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医生帮帮我 老公说想上我妈妈

2022-07-23 08:06:5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族长醒了!”
守在族长身边的支娜突然说道。
聂凌王悠悠醒来,气色要比之前好了很多,连呼吸都顺畅多了。
“族长,你身体


        

“族长醒了!”


        

守在族长身边的支娜突然说道。

    
        

聂凌王悠悠醒来,气色要比之前好了很多,连呼吸都顺畅多了。


        

“族长,你身体感觉如何?”


        

蒙川还是不放心,朝族长问道,是否真如梁医师所说,身体基本没有大碍了。


        

“舒服多了!”


        

聂凌王大口呼吸,不像是之前,胸前像是压着一块海绵,呼吸起来很费劲。


        

“那就好,那就好!”


        

各大分支族长脸上表情终于放松下来。


        

族长恢复,聂阴的计划不攻自破,以后天工族,依旧由聂凌王管辖。


        

“多谢梁医师,你是我们天工族的大恩人。”


        

蒙川连忙朝梁医师行礼。


        

治好了族长,等于挽救了天工族。


        

其他分支族长对梁医师投以感激之情。


        

能结识一位强大的药师,对于天工族来说,那是一种荣幸。


        

妖族也好,天工族也罢,他们都不擅长疗伤。


        

许多重症患者,需要请人族的医师前来治疗。


        

天工族最吃香的并非武者,而是医师。


        

刚才来的路上,柳无邪就看到十几座医馆,他们从仙罗域聘请药师过来。


        

每一座医馆,都人满为患,可想而知,医师这个行业,在天工族地位极其崇高。


        

屋内一片祥和。


        

至于柳无邪跟白灵,早已被人忽视。


        

各种讨好巴结声此起彼伏,梁医师偶尔发出一声声爽朗的笑声。


        

这次前来天工族,收获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最近几日,好几家医馆找到他,只要他愿意在这里坐诊,每天可以赚取大量的资源。


        

更有医馆开价,梁医师每月只要出诊一次即可,报酬按照一月结算。


        

也有一些强大分支,愿意请梁医师过去做客卿长老,待遇丰厚。


        

“这个小子怎么还在这里。”


        

梁医师转过身子,发现柳无邪还在屋内,面露不悦之色。


        

刚才就是柳无邪,质疑自己的医术,让梁医师很不高兴。


        

“小子,你可以走了。”


        

一名分支族长挥了挥手,念在他是聂环请来的医师,没有过多为难,让柳无邪自行离去。


        

“赶紧走,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又是一名分支族长开口,一副不耐烦的语气。


        

这些族长用这种语气,无非是巴结梁医师,柳无邪竟然成了他们讨好梁医师的踏脚石。


        

柳无邪摸了摸鼻子,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让我走可以,一会想要请我回来,可没有那么容易。”


        

说完,柳无邪拉着白灵,朝屋外走去。


        

聂环站在爷爷身边,陪着爷爷说话,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虽然他是聂凌王的孙子,在场都是他叔叔伯伯,聂环现在也很为难。


        

离开屋子后,回到了院子外面,柳无邪将脚步放慢了很多。


        

“你真的要走?”


        

白灵歪着脑袋朝柳无邪问道。


        

族长如果死了,那他岂不是打探不到五彩石的下落了,为何要离开?


        

“五个呼吸之内,他们必定叫住我们。”


        

柳无邪神秘一笑,脚步不急不缓,五息之后,正好能跨出这座院子。


        

时间一点点流逝……


        

屋子的笑声,戛然而止。


        

“爷爷!”


        

“族长!”


        

“……”


        

一道道慌张的声音,从屋子里面传出来,这才刚过去三息而已。


        

“快去叫柳公子!”


        

是聂环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让他们快去请柳无邪。


        

大床上!


        

聂凌王口喷鲜血,面色惨白,已经气若游丝,随时都能死去。


        

十名分支族长慌了,抓住梁医师,让他快想想办法。


        

蒙川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个健步冲出屋子。


        

这个时候,柳无邪已经快要踏出院子大门了。


        

只要踏出这个门,再想让他回来,难于登天。


        

“柳公子,请留步!”


        

蒙川速度极快,很快追上了柳无邪,拦在柳无邪的前面。


        

“撵我走的是你们,现在让我留下来的也是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柳无邪发出一声冷笑。


        

念在蒙川是蒙衣的父亲,换做其他人,柳无邪就不是这个语气了。


        

蒙川只能连连陪笑,岂能听不出柳无邪语气中的不满。


        

“刚才是我们不对,还请柳公子大人大量,快想办法救救族长。”


        

蒙川可是堪比人类仙尊境,此刻卑微的像是一名仆人,就差给柳无邪跪下了。


        

刚才蒙衣简单将混乱界发生的事情跟父亲讲解了一遍,得知柳无邪的事迹,蒙川很是震惊。


        

“我说过,让我走了,想要请我回去,可不是那么容易。”


        

柳无邪冷笑一声。


        

不是他不给蒙川面子,今日不狠狠的治治他们,以后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容易得到的,都不会珍惜。


        

蒙川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很后悔,刚才没有留住柳无邪。


        

这个时候,其他分支族长纷纷从屋子里面走出来。


        

“小子,你还不快进来替族长治病。”


        

刚才踩着柳无邪讨好梁医师的那名族长站出来了,语气依旧不善,直呼柳无邪小子。


        

“曲宿,闭上你的臭嘴。”


        

蒙川大喝一声,让曲宿闭上嘴,如果不是他,柳无邪怎么会离开。


        

其他分支族长闭口不语,此时不好开口说话。


        

如果柳无邪真的能治好族长,他们亲手将柳无邪撵走,岂不是成了天工族的罪人。


        

让他们低声下气的去求柳无邪,他们又做不到。


        

既然曲宿站出来,他们索性当成看客。


        

“这小子乳臭未干,就口出狂言,你们真相信他能治好族长,我看他就是一个骗子。”


        

曲宿更是恼怒三分,竟然因为一个外人,被蒙川训斥一顿,让他颜面尽失。


        

场上僵持住了,而屋内的聂凌王伤势越来越严重,已经陷入严重昏迷状态。


        

柳无邪没说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柳兄弟,求求你了,务必救救我爷爷。”


        

聂环跟聂正从屋子里面跑出来,就差跪在柳无邪的面前。


        

“想要救你爷爷也可以,让刚才嘲讽我的人,一一给我道歉。”


        

哪怕是聂环相求,柳无邪也不会轻易答应。


        

他给过聂环的面子,是天工族不知道珍惜罢了。


        

“各位叔叔伯伯,求求你们了,难道你们真的忍心看着族长死去,你们快给柳兄弟道歉。”


        

聂环挨个央求,让他们赶紧给柳无邪道歉。


        

“哼!”


        

曲宿狠狠甩了甩手臂,让他给小小金仙境道歉,门都没有。


        

“想让我们道歉可以,只要你治好了族长,别说道歉,跪下来给你磕头都行。”


        

一名国字脸族长站出来,大声说道。


        

前提柳无邪要治好族长的病。


        

“我同意支内族长的意见。”


        

其他分支族长连连点头。


        

众人目光看向曲宿,所有人都表态了,只有他还没表明自己的态度。


        

“我没意见!”


        

最终,曲宿的意见跟其他人一样。


        

“柳兄弟,可以替我爷爷治病了吗?”


        

聂环焦急万分,再耽搁下去,爷爷真有生命危险了。


        

“将万年寒冰抬进来!”


        

柳无邪虽然人走出来了,鬼眸一直关注屋内的情况。


        

继续拖延下去,就算是他,都无力回天了。


        

聂环赶紧让人将万年寒冰抬进屋内。


        

顿时间!


        

屋内温度骤然下降,那些桌椅上,覆盖一层淡淡的寒霜。


        

“将族长的身体放上去。”


        

柳无邪并无出手,命令其他人去做。


        

聂环跟聂正两人,小心翼翼将爷爷的身体抬到万年寒冰上面去。


        

至于梁医师,静静地站在一侧,脸色阴沉的可怕。


        

因为吞服了日月宝精芝,导致族长伤势加重,这些族长虽然没怪罪于他,但是态度已经说明一切。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一直是聂环忙前忙后,那些分支族长则是站在一旁,插不上手。


        

“准备一个罐子!”


        

柳无邪既没有拿出药材,也没有给族长服用丹药,而是让他们准备一个带有盖子的罐子。


        

聂环只好照做,找来一个类似酒坛一样的泥罐。


        

柳无邪将泥罐摆在聂凌王的头部,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套银针。


        

银针长短不一,最长的银针,有五寸左右,最短的也有两寸长。


        

当着众人的面,柳无邪抽出第一个银针,刺入聂凌王小腹的位置。


        

无需将衣服脱掉,凭借鬼眸,可以清晰的看到聂凌王身体中的一切。


        

接二连三,一根接着一根银针扎入聂凌王的体内。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医生帮帮我 老公说想上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