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一个正常男人可以憋多久-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

2022-07-28 08:08:0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难不成他们堂堂圣公派的人,就只能要在大盛禁军的铁骑之下等死吗?
想了想,商仙子又看向周元。
“周将军,若是你率领我们圣公派的人马,前去阻拦那大盛

   

难不成他们堂堂圣公派的人,就只能要在大盛禁军的铁骑之下等死吗?


        

想了想,商仙子又看向周元。

    
        

“周将军,若是你率领我们圣公派的人马,前去阻拦那大盛禁军……”


        

“究竟有几成胜算?”


        

所谓的胜算,当然不是在一战之中赢下大盛禁军,而是被大盛禁军斩尽杀绝。


        

便已经称得上算是……胜算了。


        

可赵铮却只是耸了耸肩。


        

“本座可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说完,他径直迈步,拉着商仙子,被要准备离去。


        

他在圣公派中所要做的,就只是尽最大的程度,去保全是大盛的国力。


        

可他才刚走了几步,却似乎又像是想了什么似的,扭过头来,看向被他牵手带过来的商仙子,微微一笑。


        

“对了,商仙子。”


        

“记得提醒一下你父亲商天王,让他不要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大海之上。”


        

他要找准机会,将这圣公派一网打尽。


        

在这之前开战并不是他的目的。


        

“逃到大海之上也会有什么风险?”


        

商仙子心中一愣。


        

大海无垠浩瀚,两艘航船纵使是航行在同一条路线上,也并不见得能够相互交汇。


        

更别说,到时候他们逃到海上,大盛禁军还会一路追击。


        

但赵铮已经不再就此多说什么,就只是笑吟吟看着商仙子。


        

“仙子,不妨咱们等着看好了。”


        

“最多三日时间,我们便能看到结果了。”


        

“圣公派的人,不会从大海上撤离的,就只能不得不应付大盛禁军。”


        

赵铮到话语中,始终充斥着浓浓的自信。


        

商仙子轻叹一声,缓缓点了点头。


        

她倒是并没有反驳。


        

只不过,直到如今,她也还是想不通,大盛禁军究竟凭什么连他们去海上都能够左右?


        

……


        

圣公派大殿中。


        

商圣公以及二圣公和四圣公三人,看着眼前的周元,脸上都流露出了一股子疑惑。


        

“那摩尼教教主当真是这么说的?”


        

“最多三日时间,便能够见分晓了……”


        

“他到底是如何断定我们圣公派,无法自海上逃离?”


        

商圣公紧皱着眉头,神色中满是思索意味。


        

逃到海上,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他实在是想不通,那大盛禁军到底还能够有什么倚仗?


        

“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这摩尼教教主一向说话都是如此,大哥无需多想!”


        

“待到三日之后,便由我来亲自去问问他。”


        

“他不是自诩能够料定一切吗?我倒要看看,当他所说这些,全都不成立之时,他该如何收场?”


        

二圣公满脸冷笑。


        

眼下的局势本就十分明朗。


        

圣公派一旦撤离到大海之上,那大盛禁军就绝对拿他们没有办法了。


        

以如今大盛的国力,总不能追到大海上跟他们硬耗吧?


        

但商圣公却缓缓摆了摆手,示意不再让二圣公继续说下去。


        

目光又转落在了周元身上,似在思忖。


        

“周元,那摩尼教教主所说的话,不无道理。”


        

“你此行率领上万人马,前去阻击大盛禁军,只怕就算我们其余人能够迅速撤离……”


        

“你们这些人马,也要折损在此,可千万不要小瞧了大盛禁军的战斗力!”


        

周元微微皱起眉头,看向商圣公。


        

“圣公,末将有信心能够与大盛禁军一战。”


        

“借着东南沿海的地势,阻拦大盛禁军,无非就是断绝道路罢了。”


        

本来东南沿海这片地势就极为崎岖,阻拦住道路,也足够让大盛禁军耽误好一段时间了。


        

似乎是看出了周元的心思,商圣公缓缓摇了摇头,脸色一片凝重。


        

“以那轰天雷的威力,大盛禁军,说不定能够炸穿道路。”


        

“摩尼教教主必定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断言,纵使我们圣公派的所有人马全部出动,只怕面对这五万名大盛禁军,也依旧无济于事……”


        

不得不承认,赵铮所说,的确有些道理。


        

“那这该如何是好?”


        

四圣公有些着急。


        

“逃也不是,不逃也不是。”


        

“依我看,这摩尼教教主说不定在打着别的心思,就等着看咱们圣公派毁于一旦……”


        

“他是在故意霍乱我们圣公派的军心!”


        

商圣公瞥了四圣公一眼。


        

“老四,你要记住,此时正是天下大乱之际,我们圣公派想要在此立足,就必须得需要一些帮手。”


        

“而这摩尼教无疑是我们圣公派最大的助力。”


        

他自然知晓二圣公和四圣公的心思,并不愿摩尼教教主踩在他们的头上。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这一百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神将身上,脸上的表情当真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咱们是不是来错了?”

    
        

夜牙拉了拉身旁的玉空蝉,“这个任务好像有那么亿丢丢困难啊。”


        

“这位林殿主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玉空蝉淡淡一笑,轻轻摇了摇头,随即有意无意地扫了眼不远处的宿敌腓特烈,“不过咱们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覆灭通灵海,他们打得越凶,对你我反而更有好处。”


        

“阿弥陀佛!”


        

焰真神僧双手合十,口诵佛号,“师父,这一次的混沌之门,要不就算了吧,反正弟子还年轻,也才八千多岁,未来还有大把时光可以冲击混……”


        

“滚!”焚空上人的回答简洁而有力。


        

不等各域高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一百名神将已经冲到眼前,双方形成短兵相接之势,一时间灵光四溢,杀声震天,清灵山上空飞沙走石,风云变幻,直教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赫、赫连长老,我没有看错么?”


        

莫不平狠狠揉了揉眼睛,感觉舌头无比僵硬,怎么捋都捋不直,“林北手底下,居然有一、一百个神将?”


        

“原来如此!”


        

赫连宝箍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表情说不出的古怪,口中喃喃自语着,“难怪敢与我神女山为敌,看来这就是林北的倚仗,一百个神将,好,好得很!”


        

“这通灵海的神将数量,怕是比咱们神女山还多,实力已经远远超乎想象。”


        

莫不平目光疯狂四扫,却未能从林北阵营找到莫声语的身影,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脸上再也看不见先前的淡定和从容,“赫连长老,咱们是不是暂且撤退,把消息传回去,请圣女和三位大人定夺?”


        

“林北定然掌握了某种秘法,能够大量培育魂相境。”


        

赫连宝箍摇了摇头,斩钉截铁地答道,“这种秘法的价值甚至不低于进入混沌之门的资格,所以只能掌握在咱们神女山手中,你可明白?”


        

莫不平眼神一凝,表情瞬间严肃了不少。


        

“这一点我想得到,其他那三个家伙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赫连宝箍接着又道,“若是咱们现在离开,其他各域定会全力争夺这种秘法,所以非但不能撤退,还务须生擒林北,无论如何都要从他口中把秘密给挖出来!”


        

“莫某明白。”


        

莫不平点了点头,却又面露忧色,“只是人数差距太大,若是你们几位不出手,就算莫某参战,只怕也…...”


        

双方的混沌境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直至此刻,都并未表露出要亲自上阵的迹象。


        

而撇开这五大混沌境高手,通灵海这一百神将,显然足以碾压全场,即便是腓特烈和玉空蝉这个等级的妖孽,怕也要双拳难敌四手。


        

“蠢货。”


        

然而,对于莫不平的担忧,赫连宝箍却是嗤之以鼻,“你忘了还有他们么?”


        

话音刚落,他突然抬起右臂,向前轻轻一挥。


        

身后的两名无面人登时化作两道白光,如同火箭般蹿了出去,狠狠撞入交战双方的人群之中。


        

无面人的实力无限接近混沌境,自然不是寻常魂相境所能抗衡。


        

这两人出现在战场之上,端的是虎入羊群,所向披靡,每出一招,便有一名通灵海神将受伤倒地,所到之处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而一百死士的灵技落在二人身上,却如同挠痒痒一般,瞬间石沉大海,根本就无法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


        

两个无面人拳打脚踢,很快就将通灵海的阵形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各域高手士气大振,紧随其后,瞬间便扭转局势,占据了上风。


        

“来了么?”


        

望着上空耀武扬威的两个无面人,钟文眸中寒光一闪,果断纵身而起,体表浮现出一道道璀璨光纹,口中轻呼一声,“白星,干活了!”


        

“好!”


        

白星看向他的眼神充斥着脉脉柔情,温顺地应了一声,亦自跃上高空。


        

两人毫不犹豫地闯入战阵之中,分别朝着一个无面人逼近过去,很快就和对方乒乒砰砰打成一团,一时间拳来脚往,不分胜负。


        

与此同时,一道温和的白光从天而降,精准地落在了一众通灵海高手身上。


        

随后,在四周诸人惊愕的目光中,先前被无面人打得筋折骨裂,狼狈不堪的通灵海神将竟然瞬间恢复如初,一个个精神抖擞,活蹦乱跳,哪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居然能够和无面人打成平手,通灵海还有这样的厉害人物?”


        

莫不平嘴巴长得老大,几乎可以塞进两枚鸡蛋,表情简直难以用言语来描绘,“这白光又是什么手段?”


        

“好个林北,还真是小瞧了你!”


        

赫连宝箍咬牙切齿,喃喃自语,脸色已然十分难看,目光在钟文和白星之间来回游走,突然浑身一颤,眸中精光大作,“不对,这个女人是……无面人!”


        

“什么?”


        

莫不平初时还没反应过来,被他这么一吼,忍不住对着白星上下打量了一番,亦是脸色一变,惊呼出声道,“我去,还真是她!怎么可能?无面人居然会叛变!”


        

“愚蠢的贱人,竟敢背叛神女山!”


        

赫连宝箍狞笑一声,掌心突然现出一颗亮晶晶的圆珠,“殊不知齐长老在你们体内铭刻阵法的时候,早就留下暗手,既然不受控制,那就乖乖去死罢!”


        

“啪!”


        

说罢,他五指一紧,陡然发力,将圆珠轻松捏碎,眼睛死死盯视着白星窈窕的身姿。


        

然而,想象中这名女性无面人阵法失控,爆体而亡的景象却并未出现。


        

只见白星依旧挥拳如风,出腿如电,一招一式无不势大力沉,兀自和对面的无面人打得你来我往,难分高下。


        

那灵动的眼眸和艳丽的容颜,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曾经她的脸上,竟然没有五官的存在。


        

“怎、怎么可能?”


        

赫连宝箍的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右手一颤,圆珠碎片从指缝中窸窸窣窣地撒落下来,“齐长老的手段,怎么会不起作用?”


        

他哪里知道,白星体内的阵法早就被钟文篡改一新,再也不受神女山和长老会的控制,就算再捏碎十个百个圆珠,也不会对她产生丝毫影响。


        

在钟文和白星的牵制下,两个无面人再也无暇出手对付其他人。


        

得到地狱道治疗的一百死士瞬间重整旗鼓,很快就将局势扳了回来,打得神女山一方左支右绌,难以招架。


        

而更让各域高手叫苦不迭的是,下方的通灵海之中,竟然还不断有魂相境级别的高手加入战局。


        

其中甚至还夹杂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生物。


        

譬如体型如同山丘一般的超级地龙,速度快过闪电的巨大猿猴,生着九条毛茸茸尾巴的美丽白狐,以及背上生着翅膀的威武白虎。


        

而最让人难以置信的,则是一头文质彬彬,右爪挥舞着“宝剑”,嘴里还会用人族语言喊出招式名称的古怪山猪。


        

如果说这几头灵兽还只是形貌独特了一些,那么另外一些参战者,却已经无法用生物二字来形容了。


        

三个脑袋的狗可见过?


        

 

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商圣公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了。


        

他稍作思索,又向周元沉声下令。


        

“周元,更改先前的命令。”


        

“你率领五千名人马即刻出发,断石封路,拦住所有通往我们圣公派总部的道路。”“以此稍稍缓解大盛禁军攻入此地的速度。”


        

“至于其他人……”


        

他又看向二圣公和四圣公。


        

“火速收拾行李,即刻准备好一切,能不带上的东西,便留在此地吧。”


        

“最迟明日一早,我们所有人便都得逃到海边!”


        

他们必须得加快速度了。


        

其他的,但凡是能够不顾及的便都不能再顾及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一个正常男人可以憋多久-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