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主动捧着奶头送到他嘴边玩

2022-07-26 08:22:3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偏偏邱明城也在。让沈祐跪邱明城,沈祐心里自然不愿。
还没等沈祐下定决心,邱明城主动笑道:“四郎成亲娶妻,是沈家的大喜事。今日我陪着江氏回来,是想见一见新妇,认

偏偏邱明城也在。让沈祐跪邱明城,沈祐心里自然不愿。


        

还没等沈祐下定决心,邱明城主动笑道:“四郎成亲娶妻,是沈家的大喜事。今日我陪着江氏回来,是想见一见新妇,认一认亲。别无他意。四郎不必拘谨,还像平日一样便可。

    
        

这就不必跪下磕头了。


        

沈祐心里一松,拱手抱拳:“沈祐见过邱将军,见过邱夫人。”


        

冯少君行敛衽礼:“少君给邱将军邱夫人见礼了。”


        

这声音软绵绵的,像没筋骨一样。


        

江氏略略皱眉,瞥了冯少君一眼,淡淡道:“不必多礼。”


        

大冯氏咳嗽一声,对冯少君说道:“少君,你敬邱夫人一杯茶吧!”


        

冯少君轻声应下。


        

一旁的丫鬟放好了蒲团。


        

冯少君跪在蒲团上,捧了一盏茶至江氏面前:“请邱夫人喝茶。”


        

明明是婆婆,一口一个邱夫人是什么意思?


        

江氏心中不快,没有伸手接茶杯,淡淡道:“我改嫁多年,今日本不该来。不过,四郎到底是为怀胎数月九死一生才生下的骨肉。他叫不叫我母亲,我都是他亲娘。”


        

言下之意,就是不满邱夫人的称呼了。


        

沈祐面色倏忽一变。


        

冯少君及时以目光制止沈祐,微笑着应道:“邱夫人说的是。”


        

“邱夫人请喝茶。”


        

江氏碰了个软钉子,心中恼怒,压根没有接茶的意思:“你如今做了沈家媳妇,日后好生孝敬二叔婶娘。”


        

冯少君笑着应道:“二叔和婶娘视他如己出,辛苦将他养大成人。日后,我一定好好孝顺二叔婶娘。邱夫人只管放心好了。”


        

这话乍然听着没什么,细细咂摸品味,真是柔中带刺,直接戳了江氏的心窝。


        

生而不养,你也配自称亲娘?


        

江氏被狠狠刺痛。


        

她确实没尽到亲娘的责任。


        

可她已经改嫁,是邱夫人了,也有了一双儿女。再整日惦记沈祐,还怎么在邱家立足?


        

冯少君根本什么都不懂!


        

邱明城见气氛不对,咳嗽一声,提醒江氏:“四郎媳妇一直跪着,你快些接了茶,让她起身再说话。”


        

江氏不怎么情愿地接了茶杯,喝都没喝一口,就放在一旁。


        

可谓无礼又令人膈应。


        

沈祐眼里闪出了怒火,先伸手扶起冯少君,然后冷不丁地张口:“邱夫人,你的茶还没喝。”


        

江氏眼里的火星也蹿了出来,盯着沈祐:“你就是这般和我说话吗?”


        

内堂里陡然静了一静。


        

沈茂大冯氏心里都有些不快。


        

不过,江氏到底是沈祐亲娘,他们不便说什么就是了。


        

邱明城也拧了眉头,看向江氏:“今天我们是来见一见四郎夫妻,给晚辈们祝福。盼着小夫妻和和美美才是正理。”


        

“你怎么倒呕起气来了。”


        

然后,又温和地对沈祐说道:“四郎,你娘就是这个脾气,面冷心善。你别和她计较。”


        

“你娶妻成了家,我们都为你高兴。”


        

“这是我们准备的一些薄礼,你们别嫌简薄才是。”


        

邱明城转头吩咐一声,身后两个丫鬟立刻捧了锦盒上前。


        

一个锦盒里放着一整套赤金镶宝石的头面首饰,另一个锦盒里放着四色名贵的锦缎。


        

另有两个锦盒,里面排着整齐的金元宝和银锭子。粗略一看,各有百两以上。百两银子不算多,百两黄金就不是小数字了。


        

这是给新妇的见面礼,算得上厚重体面了。


        

邱明城这般热络,沈祐不便再绷着脸,张口道了谢。


        

大冯氏笑道:“邱将军可真是太客气了。”


        

想也知道这些都是邱明城备好的见面礼。


        

江氏可是将嫁妆私房看的比什么都要紧,断然舍不得拿出来。


        

邱明城笑道:“这点见面礼,算不得什么。四郎成亲,一堆琐事,我和江氏没能帮上忙,都亏了你们夫妻操持辛苦。”


        

沈茂舒展眉头:“我是四郎的亲二叔,为他操持亲事理所应当。”总之,在众人的“努力”下,一度尴尬冷凝的气氛,再次和缓起来。


        

冯少君瞥江氏一眼能改嫁给邱明城这样的男人,真是江氏的福气。


        

江氏还是绷着脸。


        

坐了片刻邱明城便起身告辞。


        

沈茂忙笑着挽留:“就快正午了,留下一同吃了午饭再走。”


        

邱明城笑道:“沈家家宴,我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改日四郎领着媳妇去邱家,我一定和四郎好好喝几杯。”


        

邱明城倒是十分识趣。


        

真留下来,也是件尴尬的事。


        

沈茂暗暗松口气,客气一番,便和大冯氏送邱明城夫妇离去。


        

江氏临走之前,看了冯少君一眼。那眼神冷飕飕的。


        

沈祐抿着薄唇,浑身上下透出不善的阴沉。


        

有这样的亲娘,真是倒了血霉。


        

沈嘉低声叹道:“四弟,你也别恼了。邱夫人就这脾气,也不是一两天了。你和她计较什么。”


        

江氏怎么对他,他不在乎。


        

这般对冯少君,他根本无法容忍。


        

刚才若不是邱明城打圆场,他今日就要和江氏决裂了。


        

沈祐心中怒焰蒸腾,一言未发。


        

冯少君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眼眸中流露出关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 主动捧着奶头送到他嘴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