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流白浆要喷水了 做爰全过程叫床小说

2022-06-28 08:24:3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酒楼交接好之后,就开始商量重新装修。晚上,宋萌芽、荣楚、欧阳丹和宋添瑞四个人一起,还找了专业的画图师父。一上来,荣大爷就把问题扔给了欧阳丹,“你可是做生意的行家,先说

酒楼交接好之后,就开始商量重新装修。

晚上,宋萌芽、荣楚、欧阳丹和宋添瑞四个人一起,还找了专业的画图师父。

一上来,荣大爷就把问题扔给了欧阳丹,“你可是做生意的行家,先说说你的想法。”

“你就会欺负我吧。”欧阳丹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很配合的说了自己的分析,“酒楼装修很重要,它直接决定了人的第一印象,特别是一个新的酒楼。”

众人点了点头。

欧阳丹继续说道,“从前,这个酒楼算是中等偏上,来往的客人大多都是富人区的居民,不过不是为了什么大的宴席和场合,就是从那经过,很方便就在那吃一顿饭。”

他说的头头是道,甚至是看过那家店的账单,“营收一个月差不多三百两,不是个小数目了,我觉得你们可以参考一下。”

宋添瑞点了点头,“欧阳公子说的很多,首先我们要找准酒楼的定位,也就是主要客群是谁,要做什么生意。”

“客群?”这种词对欧阳丹来说很新鲜,但是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还觉得这个词很形象,因此对宋添瑞的好感度直线上升。

“宋公子接着说。”他兴致勃勃的催促道。

其实,不管酒楼选在什么地方,他们的定位都不会改变。

宋添瑞接着说道,“我们的酒楼肯定是要做庭县最高端的,面对富人区,给他们提供大摆筵席的地方。”

“啊?”欧阳丹微微惊讶,“可是现在的富人大部分都已经习惯去泉涌街,那边酒楼规模大,菜色各种各样,要跟那边直接抢客……恐怕不容易。”

他觉得宋添瑞或许是太年轻,想法显然有些狂妄。

“欧阳,”荣楚拍了拍欧阳丹的肩膀,“等你有幸尝一尝我这兄弟的手艺,就知道他的酒楼开在任何位置都只有挣钱的份儿。”

“真的?”欧阳丹隐隐有些期待了,“如果菜品一绝,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相信我。”荣楚冲欧阳丹眯了眯眼睛,“现在,你就帮他们谋划一下这个酒楼的装修吧,这件事,还是你更擅长。”

“行。”欧阳丹没再啰嗦,立刻就跟宋添瑞一起讨论起来。

荣楚将宋萌芽叫到一边,“过几天我要出趟远门,估摸着得一个月才能回来。”

“哦。”宋萌芽笑了笑,“五哥放心去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

“如果遇到什么棘手的事儿,就找欧阳,我跟他打好招呼了。”荣楚其实有点不放心,宋萌芽毕竟是刚来县城,这丫头性子又要强,他总怕她吃亏。

“放心吧,又不是小孩子。”宋萌芽无语。

“少来,在哥哥们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荣楚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出去透透气。”

他一出门,果然见沈殷山守在外面。

荣楚听宋添瑞说起过,这个沈殷山是个武功高强的家伙,虽然他不希望妹妹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但是有这样的人保护妹妹,他倒是能放心一点。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自私,但是没办法,生意人,总是明白取舍的道理。

他取的是自己在乎的人,舍的是所有其他一切。

“喂?”荣楚迈着大步子走了过去,“怎么不进去?”

沈殷山一直都能感觉到荣楚的敌意,见他主动跟自己说话,眉头皱了皱。

“聊聊?”荣楚根本不在乎沈殷山怎么想,率先游廊走去。

沈殷山果然跟在了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会儿,荣楚才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递了过去。

沈殷山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荣楚解释道,“这是一千两银票,你收下,我才放心。”

沈殷山依旧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这是你保护萌芽应得的。”荣楚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心思,但是你借着这个心思留在萌芽身边,就是目的不纯。”

荣楚的话,比冬夜的寒风还扎人,“你拿了钱,两不相欠,萌芽也可以随心情做自己的选择。”

沈殷山明白了,荣楚怕他借着自己保护宋萌芽的事儿去逼宋萌芽。

可他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思,甚至一再跟宋家人说过,他不会娶宋萌芽。

所以荣楚这一番话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沈殷山无奈的摇了摇头,竟直接接过了银票,还晃了晃道,“谢了。”

他拿了银票转身就走,留荣楚一个人在寒风中凌乱:正愁没机会出去挣点钱呢。

“我果然没看错这家伙。”荣楚愤愤的想,“一千两就把他收买了。”

宋萌芽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沈殷山在门口心情特别好的样子。

“怎么了?”她好奇的上前问了问。

“没什么。”沈殷山嘴角带着点点笑意,“你们的事儿商量好了?”

宋萌芽点了点头。

“外面冷,你快回去休息吧。”沈殷山又说道,看着荣楚走了过来,他脸上的笑容更明显,又跟宋萌芽告别,“我先回去了。”

宋萌芽看沈殷山的背影都是欢乐的,倒是很少见。

她不解的跟荣楚嘀咕道,“这家伙怎么了?捡到钱了?”

荣楚脸色变了变,默默的咬了咬牙,心中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晚上,他专门去找了宋添瑞,说了这件事,结果逗得宋添瑞笑了好长时间。

“你笑什么?”荣楚心中自己被耍的感觉更强烈了。

宋添瑞一边笑一边摇头,“五哥呀五哥,你这个买卖可是赔了,那个沈殷山虽说对小妹有意思,但是他没想过要娶小妹。”

“什么意思?”荣楚不相信,“他怎么可能没想?你别被他骗了。”

“真的。”宋添瑞敛了笑意,“或许这也是我和四哥能接受他的原因之一,我跟你说过他是个刺客,很危险,他应该是不想让小妹跟他一样危险吧。”

他非常有信心的说道,“这件事,不光我知道,我爹娘还有萌芽,都知道。”

果然被骗了。

可奇怪的是,荣楚的心情反而好了几分,暗骂一声,“臭小子,便宜他了。”

酒楼图纸确定好之后,很快就开工了。

工头说最少也需要一个月时间,随意,宋添瑞和李冬天又回去富阳镇,等着酒楼装修好再回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流白浆要喷水了 做爰全过程叫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