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刺激的乱亲小说45部分阅读-他技术很好我很爽

2022-07-11 08:25:5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无论你经历过多少沧桑,看过多少残忍背叛,有多么冷漠刚强。一定有一个名字,或一张记忆深处的面孔。轻易不会触及,但是一旦想起,便能梦回少年。“同你说话,如何不言?”那女

无论你经历过多少沧桑,看过多少残忍背叛,有多么冷漠刚强。

一定有一个名字,或一张记忆深处的面孔。

轻易不会触及,但是一旦想起,便能梦回少年。

“同你说话,如何不言?”那女子见曹操望着她发呆,愈发恼怒。

曹操回过神,微微一笑,并不俊美的脸上,宛若春风拂过,恰似当初年华。

这笑容映在眼中,女子心下泛起狐疑:“莫非此人竟是从前旧识?”

不过凝神细看,却是毫无印象。

曹操低了低头,再次抬头看去时,一度交叠的人影,已经少了一个。

微微一叹,虽然那一身文华精彩的气质极为相似,但她毕竟不是她。

记得当初赎回昭姬时,也是面前少妇这般年岁。

但是风霜之砥砺,内心之摧磨,早将苦痛深深镌刻在她的人生里。

曹操始终不曾忘怀,她从万里之外回来的那天,马车停下,一张熟悉而陌生面孔,有些惶然又有些急切地探出,茫然扫过四周,也从他的脸上掠过,但随即就彷佛察觉了什么般,飞快地转回视线。

人山人海中,两个阔别十余年的人静静对望,继而微笑。

曹操从未见过那般灿烂而悲怆的笑容,回肠荡气、动魄惊心。

那是跋涉过真正的地狱,却又并未被地狱征服的女人,才会具有的稀世之美,足以穿透岁月和人心。

再看面前这个少妇,一身浅浅清愁,相貌白净秀气,认真说来,倒是同昭姬初寡时的有些相似。

一般的情怀落寞,一般的郁郁寡欢。

此刻想来,那时的昭姬就绝不会想到,人间真正的苦海,竟是无边无底。

想到这里,曹操心口隐痛,眼神之中,便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他深吸口气,坦坦荡荡看向对方双眼:“在下武植,愿求夫人姓名。”

少妇不由睁大了眼睛,似乎讶异对方的无礼,但是认真看去,对方眼神面孔,何尝有却丝毫邪念?

只有不知来由的一抹澹澹关心,以及一抹隐藏极深的憾意。

这极为微妙的情感,若非她这般心思细腻到了极处的女人,旁个万难看出。

“妾身李清照……乃是赵明诚的妻子。”

也许是被那抹关心触动,少妇鬼使神差般说出了姓名,但随即惊觉失态,急忙又补了一句,表明了自己有夫之妇的身份。

曹操仰起脸,笑了笑,这笑容无复先前的纯粹和温暖,却别有一种难言的霸气。

“武某记住了。以后若有什么难关过不去,遣人来二龙山支会一声。天塌地陷,武某亦替你担之。”

没头没脑丢出个硬邦邦的承诺,曹操转身离开。

欧鹏、栾廷玉赶着李清照家里的马车,扬长出门。

李清照下意识跟到门前,皱眉看着前方的背影,只觉得对方稀奇古怪,却又带着理所当然的睥睨,这样的人,在她前半生的生命中,倒是从未曾见。

曹操却是并未多想,在他看来,这般文华精彩的女子,绝不该被世道所摧残。前生未能护住蔡昭姬,已是憾事,今生若这女子有求于他,自会呵之护之。

栾廷玉倒是鬼头鬼脑的回头几次,心想哥哥今日的手段,大非寻常可比,是了,怕是这妇人年纪大些,未中哥哥的意。

几人向大夫买了几床被褥,厚厚垫在车厢中,小心抬了马麟入内,来到门口,等晁盖等人聚齐,敲锣打鼓离了青州城,押着一车车缴获和降军回到了二龙山。

晚间,好汉们聚齐在大雄宝殿内,神色都颇振奋,吴用笑道:“今日收获极丰!倒够盘桓许久,眼下如何行事,还请哥哥示下。”

曹操收敛心神,沉思片刻,开口道:“晁天王乃梁山泊主,不可久离,便带人马回山,且留林冲、花荣两位兄弟,领一千人相助,与秦明两千人,都驻扎二龙山,算上青州俘虏的千余官兵,及二龙山、桃花山人马,也有六千人,便是攻略州府,也是绰绰有余。”

晁盖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便先回,随时要用,再带人马相帮。”

曹操抱拳谢过,又道:“如今不可测者,唯宗泽也。正好拿了孙立,他那城子已是半空,便请栾教师、石秀、穆弘、牛皋四个兄弟,相伴我走一遭登州,会一会那位宗通判。秦明、邓飞、项充、李衮四个兄弟,领一千人马藏兵城外,若有机会,趁势拿他登州。然后自东向西推进,便无后顾之忧。”

众人听了,各自领命,忽然周通起身道:“哥哥,小弟昔年,曾在登州厮混过几年,道路地理谙熟,若不嫌弃,小弟也同去走一遭。”

曹操道:“再好不过。”

次日一早,晁盖率领唐斌、刘唐、孔明、孔亮几个,分了一部分钱粮,领两千兵马自还,余下人马都安置在二龙山上下。鲁智深、杨志、林冲、花荣、呼延灼等都是官军出身,深知军法,将俘虏官兵打散编入队中,日日操练不提。

至于孙立,却被栾廷玉认出是自家师弟,劝解了一番,仍然不肯降顺,也不好杀他,只暂扣在山上,看栾廷玉面上,倒也不限他走动,平日练兵演武,都许他观看。

孙立也是乖觉的,眼见二龙山高手如云,也生不出逃跑的心思,只能得过且过。

曹操带着栾廷玉等五个先走,秦明四个领一千军分成数十队随后,晓行夜宿,只沿着海边行走。

登州辖蓬来、黄县、牟平、文登等四县,州治设于蓬来县,十月初一这天,曹操一行人将至蓬来,忽见路边好一座丘山,占地广大,满山黄叶,其高处也有一二百米。

曹操心中一动,指着道:“这里若藏一千兵马,神鬼不知,距离县子又不远。”

周通看了一回,解说道:“哥哥,此处叫做登云山,距县城不过二十余里,果然是个藏兵之所。”

曹操道:“进去看看。”

六人便策马往林子里走,走了一程,牛皋却眼尖,忽然提起铁锏指着一处道:“那里有人窥伺我等,待小弟拿了他来。”

他正要冲过去拿人,忽闻一声铜锣响,八九十个汉子,纷纷从山后跑出来,每人手中提着一面木头钉成的大盾,另个手拿些单刀、短斧之物,团团将曹操几人围了,一面面方盾挨在一处,便似平地起了堵矮墙一般。

牛皋笑道:“这有什么用?不支起长枪,只消纵马一冲,不都散了。”

石秀四下望望,高声喝道:“你们这干癞汉,且不要往前送死,只叫你们头领出来说话。”

话音落处,林子里有人应道:“好大口气!一、二、三、四、五、六,呵呵,六个鸟人,便敢来打我登云山?那个女神弓呢?藏头露尾,她算什么鸟好汉!”

曹操等听了俱笑,说话的人自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却说别个藏头露尾。

大约是听了笑声,一株大树后面,有人探头探脑看了一会,试探着站了出来,哈着腰、缩着头,看情形,随时都能缩回去,叫道:“爷爷出来了!女神弓呢?”

曹操听这说话,心知必有误会,笑道:“我等并不认识甚么吕神弓,我等是远来的客人,爱此山秋景绝佳,故此进来细看。”

那人一听,顿时松口气,把腰一挺,块头倒也不小,只是生得细眉小眼,口中叫道:“侄儿出来吧,和那女神弓不是一伙的。”

那树后随即又钻出一个汉子来,手中提把板斧,个头也颇高大,塌鼻子绿豆眼,脑后一个大肉瘤,彷佛生了个独角,形容甚是古怪。

两个嬉笑道:“连日不曾开张,今日倒有衣食送到眼前。”大剌剌走到曹操等人身前三丈,那细眉毛的把头一歪,大声道:“呔!鸟路是我开,鸟树是我栽,你等从此过,且留笔买路财!”

石秀呵呵一笑,抱拳道:“原来是绿林中的好汉,愿求姓名!”

那小眼的听了连连冷笑:“想攀关系?扯交情?都没鸟用!实话告诉你,爷爷这几日输的没一文,又不曾开张,今日便是亲爹要过,也要留笔钱财。”

石秀听了道:“罢了,既然不肯通名报信,江湖规矩,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着跳下马来,顺手摘了朴刀在手。

牛皋见了忙叫道:“哥哥,你立的功劳太多,这一仗且让小弟打。”飞快爬下马,提着两条锏,喝道:“呔!老爷乃是名震江湖的黑风虎牛皋,你这厮既然藏头露尾,也只好做老爷锏下的冤魂,受死。”

说罢迈开大步上去,挥锏就砸。

那细眉汉子见他来得凶,忙在腰间一抽,竟是抽出一条棍子来,往旁边一跳,闪过了锏,抡起棍便横扫过去。

牛皋见他棍子也不快,不慌不忙,铁锏竖起一挡,却作怪,那棍子砸在锏上,就势一折,啪!依旧砸在牛皋背后,打得往前跌出两三步,险些栽倒。

这一下来得突然,曹操等人齐齐“意”了一声。

对手却是得势不饶人,手中一条棍,竖着打,斜着抽,横着扫,牛皋两条锏都遮拦不住,打得身上当当作响。

终究是栾廷玉见多识广,辨认片刻,叫道:“他这器械叫做折腰飞虎棍,使细藤子一根根缠紧结棍,先浸油,后暴晒,反复数年才能制成,所谓软中硬最要命,硬中软最难防,你只有挡他棍头,才能无事。”

他这番高论悠悠说完,牛皋又多挨了七八棍。

所幸穿着盔甲,皮肉又厚,不曾受伤,只是给人打得像锣鼓一样,自觉大丢脸面,发怒道:“你直接说最后一句话,我还少挨几下,谁要晓得他是疼棍、痒棍。”

说罢铁锏打出,正敲在棍端上,那棍果然弹了回去。

牛皋一见有效,不由大喜,叫道:“看你这厮还有什么花招。”铁锏直上直下打去。

那大汉的棍法也只平平,全仗着手中奇门兵刃逞凶,如今牛皋知道了关窍,他便不是对手,叫声“且住,我有话说!”往后一跃跳出战团。

指着栾廷玉道:“你这厮见闻倒广博,我这条折腰飞虎棍江湖上少有人识,难为你知道,必不是一般人物,何妨留个姓名?”

穆弘嘲他道:“留不留名又有何用?反正亲爹来了也要抢他。”

那大汉细眉一挑,义正言辞道:“尊驾这话不通,我亲爹又不识得我这兵刃来历,岂能一概而论。”

周通见这厮胡搅蛮缠,顿时精神大振,正色道:“放屁,你这条棍,时软时硬,必是家传手段无疑。若是你爹若没有,又怎生得出你来?”

大汉听了倒吸一口凉气,露出英雄惜英雄的神色,郑重抱拳道:“好汉言语不凡,也当留个姓名。”

周通洋洋得意道:“我便是青州桃花山俏郎君,江湖人称‘小霸王’的周通!”

大汉将头一摇:“甚么鸟名,没听过。”

周通大怒,方知这汉子却是故意戏弄他,正待反唇相讥,栾廷玉却懒得再瞎扯,抱拳道:“在下‘铁棒’栾廷玉,你可听过?”

大汉微微一惊道:“不料是栾廷玉栾兄当面,小弟多有得罪。江湖中传说,栾兄不是跟了阳谷武孟德么?怎地到了小弟这里?”

栾廷玉手一引道:“喏,这不是我哥哥,‘武孟德’武家大郎么!”

那大汉越发吃惊,望着曹操道:“啊呀,尊驾果然是武植武大哥么?”

曹操笑道:“又不是什么奢遮人物,难道还有人冒充不成?只我便是武植。”

那大汉一听,惊呼一声:“我的爷!”棍子一丢,推金山倒玉柱拜倒,双手抱在头顶道:“小可无知,冒犯哥哥虎威,万望哥哥恕罪。”

头上长瘤那汉听了也唬一跳,飞步上前,就在同伴身边跪倒,口称:“非是有意冒犯,若早知武大哥来,我和叔叔便当去登州边界等候,才见诚心。”

曹操下马,扶起二人道:“不知者无罪,如今二位好汉名姓,可以告知了吧?”

两人臊眉耷眼道:“哥哥莫要取笑,我两个乃是叔侄二人,因年纪相彷,自小便在一处厮混,小人邹渊,自晓事便在这登云山林子中讨衣食,人都叫我‘出林龙’,这个是我侄子邹润,因长了这个瘤子,人称他做‘独角龙’。”

曹操道:“你们是本地人氏,那便再好不过,不瞒二位,在下正有一桩事情相求相帮……”

他还没来及说出借山藏兵的事,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道:“啊呀,做了盾牌来对付我么!咦,竟还找了新的帮手!哼,以为这就能吓住我‘女神弓’”?

有分教:邹渊邹润号双龙,板斧嚣狂虎棍雄。男子藏身结木盾,女儿纵马挽神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刺激的乱亲小说45部分阅读-他技术很好我很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