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了小说&三个寡妇偷汉子小说

2022-06-28 08:21:5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大夏京都。北城门外。数以万计的读书人聚集在此。他们身穿丧服,挂着横幅,完全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有人在哀嚎哭着,也有人痛骂顾锦年,而大多数的人则是冷眼相望。因为北城门上

大夏京都。

北城门外。

数以万计的读书人聚集在此。

他们身穿丧服,挂着横幅,完全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有人在哀嚎哭着,也有人痛骂顾锦年,而大多数的人则是冷眼相望。

因为北城门上。

顾锦年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众人眼中。

“是顾锦年。”

“他便是顾锦年。”

“你们看,顾锦年来了。”

随着乌云遮盖北城门口,很快一道道声音响起,有人看到顾锦年,指着城门口大声喊道。

看到顾锦年的出现,这群读书人瞬间激动起来了。

而在城墙之上,负责调兵的统军首领,立刻朝着顾锦年一拜。

“世子殿下。”

“我等奉陛下旨意,前来维持秩序,殿下无需来此,免得被这些小人所秽。”

统军头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对这帮人也没有好感,所以希望顾锦年不要被这些人干扰到。

“陛下有其他旨意吗?”

顾锦年看着对方,平静问道。

“陛下有口谕,让我等不要伤人。”

统领开口,给予回答。

“好。”

“此事交由本世子来吧。”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前方走了几步,站在高墙之上,俯瞰着这帮穿着丧服的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大多数是来自江南书院,此时此刻,正一个个虎视眈眈地看向自己,恨不得要将自己生吞一般。

仿佛是有什么天大的仇恨。

“顾锦年,你偿命来。”

“顾锦年,你该死。”

“顾锦年,还我先生之命。”

一时之间,随着顾锦年露面,一道道怒骂声响起,这些读书人的声音十分杂乱,你一句我一句,但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们这言语当中的愤怒。

以及是真的想要顾锦年死。

“铛。”

这一刻,城墙上一道钟声响起,直接镇压住了这些读书人的喧闹之声。

顾锦年看了一眼身旁的统领,随后缓缓开口说了一句话。

当下后者深吸一口气,站在城门之上,大声吼道。

“世子有令。”

“派十人出列,与他对话,尔等闭嘴,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统领开口,怒斥众人。

此言一出,瞬间引来众读书人脸色难看。

“你让我等出列我等就出列?死下来。”

“好大的口气,你逼死孙儒,还敢说这种话?”

“当真是狂妄至极,我等三万读书人聚集在此,有本事你就杀我等。”

“诸位,不要理会他,继续骂,我倒要看看他顾锦年敢不敢对我等动手。”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压根就不在乎顾锦年,有本事就杀,三万多读书人在这里,是极其恐怖的施压。

别说顾锦年了,就算是当朝宰相也不敢对他们做什么。

实际上,文武百官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他们也在暗中观察,如若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情况,会立刻制止。

这时候可不能让顾锦年胡来,当真杀了这三万读书人,那就不得了了。

铺天盖地的骂声,使得京都内所有人都能听到。

面对这般骂声,顾锦年很平静,只是与一旁的统领开口,他不想大吼大叫,让他代替自己即可。

很快,领军统领再度出声。

“世子有令,尔等身为读书人,无故聚众,意图造反,如若不听管教,参奏陛下,罚尔等三代不可入仕。”

领军统领开口,注视着这帮读书人,说出顾锦年方才所言。

这话一说,众人的确沉默了。

顾锦年现在是督查指挥使,他参的本,六部必须要优先处理。

换句话来说,如果你没有做错,顾锦年可以恶心你。

如果你做错了,那不好意思,顾锦年不但可以恶心你,还可以让你倒霉。

三万读书人无故聚集,这不是小事,虽然他们可以解释,索要一个公道。

但是这公道是这样索要的吗?就不可以先报备?请问是县令不接受你们的要求,还是府君不接受?

好像都没有吧?

就是你们呼朋唤友聚集而来的吧?

这背后有谁没谁都无所谓,治这个罪不算什么。

三代不得入仕夸张了一点,礼部和吏部只怕都不会答应,但他们禁止个三五年入仕倒没什么大问题。

一时之间,众人有些沉默,他们心里清楚,倘若还这样闹下去,就准备好拿自己的前途来赌了。

这一招很绝,众人敢怒不敢言。

“我来出列,诸位先不要说话,这顾锦年也就只有这点本事而已。”

“对,不要怕,我与陈兄一同上前。”

“顾锦年也只敢如此了,他逼死孙儒,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也随陈兄一同。”

一时之间,众人的确闭嘴了,有一些刺头出声,出列前方,要与顾锦年对峙。

大约小半个时辰,终于有十个人出列,来到城门之下。

十人都是俊杰,他们立于城下,却显得不卑不亢,抬起头来,注视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有愤怒,不屑,倨傲,冷意。

各自不一。

城上。

顾锦年望了一眼,他有些冷意,原本自己打算去悟道,却不曾想到发生这件事情。

如若不解决,始终是麻烦,眼下就是要快刀斩乱麻,将这些人解决。

“聚集三万读书人,道明来意。”

城上,顾锦年开口,望着他们目光冰冷。

“顾锦年,少在这里装糊涂,你逼死孙先生,这件事情你不会不知道,说,该怎么处理。”

“顾锦年,莫要在这里装模作样,显得自己无辜,孙先生之死,你如何负责?”

他们开口,尤其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穿着丧服,相貌英俊,周围环绕才气,此时此刻他望着顾锦年,眼神之中是恨意,也有怒色。

他的声音最大,是领头者。

“孙正楠死了吗?”

顾锦年望着对方,语气平静。

“孙先生的棺材还在江南书院,难道要我等将孙先生的尸骨摆在你面前,你才相信?”

有人愤怒,如此说道。

“好。”

“好。”

“好。”

得到这个答复,顾锦年连道三声好。

一时之间,引得众人不由一愣,他们不明白顾锦年这是何意。

“死的好。”

“这种腐儒,早就该死了。”

可接下来,顾锦年所说的话,让这帮人瞬间沸腾了。

“你说什么?”

“顾锦年,你还是人吗?”

“羞辱,羞辱,这是奇耻大辱啊。”

“顾锦年,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

“狂妄,狂妄,到底是怎样狂妄之人,才会说出这般言论?”

一道道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顾锦年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纯粹就是挑衅,赤果果的挑衅啊。

“闭嘴。”

城墙上,听着众人怒斥,顾锦年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他一道怒吼声,直接盖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声音。

“孙正楠,身为大儒,不辨是非,倚老卖老,被我削去大儒之位,理应当悔过自改,明悟圣贤之道,却不曾想他死性不改,以自尽为手段,向本世子施压。”

“本世子说错了吗?这种人难道不是死的好。”

顾锦年开口。

对于孙正楠,他没有太大的恶意,只觉得这种人不明是非,而且倚老卖老。

自己削他大儒儒位,没有任何错误。

他觉得自己性格直来直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看到什么不好直言不讳。

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这般做,秉持公道。

可说句不好听的话,无非就是倚老卖老,如若仗义执言,秉持心中正义,顾锦年还敬他一二。

但在大夏书院之时,这个孙正楠不分是非黑白,见到自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而且还故意想要羞辱自己。

这是大儒该有的样子吗?

等了三天有怒气?顾锦年出场后,也没有不尊吧?再加上自己与孔家的仇,天下人都知道,不是不给孙正楠面子,而是不给孔家人面子。

孙正楠与孔家一同前来,为了什么事情,孙正楠知道,只不过他表面上不说罢了。

说直白一点,如果顾锦年第一时间就去见了孙正楠等人,其结果无非就是孙正楠好言相劝两句,倘若顾锦年就是不交出圣器,结果一定不会更变。

会认为顾锦年自私自利。

从而抨击。

所以,这种人死了最好。

“顾锦年,你当真是畜生。”

下方读书人怒吼,恨不得要杀了顾锦年。

“孙儒前来拜访你,你置之不理,让孙儒苦等三日,这就算了,就因为言语冲撞一二,你便削孙儒儒位,逼他自尽,你现在还在这里说这种话。”

“你当真不是人啊。”

对方气急败坏,指着顾锦年,手指都在颤抖。

不止是他,数万读书人都气急败坏了,本以为这么多人,顾锦年应当要畏惧一二,却没想到的是,顾锦年不但没有半点畏惧,反而一如既往的嚣张。

这让他们如何不气急败坏。

“逼他自尽?”

“本世子倒要问问,是怎么一个逼法?”

“整件事情,尔等知晓来龙去脉吗?”

“到底发生了何事,尔等又知道吗?”

“说到底,尔等不过就是道听途说,而后自认为是正义之举,想要借助这次机会,抨击本世子,将本世子踩在脚下,以满足尔等内心的虚伪。”

“本世子说错了吗?”

顾锦年望着众人,冰冷发问。

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自己麻烦,这三万多人当中,有九成九都是盲目跟风。

什么伸冤。

什么公正?

一件事情在没有彻底了解之前,有什么资格发表言论?

可以提出疑惑,这个没有关系,但事情没有完全了解,就妄自下定,如若说对了还好,倘若说错了呢?

会出来道歉吗?会明白自己的错误吗?

最终的结果,可能就是一句,原来是这样的啊。

要么就是,虽然这件事情我们误会了,可你的的确确有错,而且你完全可以告诉我们,向我们解释清楚不就够了?

抛开事实不谈,难道你顾锦年就没有错?

典型的打拳行为。

“可笑,荒唐。”

“这是你自己认为的。”

“既然世子殿下如此不服气,那就请世子殿下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可笑,不管到底发生了何事,孙儒已经死了,你必须要为他的死负责。”

“说的没错,管他顾锦年说什么,孙儒已经死了,就是他顾锦年逼死的,少在这里拿我等说事,现在所说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等的事情。”

“我等问心无愧,也只有你这种小人,才会觉得我等心怀不轨。”

声音响起,京都再一次沸腾。

如顾锦年猜想的一般,这群人如同被戳穿心事一般,开始否认,而后将话题重新转移到顾锦年身上。

这很正常,这里面九成九是跟风过来的,当然也有目的,就是想要搞臭自己,让自己跌落泥潭之中,往后成为自己吹嘘的资本。

而其余一部分人群,单纯的就是故意引导这种风气,他们带有目的。

说直接点,就是想要害自己。

背后有人在支持他们,是谁就不清楚了,孔家肯定跑不掉,但也绝对不止孔家这么简单。

听着这些谩骂之声。

一旁的统领都不禁皱眉,三万多人齐齐辱骂,这场面可不是一般的热闹,即便是在辱骂顾锦年,不是辱骂自己,领军统领都觉得很刺耳。

这要换作是自己,估计早就下场砍人了。

“世子殿下,这帮狗东西已经不讲道理了,末将带您回去,剩下的事情,交给末将来办。”

统领开口道,希望顾锦年离开,免得被这些人恶心到。

“无妨。”

顾锦年淡淡开口,他挥了挥手,就站在城口之上,听着这些人的谩骂。

同时也在思索一件事情。

儒道。

是的,顾锦年听着这些谩骂之声,脑海当中不由浮现这个事情。

儒道体系。

儒道体系划分七境。

第一境为读书凝气。

顾名思义,便是通过读书,明悟道理,然后凝聚才气。

玲珑圣尺的作用,就是重新定义儒道境界。

顾锦年之前想过,直接改变第一境,不是凝聚才气那么简单,而是凝聚浩然正气。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难度太高了。

第一境界就凝聚出浩然正气,过程很难。

无疑是打击读书人的自信,并且让儒道陷入一个两难之策,毕竟有时候很多东西就是靠量变产生质变,所以第一阶段,不应当这么苛刻。

而现在,顾锦年也不会因为这些人的谩骂,从而提高儒道第一境的难度。

但他要定义。

真正的定义儒道。

骂声彼此起伏,三万多人,你一句我一句,足足骂了半个时辰。

而顾锦年也听了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后。

众人有些口干舌燥,百姓们听的也有些麻木不已,硬生生骂了三个时辰,多多少少有些过分了。

“顾锦年,你为何不说话?”

“你怕了吗?还是心虚了?”

“沉默不语,是不是觉得我等都说对了?你哑口无言?”

声音响起,充满着冷意。

可顾锦年没有理会这些声音,而是抬起手来,当下文府在他身后出现,星辰环绕,五辆玉辇如同天子坐骑,率领千军万马而出。

顾锦年的文府异象,惹来不少人的惊叹。

然而有人却指着顾锦年,怒声如雷。

“顾锦年,你是否也想要削我等才气?”

“我等无惧,诸位兄台们,我们倒要看看,这顾锦年敢不敢将我等的才气削光。”

“我等三万读书人,就不信你一个人削的完。”

“说的没错,你妄想用这一招来吓唬我等。”

他们大吼,有一些声音藏在暗中,让大家站在前面,而其却躲藏起来。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效果起到作用,毕竟顾锦年的才气终究是有限。

而他们三万人的才气加在一起,绝对不是顾锦年能削除干净的。

只是,顾锦年也没打算削他们的才气,一来的确不够,二来这些人也不配。

“吾顾锦年。”

“今日,请圣尺显世。”

“定义儒道第一境。”

北城门上,顾锦年负手而立,他望着众读书人,如此开口。

此言一出,确实引得众人惊愕。

“定义儒道第一境?这是何意?”

“他在说什么胡话?”

“我怎么听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顾锦年这又要做什么?”

大部分不解,他们只是听说过玲珑圣尺,也仅仅只是知晓玲珑圣尺的基本作用,可以削人才气,对于玲珑圣尺真正的作用,他们不是很清楚。

可有一部分人脸色却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他是要重新修改儒道第一境的标准,想要从根本上打压我等。”

有人脸色难看,道出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此言一出,瞬间引起哗然。

“重新修改儒道第一境的标准?他有什么资格修改?”

“这便是圣尺的威力吗?”

“更改儒道第一境的标准?玲珑圣尺竟有这般的威能?怪不得能称之为圣器。”

人们惊叹,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面前,他们也不得不信。

“倘若顾锦年随意修改,设立一个无法完成的规则,那该怎么办?我等岂不是无法踏足儒道?”

“顾锦年当真歹毒啊,竟然用这招逼迫我等就范。”

“儒道之境,是天地设立,也是代代圣人与先贤共同推演而出,如今顾锦年竟然要强行修改,可恨啊。”

“顾锦年,你配吗?”

叫骂声响起,有人依旧愤怒,也有人害怕,更有人露出恐惧之色,毕竟儒道境界是他们好不容易修行出来的。

现在告诉他们,要重新定义,他们如何不怕?

“问题不会太大,即便他重新定义,影响的也只是后来者,我等不会受到影响。”

关键时刻,有人开口,道出辛秘。

此言一出,瞬间得到众多人的好奇。

“你确定我等不会受到影响吗?”

“如若只是影响后来者,那还好说,如若影响我等现在的境界,那这顾锦年当真罪该万死啊。”

“我觉得很有可能,毕竟圣尺威力再大,也不可能大到无边,肯定会有一定的限制。”

一道道声音响起,随着有人道出圣尺的弊端后,一时之间,众人松了口气。

如若顾锦年重新定义儒道第一境,影响到了他们,那当真是血亏。

只是,北城门上。

听着这些言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了小说&三个寡妇偷汉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