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胯下用嘴服侍吞吐

2022-07-05 08:41:3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砰!”毫无防备的左乐童感到腰部剧痛,然后整个人像被掷出去一样,朝后飞了几米倒地。殿内的官员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扰乱了心神,下意识四散,唯恐殃及自己。左乐童翻身起来

“砰!”

毫无防备的左乐童感到腰部剧痛,然后整个人像被掷出去一样,朝后飞了几米倒地。

殿内的官员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扰乱了心神,下意识四散,唯恐殃及自己。

左乐童翻身起来,桀桀直笑。

孟青云,饶你奸似鬼,也终于掉进咱们挖好的坑里。

当殿殴打朝廷命官,还是弹劾他的御史,这事陛下想遮都遮不了。

同时孟青云蛮横跋扈、睚眦必报、心胸狭窄等特点就会一一呈现在众官员面前。

这还不够,左乐童要起来反击。

他的锦绣前程就在须臾间,只要把孟青云撸翻,他就是首功。

范相等人是不会忘了他的。

左乐童一骨碌翻起来,大吼一声向孟青云扑去。

他年轻时候是相扑高手,现在四十多岁,身上的本事还没有丢下,时常和护卫练习相扑,无一败绩。

就算护卫相让,以他的能力,扑倒一个文弱书生还不是手到擒来。

孟青云虽被誉为战神,却没有上战场厮杀过。

这一点左乐童很有信心。

谁都没有料到左乐童唱这一出,如同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一般,当场愣在殿内。

文德殿内的争纷历来就是口水战,历史以来就没有演变成全武行过······不对,有过一次,参与者也是孟青云,但那次是孟青云单方面打击,而这次是两人对垒。

孟青云自习武以来,对垒最多的人就是铁梅,当然他是挨打的一方。

后来铁梅生孩子不在他身边,他也没停止过练武,由安大雄一直做他高水平陪练。

但他从来没有和人真正对打过,今见左乐童扑过来,训练时的状态顿时出现,他抽出芴板就迎上去。

左乐童身体微微下蹲,用左手去拉扯孟青云,右足伸向前方缩短距离,右肩肘用力顶过去,准备将对手摔倒。

这是他的相扑绝招,唤作肩投。

孟青云练的是刀。

刀是用来杀人的,所以得快而准。

快指速度,准指要害,就是快速把刀砍在敌人的要害之处。

此刻芴板就是孟青云的刀。

“啪!”

手起芴板

落。

就在左乐童来拉扯孟青云时,芴板重重侧砍在左乐童脖子里。

“啊······”

左乐童惨叫一声,伸出去的手忙缩回来捂住脖子。

芴板侧砍和刀背砍在脖子里一样,左乐童哪能受得了。

不知是惨叫声太长,还是孟青云太快,声音还没有落下,芴板二番砍过去。

“砰!”

这一次左乐童躲得快,芴板砍在他膝盖上,只听哎呀一声,左乐童倒地。

接着孟青云劈头夹脸用芴板抽,不过他也防着左乐童,相扑者擅抱腿,若被他抱住腿就不好了。

“胡闹!”

盛祯一直没有说话,他就看着二人斗殴,此刻担心孟青云重伤左乐童才出声制止。

孟青云踢出那一脚,他就知道女儿受辱的仇有着落了。

不过他很惊奇,孟青云啥时候身手这么敏捷?

不对,是他习武了!

霖州数年居然变成文武双全,这么勤奋的年轻人,绝对是大宇未来的希望。

见左乐童趴在地上抱头呻吟,盛祯开口喝斥道,“文德殿不是擂台,滚到外面去打!”

这话太偏袒。

陛下,你看不出来是孟青云在打人么?

不等别人说话,孟青云率先辩解道:“陛下,左乐童恶语中伤九公主,肆意污蔑皇家尊严,无君臣无尊卑,这种人就和那辉狗一样,不打不老实!”

“陛下,你也知道,臣是个嫉恶如仇的人,面对公然挑战陛下底线,挑战皇家尊严的人,臣实在忍不住了。君忧臣劳,君辱臣死,连这都能袖手旁观,臣和木头有什么区别?”

“陛下,皇家尊严不可失,左乐童心怀叵测,这让公主以后怎么见人?臣恳请陛下严惩诽谤公主的凶手!”

这就叫恶人先告状。

一番话把自己抬到道德的制高点上,把左乐童贬的啥也不是,谁若给左乐童帮腔,就会站在皇家的对立面。

“好一张利嘴!”

富源出班帮腔。

左乐童本就是他们祭出的枪,他们不帮忙就会前功尽弃。

“当着众臣,公然在文德殿殴打弹劾你的御史,这事怎么算?”

富源的目的是把

水先搅浑,转移话题才能对孟青云进行攻击。

也就是说他只攻击孟青云,不帮左乐童叫屈,这样就不会站在皇帝的对立面,也间接支持了盟友。

“是左乐童扑过来要打我,我是正当防卫!”

这时候孟青云自然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富源却不给他这样的好机会,厉声反驳道:“你踹他一脚在先,他起身攻击在后,这是哪来的正当防卫?”

“是啊,你打人在先,还在这儿黑白颠倒!”

“跋扈至极!”

“陛下,此等人枉读圣贤书,应该逐出朝堂!”

“······”

范贤一系开始疯狂攻击,顿时炮火同时对准孟青云。

“停······”

孟青云大吼一声,而后对着这群人质问道:“我就问你们,刚刚左乐童那样侮辱公主,你们听到心中气不气?”

这话问得好!

刚刚义愤填膺的人现在都默不作声,因为实在不好回答。

说气?

为什么刚刚没有斥责左乐童。

说不气?

你想找死啊!

孟青云不依不饶,他指着富源道:“富尚书,你气不气?”

你死不死啊?

富源气得不行,直接拂袖道:“休得混淆视听!”

孟青云又看向盛祯,见他脸色冷峻,却没有任何表示,不由心中一凉。

这可是你的女儿呀,有人把她推下火坑,你不吭声?

盛卉钟情于自己是事实,但也只是爱慕,根本不存在左乐童说的私会。

而且市井传说也只是传说而已,左乐童拿出来在文德殿说就是国事。

皇家无家事,这事若是传出去,就是皇家丑闻。

这群丧心病狂的东西,居然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来逼陛下打压我。

左乐童这个蠢货,你已经成为同伴的弃子了,还在这儿出风头?

但这也是高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突然将蝴蝶遥控器开到最大*胯下用嘴服侍吞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