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水泄不通金银花露海棠

2022-08-04 08:11:1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一堆堆篝火点燃,从路旁随意砍来的树枝在火苗中刺啦作响,然后变为漆黑色的焦炭。这只是一队寻常的燕军骑卒,他们的任务就是应付那些经常跑出来的凉军。虽然这个位置看不见落云城

一堆堆篝火点燃,从路旁随意砍来的树枝在火苗中刺啦作响,然后变为漆黑色的焦炭。

这只是一队寻常的燕军骑卒,他们的任务就是应付那些经常跑出来的凉军。

虽然这个位置看不见落云城的城头,但是更前方还有斥候巡逻,他们遇到凉军会随时回报。

周巍然对付凉军偷袭的办法很简单,依旧是靠着小股斥候抵进监视,然后再安排大股骑军在后面接应。这方法虽然笨拙了点,但这几天燕军的损失确实在不断减少。

因为天气过于闷热,许多士兵已经脱去了上衣,光着膀子坐地上吹风,即使这样身上也是黏滋滋的,令人十分不快。

幸亏晚上还有点凉风,大白天的日子就更不好受了。

“哎,给老子把水囊扔过来。”一名胡子拉渣的老兵伸脚提了提一旁的年轻士卒。

年轻燕兵正在仰头喝水,听到老兵的话眉头一皱。

“麻溜的!喝口水,又不要你命!”老兵的声调又加大了几分。

其实老兵自己的水早就喝光了,所以自然而然的盯上了新兵手里的水囊。

周围的汉子都笑呵呵的看着这老兵欺负新兵,见怪不怪。

新兵看着凶神恶煞的老兵,不情不愿的递过了自己的水囊。

“哈哈,小子,眼力见不错。”老兵哈哈大笑,将水囊中所剩不多的清水一饮而尽,然后大手一挥又将水囊扔了回去。

看着年轻新兵委屈巴巴的脸,周围军汉的笑声更大了。

在这残酷的战场上,找乐子的时间确实不多。

“咱水也不是白喝的,下次上阵跟着老哥,保你活的好好的!”老兵心满意足的拍着肚皮说道。

丝丝汗水顺着老兵粗糙的皮肤滚落,打湿了身下压着的军服。

“拉倒吧你!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活到今天简直是奇迹。”

一旁很明显与其相熟的老兵咋咋呼呼的说道。

“哼。”

胡渣老兵不屑的说道:“咋滴,马上功夫好了不起?当初一起入军的几个兄弟哪个不是弓马娴熟的主,不还是变成一堆白骨了。

老子从剑门关到易水河畔,从北金到东庭,和凉军交手少说十几次了,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这名老兵提到北金两字时,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落寞,但很快就被他掩藏了,接着伸出手指说道:

“所以说,能活着,才是最大的本事!”

说完这位老兵就朝着年轻人眨了眨眼睛,而这位刚刚还有些怨气的新兵竟然已经露出了一丝崇拜的表情。

似乎老兵的话说服了他,那尸骸累累的战场听起来也不怎么可怕了。

“好了,你个混蛋别带坏新兵,到哪都吹你这一套,要不是老子和你认识的早,早就一刀把你砍了。”

一名颇为壮硕的身影来到众人之间坐了下来,他正是此队燕军的校尉,也正因为他是校尉,他才没好意思脱去那一身颇重的铠甲。

军官和士兵一样都脱得赤条条的,那也太不像样子了。

这名老兵油子嘿嘿一笑,开口说道:“头,明天就不是我们轮值了,该退下去悠闲几天了。听说您帐中还藏着壶酒,要不拿出来给诸位兄弟尝尝?”

此言一出,周围的军汉都像饿狼般睁大了眼睛。

酒这个东西,寻常士卒可是喝不到的啊。

校尉板着脸说道:“滚滚滚,就那么一壶酒,老子自己喝都不够,还分给你们?别做梦了。”

“头,咱们就别抠抠搜搜的了,好歹兄弟们累了这么些天了,怎么着不得过过嘴瘾。”

“就是就是。”

周围响起了阵阵起哄的声音,而校尉则是在不断的破口大骂。

这座原本还算宁静的小山谷顿时变得吵吵嚷嚷。

“停,别吱声!”

就在笑骂之时,坐在人群中的校尉突然站了起来,眼神中带着疑惑的看向了山口处。

“头,怎么了?”老兵油子歪着嘴问道。

“有声音,不大对劲。”校尉沉声说道。

众人齐齐的向山口看去,可是那里黑咕隆咚一片,啥也看不到。

这名从战场上多次死里逃生的老兵油子凝着眼睛呆了片刻,然后开始手脚麻利的穿套起军服。

“披甲上马!”校尉也扭头大喝起来,他貌似听到了马蹄声,还有一片杀气正在扑面而来。

“披甲上马!”

刚刚还谈笑风生的燕卒们顿时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着铠甲,场面乱糟糟的。

而此时此刻,几名浑身是血的燕军斥候出现在了微弱的火光下,看到己方同袍的一刹那就扯着嗓子嘶吼起来:

“敌袭,敌袭!”

“轰隆隆。”

在这几名斥候的身后紧随而至的就是如雷声般逐渐变大的马蹄声。

久经沙场的校尉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瞬间拔刀怒吼道:“响箭示警,上马迎敌!”

“咻!”

一道尖锐的破空声直扑云霄,这响箭就是在警示城外的其他燕军,立刻到这里来支援。

“嗖嗖嗖!”

校尉的话语刚刚落下,一阵密集的箭雨就从黑暗中射了出来,准确无误的落尽了火光中。

“啊啊啊~”

这些还在穿套军服的燕兵顿时被射了个人仰马翻,而刚刚那名新兵正好挨了两箭,其中一箭正中胸口。有些年轻的躯体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之后便再无动静。

什么死里逃生、什么高官厚禄,所有人放在战场上都是一样的廉价,说死就得死。

“轰隆隆~”

鲁峰的身影率先出现在了燕兵的视野里,策马持枪的他脸上带着冷笑,身后跟着足足两千名骑兵。而先前逃命的那几名斥候就是他放出来的诱饵,靠着他们鲁峰才能顺利的找到这伙燕兵。

看着仅有少部分骑兵上马的露营地,鲁峰身子微微低伏,已经做好了大杀一场的准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水泄不通金银花露海棠