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房东嗯啊好猛H.亲妺初次H乳小说

2022-07-18 08:20:5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其实,冯侍郎原本也没有出嫁妆的打算。
冯纶当年过继到二房,继承了二房的家业。娶了崔氏过门后,崔氏带了极丰厚的嫁妆来。之后,冯少君在崔家长大,许氏不知贴补了多少好东

其实,冯侍郎原本也没有出嫁妆的打算。


        

冯纶当年过继到二房,继承了二房的家业。娶了崔氏过门后,崔氏带了极丰厚的嫁妆来。之后,冯少君在崔家长大,许氏不知贴补了多少好东西。

    
        

这些,都是冯少君的嫁妆。正如冯夫人所言,足够冯少君吃喝几辈子了。冯府这么多孙女,谁的嫁妆也不及冯少君丰厚。


        

不过,今非昔比。


        

沈祐是太子身边红人,崔家也向太子投诚。冯家得和崔家保持良好的姻亲关系,要拉拢沈祐这个孙女婿,公中少不得出一份嫁妆。


        

冯侍郎耐着性子,和冯夫人说了其中的道理:“……少君在崔家长大,本来就和我们不太亲近。如今要出嫁了,我们做祖父祖母的,总得将亲事操持得体面些。日后也好来往。”


        

说到底,就是眼看着沈祐要发达了,想跟着沾光!


        

冯夫人忍着闷气应了。


        

不过,冯夫人也没料到,此次送冯少君“回京”的,不仅有崔元翰,连许氏也一并来了京城。


        

一行人乘着数辆马车,浩浩荡荡地先去了崔宅安顿。

无人留意,崔宅里一个貌不出众的丫鬟,随着众人迎了出来,扶住了“冯少君”的胳膊。


        

“冯少君”身子微微一颤,和丫鬟对视一眼,眼泪差点就要涌出来了。


        

然后,丫鬟扶着“冯少君”去了闺房安顿。


        

刚一关上门,“冯少君”便哽咽了起来:“小姐!”


        

是吉祥的声音。


        

为了遮掩冯少君的行踪,吉祥回了平江府之后,一直扮作冯少君的模样。有胡娘子在,吉祥的扮相惟妙惟肖,且极少出门见人,从未露过破绽。


        

“吉祥,”扮作丫鬟的人,正是冯少君。她握住吉祥的手,心情复杂又喜悦:“这一年多来,辛苦你了。”


        

吉祥用袖子擦了眼泪:“奴婢每日待在闺阁里,锦衣玉食,好吃好睡,半点不苦。倒是小姐,只身一人在京城,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奴婢日日夜夜惦记,今天,总算见到小姐了。”


        

一旁的郑妈妈,也红了眼眶:“奴婢千盼万盼,总算盼到和小姐重逢了。”


        

冯少君心里一酸,又搂住了郑妈妈。


        

主仆三个久别重逢,情绪都有些激动。


        

郑妈妈轻声提醒:“小姐快些换回衣服,去见老夫人和表公子吧!”


        

刚才在正门处,许氏明知外孙女就在眼前,硬是没露出异样,不知忍得多辛苦。


        

冯少君点点头,迅速擦去脸上的易容药物,换回鲜亮精致的衣裙,重新梳了好看的发式。


        

吉祥也忙着去换回原来的衣物。


        

郑妈妈为冯少君挑选首饰,就听主子轻声道:“郑妈妈,替我簪这支玉钗吧!”


        

郑妈妈应了一声,打开梳妆镜前的狭长锦盒,取出莹润的玉钗,插在乌黑的发间。美人如玉,说不出的好看。


        

“这支玉钗,真是少见的珍品。”郑妈妈由衷赞叹。


        

冯少君揽镜自照,抿唇一笑:“这是及笄那一日,祐表哥送我的。”


        

郑妈妈露出会心的笑意。


        

冯少君自小生活优渥,每季至少定制两套首饰。几年积攒下来,首饰不知有多少。不过,心上人送的,怎么能一样呢?


        

怪不得小姐这般喜欢,今日就要戴上。


        

收拾妥当后,冯少君立刻去见外祖母。


        

……


        

“外祖母,”冯少君跪了下来,给许氏磕头:“外孙女不孝,让外祖母忧心牵挂了。”


        

许氏眼睛一红,忙扶起冯少君:“你这丫头,和外祖母行这样的大礼做什么,快些起来。”


        

冯少君坚持磕了三个头,才起身。


        

祖孙两个上一次见面,还是在一年多前。匆匆一面,便又分别。此时四目相对,心情汹涌澎湃。


        

许氏泪水涟涟,声音哽咽:“少君,你瘦了。”


        

冯少君原本眼眶泛红,听到这话,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哪里瘦了,外祖母再仔细瞧瞧。”


        

在秦王府里做内应,虽然没什么山珍海味,每日饭菜都是足量的,总能吃饱。


        

这半个月来,她在太子身边当差,每日和沈祐四目相对,心情愉悦。时不时地和沈祐一同吃饭,胃口也好得很。


        

这样的她,怎么都和面黄肌瘦扯不上关系好吧!


        

不过,在长辈眼里,小辈孤身一人,肯定吃不好穿不暖。


        

许氏固执地说道:“你就是瘦了。”


        

冯少君无奈一笑:“好好好,我瘦了,外祖母说什么都对。”


        

说着,伸手为许氏擦拭泪痕。许氏将冯少君搂入怀中:“从今儿个起,外祖母守着你,直至你出嫁。”


        

冯少君嗯了一声,依偎进外祖母温暖熟悉的怀抱中。


        

这一年多来,祖孙两个虽未见面,私下书信往来却未断过。


        

冯少君没告诉许氏自己在做什么,许氏也从来没问过。


        

如今见了面,许氏依然不问,只满心欢喜地说道:“我接到你的信,知道你打算早日和沈祐成亲,心里实在高兴的很。”


        

女子一旦成亲嫁人,就要相夫教子。那些危险的事,既无暇也不会再去做了吧!


        

她不求外孙女如何厉害能干,只盼着冯少君嫁得良人,一生平安。


        

冯少君不忍说穿,顺着许氏的话音笑道:“祐表哥心急要娶我过门,我磨不过他,只得应了。”


        

许氏笑着瞥冯少君一眼:“只沈祐着急,你就半点不急吗?从上辈子就喜欢人家,到这辈子才真正两情相许。还不快点将他装进碗里,吃到口中才踏实。”


        

冯少君:“……”


        

看破别说破嘛!


        

冯少君难得羞赧了一回。


        

许氏心中好笑,伸手摸了摸冯少君的发丝,声音里满是慈爱:“傻丫头,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些话,对着外人不能说。现在只外祖母和你两个,想什么就说什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房东嗯啊好猛H.亲妺初次H乳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