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坐着的巨大写作业^她让我帮她缓解一下

2022-07-13 08:21:2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法官大人,我们要撤案!”这是李先生夫妇的原话,他们在法庭上当众说了出来。这一幕,甚至连张伟都没有预料到。他知道李先生有问题,但没想到问题居然这么大。“李

“法官大人,我们要撤案!”

这是李先生夫妇的原话,他们在法庭上当众说了出来。

这一幕,甚至连张伟都没有预料到。

他知道李先生有问题,但没想到问题居然这么大。

“李先生,你们这是……你们……”

张伟强迫自己装出一副惊愕的表情,颤抖着身躯,看着夫妻二人。

这一幕在他自己眼中,其实演技很差,但在外人眼中,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慌了,他慌了!

这小子慌了!

“张律师,我,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李先生一脸愧疚,好似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无奈。

但他没得选择!

“老公,和他还多说什么!”但他的老婆,态度就不一样了。

“张律师,我们做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你最好别多管闲事,我们要撤案!”

李夫人用只有三人能听见的声音,对着张伟低喝,言语中居然带有一些警告的意味。

“老婆,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张律师……”

“我就这样,怎么了!”

李夫人听到老公如此,当即就忍不住了,低声咆哮道:“当初还不都是因为你,说那只股票百分百赚钱,结果呢,结果呢,……结果这股票把我们首付的钱都赔了进去,现在还要牵扯到官司和庭审,我……”

“老婆,咱不是说好不提这件事的吗?而且当时,我可是和你打过商量的,你也觉得可以赚……”

“我不管,反正这一次我们撤案,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对于撤案,李先生还有些愧疚,但她夫人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张律师,我和我老婆真的要撤案了,请你帮帮我们吧,算我求你了。”

张伟看着在自己面前“表演”的夫妻二人,心中生出一丝无奈。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钱啊。

“李先生,如果你们坚持一下,胜诉的话,就能获得超出原本投入金额的赔偿,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相信你个鬼,我们就是要撤案!”

不等李先生开口,他夫人就已经忍不住了。

“老公,别听他的,撤案,今天必须给我撤案!”

李夫人抓着李先生的手,一脸激动,同时看向张伟的眼神满是戒备。

就好似,张伟此刻是坏人一样。

怀中的女儿,也因为李夫人激动的言语被吵醒,当庭哭了起来。

哇——

婴儿的啼哭,夫妻的吵闹,让张伟一阵头疼。

不过更加头疼的事情,还在等着他呢。

因为李先生夫妻二人当庭打了张伟一个措手不及,整个法庭都吵吵闹闹起来。

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还有不少人冲着原告席指指点点,那眼神就仿佛在看几个小丑。

咚咚咚!

审判席上,倪秋萍敲响法槌。

“肃静!”

法官的威严之下,法庭开始安静下来。

不过那些看向原告席的人,眼神都没有收敛,甚至还多出了很多讥讽和看好戏的意味。

“原告方,你们是什么情况?”

倪秋萍又看向了李先生夫妻二人。

“法官大人,我们要撤案!”

“撤案?”

倪秋萍一脸奇怪,“如果要撤案,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律师,让他发起动议,非要在庭审进行中说出来?”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样的行为,就是在蔑视法庭的威严!”

“法官大人,我们……”

面对强势的倪秋萍,李先生当即就怂了。

“法官大人,我们就是要撤案啊,这案子我们不打了,真的不打了,你也帮帮我们吧!”

反倒是李夫人,抱着女儿的同时站了起来。

“迁就了你们,那我法庭的威严何在!”

倪秋萍看着李夫人,心中却充斥着冷意。

装弱势群体?

还抱着小孩,想要逼我就范?

我倪秋萍要是真被你这么裹挟着答应了,那我的威严往哪儿搁,并且这不是给法庭开了一个坏头?

以后原告在法庭上,想撤案就撤案?

那还有什么法庭威严,法官的威严?

倪秋萍显然不会妥协。

李夫人见此,心生一计。

她抱着女儿的手,突然在女儿身上狠狠抓了一下。

呜哇——

怀中的孩子,狠狠哭了出来。

“法官大人,求求你了,这案子让我们心力交瘁,我们实在是不想继续煎熬下去了。”

李夫人当庭痛哭,泪眼婆娑,反正眼角湿润了。

倪秋萍单手扶额,她如何看不出来,眼前这个女人在演戏。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朝张伟和孙空文二人使了个眼神。

“你俩给我上来!”

张伟二人走上法庭,来到审判席之前。

“张伟,不是我说你,你连自己的委托人都管不了?”

“老倪,冤枉啊,我委托人突然脑子抽风了,和我这没有多大关系啊!”

张伟赶忙解释了一句,然后看向隔壁的人。

“孙律师,你和你师父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我的委托人改变了主意?”

“张律师,请你不要无端猜测可以吗,我和我师傅那可是清清白白的。再说了,之前休庭时,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和你说话吗,你那只眼睛看到我们接触你的委托人了?”

“这倒是!”张伟忍不住点了点头,但眼角余光却瞥到了汤师爷。

此刻的汤师爷,一脸从容,嘴角微扬,脸上的笑意都快要止不住了。

这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很难不让人猜测啊。

“倪法官,既然原告准备撤案,那不如就遂了他们的愿望吧!”

孙空文可不管张伟,而是想倪秋萍建议道。

砰!

但倪秋萍却一拍桌子,厉声道:“想起诉就起诉,想撤案就撤案,这不是把法庭当成了儿戏!”

孙空文不说话了,反正原告已经表明了态度,这案子肯定不会打下去。

倪秋萍横着眼,看向张伟:“张伟,你怎么说?”

“这案子,我自然是要打下去的,但既然李先生夫妇二人要撤案,我尊重他们的意见。”

“你个小王八蛋就这样忍了?”

“老倪,咱们其实都是受害者,虽然我现在很生气,但我也清楚李先生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张伟叹了一口气,好似认命了。

“既然如此,那我清楚了。”

倪秋萍挥了挥手,将二人打发走。

张伟二人返回各自的位置后,倪秋萍再次敲响法槌。

“咳咳,本庭宣布,既然原告方打算撤案,那么庭审暂时中止!”

“同时鉴于本案的性质为集体诉讼,本庭给辩方24小时的准备时间,去确认其他原告是否还要继续发起诉讼!”

“现在,休庭!”

最后当倪秋萍敲下法槌的瞬间,法庭上有人欢喜有人愁。

“张伟……”夏千月第一个忍不住,就要开口说些什么。

“憨憨,别说了,咱们走!”

但张伟拉起她,然后又朝着证人席上的赵潇潇招了招手,带着二人直接离开了法庭现场。

三人走得很快,但背影却给人一种落寂的感觉。

反倒是他们的委托人李先生一家,此刻却兴奋极了。

原本背刺张伟的负罪感,也在法官宣布接受撤案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吧,我就说,直接撤案的话,人家辩护律师也不会多说什么!”

李夫人看着张伟三人离开的背影,嘴脸充斥着鄙夷和嘚瑟。

李先生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一想到撤案的好处,心中也闪过一丝兴奋。

他们二人朝原告席看了一眼,一个女人站了起来,朝二人使了个眼色。

那意思就是在告诉夫妻二人,出去说。

毕竟这里是法庭,人多眼杂,可能会让人看到什么。

见女人走出法庭,夫妻二人自然是抱着孩子,快步跟了出去。

他们来到了一个四周无人的角落。

“杨女士,杨律师,你刚才答应我们的事情,现在我们办到了,这个钱大概什么时候打到我们的卡上?”

“放心,转账已经发起了,资金已经进入银行机构托管,等15天后就会到你们的卡上!”

姓杨的女人说着,将转账记录给夫妻二人看了一眼。

“咦,杨律师,这转账的金额怎么不对啊,不是说好了500万吗?”

李夫人眼尖,第一时间就看到金额的数目不对,当即就激动了起来。

“是啊,说好的500万,怎么只有100万了!”李先生也立马质问面前的女人。

“呵呵,你们不会以为,在法庭上随便说两句话,掉几滴眼泪,就能平白无故得到500万吧?”

女人却冷笑一声,对夫妻二人的反应一脸鄙夷。

“这怎么行,说好的500万,一分都不能少!”

李夫人忍不住了,立马挡在女人面前,一脸的凶狠。

“说好的,你们有证据吗?”

但女人早有准备,冷笑着看向二人。

“我什么时候和你们说好了,要答应给你们500万的,有证据吗?有录音吗?有现场签字画押的合同吗?”

“你……”李先生一把抓住女人的衣领,就要动粗。

“你俩动手试试,我师父可是猛虎堂的汤师爷,你们敢动我,小心猛虎堂的报复!”女人却有恃无恐,一脸讥笑。

李先生听到“猛虎堂”三个字,虽然以他的层级,不清楚对方有何种能量,但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也能够明白其中一定有危险。

李先生无奈,只能放开女人。

“说好的500万,你怎么能这样!”

“哼,是你们自己蠢!”女人说着,就要离开。

但李夫人却再次抱着女儿,挡在女人面前。

“杨律师,求求你了,我们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你就给我们500万吧,我们可是帮了你大忙的啊,你们就行行好……”

李夫人一脸哀求,怀中的女儿也再次哭了起来。

不过这一招对有同情心的人有用,但对于面前的女人却无效。

“让开!”女人冷声喝了一句。

“我就不让!”李夫人一脸哀求,但却没有后退。

“叫你让开就让开!”

女人的语气加重,并且带有一丝尖锐。

李夫人还是没有让。

“去你的吧!”女人终于愤怒了,一把推开了李夫人。

李先生赶忙出手,拉住自己的老婆,二人也因为惯性倒向了墙角。

“最后警告你们一句,别想着把这件事说出去,否则后果自负。”

“你们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考虑一下怀中的女儿,如果你们真把这件事说出去,我相信你们也不像女儿小小年纪就没了爹妈吧!”

女人说着,也不管李先生夫妻如何,冷笑着扬长而去。

威胁+警告,确实起到了作用。

李夫人看着李先生,“老公,现在怎么办,只有100万,这点钱完全不够还债,更别说房子的首付款了!”

“哎,为什么刚才我们就一时冲动了呢,如果不撤案的话,咱们说不定能拿到更多的赔偿。”

“那咱们再去找人家张律师呗,就说我们是一时糊涂,让他再帮我们打官司?”

李先生眼神闪烁了数下,心中有些意动。

是啊!

刚才他们是任性了一点,因为被告方的利益诱惑,所以做出了一个让他们后悔的决定。

那如果他们再展现出“诚意”的话,张伟那边是不是会同意呢?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有……”

看得出来,李先生有些意动。

夫妻二人一合计,赶忙冲出法庭,去找张伟。

法院停车场。

张伟刚打算上车呢,结果李先生夫妻二人,又找了上来。

“张律师,我们……”

“抱歉,法官已经接受了你们的撤案,我无能为力,并且从刚才你们表达撤案的时刻开始,你们就已经不是本案的原告方了,今后咱们不是同路人!”

面对李先生夫妻二人,张伟的态度也同样变冷。

李先生和夫人眼神就交流了片刻,随后二人同时跪下了。

“张律师,我们错了!”

“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这一次我们一定不撤案!”

看到夫妻二人又打算卖惨,张伟心中冷笑。

有些套路,对有同情心的人有效,但对冷血无情的人可是一点都没作用的。

“李先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你们做的那么绝,完全不听我劝阻,现在那边估计没给你们足够的好处,就想着吃回头草了是吧?”

“你们知道吗?”

张伟凑到二人近前,一字一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像你们这样吃里扒外,还企图通过卖惨来满足自己私欲的人,你们为了利益,连尊严都可以舍弃,这样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信任你们呢?”

“机会只有一次,是你们自己没有把握住,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

张伟起身,直接拉开车门。

“走,回去!”

车辆发动,同样头也不回离开。

张伟一行人离开了,只留给李先生夫妻二人在风中凌乱。

他们的心情,估计是后悔吧,后悔怎么就听了对面的话,落得这般下场。

只能说,贪婪是原罪。

而无谋的贪婪,自私的贪婪,最终会害了自己。

夫妻二人原本有机会获得更高的赔偿,是他们为了眼前的利益,自己放弃了这一切。

……

张氏武馆,临时作战室内。

张伟一行人返回之后,自然是回到了这里。

“张伟,原告为什么要撤案啊,他们最后又为什么突然来找你?”

夏千月一脸的不解,显然以她的脑袋,还想不透这短短半日的功夫,究竟发生了什么。

“很简单!”张伟竖起了两根手指:“归根到底只有两个字,利益!”

“肯定是汤师爷的徒弟,趁我不注意的时候走进了准备室,并且给姓李的夫妻二人许诺了一定的利益。”

张伟说着,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数字。

“500万!”

“姓李的在股票之中亏了接近300万,加上他用了杠杆,欠银行和那些贷款公司的债务,我猜测也得有接近200万左右。”

“也就是说,他现在急需要500万救命,只要有人能给他500万,他估计可以做任何事,包括出卖尊严。”

夏千月和身边的赵潇潇,张心舞都对视一眼。

500万就出卖尊严,这是不是太廉价了呢……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可你们不懂,当一个人跌落谷地的时候,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哪还会顾虑这么多。”

“可他们最后为什么还回来求咱们呢?”这时候,是赵潇潇举手了。

“显然是对方给的钱没达标啊!”张伟嗤笑一声,“有时候,与虎谋皮,就得付出代价。”

“那他们收了被告的贿赂,岂不是……”

“这也是汤师爷的聪明之处,他料定我不敢举报他,他也料定姓李的不敢说出此事来!”

“为什么呀?”赵潇潇和夏千月对视一眼,都有些疑惑。

这不是犯法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说?

“很简单,姓李的不敢说,是因为他这么做了,等于把自己接受控方贿赂的事情捅出来,他们夫妻二人会因为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而被捕,这可是刑事犯罪,得坐牢!”

李先生夫妻二人如果坐牢,他们的孩子怎么办?

他们可不是孤身一人,可是有女儿在的,这就是他们的痛点。

“至于我为什么去不举报,哪怕我猜到了这件事,我也不能说,是因为我不希望审判无效。”

张伟也叹了一口气,面露无奈。

证明存在贿赂行为的话,就会引来无效审判,而他自然不希望这一次审判无效。

一旦被敲定审判无效,就需要重新发起诉讼,而下一轮聆讯谁知道需要多久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坐着的巨大写作业^她让我帮她缓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