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好不好小说-看别的男人玩自己娇妻

2022-08-02 08:19:3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这样的刀剑都可以当传家之宝,他就算是再喜欢,也不敢占为己有。
依依不舍的把刀剑都放回盒里,“文恒还是带回去吧,你的心意大哥领了。”

这样的刀剑都可以当传家之宝,他就算是再喜欢,也不敢占为己有。


        

依依不舍的把刀剑都放回盒里,“文恒还是带回去吧,你的心意大哥领了。”

    
        

“宝剑赠英雄,再说这东西我一个文人拿着也没有多大的用,给周大哥,还可以多杀几个来犯敌人,保住国内的百姓能不受外敌的侵扰。”


        

古文恒也是清楚周世雄一心为国,更相信他的人品,否则他也不敢把这东西拿出来。


        

“只是有一事要求周大哥,”古文恒看着盒子,“这刀剑也是我在海城偶然间购买到的,就此两把,还望周大哥帮忙隐瞒一二,小弟实在是没办法再找来了。”


        

“这,自古以来,宝剑都有出处,这对文恒不公。”


        

古文恒,“……”能告诉你这是未来之物吗?


        

“周大哥每场战役应该有很多的战利品,到时候掺和在里面也没办法深究,以后有它们护着周大哥,肯定能赶走更多的倭寇。”


        

周世雄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刀鞘,“大哥又占你便宜了,等到时候大哥回来给你多带一些特产。”


        

古文恒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那我就等着大哥的特产,是明天大清早就要走吗?”


        

周世雄,“是的,最近那群倭寇已经攻击了咱们几个小村落,只是他们太过狡猾,总是不定时不定点的袭击。


        

我怕他们这是一种试探,想着过去守在那里才会安心一些。”


        

古文恒看过堪舆图,周世雄现在所守的边境应该是黑省地带过去一些,后来的锡霍特山脉,从那过来侵犯的就是古文恒最讨厌的小日子。


        

一想到这些人以后做下的恶行,古文恒按耐住对方灭z的念头,咬牙说道,“周大哥可考虑主动攻击对方?”


        

周世雄叹了口气,“怎么就没有考虑过,只是隔着大海,不知道他们老巢在何处,实在是不敢带着众将士去冒险。


        

再则,咱们的将士只适宜打陆战,没有精造的船只,又不识水性,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否则这些年也不会深受其扰,早已经主动攻击,一劳永益了。


        

古文恒搓着手指,知道这事不是一时可以促成的,但可以从长计议。


        

……


        

送走周世雄,古文恒就接到黄家的帖子。


        

想到上一次金芊芊在对方府中发生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古文恒都想着直接找个借口回绝了。


        

“古大人,你也接到了帖子?”宁宇晨这时候也拿着贴子走过来,“那正好,咱们可以一起赴会。”


        

古文恒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间,这时间点卡的还真好,正是今天晚上。


        

“这帖子来得太过突然,我这晚上还另外有约。”


        

“这什么约,也没有这个重要吧?这可是刑部尚书黄大人特意让人送过来的帖子,你不可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


        

古文恒心中闪过不悦,宁宇晨这话中几个意思。


        

“看看这帖子上的时间,这也太过突然,实在是跟我的安排冲突了。”古文恒垂头看着帖子,一般要约都得提前几天,哪有赶在几个时辰前的。


        

“就算有事,这些事也可以先放放。


        

这等一下正好我也可以搭你的马车一起过去。”宁宇晨显然忘了,古文恒现在的官职已经比他大几阶,居然还指使起古文恒来。


        

古文恒,“宁大人,本官做什么事不用你来安排吧?”


        

冷清的语气,让宁宇晨瞬间觉得身边的空气都冷凝起来,头皮有些发麻,嘴巴里喏喏的说到,“我,这还不都是为你好,说不定咱们什么时候就在人家手底下做事了。”


        

古文恒把帖子放在一旁,“没什么事,宁大人先出去吧,我这里还有很多卷宗要处理。”


        

“那我等一下来找古大人。”宁宇晨听到这逐客令,心中如火烧,没想到自己的目的,又硬着头皮说了这么一句。


        

古文恒不再搭理他,继续埋头做事。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谁知到了回家的时间,宁宇晨早早的就站在翰林院门口等着了。


        

古文恒抓着正准备从他身边跑过去的何南,“这么急匆匆的准备干嘛去?”


        

“我得让人回府跟我夫人说一声,今天不能陪她回娘家给他小侄子庆生的。”何南也没想到这邀约来的这么突然,府中过来接他的马车应该到了,他得先去说一声。


        

古文恒拽着他,“正好我也要跟我夫人说一声,你看这样成不?我搭你的马车,让我的车夫过去报信。”


        

何南不明所以,这家伙的马车可比自己的舒服多了,这又唱的哪一出?


        

古文恒手上微微用力,眼神却瞟向在门口张望的宁宇晨,何南瞬间就秒懂了,“这自然可以。是嫂夫人今天要用到马车吧?虽然我的马车小一些,但是还是可以容得下你的。”


        

何南对宁宇晨心中早有微词,这段时间是在后面说他们最多闲话的也是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好不好小说-看别的男人玩自己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