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高污开车*钰慧七十七秋末的收获

2022-07-06 08:19:0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就是小大人的康康都没忍住,悄咪咪,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挪动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块香脆的猪耳朵入口。自以为没有人看到,滴熘熘的转着黑黑的大眼睛,捂着

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就是小大人的康康都没忍住,悄咪咪,小心翼翼,一点一点挪动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块香脆的猪耳朵入口。

自以为没有人看到,滴熘熘的转着黑黑的大眼睛,捂着嘴,欢快的嚼着,大眼睛带笑。

这一口吃完,入肚,是一点没制住自己口腹之欲,更馋了,左右望了望,又飞快吃了一口。

一旁周秉义看到,笑了笑,不禁摇了摇头,看着这一幕,他想到了自己小时候。

那时家里条件比现在差远了,年夜饭上肉菜也就一碗,猪肉饺子也不多,爸妈在端菜,自己也是馋,忍不住偷悄悄偷肉吃。

当时身旁还跟着两个小尾巴,一块肉,三个人分,分完了还得给碗里的肉规整一下,不能让看出少了。

一旁偷吃的康康,砸了咂嘴,见没人看他这边,急忙规整了一下盘中刚刚偷吃出的缺口。

周秉义看到,嘴角带笑。

饺子白天就包好了,放外面一冻,现在都是现成的。

家里什么都准备好了,都是现成的,也没什么活了,就等着吃年夜饭,一同跨年了。

电视开着,现在春晚还没出现,家里人看着一他听也没听过的电视剧。

钱文挠了挠头,春晚是几几年开始的?

没春晚下饭,这跨年他老不得劲了。

“康康,你光明舅舅要点烟花了~”

康康闻言,急忙撒丫子跑去。

“等等我,我要看~”

其他人闻声,也暂时放下手头上的事,陆陆续续聚到门口。

门口,光明开始点烟花,李素华,郑母抱着裹得严严实实,像个球的明明,英英,躲得远远的看着烟火。

钱文郑娟,周秉义郝冬梅,相互依靠看着。

周志刚借空,站门口,点了根烟,现在家里又是孩子,又是孕妇,烟也不能随便抽了,让他这个老烟民怪不得劲的。

璀璨的花火,如花瓣般洒落,艳丽,绚烂,澹澹的烟火味。

远处,噼里啪啦声响起,显然邻居也开始放鞭炮了。

“哇,看烟花,好大的烟花。”

“哇,好好看。”

“妞妞快点。”

有不少街坊四邻的孩子看到,从家里跑来,围着看烟花。

“要是蓉儿也在就好了。”

今天年三十,跨年夜,周蓉身为媳妇,得在婆家过年,李素华见家中幸福美满的场景,忍不住念叨道。

“说的啥话,年三十小蓉当然得陪着晓光过。

冬梅不也在咱们家,陪咱们,秉义嘛。”一旁周志刚说道。

“是是是,知道啦。”李素华瞪了他一眼,天天就知道说教,都说教到她这来了。

“别抽了,熏到孩子。”最后还是没忍住,李素华伸手就夺过了周志刚手中的烟。

“哎哎哎~”周志刚急忙叫道,“我这是在屋外!”

“那也别抽了,让康康学去不好。”怎么说李素华都有理,嘿,听着确实挺有道理。

周志刚无语,没办法的只能闻一闻手上的烟味,抽了快半辈子烟了,现在唯一的爱好都无法自由了,周志刚感叹,摇头。

见二老逗嘴,郑娟笑了笑,甜甜的把头靠在他肩头。

周秉义和郝冬梅听着相视而笑。

一会后,烟花放完了,围观的孩童也散了。

“我们回屋吧,怪冷的。”

烟花看完,众人回了屋。

哭闹了一会的明明,英英累了,吃了一些流食,安静的爬在手工婴儿车中睡着了。

婴儿车就停在一旁,一望就能看到,郑娟也安心的吃年夜饭。

每个人爱吃的菜都有,为了这顿年夜饭,郑娟和郝冬梅专门问了所有人想吃什么,列表了一大堆。

钱文看了都摇头,看着都累,可她们二人却乐此不疲。

不过……吃着真香。

“康康,慢点吃。”郑娟给儿子康康擦了擦油乎乎的小嘴。

“知道了妈妈。”说着,又一口咬在碗中的猪蹄上。

一下,白擦了,又是满嘴的酱汁,鼻子上都沾上了。

郑娟无奈摇了摇头,随他了。

这个小家伙是纯纯的肉食动物。

“吃点菜,你太偏食了。”钱文给小家伙碗中夹了青菜。

康康看了一眼,满脸的抗拒,可在钱文的目光下,他笑呵呵的艰难吃了半根,在钱文收回目光的一瞬间,他碗中的青菜飞到妈妈碗里了。

见碗中多出的青菜,郑娟哭笑不得的瞪了儿子一眼,吃个菜就这么难么?

“热腾腾的饺子出锅喽~”周秉义端着冒着热气的饺子来了。

“光明,你得多吃肉,快吃饺子。”钱文看向一个劲就夹青菜的光明。

这货是个素食主义者,不说偏食吧,多少有些偏爱素菜。

光明点了点头,夹了个丸子塞嘴里。

钱文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看向光明,“对了光明,忘问你了,你说不上高中是有自己的打算,跟姐夫说说。

姐夫给你把把关。”

正照顾郑母,康康吃饭的郑娟,放下快子,看了过来。

“我觉得高中还是要上的,考上大学多好啊。

看看秉昆,秉义,你姐他们,都是文化人。”周志刚闻言说道。

“爸,先听光明说。”钱文看向有些犹豫的光明。

其他人聊天声也小了几分,对这边关注多了几分,家里大学生这么多,当然知道上大学的好处,不上高中,放弃大学,多少有些理解不了。

在好多目光下,光明放下快子,清了下口,组织了下语言,“姐夫,我打算参加中考,上中专。”

钱文皱眉,“中专?”

“对。”

“光明,为什么突然要上中专,参加高考,上大学不好么?

家里有这么多大学生,你还有三年准备时间,我们完全有时间追上,并考个理想的学校。”钱文劝道。

光明抿了抿嘴,看向他,“学习方面我一点不怕,毅力我也有。

可高中三年,大学四年,这就是七年。

而我已经不小了,我要参加工作就得等七年后,也就说我还要让你和我姐养我七年……”

“光明,你要是担心这个,怕拖累我和你……”钱文出声道。

“姐夫!”光明面色郑重道,“我知道你们不会嫌弃我,可我不能一味的索取。

因为我的眼睛,你们已经花销很大了,我虽然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可一定是天文数字。

你们不说,可我不能视若无睹。

我找了很多复考的高三学子咨询过了,高考一年比一年难过,高考制度也在一年年的完善中。

我感觉我可能考不上大学。

既然这样,我不能理所应当的让你们养我。”

“妈知道么?妈肯定不会同意的。

你老老实实给我学习,别一天胡思乱想。”钱文看向一旁的郑母。

“秉昆,光明跟我商量过了,我是同意的。”郑母说话有些慢吞吞,可意思表达很清楚,不想给他和郑娟添加负担。

“亲家母……”周志刚出声。

“亲家,我知道你们不会嫌弃我们,我这个老太太没多久可活了,就靠秉昆过几天舒坦日子,享几天清福。

可光明不一样,他能看见了,他不能和我一样。”郑母说的铿锵有力。

“老姐姐,你……”李素华握住郑母的手。

“你知道?”钱文看向身旁郑娟。

郑娟点了点头,“光明年前给我写信说过。

这次回来,他跟我细说了,我同意了。”

“胡闹!”钱文有些恼了,“你是知道上大学这条路是多么重要的。

这是一条人人公平的人生捷径,你一个大学生你不知道?

你就同意光明荒唐的想法了?”

“姐夫,你别恼。

我姐劝过我,一直在劝我,她也是前几天才同意的。”

“你上学我还是供得起的,行啦,我这通不过。”钱文一挥手。

光明见状,一点不恼,反而无比温馨,心热,笑了笑,看向他,“姐夫,我还没说完呢。

我说完,你看我的主意成不成,不成我就听你的,挑灯夜战高考。”

“你说,可我是不会同意的。”

钱文也没堵光明的嘴,他到是想听听是怎么说服郑娟的,要知道郑娟比他还疼光明。

“姐夫,现在中专学校,初中生也能报考了。

而且中专学校比大学还要吃香,不仅三年毕业,比同龄大学生早四年就业,省下了三年高中费用,而且都是毕业后就包分配。

去的单位也都是好单位,像春燕姐,她不就是中专毕业,现在参加工作都是副主任了。

而且我打听,其实可以继续往上考的,最后也能大学生,考研等等。

所以我细想下,多方考虑后,我想走中专这条路。

早工作,顺利毕业工作也不错,想往上考也可以。”

“春燕跟你说的?”钱文问道,他们这群人里面也就乔春燕上的中专,这块也就她最了解。

光明摇了摇头,“不是,我和春燕姐透露过这个想法,可她怕被你骂,让我先跟你说,不回答我的问题。

这些都是我从学校和老师哪里问来的。

现在好多学校支持考中专。”

钱文摸着下巴沉思,光明有这个想法,应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复明了,不想一直白吃白喝他们的,这小子从小就心思重。

不过光明说的,细细想想,其实也是一条路。

现在是80年代,不是那个繁花似锦的现代时期,那时的中专生只是一张纸,现在的中专生可是香窝窝,堪比大学生,不……应该是比大学生还要吃香。

它不仅仅早就业这一个好处,考上中专便是一步登天,能直接上城市户口,分配工作,干部编制,直接一步到位,从此人生开挂。

就像春燕跟他聊起,当初真是用人单位在抢她,其逼格之饱满让人叹为观止。

钱文看向光明,“听你这么一说,中专也不好考吧,竞争力也很强。”

“嗯,不过我有信心。”

“不在想想?”

光明的想法很成熟,没有意气用事的样子,钱文听后也就没刚刚的恼意了。

毕竟自己的路,是要自己走的,他可以强迫,可不一定适合,而且光明是很有主见的孩子,他下了决定一般是很难改变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高污开车*钰慧七十七秋末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