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撞开宫口白浊顶弄-扶着稚嫩的屁股坐下走

2022-07-09 08:11:3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公孙衣考中举人,得到王府诸多奖赏,显然兴王府上下都把他看作“自己人”。进王府时,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现在考中举人,或许来年就直接高中进士……这样

公孙衣考中举人,得到王府诸多奖赏,显然兴王府上下都把他看作“自己人”。

进王府时,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现在考中举人,或许来年就直接高中进士……这样的人才属于兴王府从微末时培养起来的,所能给予的礼遇自然不是范以宽和隋公言这种半途招揽来的幕僚可比。

当天王府为公孙衣设宴,由唐寅负责招待,王府中很多官员都将出席,连陆松和蒋轮也都会参加。

酒宴持续到很晚,公孙衣才被人送回府。

唐寅到西门送客,回来时顺道看望朱浩,笑着说道:“看来你开办的女学,不得不中止了。”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公孙衣考中举人,已然成为士族阶层,公孙夫人不可能再像之前那般出来抛头露面,朱浩的女学要么停办,要么找新先生……这年头想找个像公孙夫人这般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来教书,几乎不可能。

还有个选项,那就是让公冶菱顶上来,可公冶菱学问有限,当个助教还行,让她来挑大梁,力不能及。

“是。”

朱浩没有否认。

唐寅笑道:“那你作何要给自己找麻烦?不给凤元押题,不给他写文章,他考不中举人,那时别说他夫人,就连他自己都可以为你所用……”

以唐寅的意思,你小子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帮公孙凤元作弊,帮他考取举人,现在麻烦便不期而遇。

“唐先生,我且问你,作为朋友,我给公孙先生提点一下考学方面的事情,押几道题,哪怕我提前真的知道那些就是本次乡试的考题,我能不给他说吗?”朱浩反问。

唐寅皱眉。

“我帮他,是出于朋友之义,从未想过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回报……换作是你,或是京泓,如果你们有需要,我也会这么做……你说我错了吗?”

朱浩态度诚恳。

似乎在说,我知道了考题,私藏有什么用?

不如给一个好友,比如说公孙衣,哪怕说他中举后可能会跟我疏远,但出于朋友之义,这题该泄还是要泄。

唐寅苦笑:“希望他能领受你的好意……好了好了,夜已深,我先去睡了,你也早些休息吧!”

……

……

唐寅离开。

京泓探出头来,好奇地问道:“朱浩,刚才唐先生跟你说了什么?公孙先生考中举人,跟你有何关系?”

这边京泓因为公孙衣进学之事,深受鼓舞,觉得即便不像朱浩这般出类拔萃,像公孙衣那样脸皮厚,稍微有那么点才学,也能通过乡试证明自己……达到跟他父亲一样的成就,为家族争光。

那我干嘛要自暴自弃?

就因为室友太过风光,我自己就不学了?

朱浩道:“你没看到他喝醉了?一个酒鬼的话,你理会他作甚?”

京泓小脸皱巴到一起,苦恼地说道:“你跟唐先生的对话,我愈发糊涂了,可能你们都是高人,我不太适合跟你们沟通吧……不过早晚我也能像公孙先生那样,中举扬眉……”

朱浩笑问:“中举就能扬眉了?你怎么不想着中进士,光宗耀祖?”

京泓略微有些沮丧:“算了吧,我还是脚踏实地一些好……哦对了,过几天我要回乡探亲,得离开王府一段时间,到时就不能陪你读书了!”

“哦。”

京泓在安陆独自住了半年多,对一个孩子来说,长久跟父母家人分开,能耐得住这种寂寞,已算不容易了。

“放心,我会回来的!就算不超过你,也会努力争取向你靠拢……等着吧!”京泓握着小拳头,一副很有志气的模样。

……

……

公孙衣考中举人,的确对朱浩产生一些影响。

考题……

明朝各省乡试题目以及中举名单和一些范文,都会记录在《乡试录》中,甚至连年份都会标注清楚。

朱浩前世编撰《八股文汇》时曾参考过相关书籍,如今不知为何都记在脑海里,最初没太当回事,主要是因为他来到大明后不可避免会产生一些蝴蝶效应,只怕科举题目也会发生改变,为公孙衣押题时没细说,只让其试着写出文章,并与他写的范文比对,谁知最后居然全部押中。

当然只有四书文部分,不过乡试中四书文才是录取与否的关键,乡试考生众多而阅卷时间紧张,四书文又是断定一个考生才学的最好体现,以至于地方乡试考三场,依然是第一场成为生死局。

就在朱浩患得患失时,两天后公孙夫人重新出现在女学课堂上,然后通过人带话,找到了朱浩。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撞开宫口白浊顶弄-扶着稚嫩的屁股坐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