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啊学长在上课呢别揉了都出水了-熟妇的荡欲

2022-08-04 08:05:0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刘老夫子道:“我正是没有想明白,所以才会心中郁闷,也颇为忐忑。”曲妙得道:“这事,如果换做我是大将军,我也不好给诸家回复。”刘老夫子问道:“这是何故?&

刘老夫子道:“我正是没有想明白,所以才会心中郁闷,也颇为忐忑。”

曲妙得道:“这事,如果换做我是大将军,我也不好给诸家回复。”

刘老夫子问道:“这是何故?”

曲妙得品了一口酒,众人连忙都端

起酒杯陪了一口。

此时此刻,这经略大人府里的管事,反而是这酒局中最令人仰望的那个了。

曲妙得不紧不慢的说道:“虽然各家都给大将军那边送了钱粮,而且数量都不算少,但如果我猜得没错,各家暗地里商量过吧?”

他看向刘老夫子:“老先生,各家送过去的都一样,若老先生你是大将军,你怎么处置,你怎么回复?”

“各家都是一样的数额,所以当然要有一样的待遇,回复了这家,答应了那家,也就是说,每一家都要保。”

曲妙得摇了摇头。

他说:“若我是大将军,我才不背上这么重的责任,各家都要保,那是不可能的事。”

刘老夫子的脸色一变。

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各家确实在暗地里商量过,为了公平起见,各家所出的钱粮基本上都一样。

所以,大将军他为何要偏袒谁?

曲妙得继续说道:“你们商量好了,出的钱粮一样多,我可以理解,但你们这样做,就完全没有考虑过大将军该如何应对。”

他说:“凭什么一样多,就要照顾你家,或是不照顾你家照顾别家?”

他端起酒杯,所有人连忙又都端起酒杯,可曲妙得没喝,又放下酒杯,所有人也都跟着放下酒杯。

曲妙得道:“各家中,诚心诚意愿意做大玉子民的,有之,虚情假意,还想着叛玉复国的,亦有之。”

他看向刘老夫子:“天子驾临阳梓,必会问大将军说,哪家听话哪家不听话。”

说到这,他看向刘老夫子的眼睛:“老先生来告诉我,大将军应如何回复陛下?”

他不等刘老夫子回答,笑了笑继续说道:“若我说,既是保命保家的大事,就不该去和别人家商量什么,能有多大力气就用多大力气,何必还要顾着别家生死存亡?”

他的手指在桌子上稍显用力的敲了敲。

“我直说吧,经略大人的意思是,陛下到了阳梓之后,必会处置一批人。”

他再次看向刘老夫子:“所以,这个时候,老先生还要顾着别人家的事,我看是有些多余了。”

说到这他又笑了笑:“我这个人粗鄙,学识不多,礼数不够,说话可能直接了些,老先生不要见怪。”

“没有没有。”

刘老夫子连忙道:“多谢曲先生提点,若刘家得保,曲先生的救命救族之恩,日后刘家定会报答。”

曲妙得道:“既然老先生这样说,那我就不妨把话说的再直接些......经略大人现在不方便接驾,第一个接驾的人必是大将军。”

他说:“从城外接驾,到城内至少要走上半个时辰吧,这半个时辰,大将军和陛下能聊多少事多少人?”

“如果老先生舍得,现在就再去给大将军送钱粮,不必去管别人,这个时候,大将军要保谁,难道还要保贡献少的人么?自然是谁贡献大,大将军为谁说话。”

刘老夫子起身,抱拳行礼:“曲先生一席话,救刘氏一族。”

曲妙得也起身道:“经略大人府里还有许多事要我-操持,我也就不打扰老先生了,我先告辞。”

众人连忙把他送出们,一个个的,看着曲妙得离去的背影,眼神里都是感激。

“快去准备。”

刘老夫子回身对自己的晚辈们吩咐道:“不要通知任何一家,现在就去筹备,尽量快一些。”

刘家的人们纷纷答应,然后转身离开,各自去奔走筹措。

又两刻之后,清闲楼。

曲妙得一进门,屋子里等着的人就立刻起身相迎。

高家的人全都堆起笑容,一个个的满是谦卑,就好像他们要见的不是一个管事,而是一位王公大臣。

半个时辰之后,曲妙得又离开了清闲楼,迈着悠闲的步子顺着大街走了。

高家的人送他到门口后,家主连忙吩咐一声:“快各自分头去筹措,越多越好,你们都切记,此事不要和任何一家提及,我们顾不了那么多,你们也都听曲先生说了,天子必会处置一批人,是谁家都行,不能是我高家。”

“是!”

高家的人全都答应了,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去筹措物资。

又半个时辰后,小野茶楼。

李家的人见曲妙得进来,马上就笑着迎接过去,那点头哈腰的样子,让人都不敢相信他们本身就是大人物。

还是不到半个时辰,曲妙得从茶楼出来,走的步伐更为轻松悠闲了。

李家的人也忙活开了,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这一天,可把曲妙得给忙坏了,也给累坏了,毕竟他收下的好处不少,府里派给他的车都要装满了。

回到经略大人府里,累的曲妙得都不想走路,两条腿都好像灌了铅一样的酸重。

可他还得赶紧把事情和经略大人说一声,一想到各家的人那谄媚和焦急的样子,曲妙得又笑起来。

不久之后,宁未末听曲妙得说完,笑了笑道:“你再辛苦一趟,去见一见大将军。”

曲妙得俯身:“属下明白,属下一会儿就赶去武凌卫。”

宁未末嗯了一声,见曲妙得要把今日收的银票给他,宁未末摇头道:“这是你该得的奖赏,大将军因为你今日之功,再得大批粮草物资,募兵大事更进一步,而这都是小处,往大处说,大玉都可能因此而更为强盛,声音你拿些银子怎么了。”

他笑着说道:“我让你去见大将军,大将军也不会少了给你些奖赏。”

曲妙得刚要行礼致谢,宁未末摇头道:“不必不必,以后说不得,你我就要同朝为官了。”

一听这话,曲妙得的眼睛都睁大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可此时想想,经略大人安排他去做这些事,难道不就是为了提拔他吗?

他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连连致谢,也连连表示忠心。

这事,只需要宁大人和陛下随随便便提一句,曲妙得的前程难道还能差了?

他有能力,而宁未末这样的身份,随随便便给他安排一件事,做好了,便是给他铺的路。

“去吧去吧,去拜见大将军吧。”

宁未末笑道:“你留在孤竹做事,其实不好,你出自我门下,我不可能明着照顾你,甚至还会明着压一压你,毕竟我不能授人以柄,所以若你运气好,能留在大将军那边做事......”

宁未末看向曲妙得道:“就看你的造化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啊学长在上课呢别揉了都出水了-熟妇的荡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