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老师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

2022-07-13 08:27:4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只搭了寥寥几个帐篷。到处趴着马匹,兵士们野宿在地上,或趴在马背上睡觉。早有探马望到五千骑奔来,几个千夫长迎上前,开口便直言不讳。“大帅,我们不想跟着帖必烈打仗,他丢了

只搭了寥寥几个帐篷。

到处趴着马匹,兵士们野宿在地上,或趴在马背上睡觉。

早有探马望到五千骑奔来,几个千夫长迎上前,开口便直言不讳。

“大帅,我们不想跟着帖必烈打仗,他丢了黄金家族的脸。”

阿术问道:“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离开了一个月,没能及时支援,才让你们被一个快要腐烂的老头赶到这里来。”

“帖必烈是个懦夫,不配作为凉王阔端的儿子。”

“……”

骑兵避实就虚地撤退不要紧,但今日帖必烈逃跑时只顾着带上东面、北面的兵马,而西、南两个方向兵马他却是没再管。

要不是宋军兵力少……其实就算宋军兵力多也没什么,蒙骑只要不想打,跑还是能跑得掉的。

但帖必烈的表现确实不是能让蒙古勇士敬重的英雄。

此时诸将见阿术回来,不免抱怨不已。

帖必烈出了帐篷,也听到了这些,虽然很生气,但并未多说什么。

他虽是蒙古宗室,地位却没有很高……

阔端虽然是窝阔台汗最出色的儿子,但不论是窝阔台汗还是乃马真皇后,都没想让他当大汗,只想把他分封在西凉。

阔端倒是想争一争汗位,可惜贵由汗一死,他也病死了。否则哪怕没争到汗位,也能像金帐汗国一样的建一个独立封国。

蒙哥一上位便开始严厉打压窝阔台一系,也没忘了剥削阔端。

当年窝阔台为了削弱拖雷系的势力,在不和诸王大臣商量的情况下,曾擅自把拖雷系的兵马分给阔端,让他出镇西凉。

现在,拖雷的另一个儿子忽必烈,派阿术来,说是总领西路兵权,其实是把当年窝阔台一系从拖雷一系手中抢走的兵马加倍抢回去。

总而言之,帖必烈并不受忽必烈待见。

他面对阿术很客气,小心地解释道:“宋人在城头上用了很可怕的砲……”

“我听说了,等杀进了巩昌城,把工匠留下来。”阿术问道:“驱口呢?”

“驱口当然是丢掉了。”帖必烈笑道:“我们还能带着驱口撤军吗?”

“要是驱口没有用处,我为何不早早把他们杀光?没有杀光,就是有用!”

“那再去抢来就是了,都是小事。”

阿术啐了一口,暗骂帖必烈真是无能。

原本蒙古人是“凡攻大城,先击小郡,掠其民以供驱使,每一骑兵,必欲掠十人”,原本阿术至少要掠十万人来攻城的,这次才掠到五万。

他到了巩昌之后,又派探马打探过巩昌府附近,发现宋军已布置好各处防线,再掳掠已经是很难了。

不如转到别处。

但要转到别处,反而该先摆出继续强攻巩昌的架势,围点打援,再消耗一些宋军,并逼宋军调动防线。

“我击败了廉希宪,抢了他的辎重,能带的都带回来,带不走的一把火烧了,把这个色目人叛徒像狗一样赶到了漳河对岸……”

~~

同一个夜里,漳河边。

陆小酉策马绕了一大圈才抵达廉希宪的大营,正在复述李曾伯的话,之所以不写下,无非是怕被蒙军截获。

“……阿术打仗无别的能耐,只强在‘找路’二字,李公曾数次击败阿术,然而老苍关一战,让阿术找到了义宁小路,李公战虽未败,实则一败涂地。

而所谓行军诡谲、绕出其后,无非是阿术也不知要从何处走,连他自己也不知,我们当然猜不出,也防不住所有的路线。

那与其去猜,不如化被动为主动。阿术尚不知刘整之败,那他对我们有多少兵马便不清楚,或可诱他决战……”

廉希宪点点头,没有多问。

因为陆小酉是转述李曾伯的话,问了也不会有什么答案。

他听到最后,脸色始终沉静,仿佛已有定计。

~~

次日,阿术再次领兵包围了巩昌城。

这次却是围而不攻。

失去了驱口之后,他并不愿意让勇士平白折损。

他已开始寻找下一个劫掳的方向。

其实还有一条路,李曾伯、廉希宪根本就没能力封住,完全能够让阿术杀进川西……

如今西面的宋军是不多的,过了临洮,再西面就更不是李瑕的地盘了。

简简单单就能突围而出,进入阿坝草原。

从阿坝草原南下有两条路,其中一条阿术走过,是他当年随兀良合台攻大理时的路线。

另一条则是忽必烈走的路。

从阿坝草原循大渡河西岸南下,通过吐蕃聚居区,到泸定东渡大渡河,就能进入黎州。

再往东,杀入雅州,便可北上成都。

这条路李曾伯、廉希宪无论如何都防不住,只看阿术肯不肯走。

阿术还没想好。

食物应该是能撑到成都,虽然一路掠夺而来的物资被帖必烈丢了许多。

蒙古军中,一匹母马一天能产的马奶也可饱三人。

士卒自己也会去打猎,兔子、鹿、野猪,老鼠也吃,如果迫不得已,马肉能吃,人肉也能吃。

蒙古勇士就像狮子,只要饿了,自然会去猎取野兽。

如果没水,刺马血也可以。

至于草料,蒙古马最大的优点就是什么都吃,竹叶也吃、树皮也啃。

当然,这样穿过吐蕃确实有些冒险。

关键在于,他的大汗并没有要求他做到这种地步,只命令他“保证李瑕不能响应李璮,并在北伐阿里不哥之前,收复川陕行省”。

按常理而言,实在是没有必要走这条路。

但阿术想这么走。

他已经被激怒了,想到能再次绕出其后就兴奋。

他想要杀进汉中,杀李瑕全家,为兀良合台报仇。

“走吧,这才是兀良合阿术的战法。”

“不,只要牵制住陇西兵力就可以,攻关中不止这一路兵力。”

阿术喃喃自语着,最后做了个决定。

“今日探马回来,要是还没发现宋军破绽,干脆就走阿坝草原……”

~~

李曾伯看着地图,老眼中泛着深深的沉思。

他在分析阿术还能走哪里。

“九和熟路……九和熟路……”

这不是李曾伯这些天第一次念这个名字。

九和熟路,是他给蒙军灭大理国的路线取的名字。

在忽灭烈灭大理之前,蒙军曾攻过大理一次,算是踏路问道。

当时李曾伯任广西经略安抚使,他派属下谢图南出使大理,敏锐捕捉到这个情报,上了《帅广条陈五事奏》,称一支蒙军行吐蕃界中,不经过四川,攻入大理境内,破三城,杀三节度,兵锋直至大理之九和镇。

李曾伯上这封奏折,比忽必烈灭大理还早四年。

可惜他没能挽回西南局势,只打探到了一条九和熟路。

“那……蒙军能否从吐蕃杀到成都?”

李曾伯老眼中愈发充满焦虑。

廉希宪一直在担心阴平古道,这几乎是能预算到的极致了。

但也许还有比阴平古道更难以提防的道路……防不胜防啊。

最好的结果,是廉希宪能引阿术决战才行。

如今李瑕在川陕的兵力与大宋以前不同了,有野战决胜的实力。

这一战若能再摸索出更多以骑制骑的战法……

“大帅!蒙军动了!”

戍楼外响起一声通报。

李曾伯连忙出了戍楼,抬起望筒向城外望去。

只见一队队蒙军竟是向西北方向滚滚而去,一路扬得尘烟漫天。

“西面?西面……廉希宪没能成功?没能成功……”

李曾伯愣在那儿,感到无比的失望。

他守了一辈子了。

一辈子只能守,这种仗打得太憋屈、太憋屈了!

这一次失去了决战歼敌的机会,垂垂老朽之躯也不知还能不能看到大宋将士与蒙虏野战得胜……

“罢了,罢了,传快马告诉他们,川西务必要防蒙古由吐蕃入境……防、防、烦啊。”

~~

阿术策马而行,大军一路向西。

他像是要突破临洮的宋军防线,杀往河州。

河州并非李瑕的地盘,他可以在河州休整,而河州往南,便可往阿坝草原。

但其实他并不打算去阿坝。

因为据可靠消息,李瑕已击败刘整急援陇西,兵马刚出天水,正想寻求决战……

阿术才不会决战。

一支支宋军正在向巩昌包围而来,包括李瑕的援兵,决战并不有利。

他要调动宋军,把他们往西面吸引,一次次给宋军好像能包围蒙军的机会。

然后,他突然北上,跳出重围。

眼前是黄河奔腾,风卷马嘶。

他要绕过整个陇西,腾挪千里,直奔泾河古道,杀入关中!

只要走一千五百里路途,防守空虚的关中就在他的眼前,比走吐蕃快得多。

阿术哈哈大笑,扬鞭向东。

“勇士们!巩昌的小打小闹受够了,我们去京兆府,有十倍的金银、女人任你们拿,破城不封刀!”

回应他的,是勇士们的咆哮,以及马蹄踏在黄土地上的如雷响声。

黄河、黄土……终于穿入泾河河谷,又沿河而行数日,前方便是泾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老师解开奶罩吸奶头高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