头撞到花心

2022-06-28 08:13:1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哦?”没有自己,却与自己有关的预言。听上去绕口,实际上却不难理解。伊恩知道,先知无法预言先知,但这种‘不能’亦有差别——自己是无法看见另一

“哦?”

没有自己,却与自己有关的预言。

听上去绕口,实际上却不难理解。

伊恩知道,先知无法预言先知,但这种‘不能’亦有差别——自己是无法看见另一个先知对自己造成的影响征兆,但对方也不能影响他去预言其他人对自己造成的影响。

换而言之,其他预言者预言自己,也不是彻底就完全失效了,而是以一种‘没有他存在’,亦或是‘忽略掉他所在的这一部分’的状况进行的预言。

此刻,孩童魂魄的灵音已经开始衰弱,而这次主导的是琳达:【大哥哥,我曾借助颅骨的力量,看见了瑙曼城发生大乱,所有神秘的黑衣人都前往那座城,最终与另一批人合作,成功得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东西】

【我们不知道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它非常普通平凡,但却异常珍贵,太矛盾了,这个世界太大,有很多东西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它与某个教派有关……教派是什么?】

【总之,正是因为看见了这一幕,我们才决定和爸爸一齐加速计划——但大哥哥你来了,所以一切预言都被打破,所有的命运都走上不一样的轨迹】

【黑衣的神秘人因为你的到来而出现,我们也将步入失败……但既然我们的命运被改变,那么瑙曼城中,得到重要东西的人也会改变……甚至一切都会改变,没有人得到也说不定?】

琳达显然对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兴趣,或者说,她根本没认真去看预言的图景。

她是为了承载‘须臾之颅’而制造出的人造人,而灵能也是‘活化’,平日都是用活化灵能辅助须臾之颅进行预言,所以对这方面甚至有些排斥。

不过,她和自己的哥哥们一样,都对灵知院有着相当天真的恶意。

那就是,无论什么事,都希望灵知院失败。

全都去死最好。

“教派?四大正教?还是邪教?须臾之颅的预言吗?的确有这样的力量。”

伊恩微微颦蹙,他有些了然。

如此一来,莱安男爵和孩子们的行动就能解释了——灵知院计划的失控也是必然,因为他们居然真的成功培育出了一位可以利用先知之力的灵能者。

虽然仅仅是间接,但先知之力存在的本身,就代表‘无条件获取一定量的未来讯息’……和这种灵能者作对,即便是几个小孩也有办法脱离他们的掌控。

至于对方为何将这个预言告诉自己……

“你们希望我去阻止灵知院成功吗?哪怕仅仅是和你们毫无关系的事情?”

沉默了一会,伊恩坦然一笑:“虽然我很想说不,但这我可拒绝不了。”

话至此处,他顿了顿,认真地说道:“不过,记住。”

“这可不是为了你们,只是我想要去那么做而已。”

【都一样,大哥哥,只有你们才在乎这些小事,只有想要活着的人才需要借口】

此刻,出现在伊恩耳畔的,是一个颇为陌生的声音,也是最为成熟的声音:【我们该做的事情都结束了,接下来,我们就该离去,用死偿还了】

这是男爵亲子的声音,那个最后的确有复活可能的孩子。

他的死,是男爵接下来一切疯狂与罪恶的开端。

但他或许是在场已死众人中,最为无辜的那个。

至少,除却吓晕了摩达管事外,他并没有任何为恶的证据。

他仅仅只是……一个天选者。

以及一个受害者。

与能明显感应到异常与疯狂的其他三个孩子灵魂不同,伊恩能感应到,男爵亲子的魂魄虽然还带着些许怨灵的气息,可终究还是在男爵和弟弟妹妹的帮助下,恢复了正常理智。

这或许就是天选者的力量?亦或是三位兄弟姐妹的灵能支持?

或者说,当初他在和老管事摩达见面时,就已经恢复了一部分理智?

这都不重要了。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

伊恩轻轻回答道:“那么就去吧。”

【那么永别了,路过的先知大哥哥】

“永别了,可悲的孩子们。”

漆黑的黯夜雷雨中,伊恩转过身,背对尸体与光团。

倾盆而下的雨水溶解坚冰,化去泥团石块,令一切战斗的痕迹都消散无踪,而轰鸣的雷霆将所有声音都遮盖。

霜蝶从远处飞来,少年抬起手指,令小妖精快乐地攀附在他的食指指尖,霜蝶的笑声与身后传来的欢快笑声重合,与之随同响起的,还有血肉被扭曲的怪异蠕动声。

培养仓中,所有孩子的尸体,就连那个正在培育,用来承载怨灵复活的躯体都开始自发的分解,溃散,融化成一团团橙红色的怪异溶液。

这是末秋灵能的作用,他正在发动自己的力量,要将自己和自己兄弟姐妹在这世间所有残存的痕迹都彻底抹消。

甚至,就连琳达头上的‘须臾之颅’光辉也在黯淡——这个灵能传承之物原本就消耗了许多力量,如今更是几近于枯竭,正在变回一个普通的以太结晶颅骨。

没有了这个同为先知传承之物的干扰,少年预知视界中的诸多雾气再一次清晰地浮现。

但伊恩没有回头看。他也不需要去看。

因为少年早就知道,这些从未在这片大地上体会到半点意义的生命,最终找到了自己生命最后的意义。

那就是将自我的存在从这世间根除,让任何人都无法再找到他们,再伤害他们,再也无法利用他们重复另一个可怖的计划。

即便有着复活的可能,但生命仍然选择拒绝再一次诞生于这个世界。

十几秒过后,所有血肉蠕动的声音都彻底停止,而孩子们的欢笑也彻底消散,灵能的波动开始衰弱。

伊恩停下脚步,整整十秒,他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他们都消散了。

六年前南岭沿海的大风暴,与一群人的恶意相交,化作摧毁一个家庭的山崩;而一个疯狂的贵族制造的山崩,又令数百上千个普通人的家庭步入毁灭。

飞焰地与帝国的战争,看似与这件事毫无关系,但实际上却戚戚相关——索林大公无法独立支撑防线,境内民众流离失所,而帝国或是为了削弱这位公爵的力量,或是真的战略重心转移,坐视西境难民不断迁移向其他行省。

而在未来,索林大公会选择彻底背叛——亦或是独立选择自己国度的命运。

只是小小的一个决策,就造成了数以十万计的人死亡,而随着这一决策,灵知院这些组织就乘势而起,利用这丰富的‘资源’展开自己的各种计划。

如若是史书记载,这一切恐怕仅仅是轻飘飘的一句话,‘瑟塔尔帝国与飞焰地进行了长达六年的战略对峙,双方的暗战与生物战,造成西部平原无法正常耕种,饥荒与频繁的灾病导致大量民众出逃其他行省,幸存者十不存一’。

就是这么一句话,可能会被后世的学者与读者忽视掉的一句话,落在普通人的头上……不,即便是落在升华者的头上,也是宛若山崩。

世界从来不是丑恶。

只是可悲而已。

“他妈的。”

暴雨中,白发的少年低声用中文骂了一句,然后带上头盔。

将断剑的碎片与炼金铠甲的甲片全部都收集齐,不留下半点线索。

然后,伊恩转过头,看向之前的战斗现场。

莱安男爵的尸体,相较于之前和他战斗的模样已经差距甚远,不仅仅喉咙处的剑伤消失,自己的面孔也变得像是中毒那般发紫。

而那位灵知院副科长的尸体,虽然脑袋被敲碎这点不能逆转,可看上去却不像是被人踩碎,而是被莱安男爵用破甲锥打碎的那般。

一眼看上去,就像是这两个决斗,双双施展杀招,进而同归于尽。

“……也太熟练了。”

一时间,就连伊恩自己都找不出差错。

但他也知道,这些举动只能瞒过不知情的人,譬如说帝国督法院的督查使与怀光教会的执行者。

但灵知院肯定知道,末秋是有着扭曲操控肉体的灵能的。

既然如此,他们就绝对不会因为尸体的情况而产生误判,而是尝试去搜索更多的线索。

但这也足够了——足够令他们茫然失措一阵时间,再也无法抓到自己的踪迹。

“还欠映光修女一声谢谢……先回去拿行李吧。”

伊恩思索着。

从头到尾,只有映光修女与老管事摩达知道他参与了此事,也只有映光修女知晓他去追踪莱安男爵——这正好可以打一个时间差,毕竟这场战斗说起来长,全程算上碾死灵知院黑衣人的时间也没超过十五分钟,只要加速回去,谁也不可能猜得到是他的杀莱安男爵和灵知院副科长。

自己没追上才是常态,追到了反而会被怀疑。

“话说回来,我是不是又杀了一位子爵的老朋友?”

想到这点,伊恩的脚步顿了一下,紧接着用力地摇头,将这个怪念头甩开:“这也不怪我吧,南岭这地方风水的确是不太好。”

“或许整个泰拉都不太行。”

怀着微妙的心思,少年离开此地,加速朝着莱安领而去。

虽然基本上没有几个人会把嫌疑扔到身为莱安男爵旧友的格兰特子爵麾下的自己身上,但有人证明总比没有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别这样会怀上 *龙头撞到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