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办公室桌下边做边开会小说-交换人妻

2022-07-28 08:05:4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马云腾和鬼见愁跟着小东西来到这大殿之后,小东西突然安静了下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地面上的图案,马云腾蹲下身也仔细的看着那些可图。
之间地面上的石板上几乎都

       

马云腾和鬼见愁跟着小东西来到这大殿之后,小东西突然安静了下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地面上的图案,马云腾蹲下身也仔细的看着那些可图。


        

之间地面上的石板上几乎都是一些复杂的文字和线条,错综复杂,鬼见愁仔细的看了一会说道:“这好像是一个阵图。”

    
        

“阵图?什么阵图?”马云腾不解的问道。


        

“究竟是什么阵图我也不清楚,看样子像是一个空间传送的阵图但是实在太过庞大了,如果真是一个传送阵的话那传送的距离根本不可想象,但是仔细看又不像是一个阵图因为一点道韵都感觉不出来,倒更像是被人刻画出记载什么东西的。”


        

听他这么一说马云腾若有所思,突然他取出大剑纵身跃了上去,飞向高空俯视整个大殿,起初倒是没看出什么,不过当他转换一个角度之后,再去看地面不禁吓了一大跳,只见那些线条和刻图构成了一张恐怖的鬼脸,在那张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祭文,马云腾心惊肉跳急忙招呼鬼见愁来看。


        

鬼见愁飞了上来整好和马云腾对面他俯视看去,说道:“你是不是也疯掉了,那里有一张鬼脸明明是一张慈善的脸嘛,我看倒像一个神王,神圣而又慈祥。”


        

马云腾心中一哆嗦,急忙转换了角度来到鬼见愁的身边看去,果然一张面带微笑的慈祥笑脸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喃喃道:“怎么会这样?”说罢拉着鬼见愁来到自己的那个方向又再次向下看去。


        

这回轮到鬼见愁吃惊的长大的嘴巴,:“我擦,还真是张鬼脸,为什么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了脸不一样呢?”


        

就在这时他们发现那只小东西突然趴在地上不动了,马云腾和鬼见愁急忙下去查看,那个小东西,趴在地上将头紧紧的埋在两只小爪子之间,长长的尾巴打了一个圈将自己包裹在里面。


        

马云腾走了过去,摸了摸小东西说道:“你怎么了?”小东西怯生生的抬起了头噌的一下子窜到了马云腾的怀里,马云腾笑了笑摸这小东西的脑袋刚要说什么,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鬼啸,紧接着阴风怒号,整个大殿突然暗了下来,无数只鬼影闪动,而于此同时地面上的那个入口喷出一股股黑色的魔气,凄厉的鬼啸声从里面传出响彻整个山脉。


        

一股股魔气从深渊的洞口喷出,浩瀚的能量波动,冲击的整座大山都在晃动,此时映月国境内多处地带,大量的修士同时注意到了这一方向的恐怖波动,不多时一道道破空声响起许多人向断魂渊的方向飞来。


        

映月国皇城内,一个身穿紫金铠甲,头戴紫金冠,英气逼人的少年默默的注视着断魂渊的方向,突然眼中精光一闪厉声喝到:“来人。”


        

一个士兵匆忙来到近前单膝跪地:“殿下。”


        

“去请大将军楚翼。”


        

同一时间在洛琼城四大家族的族长纷纷下令,动身前往断魂渊,辽阔的北域群山中部,一个一身白衣丰神如玉的男子手持一把纸扇轻轻摇动看着断魂渊的方向,良久对着身后的两位老者说道:“断魂渊的传说,二位长老都还记得吧!”


        

另个长老躬身在后,一动不动说道:“当然记得。”


        

“好!如今断魂渊有异动,我们是不是该走一遭。”纸扇一首,男子说道。


        

“一切还听公子吩咐。”两个长老齐声答道。


        

“如此甚好。”人影闪动,三人快速向断魂渊奔去,而与此同时落魔涧方向几个黑色的身影闪动携带者浓郁的魔气铺天盖地的向断魂渊开来。


        

而此时的马云腾正在大殿内挥舞着手中的大剑劈杀着数不尽的鬼影,鬼见愁那个家伙则躲在一边傻笑,很显然在那些鬼影显现出来之后,他再一次的疯掉了。


        

马云腾气得破口大骂:“鬼见愁,你他吗的怎么这么快就犯病了。”


        

手中的大剑疯狂的轮动,马云腾一手抱着小东西,一手挥剑不断的靠后,鬼见愁则一个劲的傻笑不停,马云腾越看他越来气,直接一脚将他踢到了墙角处。


        

马云腾心中大急,那些鬼影很难对付凄厉的鬼啸充斥了整个大殿,让人头皮发麻,一张惨白的鬼脸出现在大殿的上空,长着大嘴,一只只恶鬼从他的嘴中飞出,疯狂的向马云腾扑来。


        

马云腾急忙后退,靠在墙角拼命的轮动着手中的大剑,但是自从修为被废后马云腾的实力大不如从前,几只恶鬼还应付的来,但是数目太多了没多久他的身上就出现了道道口子,都是被厉鬼抓出来的。


        

鬼见愁依然站在他的身后傻笑,马云腾甚至怀疑这个王八蛋是不是在装疯,看着他被恶鬼杀死,就在这时一个震耳欲聋的鬼啸在大殿之中炸响,马云腾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人影从那张大嘴中慢慢漂浮而出,血红的长发一直多到地面,两颗血红的眼眸泛着红光,扫视着马云腾等人。


        

马云腾心中一阵狂跳,无形的恐惧瞬间满布了全身,他感觉自己的手心都是汗水,那个身影的出现危险气息迅速攀升,他全身都冒出了冷汗,衣服很快就湿透了。


        

在哪个人影出现后,大殿内所有的恶鬼全部退了回去,像苍蝇一般鬼啸着飞回那张鬼脸的嘴中,而那个人影缓缓的降落到地面,一动不动的盯着马云腾,马云腾仔细看去,只见那个人的头骨被掀掉了半块,里面红的白的流了出来混合着将血红的长发念在了一起,看上去马云腾就像作呕,血红的双眼没有一丝的感情盯着自己。


        

那张脸庞倒是十分英俊,但是此时却没有一丝生机,身上全部都是血窟窿,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窟窿中流出,在他的腰部有一个大大的口子,内脏清晰可见。


        

马云腾头皮发麻,心脏都快飞了出来,小东西早已经钻进了他的怀里不断的打着哆嗦,马云腾感觉自己的腿脚不听使唤了,僵硬的不敢迈动步子。


        

而鬼见愁还在他的身后傻了吧唧的笑着,马云腾有一种冲动就是把他直接推出去算了。


        

高大的人影矗立在大殿中央看着马云腾,突然抬起一只手掌一道红光携带者恐怖的气势向马云腾爆射而来,马云腾心中大骇来不及多想就将手中的大剑掷了出去,但是那道虹芒太快了,他的剑还没有离手就轰在了剑尖,“嘭”的一声爆响大剑一下子崩碎,马云腾倒飞了出去,那道红芒紧跟着射向他的脑袋。


        

马云腾惊惧已经来不及闪躲了,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要被洞穿时,一股暖流从戒指中穿出一个金色的光幕出现在眼前挡住了那恐怖的一击,金色的光幕搀杂着淡淡的黑色气体,马云腾惊异急忙看向戒指伸手一摸一个金色的光球出现在他的手上,正是苍给他的那个光球。


        

一股暖流从光球上发出,淡淡的光芒笼罩了这片地域,马云腾发现随着光幕的出现那种恐怖的威压和危险的气息消散了不少,他感觉自己能动了,急忙向那个魔影看去,只见那个魔影慢慢的放下手掌脸上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马云腾手中的光球,转身飞速向那张大嘴飞去。


        

魔影进入那张鬼脸之后,整个大殿迅速回归了刚才的金光璀璨,马云腾长舒了一口气,差点没瘫软在地,刚才那个魔影带给他的精神威压太过沉重了,马云腾感觉那个魔影的实力太过骇人了,恐怕在这个世上少有敌手。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能将他打成那个样子,是那张鬼脸吗?那又是谁的脸,马云腾感觉这好像是一个天大的谜,不是他这种人能够干涉的,想要探个究竟除非实力达到魔影那样的境界。


        

而这时鬼见愁奇迹般的又好了,他来到马云腾身边问道:“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


        

马云腾看着他那张痞子脸怎么看怎么像是装的,“你这样看着我干嘛?”鬼见愁很无辜的问道。


        

“没啥?我在怀疑刚才那个女鬼怎么不把你带走。”马云腾没好气的说道。


        

“啥?女鬼,我靠哪呢,敢把我带走,我还要收了它呢,哪去了快告诉我。”


        

马云腾直接无视他,顾自走向大殿中央,那个鬼脸消失后他发现大殿中央的石板凹了进去,他走到近前一看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出现在那里。


        

马云腾刚要动手去哪,只见鬼见愁唰的一声抢先一步来到了盒子跟前,马云腾看了他一眼,向后退去,懒得和他争,而这是小东西从马云腾的怀里钻了出来,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马云腾。


        

马云腾将他抱起看着他说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小东西看着马云腾好像能听懂他的话,不住的点头,“额!叫什么好呢?”


        

“叫大人参吧!”鬼见愁抱着盒子走了过来说道。


        

马云腾没有搭理他,:“我看你就叫道道吧!”


        

小东西乐的眼睛眯成了缝,同时不忘记对着鬼见愁做鬼脸,“哎我说,欠打不是,干戏弄我。”鬼见愁没好气的对着道道吼道。


        

“你能不能有点人样,他只是个小东西,留点好的印象给他行不。”马云腾白了他一眼说道。


        

“切!捡个破孩子还当宝了。”鬼见愁说道。


        

小道道,对着他呲牙咧嘴,对他的话表示相当的不满意,马云腾带着他来到了一边不再搭理鬼见愁,他四下观察着想看看哪里能够出去。


        

”啊……”鬼见愁一声**,吓了马云腾一大跳,:“我说你发什么神经……”


        

“啊……”马云腾回头看去也吓了一大跳,只见鬼见愁手里抱着那个盒子,此时已经打开了盖,一具又一具的往出蹦骨头架子,鬼见愁一声鬼嚎将盒子扔了出去。


        

急忙向后退,只见一具又一具的骨头架子崩了出来,足足有二三十具,齐刷刷的站在他们的对面,一个个晶莹剔透仿佛工艺品一般,马云腾脚心冒凉风:“这他吗的是什么鬼东西,你刚才做了什么?”马云腾对着鬼见愁吼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办公室桌下边做边开会小说-交换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