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无增删版星星.严肃教授他财大器粗by1994

2022-07-19 08:20:4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东秦覆灭,中州覆灭,大量的死囚外逃,都被十一令人追捕回来,就为了今日,来血祭血藤母株。
纵使都是一些十恶不赦,该死之人,十一也知道,自己此举,一样十恶不赦!
而实

东秦覆灭,中州覆灭,大量的死囚外逃,都被十一令人追捕回来,就为了今日,来血祭血藤母株。


        

纵使都是一些十恶不赦,该死之人,十一也知道,自己此举,一样十恶不赦!

    
        

而实际上,他活下来,就是有罪的!


        

当年,供养他的那些人,全是无辜之人,他的家人也在其中。


        

他简直罪大恶极。


        

玉白凡不忍十一再见血腥,劝道:“公子,我守着便是,你去歇息吧。”


        

十一只挥手,示意他离开。


        

玉白凡是他一手带大的,最了解他的脾气了。


        

无奈,只能离开。


        

十一终是回头,看了一圈,将一名死囚推向了血藤母株。血藤母株一吸食到鲜血,立马伸出无数藤蔓,张牙舞爪,气势汹汹而来。


        

十一背过身去,很快,背后就传来了死囚们凄惨的叫声。


        

十一特别安静,安静得近乎残忍。


        

不仅背后的惨叫,还有回忆里的呼唤,哭叫,全都汹涌而来,他也只是眉头紧锁,不露丝毫软弱。


        

风乍起,扬起他的衣袍,墨发,似乎将他这残碎之躯,吹得摇摇欲坠。


        

这风是从子虚阁吹来的,带着栀子花的香气,浓而不腻,芳香独特。


        

十一仰起头来,任由吹拂。


        

清风仿若解人意,渐渐吹散了血腥味,奈何吹不散十一一身的罪。


        

当背后归于平静,十一才转身。


        

他安安静静地,亲自处理了所有尸骸。


        

翌日黎明,露水未干,空气只剩下清新的花香。


        

昨日的一切,仿佛都不曾发生过。血藤好似沉睡了一般,掩藏在茂密的树林里。


        

十一终于允许玉白凡过来了。


        

他认真交代:“从今日起,萧公子便是你的主人,切记守护好,莫出差池。”


        

玉白凡十分不舍,却还是点了头:“属下,遵命。”


        

“天牙藏于云城苏氏地宫,陨灵在九殿下手里。其他两味药,就在十方毒谷,待我寻到,便令人送来。”


        

十一想了想,又道:“他日,九殿下和九王妃找来,如实同他们说明一切。至于我,且告诉他们,我远游去了,让他们不必寻找了。”


        

玉白凡别过头去,眼泪潸然而下。


        

公子哪是远游去!


        

公子是命不久矣了!


        

等公子在十方毒谷寻到解蛊药,再将九殿下和九王妃引过来,怕是时间也差不多了!


        

公子用尽了异血,下场是不得好死!


        

他难以想象,等待的公子的会是怎样的痛苦。


        

玉白凡忍不住眼泪,更忍不住哭声。


        

这一刻,他转过身来,扑到十一怀中,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小时候,他是个病秧子,可爱哭了。疼痛的时候,总是这样扑在公子怀里哭鼻子。


        

他还不知晓公子的秘密时候,总希望公子永远不要老,不要死。


        

如今,他长大了,他知晓了一切,却还是自私地希望公子永远都不要老,不要死。


        

他道:“下个月,十方蛊毒里的银丹草就成熟了!公子忘了吗?公子,当真……没有回头路了吗”


        

酒味银丹草,不仅用来去药腥味,也是一味药引,能缓解他的疼痛,暂缓异血的反噬。


        

只是,如今药石无效的他,已经用不上了。他去十方毒谷,只为解蛊药而去。


        

“我走的一直都是我的正道,何须回头?”


        

十一揉了揉玉白凡的脑袋,淡淡道:“倘若将来有机会,代我去上官堡,看看靖儿吧。”


        

说罢,他果断推开玉白凡,转身大步离开。


        

“公子!公子!”


        

玉白凡追上,十一却没有回头。纵使玉白凡一直跟着,十一都没有止步。


        

出了子虚阁,十一就上马,疾驰而去。


        

玉白凡追不上,也不能追,在大门口哭得好似个被抛弃的孩子……


        

连日赶路,秦晚烟一行人终于抵达十方毒谷。


        

日已暮,他们并没有进山,而是在临近的一个小镇歇脚。


        

他们进了一家客栈,古雨找了掌柜:“掌柜的,来三间上房。”


        

掌柜却道:“来晚了,今日只剩两间房了。”


        

古雨回头看来,“主子,换一家吧。”


        

秦晚烟还未开口,上官灿就道:“两间就够,要三间做什么?”


        

顾惜儿一听,不由得蹙眉。


        

上官灿什么意思?


        

上官灿瞥见了,立马打趣道:“还不知道烟姐怎么给我算工钱,我如今身无分文,哪敢住上房。今夜,我跟你一道守夜。”


        

在场了,除了顾惜儿,大家都知道上官灿当回侍卫了。


        

他这话,分明是在跟顾惜儿解释。


        

顾惜儿一下听懂了,眉头却蹙得更紧。


        

她跟上官灿和离的时候,早就把家产都还给他了,连同用那些家产投资赚的钱也分他一半。


        

他说不要,她也还是给了,这家伙,怎么会身无分文?


        

他这么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坑了他家业呢!


        

顾惜儿心下不满,却也不做声,拿了钥匙,头一个上楼。


        

夜深人静,顾惜儿翻来覆去睡不着,终究还是出门找上官灿。


        

上官灿正同古雨蹲在屋顶上聊天,见顾惜儿出来,他立马过来。


        

“这么晚了,你去哪?”


        

顾惜儿道:“找你!”


        

上官灿意外了:“找我……找我作甚?”


        

顾惜儿认真问道:“你怎会身无分文?别的不说,你名下那么多产业,光几个月的租金就够你买下这间客栈了!你那些钱都哪去了?”


        

上官灿和顾惜儿成婚那么久,就没有被她这么质问过。没想到和离后,竟有种被人管上的感觉。


        

真正的夫妻,是这种感觉吗?


        

上官灿道:“都没动,送给你了,就没有收回的道理。”


        

顾惜儿可不想占他便宜,她正要拒绝,上官灿却打趣道:“如今,我孤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温饱,也花不了什么钱。放心吧,烟姐不会让饿死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无增删版星星.严肃教授他财大器粗by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