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调教小荡货h-火车上的yin荡乘务员小说

2022-07-28 08:19:0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江姣话音刚落,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过来,将柳书玉移到软榻上,抬起来就走。
江姣紧随其后,对红花吩咐了一长串的话。
红花一一记住。
到了产室门

     

江姣话音刚落,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妇过来,将柳书玉移到软榻上,抬起来就走。


        

江姣紧随其后,对红花吩咐了一长串的话。

    
        

红花一一记住。


        

到了产室门口,江姣对严生道:“一会宁六来了,直接叫他过来。”


        

严生颔首,赶紧地吩咐下去。


        

“好了,我进去了,不要担心,有我在呢!”


        

“谢谢宁夫人,我···我只要阿玉好好的就行。”


        

严生对江姣再次结巴地重复道。


        

“嗯,我知道,没事的,信我。”


        

话音刚落,江姣转身进去。


        

柳书玉拧巴着脸,痛的眼里都是水光:“你来了?”


        

“是啊,我来了。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小,不就是一下子来了三个宝贝嘛。就把你吓的这样。”


        

江姣故意语气轻松地道。


        

“谁让你不早点告诉··告诉我?”


        

“就你这胆,早告诉你你还不得提心吊胆的过呀!”


        

江姣把完脉,在她肚子上摸了摸,又仔细检查了下她身体的状况。


        

“虽然提前了,但是你现在情况还不错,咱们姐俩一起努力,争取顺产怎样?”


        

面上都是笑意的江姣,认真地对柳书玉道。


        

心里却紧张的,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满头都是汗的柳书玉,强扯起一个拧巴的笑:“好,一起努力!”


        

“得!有你这句话就成!”


        

打个响指的江姣,叫人把柳书玉搀扶起来走走。


        

在屋里走了大概六七圈之后,疼的厉害的柳书玉,不觉得痛呼出声。


        

江姣让人缠着她躺下,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遍她的情况。


        

为了预防万一,拿出一粒还魂丹,叫柳书玉先服下。


        

等柳书玉服下之后。


        

江姣又拿出看家的本领,手在柳书玉地肚子上,转了几下。


        

“你听我的指挥,尽量忍着些,不要用力的时候,不要用。咱们把所有的力气都拿来迎接那三个小宝贝。”


        

“好!”浑身上下都给汗湿透的柳书玉,抓住江姣的手,点头应道。


        

宁六得到消息,立即带着能用的上的药材,跟着严家的小厮,急匆匆的赶来。


        

进到院子,严生见着他,朝着屋里大喊一声:“宁夫人,宁六来了。”


        

宁六来到产房的门帘外:“小姐,我来了。”


        

“你去把我之前开好的药,拿到厨房,盯着他们熬制好之后,放温拿来。”


        

“是。”


        

宁六拿着药包,跟着严生府里的下人,去了厨房。


        

熬制好药端着回来,就见严生走上前来:“麻烦你跟宁夫人说,我只要阿玉!”


        

嘴唇都咬破的严生,在外面听着柳书玉如困兽压抑难耐地痛苦呻吟,懊悔的恨不得拿刀捅自己几刀。


        

“放心,有小姐在,严公子你也不要多想。”


        

对严生好感度倍增的宁六,诚挚地对严生道。


        

后背给冷汗浸湿的严生:“好,好,我不多想,不多想。”


        

怎么可能不多想,最近他去查过了,就是这东城,每年都有不少的孕妇,死于难产。


        

就更别说整个京城,亦或全国各地了。


        

而且她们大多数,还只是一胎。


        

转眼,两个多时辰过去。


        

痛的奄奄一息的柳书玉,喘着粗气:“姣姣,我没力气了,姣姣,你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你答应我姣姣!”


        

给那种从未经历过的痛折磨地几近虚脱的柳书玉,带着绝望气息,看向江姣。


        

江姣再次将宁六熬来的药,灌进柳书玉嘴里。


        

等她喝完,将空碗,递给旁边的人,拿起布巾,给她擦擦嘴角下巴。


        

又将覆在柳书玉面颊上,一丝一缕的头发,拨到她耳朵后,夹起来。


        

然后眨巴明亮地眼,看眼外面,声音轻柔,话却说的直戳柳书玉的心窝子:“不要说这种丧气话,这碗药喝下去,就快了。你记住,书玉,你要是不努力,将来就有别的女人,睡,你的相公,住你的房子,打你的娃,还得让你的娃,喊她娘!”


        

耳朵贴在房门上,当壁虎的严生,听见江姣这话,急了,她这是再对阿玉胡说八道什么。


        

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走到产床前,心急火燎的赶紧对柳书玉表白:“阿玉,我不会的,你别听宁夫人的!我不会的!”说着,还不忘瞪江姣一眼。


        

真是个笨蛋!江姣在心里腹诽道。


        

“我····可是我真的生不下来,相公!”


        

急的眼泪婆娑的柳书玉对严生道。


        

“阿玉,咱们不要孩子了,我只要你,我们不要孩子了!”


        

江姣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对身旁的红花递个眼色,让她跟绿叶一起,把捣乱分子严生,给拖了出去。


        

到了门外,红花见严生,还挣扎着想要进去,看眼一边急得求神拜佛的柳夫人,压低声音对严生道:“麻烦严公子你就好好的待在外面,别给我家小姐添乱了好吗?我家小姐为何那样说,你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没什么好脸色地,带着绿叶走了进去,转身带上门。


        

严生凑上去,刚抬脚,门就砰地一声,在他眼前给关上了。


        

盯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忽然的反应过来,他刚才干了什么愚蠢事。


        

这··这怎么办?他把江姣的计划,给破坏了。


        

这······严生后悔的狠狠地打了自己两巴掌之后,停下手,刚想对里面说点什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上一篇:乖坐下来.巨乳人妻

下一篇:返回列表

调教小荡货h-火车上的yin荡乘务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