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官场欲妇春情荡漾 蛋被踢了一脚喷东西出来

2022-07-08 08:20:29【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不是靠我们,是靠大家。”叶舟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神色,一旁的林零也嘿嘿一笑,在这一刻,两人都没有去想太远的未来,刚刚聊过的有关相邻维危机的事情就彷佛一缕飘散的风,没

“不是靠我们,是靠大家。”

叶舟的脸上带着轻松的神色,一旁的林零也嘿嘿一笑,在这一刻,两人都没有去想太远的未来,刚刚聊过的有关相邻维危机的事情就彷佛一缕飘散的风,没有在他们的心里留下太多的痕迹。

对叶舟来说,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的正确性,因为他确实可以从模拟器中看到一部分的未来,并且他还亲自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华夏所创造的奇迹。

可林零呢?叶舟其实也不太能说清楚她的信心是从何而来的,但似乎,她的信心,就跟其他所有普通人的信心一样。

一顿饭吃完之后,两人随意在华物院的小广场附近散了一会儿步,晚风吹拂之下,他们终于没有再去聊那些沉重的话题,这让叶舟也获得了久违的休息----精神上的休息。

夜空一如既往地笼罩着这片土地,正如上千公里之外的海蓝岛一样。

----在那里,有人也正做着跟他们一样的事情。

时间虽然才是二月底,但海蓝农科院的稻田里已经是蛙声一片,徐蕾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拎着半根已经几乎要化成水的冰棍,在田间检阅着她的士兵。

这一批水稻才刚刚播种不久,稀稀疏疏地竖立在水田之中,远远看去就像是飘摇的杂草,如果不用心去看,很容易将它们忽略,反而被倒映在水田中的那轮圆月吸引了目光。

她走到稻田的尽头,确认所有设施全部正常之后,才终于舒了一口气,在田埂边找了一块平整的地方坐下,小心翼翼地把脚伸进了稻田的水中。

但转瞬间,她又好像触电一样收回了脚----之前放在稻田里那些蛇可都已经结束冬眠了,虽然都是些无毒蛇,可她也不想在这种悠闲的时候,被一个滑熘熘的物体爬上脚背。

距离她离开海蓝农科院还有三天,这段时间里,真正分配给她的工作已经很少了,平时不过就是白天写写报告、傍晚除除草,如果不是她主动要求过来巡田,这个点她应该已经躺在床上看着手机里的电影慢慢睡着了。

静静地坐了几分钟后,她试探性地把手向后摸了摸,确认了田埂的干燥之后,便有些不顾形象地躺了下去。

她感受着后背被草叶划过的轻微刺痛,慢慢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吐了出来。

还有三天,就要离开这个熟悉的地方了。

而自己将要去往的方向,是一片她从未踏足过的土地。

她之前曾经听说过,在那片土地上有荒漠、有雪山、有风沙、也有绿洲,她也听说过那片土地上的葡萄干、哈密瓜、大盘鸡和红柳烤肉,但对那里的认知,实际上仅仅停留在短视频里。

这样记录着美好的短视频并不能打消她对未知的恐惧,就像官方所发表的一系列信息也打消不了她对世界末日的恐惧一样。

只不过,在大多数时候,她都在刻意地控制自己,控制自己不去多想,控制自己去做该做的事情。

----就像这一次主动申请去那边做农垦实验一样。

让自己忙碌起来,总好过像自己的某一些同事一样,去加入那个什么牧歌组织,然后被官方逮住,送到大西北去种树----不过似乎结局似乎也没差太大?

他们去种树,自己去种田,殊途同归。

徐蕾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她搞不懂那些人是怎么想的,明明跟自己做的是同样的研究,甚至有些还是见证过农业技术从无到有发展的老前辈,怎么就失心疯了,会觉得田园牧歌的生活很美好呢?

难道他们那么快就忘记的几十年前曾经过过的苦日子了吗?

灾难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或者说,死亡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对死亡的恐惧、叠加上对过去的扭曲的、美好的回忆,让那些人迷失了他们的信念。

越老越怕死这句话,看来还真有点科学依据。

耳边的蛙鸣声还在不断地传来,徐蕾的思绪肆意飘散,她一会儿想着要不要抓一批青蛙过去繁殖,一会儿又想起前两天刚刚吃过的牛蛙煲,随后又想起了跟她一起吃牛蛙的那些师兄师姐,再然后又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事实上,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要去往那片还没有经历过完整开发的土地,哪怕是最开明的父母也是有顾虑的,自己为了说服他们没少花功夫,光是视频电话都打了一大堆。

即便是这样,家里人的态度其实还是没有完全转变,也许三天之后的假期,自己还是要跟他们好好地当面聊一聊......

想到这里,徐蕾掏出了手机,正打算点开手机里家庭群的聊天界面,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手机上有了好几个未接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农科院的领导,也是她的师傅。

犹豫了片刻之后,她从田埂上坐起身,看了一眼时间,随后一个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便被接起,那头的师傅声音似乎有些疲惫。

“喂?蕾蕾吗?”

“师傅,怎么了?”

徐蕾疑惑地问道。

“我这边有点事情要跟你商量,你还在田里吗?先回来吧,没巡完的也不用接着巡了。”

徐蕾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沾染的泥土问道:

“啥事啊师傅?这么着急?”

“是关于你工作安排的,跟原来有点变化。你先回来吧,我们当面说。”

“好。”

两人没有多说,挂断电话后,徐蕾直接朝宿舍的方向走去,二十分钟后,她在还没有关灯的宿舍里见到了她的师傅。

后者没有跟她客套,而是直截了当地问道:

“蕾蕾,你对通天河项目了解有多少?”

徐蕾愣了一愣,回答道:

“就那样吧.......公开信息有的我基本都知道,然后跟我们相关的会了解得更细一点----怎么了?项目有问题?”

师傅摇了摇头,回答道:

“项目本身没有问题,是项目推进有问题。”

“你知道,这个项目是要阶段西南大部分河流的水源的,如果一旦真的坐下来,对下游国家的农业影响很大。”

“尤其是阴都那边,恒河的流量保守估计会下降40%左右,这对他们的农业体系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他们的农业技术不发达,尤其是田间管理技术、水利技术更加落后,如果损失了这些水量的话,他们的粮食绝对不只是减产40%那么简单,而是会直接绝收。”

“所以,我们面临的来自阴都的压力很大----他们几乎可以说是不择手段地想要阻止这个项目进行。”

“我们也做了很多工作和努力,包括军事和非军事的都有。”

“近期,我们算是跟他们达成了一致。”

“出于人道主义和整体收益考虑,我们决定对他们进行技术援助,在阴都境内发展节水农业、精细化农业。”

“我们要用农业技术,换取通天河项目的顺利进行。”

“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一大批农业专家----尤其是对田间管理系统和种苗技术都有研究的专家。”

“组织上前期进行了一轮审核,他们看到了你的资料。”

“你是主动申请要去西北的,组织上认为,你无论是在主动性上、还是在忠诚度上都很强,所以,他们希望你能作为第一批技术支援人员,前往旁遮普邦。”

说到这里,师傅停顿了片刻,随后继续开口道:

“简单地总结一下,组织上希望你带一只队伍去阴都,现在正式征求你的意见。”

听到这里,徐蕾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沉默良久之后,她开口问道:

“安全性上有保障吗?”

“安全工作直接由我方军警保障----我们会在那边驻扎。”

“去了的话......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一年至少两次假期,具体情况看你安排。”

徐蕾稍稍松了口气,继续问道:

“我父母那边呢?会有人去做思想工作吗?”

“组织上会协助,但原则上尊重你和你父母的意见----如果他们坚决反对,组织也不会强求。”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有厨师吗?”

对面的师傅神色一怔,随后无奈地笑着回答道:

“目前我还没看到这个细节,不过你要是说要有,那就一定会有。”

得到肯定答复的徐蕾同样露出了笑容,她放下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的一把野草,活动了之前因为紧张而略微有些僵硬的手指,随后回答道:

“好吧,我同意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官场欲妇春情荡漾 蛋被踢了一脚喷东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