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男朋友说想跟闺蜜睡觉*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

2022-07-07 08:22:5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明天是周日,学姐能有什么事情,许仁山用实际行动来惩罚这位突然起了恶趣味的学姐。再次开始运动的房间里,充满了颇有韵律的音乐。相思何解,唯有............“嗝。”吃

明天是周日,学姐能有什么事情,许仁山用实际行动来惩罚这位突然起了恶趣味的学姐。

再次开始运动的房间里,充满了颇有韵律的音乐。

相思何解,唯有......

......

“嗝。”

吃完夜宵回到家里的虞青雨,依旧忍不住打了两个饱嗝。

刚才在南山竹园一个不注意,就吃得有点多了,都顾不得查探隔壁包厢的什么情况。

不过,她也是稍稍注意了一下,那个包厢不到十点半就散场了,根本没有什么好偷听的,反倒她和堂哥两人多呆了半个小时把烧烤吃完。

还别说,南山竹园的菜单价格贵归贵,味道是真的好,那位烧烤师傅的手艺也挺不错。

“青雨,我先回去睡觉了。”

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虞青夏也没兴趣去问老妈那边有什么活。

吃饱喝足,就得睡个觉补一补。

“行。”

同样想早点睡觉的虞青雨,刚要上楼找自己的房间,却是被二楼主卧出来的大伯母喊住。

“青雨回来了,过来帮下忙。”

“好哩。”

明天虞家大小姐就要出嫁了,今晚忙到一两点是很正常的。

回到房间累趴下的虞青雨,想到今晚那个身影,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坏笑。

......

虽说上官家的实力不俗,但第三代长子上官明理的婚礼却略显低调,迎亲的队伍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奥迪车队,行驶在马路上与普通人家的婚礼车队差不太多。

越显赫的家族,行事越发低调。

上午是身为三伯的上官毅带着新郎官上官明理前去虞家迎亲,并非伴郎的许仁山倒也是清闲,等着吃晚饭的婚宴就成。

没有什么事的许仁山,也没想去见识一下迎接新娘的阵势,而是去了一趟总部位于京城的美美网。

“停,黄总要是想说同城外卖的事,那就先放着。”

走马观花看了下美美网的发展,许仁山听到黄总提起玉茗集团的同城外卖平台,立马止住了话头。

现在美美网尚未走出美食网站发展瓶颈的泥沼,几家同类型网站的竞争对手虎视眈眈,根本无力负担外卖平台的支出。

或许等到美美网在美食网站领域独占鳌头,开始C轮融资之后,才有资格染指外卖平台。

“好吧。”

见这位年轻富豪思路如此清晰,心存侥幸的黄耀师只能无奈作罢。

原本,他和众多公司高层都看到同城外卖平台的巨大潜力,想要与玉茗集团展开深入合作,继而短时间内在美食网站领域杀出重围。

但是,他们也知道这个要求有些无理,毕竟现在的美美网根本没有资本和那么大的资金去支持一个外卖平台的发展。

要是让玉茗集团占据主导地位,那就更不可能了。

“黄总,你们在美食网站方面的发展策略,我是很欣赏的。相信不久之后,你们一定能突出重围,成为行业内的龙头。届时,我一定让同城外卖平台和美美网展开深入合作。”

看出对方的失落,许仁山笑着规划了下美好的未来。

只不过,双方都清楚,那个时候负责主导合作的,不一定是美美网方面。

而拥有私心的许仁山,也想凭借这个优质资源,主导美美网的C轮融资,拿到更多的股份。

“借许总吉言。”

听到这位年轻富豪的夸赞,黄耀师的心情好了一些,继续请对方到办公室喝茶。

照样拒绝了对方的午饭邀请,许仁山坐车来到了王府井的一家私人会所餐厅,与学姐一起共进午餐。

杭城与京城相聚千里,虽说许仁山可以时不时地过来出差,但频率肯定不会太高,恰逢其会的他自然要多陪陪学姐。

上官明理的婚宴放在了老牌的京城大饭店进行,虽说上官家表现得很低调,但是来宾确实非同一般,饭店的安保在无形中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比较低调的许仁山拒绝了上官老爷子的安排,没有坐在前面几桌,而是很低调地与学姐等人同桌。

“那位是唐家的......”

“那位是徐家的......”

“那位是百里家的......”

还别说,和学姐坐在一起,听着对方如数家珍地讲出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许仁山着实长了不少见识。

光是暗地里的大家族,他今天就见了不少,更别提那些时常出现在电视机前的大领导。

上官家的威势,可见一斑。

“其实,你要是听上官老爷子的安排,坐在他旁边,今天绝对能认识不少大老。”

讲解告一段落,倪疏烟吃着学弟夹到面前小碗里的鸭舌,打趣地说了一句。

“算了,我可不想惹麻烦。”

看了眼上官老爷子所在的主桌,许仁山干脆地摇头。

以他现在的成就,贸贸然去接触那个圈子,还是有些勉强的,不如站在上官家的余荫之下,悄悄发展。

只不过,当许仁山的视线落在某个角落的宴席桌旁,忍不住愣了一下。

没想到,今天新郎官的红颜知己都亲自到场了,也不知道是谁邀请的。

“看什么呢?”

顺着学弟的目光看去,倪疏烟也看到了那位酒吧老板娘,心里了然地问了一句:“要是你和那位姐姐举办婚礼,会不会邀请我?”

“不会。”

彷佛能猜到对方问出这个话题,许仁山干脆利落地回答,没有一丝丝犹豫。

“为什么?”

听着学弟如此干脆的答桉,倪疏烟的眼神里带着莫名的期许。

“我了解你,不想让你伤心。”

关于这点,许仁山回答得很坚定。

而且,对方问的问题也很实际。

在他的规划里,等孩子三四岁了,夫妻间的感情进入一个平澹期,许仁山确实准备补办一个和老婆的婚礼,增加点生活的浪漫。

毕竟,他在老婆某个关于‘和爱人必做的99件事’的小本子上,婚礼那个选项被重重地圈了出来。

“好吧,这个答桉我接受。”

认真与学弟对视一眼,倪疏烟莞尔一笑,也算是认可了这个不太标准的答桉。

同桌的其它年轻人,大多不认识,许仁山也没有准备主动结交,安静地混到了婚礼结束。

这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中式婚礼,除了装饰上考究一点,其实这大家族的婚宴也没什么特别的。

到了上官家这个级别,最普通的才是难得可贵的。

只不过,许仁山想要低调,却是有人不想让他低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男朋友说想跟闺蜜睡觉*又大又粗弄得我出好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