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脚奴小说^顶到了要坏了怎么办

2022-07-19 08:15:1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最终由雾隐从海面袭击鬼之国西侧海岸,从那里登陆,将鬼之国的主力部队,进一步消耗在沿海地区。
四个忍村,各自牵制住鬼之国的一支主力部队。
在成功牵

     

最终由雾隐从海面袭击鬼之国西侧海岸,从那里登陆,将鬼之国的主力部队,进一步消耗在沿海地区。


        

四个忍村,各自牵制住鬼之国的一支主力部队。

    
        

在成功牵制住鬼之国所有的主力部队后,鬼之国实力所属的内部区域,防守会前所未有的空缺。


        

届时,各国集中所有高强机动力的精英上忍小队,潜伏鬼之国势力境内,进一步破坏他们的交通要道,使得他们的支援与战备补给,进一步延迟,甚至使鬼之国的支援系统,彻底瘫痪也未尝不可。


        

《控卫在此》


        

理应该是这样的大好局面才对。


        

然而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木叶的确成功拔下了熊之国东部的一个要塞据点,岩隐也随后炸毁熊之国连通鬼之国的铁路,切断了鬼之国的支援,为木叶提供了良好的突击环境。


        

可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砂隐上忍们大跌眼镜。


        

三千人的后行支援部队,遭遇鬼之国十一人小队袭击,当场死亡六百二十七人,失踪一百零六人,重伤一百三十一人,轻伤四百余人……伤亡几近一半。


        

最后,作为敌方的十一人小队,全身而退。


        

这到底是支援部队,还是求援部队?


        

支援和救援的立场,是不是反过来了?


        

木叶的战报尚且如此,岩隐传来的战报,也并不容乐观。


        

在成功拔下鬼之国东部的要塞据点后,半途遭遇日向绫音以及鬼之国机械化装甲部队的突袭,同是三千人部队,伤亡方面虽然没有给出准确数据,但字里行间也能猜出岩隐的不易。


        

指挥官黄土负伤,决定退守据点,并提议重新思考对策。


        

眼下的局势,与他们之前脑海中构思出来的蓝图,完全是天差地别。


        

同时也向砂隐传达了一个讯息,那就是与鬼之国开战,不能用传统的战争模式与之对战。


        

其冒险的打法,与云隐类似。


        

都是让主将在最前方突进,出现在战场最危险的区域,以此来扰乱对手阵型,随后大部队向前压上。


        

这样虽然会让主将陷入九死一生的危险中,但也切实鼓舞了下属忍者们的士气,让随之征战的忍者各个变得悍不畏死,从士气上便将对手彻底压制。


        

总体来说,木叶与岩隐在占领据点上,占到了优势。


        

但在野战上,则出现了严重的失利。


        

不仅是错估了鬼之国的军事力量,还严重低估了鬼之国忍者的组织与机动能力。


        

前一天晚上遭遇突袭,次日便开始迅勐反击,将原本死局的熊之国给盘活。


        

如今的木叶想要全吞位于熊之国境内的鬼之国忍者部队,已然办不到了。


        

“各位,木叶与岩隐传来的战报,你们已经了解差不多了,接下来你们认为该怎么做?”


        

坐在会议桌前方的四代风影罗砂,郑重向各位上忍求取答桉,哪怕是一些中肯的建议也可。


        

这种情况下,一个人突破,必须集思广益,重新拟出一个可行可以实际操作的战略方桉。


        

毕竟战争已经打响,为了不让他国小瞧,也为了收复风之国的故土,如今也不得不迎难而上。


        

“日向绫音出现在岩隐战场,如今只剩下千叶白石和宇智波琉璃两人需要牵制……”


        

“不止如此,千叶白石与宇智波琉璃的女儿千叶一姬,同样也是个问题,从木叶给出的战报来看,虽未到达她父母的水准,但不出意外,这同样是一个难缠的角色。要是太过轻视的话,也会在她手上吃上大亏。”


        

“如果只是一人的话,以我们砂隐的力量,牵制住并不难。我认为木叶与岩隐虽然失利,但远未到伤筋动骨的程度,接下来如果可以把力量集中起来,就可以打破僵局。”


        

“话是这么说,但行动方桉必须要做出一定的修改,在不确定千叶白石与宇智波琉璃谁会负责西南,我认为不宜轻举妄动。只有知道对方的指挥官是谁,才能够对症下药。”


        

砂隐上忍们不停发表自己的见解与看法,认真思考接下来的战略布置,进攻路线与时间,需要做出一定的调整。


        

由于木叶与岩隐给他们展示了一出血的教训,这种时候,绝不能贪功冒进,需要稳扎稳打。


        

所有上忍各抒己见,罗砂也都听在了耳里,只不过这些人的建议太过杂乱,虽然有不少方桉的确可行,但操作难度较高,而且条件上也过于被动。


        

“不管怎样,从现在开始,侦察部队的人员增加一倍,不论是陆地,还是天空,都要一个不漏的监视到位。”


        

鬼之国的战术方桉无疑给人一种天马行空的感觉。


        

因此,罗砂认为,陆地与天空的侦察力度,要再次增加上去,不能够放过一个角落。


        

岩隐村的遭遇给罗砂提了一个醒,他害怕鬼之国故技重施,对着砂隐的营地也进行所谓的战力‘空投’。


        

罗砂决定,以后每次行军,必须要进一步加强对空中的监视情况,而且还要扩大空中的侦察范围,防止类似的‘空投’事件以同样的手法发生在砂隐身上。


        

尽管日向绫音并非是以造成大规模杀伤的威名着称,但若是如今阵型之中,她足以扰乱一支部队的队形,将其打散。


        

这一次针对岩隐便是如此,日向绫音巧妙利用了自己适合单体突进的优势力量,主要目的并非是冲入人群中造成大规模杀伤,而是打散岩隐的阵型,辅以鬼之国机械化部队的远程火力覆盖,使得岩隐的部队彻底混乱。


        

否则单论歼灭敌人速度的话,罗砂自认为自己的砂金忍术都要强过日向绫音。


        

但顶尖忍者的威慑,向来不是以造成大规模杀伤为绝对的标准。


        

在罗砂看来,像日向绫音这种类似于云隐历代雷影的突进型忍者,只要能够攻入敌阵制造混乱,起到的震慑效果并不会比前者低,只是歼敌效率上略微差了些许,但震慑力几乎是同等的。


        

“是!”


        

得到罗砂的命令,砂隐上忍们各个严阵以待,准备接下来进一步加强陆地与天空的监视情况。


        

能否在接下来的对阵中取得先机,这件事姑且不论,至少得有效防范住敌人的突袭,不至于到时手忙脚乱。


        

木叶与岩隐便是被这样的战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砂隐决不能够步入后尘。


        

从这点来说,在这里的砂隐上忍们是感激木叶与岩隐的‘牺牲’的,如果不是他们,砂隐如果按照原本的计划前进,很可能也会遭遇与木叶、岩隐相同的情况。


        

会议结束,砂隐上忍们一个个离去,最终只剩下罗砂一人坐在位置上没有移动,表情陷入沉思,闭上眼睛,开始冥思苦想接下来要如何展开对策。


        


        

熊之国东部,为木叶忍者所占领的堡垒要塞。


        

与砂忍们一样,他们此时也在进行战场前线的上忍会议,由上忍班长奈良鹿久亲自主持。


        

支援部队的人员已经顺利引进要塞之中,算是暂时平息了支援人员们内心的慌乱。


        

如今聚集在要塞中,以及扎根在附近营地的木叶忍者,一共有三千五百余人,其中将近两百多人为重伤员,而轻伤人员则是医疗忍者的治疗下,基本上恢复了战斗力,可以执行任务。


        

这样的消息传来,让前线的上忍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尽管这样的消息对比眼下的局势算不上好,但也可以拿来苦中作乐,稍微减轻一些身上的压力。


        

不过,这样的好心情还未持续多久,又有一个坏消息传来,让木叶的上忍们大感头疼,也是立即召开上忍会议的主要原因——


        

外出的所有巡逻小队,凡是在陆地上行动的,全部都失去了联络。


        

即便空中部队外出巡逻时,或者传达消息时,也在空中遭遇了袭击。


        

派出五人,一人死亡,飞行忍具坠毁,在雪地上发现烧焦的尸体。


        

两人失踪,只找到了坠毁的飞行忍具,但没有发现尸体,大概率已被鬼之国俘虏。


        

另外两人情况不明,没有发现尸体,也没有发现飞行忍具坠毁的痕迹,可能讯息已经传达了出去,也可能没有传达出去,同样被鬼之国抓捕,或是死了没有被发现而已。


        

总之,砂隐、岩隐、雾隐,以及与木叶总部的联络,全部失去了联系。


        

以至于他们如今也不知道外界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同样,岩隐、砂隐以及雾隐目前取得了什么样的战果,也一概不明。


        

他们被封锁在了这个雪地要塞之中,进退不能。


        

“亥一,通讯系统构建如何?”


        

鹿久看向不远处的亥一,询问他通讯系统构建情况。


        

亥一点了点头,回答道:“已经构建起来了,接下来可以投入使用。这样一来,即使是外出的巡逻小队,也可以随时取得联系,与这边进行联络。”


        

山中一族秘术所构建的通讯系统,并非是以无线电之类的工具搭建而成,而是以家族秘术构建。


        

这需要多手准备,一个是习得山中一族秘术的上忍级忍者,数量未知的感知型忍者,以及一个稳定而庞大的查克拉源,用以发射与收集信号。


        

因为构建这样的通讯系统极为繁琐,而且也需要一个稳定环境,所以直到此时才勉强搭建出来。


        

这种通讯系统有利有弊,缺点是会持续性消耗查克拉,需要人不少的感知忍者轮班替换工作,比较费力。


        

但优点是,不会被鬼之国以工具干扰到信号,切断与外出巡逻小队的联系,可以随时了解各个外出小队的情况。


        

即便遭遇伏击,也可以第一时间向总部传达准备的讯息。


        

这对于现在的木叶前线部队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听到亥一这么说,鹿久松了口气。


        

这样一来,外出的巡逻小队,虽然还是会被伏击,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对于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


        

老实说,被切断通讯渠道,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了解不到,会给人一种极为恐怖的死寂感,危险从何时而来,从何地而来都是未知。


        

这是最危险的。


        

如今,这个危险正在逐渐被拔除,木叶的‘眼睛’与‘耳朵’,开始重新恢复灵敏。


        

“通讯系统虽然建立起来,但只能在这一片区域内起效。眼下最关键的还是和外界取得联系,尤其是村子那一边。”


        

有一名站了出来说出另一个困境。


        

搭建好区域内的通讯系统,只能勉强做到自保,与更远的木叶取得联系,并获取到正确的情报,才可以打破鬼之国布置出来的迷雾,不至于一直被动下去。


        

鹿久嗯了一声,脸上镇定自若的回答:“关于这件事,自来也大人已经在做了。那就是借助妙木山的力量。”


        

“妙木山?”


        

“没错。妙木山有一种叫做‘远身水’的神奇道具,可以让一些体积不大生物通过,大幅度缩短路径,从一端迅速抵达另一端。自来也大人身上携带了这种道具,可以迅速与妙木山联络,从妙木山那里与村子取得联系。”


        

妙木山在木叶同样设置了可以远程移动的远身水,这样一来,哪怕前线的通讯渠道被堵截,也可以利用妙木山为中转站,从村子那里获得讯息,了解外界的局势,从而制定对策。


        

听到鹿久这么说明,其余的木叶上忍逐渐安心下来。


        

鬼之国与另一圣地湿骨林有着联系,但与妙木山关系不大,甚至有些恶劣,将中转的情报站放置在妙木山,确实是一个无比可靠的方桉。


        

不仅方便快捷,而且也避免了木叶自己人员的损失,可以省下木叶的人力,堪称一举两得。


        

“不过,我要说的不只是这些。”


        

鹿久咳嗽了一声,示意众人回神。


        

等待众人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时,鹿久的表情沉重下来,眼里透露着一丝慎重之色。


        

“按照鬼之国伏击巡逻小队,以及在空中截取我们的通讯渠道情况来看,基本可以断定,他们打算建立一个‘囚笼’。”


        

“囚笼?”


        

众位上忍安静下来。


        

“没错,便是囚笼,而且是围困我们这里所有人的囚笼!”


        

鹿久此言一出,上忍们脸色异动,开始思索。


        

“鹿久先生,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名上忍不解其意。


        

“不是什么复杂的策略。经历过之前的伏击,你们认为木叶之中,有谁可以阻挡那个叫做千叶一姬的少女?”


        

鹿久巡视众人一眼。


        

后来抵达的上忍们脸色僵硬,他们在来的路上,直接与对方交手过,深知那个少女怪物般的力量。


        

说句不客气的,单个三忍独自面对她,恐怕结局也够呛。


        

“我就实话实说了吧,以我们这里三千多人的力量,与熊之国境内的鬼之国忍者部队作战,并非是毫无胜算,前提是这个‘怪物’不出场,但这个只是假设,对方不可能不出手。不仅如此,她还会积极出手打压我们,一刀刀在我们身上放血,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困在原地,切断所有补给与情报,让我们在‘孤独’中慢慢失去战斗的意志,于绝望中死亡!”


        

鹿久说出了这么一个冷冰冰的残酷事实。


        

木叶的上忍们听得背嵴发凉,身体僵硬。


        

因为置身处地,他们也会采取相同的策略,将敌人困死。


        

“也就是说,我们这里的情况很危险?”


        

“不,正正相反,我们此刻很安全。”


        

鹿久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答桉。


        

“安、安全?”


        

“是的,至少在木叶损失惨重之前,我们这里会很安全。即使能攻破我们,她也不会主动歼灭,只会围困。”


        

一些恍悟过来的木叶上忍,脸色阴沉了下来,许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猜测。


        

以他们为诱饵,吸引木叶更多的援军到来,然后……歼灭木叶更多的有生力量!


        

虽然暗骂对方这么做,会不会把自己给撑死,但显然,这不是他们该考虑的问题。


        

“现在留给我们的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立即突围,彻底退出熊之国战场。但这样一来,会让我们顷刻间损失惨重,因为对鬼之国而言,我们这个‘饵’十分重要,不会轻易放我们离开,毕竟进来容易出去难。”


        

鹿久叹了口气。


        

“那另一个呢?”


        

“等其余战场出现转机,增加鬼之国在其余战场的压力。”


        

但可惜的是,目前鹿久并不知道其余战场是什么状况,他们这边已经被封锁,新的通讯渠道刚刚建立起来,这两天只能暂时以防守为主。


        

即使其余战场如今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他们这边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周旋,并且,需要村子新的支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脚奴小说^顶到了要坏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