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私欲小说

2022-07-27 08:10:3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冯夫人干巴巴地说了几句,前后加起来就一柱香左右的时间。出内室的时候,冯夫人长长松了口气。
冯少君目中闪过嘲弄的笑意。
相看两厌,以后不见也


        

冯夫人干巴巴地说了几句,前后加起来就一柱香左右的时间。出内室的时候,冯夫人长长松了口气。


        

冯少君目中闪过嘲弄的笑意。

    
        

相看两厌,以后不见也罢。


        

……


        

按着新婚回门的规矩,天黑之前就得回沈府。


        

沈祐张口向长辈告辞,和冯少君一同离去。


        

出了冯府,马车调转方向。冯少君很快察觉出不对,撩起车帘往外瞧了一眼:“这是要去哪儿?”


        

沈祐轻声道:“去崔宅。”


        

对冯少君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回门。


        

冯少君有些意外,更多的是感动:“现在去崔宅,晚上就赶不及回沈府了。”


        

沈祐伸手搂住冯少君,在她耳边低声道:“别担心。今日我走之前,就和婶娘说过了。今晚我们回得迟些也无妨。”


        

只有真正珍惜在意你的人,才会这般细致入微。


        

冯少君抬起头,将唇凑到沈祐唇边,轻轻一吻。


        

沈祐这两日就像是火星,不撩~拨都要燃个几回。冯少君这一亲近,他立刻搂紧了她的纤腰。


        

过了许久,冯少君才轻嘶一声,娇嗔地白了沈祐一眼:“我的嘴都肿了。”


        

沈祐无声一笑。


        

马车在崔宅门外停下。


        

门房管事飞快跑去通传。很快,许氏和崔元瀚的身影出现在正门口。


        

“少君!”许氏快步上前,一把搂住冯少君,声音已哽咽:“你们今日回门,怎么一声不吭就跑这儿来了。”


        

冯少君亲昵地抱住许氏的胳膊撒娇:“我之前也不知道,都是沈祐自作主张!”


        

沈祐点点头:“是我想念外祖母,吩咐车夫来崔宅。”


        

许氏哑然失笑:“少君这丫头,最擅长得寸进尺。四郎,你可别一味惯着她。不然,将来有你头疼的时候。”


        

这话说的,实在言不由衷。


        

连崔元瀚都听不下去了:“祖母从昨日念叨至今天,生怕少君表妹在沈家住着不习惯,怕她受一星半点的委屈。现在倒说起这等话来了。四郎又不是外人,不必来虚情假意这一套。”


        

冯少君噗嗤一声笑了。


        

沈祐目中闪过笑意。


        

许氏笑着瞪拆台的孙子一眼,心里实在欢喜,笑着挽起冯少君的手,另一只手拉住沈祐:“我们进去说话。”


        

崔元瀚故意长叹一声:“瞧瞧祖母,以前最疼少君表妹,现在又多了表妹夫。哪里还看得到我这个宝贝金孙。”


        

逗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郑妈妈和吉祥对视一笑,迈步进了崔宅。


        

这里才是小姐真正的家。


        

不像在冯府,个个戴着面具,说话虚情假意。


        

冯少君进了熟悉的崔宅,确实格外自在,对许氏笑道:“我只几日没回来,倒像是隔了许久。”


        

可不是么?


        

算起来才离开六天而已。怎么就有恍如隔世之感?


        

许氏笑着打量眉眼间满是妩媚的冯少君:“女子出嫁,以后夫家才是你可家。回来就是回娘家了,感觉自是不同。”


        

其实,她很快就会回来。


        

还要带着新婚夫婿一起呢!


        

不过,这等事暂时就不告诉许氏了。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冯少君俏皮地眨眨眼:“外祖母是不是怕我在沈家住的不惯?其实,我在哪儿都能飞速适应。”


        

做密探的时候,她连柴房都睡过,什么苦都经过。如今真是半点都不娇气了。


        

许氏显然也想到了这些,心里有些酸楚,没再多说,转而问道:“你昨日敬茶还顺利吧!”


        

冯少君轻描淡写地应道:“一切都顺利。邱夫人和邱将军也来了。”


        

江氏也露了脸?


        

许氏惊讶之余,颇有些欣慰:“好好好,这样才好。虽说是改嫁去了邱家,到底是四郎的亲娘。总该敬一杯茶。”


        

许氏从未见过江氏,也不知道江氏是什么样的人,一味替夫妻两个高兴。


        

沈祐目光暗了一暗,冯少君瞥了一眼过来,沈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是啊,这些小事,他们夫妻两个足以应付,就别让外祖母跟着操心了。


        

夫妻,这两个字真悦耳。


        

沈祐悄然扬起嘴角。


        

崔元瀚也是过来人,见沈祐这副无端傻笑的模样,不由得暗暗好笑。


        

许氏冲崔元瀚使了个眼色崔元瀚略一点头,拉着沈祐去书房说话。


        

祖孙两个终于可以独处片刻,说一说私房话了。


        

“四郎对你还好吧!”许氏问的十分含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看着我它是怎么进去的镜子/私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