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调教通房丫鬟小怜*张行长要戴套

2022-07-04 08:20:5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一条带着红色花纹的毒蛇慢慢地从地下钻了出来,足足有一米长,身上来回涌动着,身上的蛇皮开始蜕了。灵兽跑进来后,先是看了马文明一眼,之后视线就被那条蛇吸引住了。马文明惊讶地看

一条带着红色花纹的毒蛇慢慢地从地下钻了出来,足足有一米长,身上来回涌动着,身上的蛇皮开始蜕了。

灵兽跑进来后,先是看了马文明一眼,之后视线就被那条蛇吸引住了。

马文明惊讶地看着这只灵兽,它居然在流哈喇子。

这是馋了?

再联想之前这里的毒物全死了,还有一条蛇的蛇头被咬掉了,马文明终于明白过来。

“是你这个小畜生干的对不对?这里的毒物都是你弄死的,你还吃了?”马文明对着灵兽吼道。

灵兽的耳朵扑棱了两下,终于把视线收回来,看向他,嘴里“呜呜”了两声。

它居然承认了!

马文明觉得自己能听懂灵兽的意思,简直一片凌乱。

他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就这么被一只灵兽给毁了!

简直是愤怒至极!

“你……我……”马文明来回转着,想要找个什么东西弄死这只可恶的灵兽。

可山洞里什么都没有,他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东西。

他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从自己身上抽出一把匕首来。

可是比划了两下后,发现太小了,一把扔了,抬手就把墙上的火把拿了下来。

“好一个小畜生,你吃了我的毒虫,我一定要弄死你!”他狞笑着,拿着火把对着灵兽,眼睛又看向蛇坑下面,那条蛇已经快要蜕皮成功了,“只要再等一会儿,我的蛊虫炼制成功,就是你的死期!”

灵兽看着他手里的火把,又看回马文明,似乎对他并不感兴趣,又把视线投到了蛇坑里面。

一条体型缩小了一半的毒蛇从蛇蜕里爬了出来,身上原本暗红色的花纹,变得鲜艳欲滴。

“吧嗒!”灵兽嘴里的哈喇子直接滴到了地上。

马文明也看到了这一幕,“哈哈,我的蛊虫,马上就要成功了!”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嗤笑,“你以为成功了?”

“你说什么?”马文明猛然回头,“你没看到吗?等它再蜕一次皮,我就把你扔下去,它只要咬死你,喝了你的血,就成功了!我明白了,你怕死了,你在给自己拖延时间找借口,是不是?”

教主怜悯地看着状若疯狂的马文明,闭上了眼睛。

他现在这个样子,活着还不如死了。

只是,就算他死了,也不会让马文明成功的。

他原本飞升上来,就没有哪个门派愿意收一个植物飞升印的人,很多人并不认识断肠草。

但是马文明认识啊!

那个时候,马文明还没有失去他的蛊虫,那是一只通体碧绿的小蛇。

两人相识后,一起走南闯北,终于在南阁寻找到一处认为合适的地方,安稳了下来。

教主在马文明的游说下,终于同意和他一起创建五毒教。

但是,刚开始的时候,这里的门派很多,根本没有人喜欢再多一个,尤其只有两个人的教派。

而且,这里的人全都是以毒物为生,马文明的到来,让很多毒物都找不到了,很快就引起了这些门派的愤怒。

他们纠结在一起,围攻两人,最后,那些人被断肠草和马文明的蛊虫毒死一大半,马文明重伤作为了结束。

马文明失去了蛊虫,一蹶不振,教主安慰他,并且愿意鼎力相助,一定要把五毒教建起来。

可他不知道,马文明的一蹶不振完全是做个

样子,他的目的是断肠草的毒性,能够让他拥有新的蛊虫。

教主,没有蛊虫,就不能服众,所以,最后两人商量了一下后,就变成了断肠草飞升印这人成为了明面上的教主,马文明成了执事,也是实际的掌权人。

慢慢的,五毒教建起来了,马文明也收拢了很多毒虫飞升印的飞升者。

为了笼络人心,他还允许这些人的族人,一旦飞升后,在五毒教都会有一席之地。

又过了几十年,马文明的儿子也顺利飞升,父子两个一起,慢慢地把五毒教建设的更加庞大。

而他们炼制的毒药,也成了四阁那些邪仙的最爱。

可是,他儿子四处游历回来后,居然被人废了,安文明的心理再一次扭曲。

他在五十多年前,就把教主做成了人彘泡进了药坛,想要自己成功后,再找个合适的人,帮助儿子重新好起来。

可成功就在眼前,那个名义上的教主,早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心灰意冷下,对他失望透顶,也不断地寻求着解脱。

他知道,自己的本体是马文明重新获得蛊虫的关键。

只要自己先死了,那么马文明的计划就失败了,所以,他刺激完马文明后,就闭上了眼睛,一言不发了。

可马文明的癫狂依旧没有停止,他一边叫着,一边走过去,把床单从教主身上扯开。

“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没有胳膊没有腿,想跑跑不了,想死也死不成,还不乖乖成为我的蛊虫第一口食物?只要你让它咬一口,我们两个就全都解脱了,不好吗?这不是你说的吗?你要用尽全力助我吗?”

蛇坑里的那条蛇,在蛇坑里游动了好一会儿,又开始了第二次蜕皮。

灵兽的口水已经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小水洼了。

它紧紧盯着那条蛇,似乎周围所有的一切,以及马文明的吼声,对它都没有任何印象。

这个时候,两个纸扎人儿忽然出现。

马文明一惊,原本想要把教主丢下去的动作停下了,警惕地看着忽然出现的两个年轻人。

这两个人,很陌生,他之前没有在那些仙族人里见过。

难道是打伤自己儿子的仙族人来了?

他重新拿起火把,挡在身前,“你们是谁?”

纸扎人儿不会说话,而是一左一右站在蛇坑两边,把马文明离开的路堵死后,就站在那里不动了。

马文明渐渐从癫狂状态下冷静下来,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两个人,还有那只对着蛇坑下面自己辛苦炼制的蛊虫,垂涎欲滴的灵兽。

他原本就只是下界蛊师,机缘巧合下飞升了,也不会什么功夫,所以,现在的场面对他来说,非常非常不利。

他只有想办法让蛊虫尽快成功炼制出来,不然,不说后来的两个人,就是面前这只毛茸茸的灵兽,他恐怕也难战胜。

“呼……”他拿着火把在小毛球面前晃了一下。

小毛球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之后又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盯着蛇坑里的毒蛇看起来。

那条蛇,已经开始了第二次蜕皮,一旦成功,体型又会缩小一半,而毒性会增加不止一倍。

蛇皮上的花纹开始变得有些模糊,似乎第二次蜕皮对它来说有些痛苦,身体不停地翻滚着。

外面山谷。

五毒教原来那些对执事和教主忠心耿耿的狗腿子,几乎全都死在了自己的蛊虫失控

之下。

方驰拍了拍站在栏杆处的灵姑,“辛苦了!”

灵姑的眼睛从一片白色变回了原来的黑眼珠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笑了。

“灵姑,辛苦了!来!喝口水!”阮刚端来一碗水递给灵姑。

方驰没有管他们小两口秀恩爱,跟阮明哲说道:“好了,下面就看你的了!”

阮明哲点点头,被方驰带着飞到了建筑前面。

蜘蛛印带着自己最信任的几个兄弟,也跟着一起过去了,帮助打扫战场。

这个时候,山谷里的树林里,传来“稀里哗啦”的声音,原本消失不见的飞升者,全都从下面飞了上来,聚集在了山谷上空,看向建筑群前面的人。

阮明哲已经换上了他原本在苗寨里穿的巫师服,双手高举,开始说起晦涩难懂的苗语。

而那些对有没有巫师存在还有怀疑的人,一看到这一幕,顿时激动了起来。

“真的是巫师大人!他们没有骗我们!”

“是啊,你听,巫师在祷告神明,保佑我们平安健康!”

“巫师……”

几乎瞬间,山谷上空所有人,全都凌空跪伏了下去,口里随着阮明哲大声的祷告,而默默念诵着。

声音从嗡嗡的声音,慢慢地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阮明哲忽然大喝一声,他的袖口里,爬出一只巴掌大的鬼面蜘蛛,来到了他的头顶上,对着众人挥舞着它的细长的脚。

灵姑忽然变了,她也开始大声和阮明哲一起念诵起同样的语言来。

然后,她的眼睛又开始变成了纯白色,没有了黑眼珠,长发也无风自舞起来。

“是圣女!”

“巫师不仅没有抛弃我们,还带来了圣女!”

这些人更加激动了,全都双手高举,一次又一次跪拜着。

方驰他们站在建筑群的走廊两侧,微笑着看着这一幕。

“刘杉和庞奎怎么还没回来?”霍闻忽然小声问道。

方驰也有些纳闷,看这里不需要自己了,就说了声,“走,去看看!”

两人往侧面走去,方驰问道:“噬魂,知道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吗?”

噬魂和诛仙同时显出身形,噬魂说道:“在蛇坑!”

“蛇坑?”方驰停下脚步,拉起霍闻,御空朝后飞去,“过去看看去!”

很快,两人带着噬魂和诛仙就到了蛇坑那里。

“你们干什么呢?”霍闻问道。

刘杉和庞奎两个,加上一个大仙儿,对着一棵树忙得不亦乐乎。

“快来快来!看我们发现了什么?花椒啊,等会儿就弄顿火锅吃!看看,比下面带来的香多了!”

方驰过去一看,他们三个已经搞了很多,树下已经堆了很大一堆。

“差不多了!”方驰道,“不是让你们去抓那个执事和教主了吗?人呢?”

刘杉一拍额头,从树上跳了下来,“在蛇坑里面,有小毛球和两个纸扎人儿看着,跑不了!”

庞奎也跳了下来,说道:“进去后,一直没动静,我们在这里无聊,就采了点儿花椒。”

方驰点点头,说道:“你们收拾一下,我去看看!”

他往山洞走去,还没近前,鼻子里就闻到了个那几腥臭的味道,赶紧给自己加了个隔绝咒。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调教通房丫鬟小怜*张行长要戴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