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错一题操一下/日出水了好爽

2022-07-16 08:18:1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看着一脸惊恐的盖尔,尤利娅不禁心中一痛,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盖尔,嘴中说道。“盖尔,你是塞维鲁大帝的儿子,面对一切困难,你都不能屈服!没有什么可以击倒你!”看着已经平静下

看着一脸惊恐的盖尔,尤利娅不禁心中一痛,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盖尔,嘴中说道。

“盖尔,你是塞维鲁大帝的儿子,面对一切困难,你都不能屈服!没有什么可以击倒你!”

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盖尔,尤利娅决定,她不会再寻死了,她一定要让盖尔平安的活下去才行。

如果不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顺利的逃出去,她尤利娅,就算是死,也不会瞑目的。

“盖尔,今夜,母后就打开圣城,宣布投降,而你,去找一件百姓的衣服换上,躲到平民家中,先不要着急出去,等一切都平息下来,你在同平民一起,混出城去,听清楚没有?”

盖尔闻言,吞了一口唾沫,随后便如小鸡啄米一般,对着尤利娅不停地点着头。

“母后,我这就去找衣服……”

只见盖尔一脸焦急的,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大门,看都没看尤利娅一眼。

尤利娅见状,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难道,在盖尔的心中,只想着他自己吗?

他竟然对自己母后的安危,不管不问吗?其实,尤利娅没有太多的要求。

哪怕盖尔简单的关心一下自己,甚至是开口询问一句也好。

可是,这一切,尤利娅都没有等来,看来,在自己这个儿子的心中,只想着他自己。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至于盖尔能不能顺利的逃出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

黑夜,降临在这座巍峨的啰马圣城,从远处望去,这座古城,就像蛰伏在黑暗之中的一头远古巨兽一般。

突然,这头巨兽的身体上,亮起了点点火光,将它的身躯照亮。

随后,那三丈多高,两丈宽的啰马圣城的城门,在此刻,也缓缓打开了。

在临近城门的几条宽阔的街道上,有无数名啰马骑兵,聚集在此。

他们并不是打算偷袭汉军的,只见他们一个个翻身下马,将武器放在地面上,脸上满是屈辱之色。

他们,是曾经啰马的守护神,是受人尊敬的帝国皇骑。

可如今,他们先是被大汉的重甲骑兵,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又经过毒雾的洗礼。

他们那颗骄傲的心,已经被汉军彻底的粉碎了。

“轰隆隆……”

突然,一声隆隆的响声,出现在了圣城之外,对于这种声音,啰马骑兵们非常的熟悉。

这是骑兵们快速奔袭的时候,战马踩踏大地,所发出的声响。

“他们来了!”

听到这种声音后,一众啰马骑兵们的心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出这句话。

隆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很快,便来到了圣城的北门。

一众啰马骑兵们,也将目光,看向了城门口位置。

他们,想在看一看,那个生擒了他们啰马战神,又释放出恐怖毒雾,击败了他们大帝的男人!

突然,一众啰马骑兵的眼神一凝,只见从城外,快速的向着城内奔进两骑,只见这两人,皆虎背熊腰,身体强壮异常。

那强壮的身体和个头,就算比之啰马大将格特鲁德,也丝毫不差!

只见这两人奔进圣城之后,四处的看了几眼,随后用他们听不懂的话,对着城外说了些什么,随后,城外便再次的响起了马蹄声。

突然,一众啰马骑兵们瞳孔猛地一缩,他们看到了,那个如神临世一般的男人。

此刻,他正骑在一匹雪白的雄壮的战马上,手中拿着的,正是击败了他们战神的恐怖武器。

好像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只见这人的目光,猛地转向了他们。

同时,一股恐怖无比的气势,轰然爆发,如泰山压顶一般,压在了他们的身上。

没错,刚进城之人,正是刘宇,此刻,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已经毫无斗志的所谓帝国皇骑。

“汉升!派人收缴他们的武器战马,在把他们绑起来!如有反抗者,杀无赦!”

“诺!”

黄忠闻言,恭敬的对着刘宇应了一声诺,随后便开始组织人手,执行刘宇的命令。

武器,被一一收缴上去,战马,也被牵走,可是,这些汉军,竟然要绑住他们的双手。

这让一直自我感觉高贵的帝国皇骑,如何能接受?!

只见他们其中,有不少人正在激烈的反抗着,不过,在被杀了数百人之后。

这些自我感觉高贵的帝国皇骑,终于认清了现实。

只见他们一个个低着头,脸上满是屈辱之色,任由着汉军将自己的双手绑起来。

“哼!!”

刘宇见状,顿时冷哼了一声,随后拍马来到了这些啰马骑兵的身前,身上散发着如渊如狱,且恐怖血腥的气势。

“你们这些所谓高贵的帝国皇骑,好像并没有认清现实?!记住,你们,是战败者!战败者,是没有反抗的资格的!你们,唯一能做的,只有臣服!”

一口流利的啰马语言,在刘宇嘴中吐出,顿时引起了所有啰马骑兵的轰动!

只见这些啰马骑兵们,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屈辱,都红着眼睛,盯着刘宇。

刘宇见状,对他们嘲讽一笑,语气也十分不屑的开口说道。

“怎么?!还不服气吗?!”

说罢,刘宇抬起手中的金镗,缓缓指向众人,开口说道。

“在你们的眼神中,朕看到了愤怒,屈辱,不甘,还有……仇恨!”

说到此处,刘宇将金镗放下,随后语气一变,再次说道。

“朕,年幼的时候,就怕自己会有一天,像你们这样!被强敌击败,只能在强敌的脚下,发出弱者的呐喊,其余的,什么都做不了!”

“不甘!屈辱!愤怒!仇恨?!有什么用?!最终,还不是被比自己更强的人,踩在脚下?!所以,你们的愤怒与仇恨,并不值钱!”

说到此处,刘宇伸手指了指这些啰马的骑兵,再次开口说道。

“所以,朕在年幼的时候,就一直努力的变强,变强!直到如今,所有的强敌,都被朕踩在脚下!如今,朕听着弱者无助的呐喊,却享受着强者的喜悦!一切,都怪你们不够强大!”

说罢,刘宇调转马头,向着皇宫方向行去,边走边说道。

“你们,是啰马的骑兵,日后,可能是我大汉的百姓,或者军人!朕希望最后一次,在你们身上,看到这种眼神!”

说到此处,刘宇缓缓将战马勒停,语气铿锵的开口说道。

“因为,这种眼神,只有弱者才会有!我大汉之人,无论是兵,还是民,都是最强的!他们到死,都不会有你们这种眼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错一题操一下/日出水了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