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往乳尖上唾液 暗卫温十三与丁柔

2022-07-07 08:15:5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秋璇得到这样的指令,不禁寒意森森,怔怔地站在洗漱架前。廊风穿窗,房门吱吱作响。池中的清水轻轻晃荡,倒映着她苍白而俏丽的脸容,变幻不定……她缓缓地低下头来,苶呆呆

秋璇得到这样的指令,不禁寒意森森,怔怔地站在洗漱架前。

廊风穿窗,房门吱吱作响。池中的清水轻轻晃荡,倒映着她苍白而俏丽的脸容,变幻不定……

她缓缓地低下头来,苶呆呆地望着水中倒影,忖道:“我与几位圣使不但无冤无仇,相处几日又给我带来从来不曾有过的快乐!我这般阴谋陷害人家,是不是良心丧尽,卑鄙无耻?可我不这样做,就会魂飞湮灭,甚至连个孤魂野鬼都做不了……我该怎么办呢?”

想起自己做过的诸多害人的勾当,越看自己越像个妖怪,羞怒之下,突然探出手指,朝水中倒影连戳了几下,咬着牙道:“你这个人好生烦恶,不可理喻!”

一朝入江湖,便是江湖人。眼下的她,也是身不由己,想要抽身而退,岂是那么容易?秋璇连连往脸上撩了几捧水,让凉凉的清水洗去她涌出的泪水。

等情绪完全冷静了下来,秋璇这才回到国王的寝房。见国王呼吸均匀,如同熟睡一般,不久就会苏醒。

万一此刻杨小玄到来;万一赵玺对胜天猿猴有所记忆,凭着杨小玄敏感的直觉,定会怀疑到直觉的身上。

时不等人,当即把骨朵叫到身前,对她道:“杨小玄就住在朱雀国,据听说昨天夜里有人扮成他的模样,去朱雀国骗取火笼罩,他现在正和朱城主待在一起。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不如向杨小玄做个汇报。”

骨朵掏出灵叶,要与杨小玄进行联系,结果被秋璇给制止了,神兮兮地道:“据说杨小玄与朱城主有过前世情缘……咱们不如给他们来个突然出现,看看他们在做什么。”

骨朵眼中突然闪过奇怪的神色,幽怨悲戚,凄楚欲绝,稍纵即逝,盈盈一笑道:“你打哪里得知这个消息?”

秋璇笑道:“别忘了我和尤陆都天朝中人,各地有没有天朝的眼线不说,单说千里眼连井里之物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难道还找不到杨小玄吗?”

骨朵也不多问,当下与众人告别,三个人踏空飞行,朝朱雀国那边飞去。

三个人在南门外飘落,见城门紧闭,城墙上的守军来回走动。

骨朵大步来到门前,向上拱手道:“这位小哥哥在上,骨朵来此,想拜访朱城主,麻烦这位小哥通禀一声。”

朱雀国的守军对骨朵非常的熟悉,连忙还礼道:“骨朵大神请稍后,我这就为您打开城门,引你们去见我家城主。”

工夫不大,双扇门“吱呀呀”裂开,两侧的门军抱枪行礼,值班的头领恭恭敬敬地把三个人让入城中。

秋璇问道:“杨小玄是否也在朱雀城?”

那头领满脸陪笑,点头道:“杨圣使也在城中,与我家城主都在贵宾楼睡觉呢。我这就引你们去见他们。”

骨朵心中一凛,直截了当地问道:“他们睡在一起了?”

那头领笑道:“骨朵大神想到哪里去了!他们都在贵宾馆中休息,并不是同房入睡。”

骨朵也觉得有些神经过敏,忍不住地笑

了起来。

那头领把三个人安排在会客厅等候,吩咐使女入内报信。

两个人满腹心事,一夜未睡,直到天都快亮时,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熟睡正在香甜,忽听使女敲门叫道:“城主,外面有一男两女到访,其中有一个叫骨朵的,点名要见城主和杨小玄。”

朱环一听骨朵等人到了,连忙对使女道:“赶紧唤杨小玄起床,我这就梳洗打扮打扮。”

杨小玄正在睡梦中,忽然听到敲门声,急忙跳下传来,得知三人从南汉国得胜归来,忙不迭歇地洗了一把脸,简单地梳拢一下头发,朝待客厅中走去。

三个人见杨小玄到来,齐刷刷地站成一排,双手抱拳,齐声道:“南汉国的任务已经完成,特来交令!”

杨小玄哈哈笑道:“都是自家人,何必搞个排场?咱们坐下来谈。”

侍女们端来了茶果款待,四个人相对而坐,杨小玄刚想询问,忽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骨朵将门打开,见朱环正笑吟吟地正望着她。

骨朵不禁一惊,笑说道:“呦!朱环姐姐果然容貌绝世,倾国倾城,堪称仙界美女之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朱环嫣然一笑,宛如冰雪出融,春暖花开,更加迷人。抬手打了她一巴掌,笑说道:“小花骨朵,你什么话都敢说!”

两个人牵着手,嘻嘻哈哈地走进了大厅。

朱环抬头望去,见是秋璇和尤陆,当下行礼道:“不知列天侯、修罗仙子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声音温柔,高雅尊贵之中又带着几分亲切。

秋璇连忙还礼道:“朱城主不必客气,在下来得仓促,打扰了,请不要介意。”

杨小玄哈哈笑道:“想不到你们早就认识,那就无需介绍啦!几位快快入座吧!”

秋璇道:“我们只是在招仙大会上有幸见过一面而已。”

五个人各自坐下,侍女们衣裳飘飘,无声无息地上前端上热茶与鲜果。

尤陆坐在杨小玄的身侧,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朱环;杨小玄也觉得她今天打扮得格外的漂亮。

只见她肌肤似雪,乌发如丝,头绾别致的飞云髻,斜插瑰玉龙凤钗。身穿火红色的翠烟衫,下罩百褶散花裙,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梅花蝉翼纱。

眉目冷冽,有如雪山上的一泓清水,柳眉倒立,冷艳无比。看似冷傲,但那冷傲的灵动中颇有勾魂之念,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杨小玄似乎第一次看到她如此之美,不禁心旌摇荡,心突然“砰砰”乱跳了起来。

而尤陆两眼盯着她领口下的莹白酥胸,吞了口口水,贴着杨小玄的耳边道:“这女子可美的紧啊!她可是仙女中为数不多的处女。”

朱环似乎听到了什么,怒视了尤陆一眼。

这一眼虽然不是多么凶恶,但被她一瞥,心中顿生寒意,冷汗涔涔,立时扭转目光,假意打量光明殿中的布置。

五个人亲切地交谈了一会儿,朱环缓缓地站了起来,轻声道:“

你们几位先聊着,我这就吩咐膳房,为你们做几样可口的酒菜。”

骨朵笑说道:“骨朵可是贵客,别扣扣嘻嘻的,把好东西都拿出来。”

朱环回眸一笑道:“我这就派人采摘几支花骨朵,给你们蘸酱吃。”

众人哈哈大笑。朱环关门而去。

秋璇两眼盯着杨小玄的脸,拿腔拿调地道:“杨小玄,我在路上就听到你与朱城主的绯闻,不知到这些绯闻趣事是真是假?”

杨小玄板着脸孔,正色地道:“难道自家人也不相信自家吗?”

秋璇道:“不是不相信你,其实我们都不相信。只是我们来得正巧,正撞见你们俩打一所房子里走出来,不得不叫人怀疑。”

尤陆摇头叹息,啧啧道:“想不到仙界第一圣女,竟然让一个有家有口的人给破了处!”

秋璇、骨朵极为惊愕,面面相观,都在叱责尤陆胡乱说话。

杨小玄对叱责声听若不闻,斜眼凶光闪耀,冷冷地瞪视着尤陆,眼神里尽是仇恨和狂怒的神色,嘴角牵出阴森的笑意,阴冷冷地道:“无耻的婬贼,你再说一遍!”

双手缓缓收紧,发出“咯咯”的响声。脸色冷峻,目光凌厉,似是要将尤陆一把捏死一般。

尤陆面色惨白,眼神里充满了恐惧,两手拄着藤椅,不住地朝后挪动着身子,骇然说道:“别……别急眼。我……我是和你闹着玩呢。”

秋璇嘴角含笑,似是巴望着打他几下才好。

尤陆乃天界的要臣,又是玉帝的小舅子,倘若对他动手,岂不再惹出麻烦?骨朵横在二人的中间,对尤陆厉声喝道:

“朱姐姐地位尊崇,又是冰清玉洁的圣女,岂能你这个婬棍侮辱!”照着尤陆的额头猛推一掌。

尤陆一个坐卧不住,从长椅上跌落,仰面朝天地倒在了地上。借机朝后连连翻滚,躲在南面的墙角下,蜷缩颤抖,怯生生地朝他张望。

骨朵转过身子,在杨小玄的头上摩挲了几下,笑说道:“摸摸毛,气不着!别生气了,有话慢慢说。”

杨小玄生怕外面的人听见,因此不想与他争辩此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境立刻平静了许多,低声道:“朱城主乃一方圣女,深受万民敬仰,你这般无的放矢,岂不有损圣女的形象?”

秋璇看了一眼尤陆,咯咯笑道:“你以为是在和那些宫女在说笑吗?该!看你以后还长不长记性!”

把头一转,又对杨小玄道:“你也别生气啦!你们俩出去一回,绯闻这么多,也不得不让人怀疑。讲一讲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杨小玄喝了一口茶,平息一下心中的怒火。当下将这几日之事择其概要,省略秘密,娓娓简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往乳尖上唾液 暗卫温十三与丁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