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50岁寡妇下面水多好紧 双胞胎师傅一起上徒弟

2022-07-18 08:30:5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徐庆冷声问道:“是镇北侯府的人把你们带来京城的?”
苏大郎看向祖父,不知要不要回答。
苏老爷子道:“是。”
徐庆又


        

徐庆冷声问道:“是镇北侯府的人把你们带来京城的?”


        

苏大郎看向祖父,不知要不要回答。

    
        

苏老爷子道:“是。”


        

徐庆又道:“你们姓苏?”


        

苏老爷子道:“……是。”


        

徐庆接着盘问:“你们村有几户姓苏的人家?”


        

苏老爷子老老实实答道:“两户。我们老苏家世代居于杏花村,另有一户十几年前搬进村子的小苏家。”


        

徐庆啪的一声,展开手中的画像:“这个男人你们可认识?”


        

苏老爷子看着画像,有些犹豫。


        

徐庆沉声道:“想活命就老老实实交代,认识还是不认识?”


        

苏大郎吓坏了,赶忙说道:“认识的,他叫苏承,是小苏家的人。”


        

徐庆又拿出了另外两幅画像:“哪个是他女儿?”


        

苏老爷子抬手指了指:“那个胖些的。”


        

没有答错。


        

徐庆手中拿着的两幅画像,一幅是苏小小的肖像,另一幅是随便画的。


        

“她叫什么名字?”


        

苏大郎缩了缩脖子:“苏、苏大丫。”


        

徐庆道:“她有个相公?”


        

苏大郎惊讶:“你是说卫小郎君?”


        

徐庆是不可能回答他的,傲慢地问道:“他是怎么与苏大丫成亲的?”


        

苏大郎小声道:“他……他是被苏承捡回去的。苏大丫让人退了亲,苏承上村里捉婿,没捉到,就从路边捡了个人回来。”


        

老实说,最初他们并不清楚卫廷是被苏承捡回来的,还当是苏承上哪个村子把人绑上门的。


        

是后面卫小郎君在村子里的走动多了,大家伙儿才慢慢打听出来的。


        

“卫小郎君伤得很重,大概是为了报恩……就同意这门亲事了吧。”


        

徐庆嗯了一声,打开桌子上的三个画轴:“这几幅画像里,哪个才是卫小郎君?”


        

苏大郎看了眼苏老爷子,苏老爷子认命地闭上眼。


        

苏大郎把心一横,指向了中间那幅。


        

屏风后,秦江透过缝隙,一瞬不瞬地观察着二人的神色。


        

徐庆后退一步,不动声色地朝秦江看了过来。


        

秦江微微点头。


        

这回,徐庆没再继续审问他们,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包银子,哗啦啦地倒在了桌上。


        

看着白花花的银锭子,苏老爷子与苏大郎的眼睛都瞪直了。


        

徐庆不疾不徐地说道:“你们听好了,这个人叫卫廷,在他被苏承捡回去做上门女婿之前,曾来你们村打听过小苏家,并且他也没有受伤。”


        

苏大郎满眼错愕:“这……”


        

徐庆威胁道:“我方才说的话,你们可记下了?若是有人问起来,应该知道如何作答了吧?事情办得漂亮,这些银子就是你们的,我还会为你们准备一辆马车,让你们舒舒服服地回到青州。可倘若你们不识相——”


        

徐庆拔出了腰间长剑。


        

“我现在不会杀你们,但我保证,你们没命走出京城!”


        

……


        

镇北侯府。


        

苏小小过来给老侯爷换药,顺便让符郎中休息半日。


        

老侯爷见到亲亲外孙女,家里的孙子瞬间不香了。


        

苏祁与苏钰站在院子里,一脸吃味儿地看着祖父对小丫头嘘寒问暖,送这个送那个,恨不能让下人把库房全给搬空了给小丫头挑。


        

苏钰道:“二哥,你说祖父到底知不知道我们两个过来了?”


        

苏祁道:“你去问祖父啊。”


        

苏钰委屈道:“你当我没问啊?”


        

祖父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他了。


        

他不是祖父最疼的小钰钰了!


        

苏祁双手抱怀,哼唧道:“等老四和老五回来,有这丫头好看的!”


        

府上的管事神色匆匆地过来:“二公子,三公子,世子和大公子在吗?”


        

苏祁问道:“找我爹和大哥有事?”


        

管事道:“是宫里来人了。”


        

苏祁正色道:“我去瞧瞧。”


        

苏钰忙道:“我也去!”


        

兄弟二人到了府门口,才知是景宣帝要召见从杏花村来的那对祖孙。


        

苏祁对前来拿人的全公公道:“他们已经走了!”


        

全公公一惊:“走了?”


        

自己好不容易懒的活儿……要空手而归了?


        

苏祁点点头:“嗯,走了有一个多时辰了吧。”


        

苏钰回忆道:“好像不止……”


        

全公公拍大腿:“坏了!”


        

一个多时辰,人怕是已经出京城了。


        

正心急如焚间,苏老爷子与苏大郎满身狼狈地过来了。


        

苏钰古怪地看了二人一眼:“咦?你们怎么又回来了?还给弄成了这样?”


        

苏大郎垂眸道:“我们……我们刚走没多久,身上的盘缠就被人抢了……无法……只得先回到镇北侯府……看看……能不能借到一点回青州的盘缠……”


        

“青州?”全公公唰的朝二人看了过来,“你们就是杏花村的那对祖孙?”


        

……


        

御书房。


        

气氛冰冷到了极点。


        

景宣帝:“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在寺庙修行的那一年,你究竟去哪儿了?”


        

卫廷没说话。


        

他不能承认自己离开过寺庙,并不仅仅是因为承认了就会担上欺君之罪,亦或是什么别的罪名。


        

而是不希望暴露了三个孩子。


        

正常情况下,众人得知他在外风流得了儿子,至多感叹一句,原来他卫廷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可倘若此事与带发修行联系起来,就难免会让人觉得他是早有预谋——故意主动去寺庙,淡出众人视线,实则偷偷去了青州。


        

三个私生子用得着如此大费周章吗?


        

答案是否定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50岁寡妇下面水多好紧 双胞胎师傅一起上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